第六十四章 哥哥要重振雄风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老师,我很爱你。”夏绵绵在他耳边轻语。

封逸尘回头看着她。

看着她有些羞红的脸蛋。

曾经对他的不信任,曾经对他的质疑,曾经对他做的很多很多伤害他的事情。

太多太多,她无言解释。

她只是告诉他,认真的告诉他,“从此以后,不管遇到任何事情,我绝不再怀疑你。我只爱你!”

有时候,有些回应不需要言语。

只需要一个吻就好。

封逸尘俯身,俯身靠近她的唇瓣。

她嘴唇微张,他的唇舌很容易进入,缠绵悱恻,如胶似漆。

他的主动缓缓变成了她的主动。

她主动攀上他的脖子,他搂抱着她的肩膀。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

周围的气息很火热。

司机在前面开车,也能够感觉到后座的一丝异样,整个人涨红了脸,不管发出任何声音。

小车一路到了目的地。

车子停下。

两个人却一直不舍得放开彼此。

就是在寻找温暖一般,唇瓣紧紧贴在一起,缓缓又分开,分开又主动。

如此,重复。

如此,不知疲倦。

直到……夏绵绵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饥饿声。

然后。某人抿着唇笑了。

就是在嘲笑她。

夏绵绵不爽的瞪着他,“人都会饿的啊?”

“那么去吃东西吧。”封逸尘依然笑着。

夏绵绵就是很喜欢封逸尘的笑容,很喜欢,即使现在面目前非,她也觉得莫名的可爱得很。

这是不是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好吧,就是。

封逸尘牵着夏绵绵走进龙门的大厅。

大厅中,夏绵绵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看着他们回来,也主动上前招呼,“你好。”

“你好,艾琳娜。”夏绵绵开口。

“我师父让我过来,说是你有个朋友身体上有些缺陷,看我有没有办法帮助他。”艾琳娜直白。

“麻烦了。”

“不客气。师父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请问病人在哪里?”艾琳娜问。

看得出来,艾琳娜是一个直接的人。

她不太喜欢拐弯抹角,也不太喜欢耽搁时间。

“他不住在这里,今晚有些晚了,你先住下,明天一早我带他来见你。”

“好。”艾琳娜点头。

“你吃过晚饭了吗?”

“刚刚师父已经陪我吃过了。”艾琳娜说。

“那你早点休息,我们还没吃晚饭。”

“嗯。”艾琳娜点头。

点头那一刻,又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封先生想要恢复原貌吗?”

夏绵绵看着她。

带着惊喜。

艾琳娜说,“我觉得应该不会很难,回头我和师父讨论一下方案。”

“是有望吗?都毁成这样了,这样了……”夏绵绵指着封逸尘的脸。

封逸尘抿唇。

他偶尔也很要面子的好不?!

“这样了这样了都可以?!”夏绵绵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的情绪,说得很激动。

“不难。”艾琳娜说。

夏绵绵笑得毫不掩饰。

封逸尘无语。

说不嫌弃他的人到底是谁?!

“那我去吃晚饭了,你早点去和韩溱讨论他的脸吧,”夏绵绵笑得好看。

艾琳娜点头。

夏绵绵看着艾琳娜离开,回头看着某人的脸都黑透了。

夏绵绵那一刻其实有些尴尬。

尴尬的一笑,“嘿,我好饿,你也饿了吧封老师?”

“不饿。”封逸尘说。

“怎么不饿呢?晚饭都没吃。”

“气饱了。”封逸尘说得一本正经。

“不要这么小气啦。”夏绵绵撒娇,“我只是觉得,你那么帅的一张脸,毁了着实可惜,可惜啊!”

封逸尘睨着夏绵绵。

“美好事物都应该好好珍惜的。”夏绵绵说,还很认真的说道,“就像现在,你要是让我变回我阿九的模样我还不乐意啊,顶着夏绵绵这么漂亮的一张脸,多棒!”

封逸尘无语。

他转身走向饭厅。

夏绵绵狗腿的跑过去。

她家封老师真小气。

两个人坐在饭桌前吃饭。

那个生气的男人,却还是会主动帮她夹菜,即使不说话,也会给她夹她喜欢吃的肉。

她家老公就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

她忍不住,满嘴是油的亲了一下封逸尘。

某人居然有些羞赧。

两个人都上了几百次的床了,她每次主动调戏他,他居然都会不好意思。

她家老公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这么可爱。

她好像和他干柴烈火……

但韩溱那货说忌房事。

麻痹!

他们一起吃过晚饭。

封逸尘躺在床上,韩溱帮他换药。

每天换两次药,为了让封逸尘的身体好得更快。

他伤口太多,一时半会儿很难好得完全。

“韩溱。”夏绵绵一边看着封逸尘身上的伤口愈合情况,一边又眼巴巴的看着韩溱。

韩溱被夏绵绵看得毛骨悚然,“你有什么你直说。”

“我听你徒弟说,你们有办法医治好封逸尘的面容。”

话一出。

某人脸色又不好了。

夏绵绵但没有看到。

比起他的小脾气,她还是更愿意看到他的盛世容颜,特别是在关键时刻,甚是魅惑。

韩溱显得很淡然,“一直在努力。”

“哪有多久才能修复?”夏绵绵问。

“三五年吧。”

“需要这么久?!”夏绵绵激动。

封逸尘眉头皱了皱。

韩溱也这么看着她。

夏绵绵也觉得有些过于反应,笑了笑,“我就说我当年不才用了一年吗?”

“不一样,你五官都是好的,他五官都毁了,很难修复。”韩溱说,“而且很多手术都是精细化的手术,不宜动得太勤。”

“那好吧。”夏绵绵点头。

也只能如此了。

她要等3、5年才能再次看到她家老公的盛世容颜,也不知道按个时候封逸尘是不是老到都开始长皱纹了。

韩溱也没有再多说。

他快速的换好药,出去。

出去的时候不忘叮嘱,“忌房事,忌沾水。”

夏绵绵翻白眼。

她看上去有那么饥渴难耐吗?!

好吧。

她承认她确实挺想的。

她回头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封逸尘,她讨好的爬上床,避开他的伤口窝进他的怀抱里。

封逸尘也不会推开她。

还会反手将她圈在怀抱里。

夏绵绵看着他的下巴,看着他都是伤痕的下巴。

她其实更在乎的是,她不愿意他身上留下太多的伤痕。

他的一生过得并不快乐,而她很想给他,这一辈子的快乐,一辈子的快乐!

……

翌日。

夏绵绵和封逸尘起床,两个人形影不离的一起去山顶散步,顺便看看封子倾的早练。

封子倾很听话,基本上不会偷懒,夏绵绵不是随时随地关注他的学习情况,但进度就是快到惊人,培养封子倾的很多老师都会被他爆发的能力所惊讶,夏绵绵已经不止一次两次的听到老师对他的夸奖。

她其实也有些小得意。

他们站在不远处,看着子倾小小的身体打拳有模有样。

封逸尘也很享受这样的家庭生活。

节奏不那么快,生活不那么快!

封子倾休息时间,他满脸汗渍的跑过来,对着他们很有礼貌,“爸爸,妈妈早。”

“早。”夏绵绵摸了摸封子倾红彤彤的小脸蛋。

封逸尘也这么看着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一脸骄傲。

夏绵绵很想提醒她家老公,你嘚瑟的表情,真的太明显了。

能不能收敛一点。

“累吗?”夏绵绵问。

“嗯。”封子倾诚实的点头,“但是我会坚持,我会变得很强大,和爸爸一样强大,然后就可以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

“想要保护谁?”夏绵绵随口问道。

“比如爸爸妈妈。”封子倾说。

“还有呢?”

“还有小居。”封子倾有些小脸红。

夏绵绵忍不住笑。

果真她儿子这么小就对小女孩情窦初开啊。

她摸了摸封子倾的头,“那你要加油哦!”

“我会加油的。”

“乖。”

夏绵绵摸了摸封子倾头,心里想的是,凌小居那小女孩,确实是讨人喜欢,也很贴心,有时候自己都忍不住想要一个像小居一样的女儿,但实际上,她其实有点担心自己儿子喜欢小居,小居的性格像极了凌子墨,指不定……

指不定,就真的不会喜欢封子倾这么不太会表达的男孩子。

算了。

她微微一笑。

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妈妈,我还有训练,那我过去了。”封子倾说。

“嗯。去吧。”

封子倾快速的又跑了过去。

夏绵第六十三章绵看着他的小身体。

“阿九。”封逸尘将她搂抱在怀里。

夏绵绵微微很自然的窝在他的怀抱。

那一刻就是知道,封逸尘在感动她当年的不杀之恩。

“走吧,我们回去了,别打扰到子倾的训练。”

“嗯。”

“顺便,给凌子墨打个电话,总不能让你兄弟家的兄弟真的一蹶不振。”

封逸尘忍不住笑了笑。

是谁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幸灾乐祸。

毕竟凌子墨这种如此不知检点的男人得到如此报应,真的是活该。

两个人回到别墅大厅。

艾琳娜已经在等候了。

夏绵绵联系了凌子墨。

凌子墨那几个积极,已经直奔龙门来。

来的时候是一个人。

夏绵绵蹙眉,询问,“小菜呢?”

“这种事情,小菜不在更好。”他也是有自尊得好不好!

夏绵绵点头。

随你便。

艾琳娜经过这么一番介绍,也知道了凌子墨。

她嘴角一笑,对着凌子墨说道,“是患者吗?”

凌子墨那一刻真是尴尬。

患者?!

好吧,他是患者。

“是。”他硬着头皮点头。

“我们到我房间来。”

“好。”凌子墨那一刻真是感激涕零。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意思,特别是有夏绵绵,总觉得那女人天生和他犯冲。

他跟着艾琳娜走进房间。

艾琳娜开口,很严肃的医生口吻,让原本有些尴尬的凌子墨这一刻反而自若的了些,他听到她说,“我听我师父也就是韩溱说过你的情况了,我对这方面有些研究但你不要抱太大希望,因为有案例,真的因为吃药过猛而导致终身不举。”

“终身吗?”凌子墨被惊吓。

“当然这只是个别情况。”艾琳娜一本一眼,“从发生你的事情之后,你没有再吃过什么不当的药物吧?!”

凌子墨连忙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吃过。”

“那你有做什么积极的措施吗?”

“有啊,我老婆每晚都在勾引我,很疯狂的勾引我,让我心痒难耐却就是发泄不了,那滋味……”凌子墨说得还特别形象。

艾琳娜就这么看着他。

是没想到凌子墨这么奔放。

脸多少有些红。

凌子墨也发现了自己的过于激动,他稳定了一下,“总之就是不行。”

“嗯。”艾琳娜点头。

点头那一刻。

她说,“方便帮你做一下检查吗?”

“什么?!”凌子墨整个人差点没有从房间里面的椅子上弹跳起来。

这也这也太劲爆了吧。

艾琳娜那一刻也被凌子墨突然的激动搞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说,“我让我师父进来帮你检查,不是我。”

“哦。”凌子墨松了一口大气。

心里也不禁感叹。

他什么时候这么检点了?!

“那我让我师父进来帮你看看情况。”艾琳娜说。

“嗯。”凌子墨点头。

不一会儿,韩溱走了进来。

凌子墨对韩溱其实是没什么好印象的。

这死庸医居然说他无药可治。

他要记仇一辈子。

韩溱看着凌子墨,特别的淡定,淡定的说,“脱裤子。”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他。

“需要我帮你?”韩溱扬眉。

“你别乱碰。”凌子墨提醒。

韩溱对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他有些不耐烦的对着凌子墨。

凌子墨脱掉裤子。

两个大男人。

他能说他有点生无可恋吗?!

他虎视眈眈的看着韩溱,看着韩溱一直盯着他,看得他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你要看多久?哥哥的可不是尔等可以媲美的。”凌子墨故意说,实际上就是在缓解尴尬。

韩溱收回视线,是真不想和凌子墨这种男人一般见识,那一刻却忍不住吐槽,“中看不中用。”

凌子墨简直火冒三丈。

他脸色很不好,“可以穿起来了吗?”

“不能!”韩溱直白。

“你还要做什么?”凌子墨看着韩溱。

这男人就是在公报私仇吧。

“检查。”韩溱说。

说着,去取自己的医用手套。

凌子墨傻逼兮兮的看着韩溱的模样,纳闷的问道,“你戴手套做什么?”

“我怕手烂。”

什么意思?!

凌子墨还没反应来,就感觉到韩溱的手碰了过来。

卧槽。

凌子墨很想爆粗口。

他很宝贝他家兄弟的,保持着每天绝对的干净。

凌子墨各种不自在的被韩溱碰了又碰。

“嘿,你能轻点吗?”凌子墨怒吼。

韩溱没搭理他。

“嘿,你就是嫉妒是不是?”凌子墨不悦。

韩溱继续没搭理。

“我说韩溱,你能不能别这么色,你是同性恋吧你……”

韩溱放开了他。

凌子墨连忙提上裤子,一副被人轻薄的样子。

要知道哥哥他阅女无数,第一次被男人这么这么有这么!

耻辱。

韩溱取下手套直接将手套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就是一副很嫌弃的表情。

凌子墨被韩溱各种表情激怒得很不爽,“你什么表情,你收敛收敛你那嫉妒的小眼神行不行?!”

“我那只眼睛看着我嫉妒一只无用的小鸟了?”

“小鸟?!”凌子墨气血攻心。

韩溱说,“无药可救。”

“你又说我无药可救!”凌子墨真的要气死了。

韩溱直接走出了房间。

房门外,艾琳娜站在门口。

两个人将房门关了过来。

关过来背着他在谈事情,谈他的事情。

凌子墨坐立难安。

什么叫无药可救,什么叫无药可救!

他暴走,在房间不停的暴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房门突然打开。

艾琳娜出现。

凌子墨一下停了下来。

就这么看着艾琳娜,英俊的脸上分明一脸期待。

艾琳娜说,“应该可以恢复。”

“真的?”凌子墨喜笑颜开。

他就知道韩溱那傻逼,就是嫉妒他。

“但需要时间。”艾琳娜说,“需要慢慢调理身体,我会给你开一些药方子熬药喝,这种药物的疗效比较慢但如果治疗好了之后没有任何副作用,在这段时间内,还要结合一些身体上的其他治疗,也就是……”

“就是什么?”凌子墨听得无比认真。

关系到他下半辈子的生活,他可不敢有一丝怠慢。

“你和你老婆之间的互动。”艾琳娜说得很委婉。

凌子墨恍然。

那不难。

居小菜现在让他欲醉欲仙。

虽然这几天居小菜没有主动。

这几天甚至没有和他一起睡,只因为凌小居突然的被绑架,让居小菜一直患得患失,患得患失的不愿意离开她半步,甚至没有送去学校,他能够理解居小菜的心情,其实他也不放心再让小居离开自己身边。

“药方子开好之后我会告诉你怎么熬,每天都要喝,四个疗程,三天一疗程,也就是十二天,十二天如果没有任何起色,我会在给你想想其他办法,这期间不要太有负担,相信自己可以恢复就行。”艾琳娜叮嘱。

凌子墨点头。

他没有负担,他没有负担。

他碎碎念。

“嗯,其他没什么了,你记一下我的电话,有什么可以和我沟通,能帮助你的地方,我会尽力而为。”

“谢谢。”凌子墨连忙说道,那一刻忍不住想到了韩溱,“你怎么会找韩溱这种人当你的师傅?”

“他很厉害啊。”

“看不出来。”封子墨直白。

“某些方面很厉害。”艾琳娜很认真的说道。

在某些领域,甚至很多医学专家都没办法和他媲美,他简直就是医学界的奇迹。

显然,凌子墨理解歪了。

他惊讶,“他很厉害?很厉害?”

艾琳娜被凌子墨搞得一脸懵逼。

脸有些红,“真的很厉害。”

凌子墨显得不屑。

能有哥哥当年的英勇?!

他走出房间。

房门外,封逸尘和夏绵绵以及韩溱都在。

看着他出现,夏绵绵忍不住调侃,“是不是无药可救啊?”

“哼。”凌子墨显得很高傲。

夏绵绵无语。

这货就是典型的,有点颜色就会开染坊。

凌子墨对着他们一帮人说道,“我回去了,哥哥要获取重振雄风了!”

说着,就走了。

留下一屋子的人,就这么看着他的嘚瑟。

“这货是从来没有烦恼的吗?”韩溱忍不住吐槽,“都这样了还能这么没心没肺!”

夏绵绵淡笑。

凌子墨只是习惯了用自己开心的外表去伪装自己的内心而已。

那货曾经那几年过得生不如死。

但愿,他和小菜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可以认清彼此,冰释前嫌。

------题外话------

二更来也。

求月票。

这段时间假期很忙,大家都很忙。

谢谢你们在百忙之中看小宅的文,谢谢你们的支持。

小宅爱你们爱你们。

最后。

亲们别忘投月票了。

这几天的一票一张抵两张。

不要浪费了不要浪费了。

小宅会哭晕在厕所的。

爱你们!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