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医生说要多多互动!/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离开龙门,先去了凌氏集团。

荒废了一段时间工作,他要去处理一些常规的事物。

他走进办公室。

秘书恭敬的叫着他。

那一刻就是觉得她家总经理今天莫名的很骚。

骚起来的样子就是很帅。

总经理一旦自信起来,真的是帅得不要不要的。

她跟着总经理走进他的办公室,汇报工作。

凌子墨一边打开电脑处理OA审批文件,一边听着秘书的汇报。

汇报完毕,秘书恭敬道,“三天后有一个慈善宴会,这是邀请函,需要总经理亲自参加。”

“什么慈善会?”凌子墨看了一眼邀请函,拿了起来。

秘书说道,“是吉祥电器联合秦氏集团又邀请了国际慈善团队一起举办的,据说是今年驿城最盛大的一个慈善募捐大会。”

“吉祥电器?秦氏?”凌子墨蹙眉,显然对这两家企业没有什么印象。

“都是中型企业,资产对我们凌氏而言很一般,不过近段时间两家准备联姻所以股市有所上涨,业内人士觉得这两家企业会有不菲的发展,当然,两家企业完全无法构成对我们凌氏的威胁,不过因为两家企业邀请了国际慈善团队,所以才会让三天后的晚宴变得隆重了起来。”秘书解释道,“最主要的是,这次慈善募捐晚会,不只是我们本土记者的报道,国际慈善团队还会有国际记者一起跟踪,对我们凌氏的形象也会有正面的宣传,总经理亲自参加更好。”

“嗯。”凌子墨点头。

秘书跟了他时间也不短了,一般不关紧要的宴会也不会让他亲自去。

“需要我帮你提前准备礼服吗?”秘书询问。

“不用了,到时候我和我老婆一起去挑选就好。”凌子墨说,说的时候,嘴角分明泛着甜蜜的笑容。

秘书看着凌子墨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笑。

她家总经理真是宠妻狂魔。

她说,“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出去吧。”凌子墨挥手。

秘书离开。

离开后,凌子墨突然停了停手上的事情,他拨打电话,给居小菜。

居小菜那边接通,“子墨。”

凌子墨就是觉得很暖。

就是因为他叫他一个简单的称呼,就会觉得心口暖到爆炸。

“三天后有有一个慈善宴会,到时候你陪我一起参加吗?”凌子墨说,“秘书说非要我去,说场面比较大,会有国外的记者。”

“好。”居小菜一口答应。

就是不那么排斥他了。

他心里暗自高兴,总觉得他的小白菜对他越来越好。

而这种滋味,也确实让他又莫名有些患得患失。

太美好的东西他总是怕弄坏。

“那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挑选礼服。”

“好。”

“今天小居又没去上学吗?”凌子墨问。

“我不太放心,我想等一段时间再去,现在……”居小菜想要解释。

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好。

总不能让小居在她身边一辈子。

但一想到小居姚离开自己的视线就各种的担心到不行,她根本就没办法做出让她去幼儿园的决定。

“没关系,让小居在家多玩吧。”凌子墨就是纵容。

纵容居小菜的所有决定。

“嗯。”居小菜得到凌子墨的支持,那一刻重重的松了一口大气。她问道,“你晚上回家吃饭吗?”

他能说他连中午都想回家吃吗?!

凌子墨笑了笑,“当然。”

“晚上张叔和王嫂都有点事情,家里还有点小菜,我是打算自己随便做点,但好像都不是你喜欢吃的。”居小菜有些为难的说道。

所以他家小白菜是没打算让他回家吃饭了?!

他说,“下午我早点下班,我带你和小居一起在外面吃。”

“我不想在外面吃。”居小菜说。

分明就是对外界的安全感不够,就是不想让小居暴露在外界之外!

凌子墨想了想,“那晚上我买菜回家,我们在家里做饭吃,你不是会做饭吗?”

“你买菜啊?”居小菜明显不放心。

“我不能买菜吗?”

“你会吗?”

“买菜还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凌子墨不爽。

他又不笨。

买菜这种小事儿,居然还要被质疑?!

“哦,不是。”居小菜连忙摇头。

“你拟好清单,晚上等着老公给你把菜都买回来。”

“……”居小菜对他毫无信任感,最好还是勉强的答应着,“好。”

凌子墨笑着挂断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居小菜发了信息,把需要买的东西都发给了他,甚至还标注了哪一样在哪个地方,应该怎么挑选。

他家小白菜还真的不太信任他呢。

他将电话放在一边,心情美滋滋的开始上班。

下午时刻。

艾琳娜给他打来了电话,说要药已经准备好了,让他去拿。

他快速的将自己手上的工作处理完毕,就提前下班了。

下班先去了龙门,拿了药材,药材被艾琳娜都装好了,然后告诉他怎么熬药,甚至将熬药的步骤都写好一并放在了药房里面。

凌子墨拿着自己的药,离开龙门,又去了超市。

他拿着手机,一边看着居小菜的清单一边往超市逛去。

肉类都是很好买。

精品牛肉,里脊,鳜鱼,小排骨。

蔬菜这都是什么鬼。

这个字怎么念,“guo(莴)笋”?

他转了一圈,没看到这两个字。

找到一个服务员,“锅笋在哪里?”

“莴笋,小伙子。”服务员纠正,然后带着他走向其中的蔬菜衣角,“这个就是。”

“……”凌子墨觉得自己那一刻被鄙视了。

他表示不在乎的样子。

往下继续买。

然后又懵逼了,“红菜what……(薹)?!”

凌子墨完全崩溃。

他觉得那一刻连谐音字都年不出来。

他左右看了看,又看到了那个服务员大婶,上前,“这个红菜壹在哪里?”

“红菜薹小伙子。”服务员看着他,用着异样的眼神看了他,带着他走向一脚,“这就是。”

凌子墨抓了一把。

他深呼吸一口气。

继续看下面的菜单,“……what?what?!”

居小菜是故意整他的吧。

他看着上面的两个字,“元(芫)妥(荽)?”

这次他左右看了看,决定换一个中年大妈问。

就这么小心翼翼的走向另外一个,轻声问道,“元妥在哪里?”

“什么?”中年服务员没听懂的样子。

“元妥。”凌子墨也不敢确定,所以声音说得不大。

“什么?!”中年服务员还是没听明白。

“元妥!”凌子墨声音很大。

突然在超市中有些异常的吸引人。

来来往往的人看了他一眼。

无法言喻的折磨。

买个菜怎么这么恼火。

中年大妈也因为凌子墨突然的声音怔住了,也确实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另外一个中年大婶,也就是刚刚的那个大妈走过来,明显笑着说道,“小伙子说的是芫荽。”

卧槽。

读音怎么差这么多!

他真的很想撞墙。

他就这么在两个大妈的鄙视下,拿了两把芫荽。

深呼吸一口气。

总算买完了居小菜要的东西了。

他跟着人群去结账。

队伍很长。

他都不知道这些人都这么闲的吗?这么多人逛超市。

他排队排了好久。

终于轮到了他。

他快速的将自己购买的东西拿出来,准备结账。

一副,哥哥就算买菜都很帅的装逼模样。

“怎么没有打标?”收银员问。

“什么?”凌子墨帅不过一秒。

“打标,你这个都没有称重没有标价格,我怎么给你结算。先去打标。”收银员说。

卧槽。

没人告诉他这个要先称重的啊。

“麻烦你让让后面的人。”收银员直白。

凌子墨无比尴尬。

无比尴尬的又提着自己刚刚购买的篮子去蔬菜区。

蔬菜去的那个大神看着他回来,“小伙子忘记称重了?”

麻痹你丫的知道我没有称重你丫的不告诉我。

你是不是看上我本少爷的美貌了,故意想要留本少爷多逛一会儿。

猥琐的大妈。

凌子墨这般碎碎念,去称重。

又是漫长的排队。

总算结账,回到小车上准备回家的时候,发现都已经晚上7点过了。

他一直以为买菜就是3、5分钟的事情。

没想到花了他一个多小时。

他快速的开车回到家里,提着大包小包。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有些微喘的模样,看着他手上的几大包。

她其实都在怀疑凌子墨会不会忘记了。

就看到大门打开了。

“看看都买对没有?”凌子墨气喘吁吁的提着自己的战利品去了厨房,放在操作台上,问居小菜。

居小菜简单的点了几下,“没错。”

“那就好。”凌子墨说。

真是累死本少爷了。

“你去客厅坐一会儿,陪小居玩一下,我做好了饭菜叫你。”居小菜说。

“嗯。”凌子墨就很自然的走了出去。

也没有想到要去帮帮居小菜。

他累呼呼的走出厨房,凌小居在房间看电视,窝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爸爸,“爸爸,我肚子都饿扁了,妈妈说要等你买菜回家,你买菜怎么用了那么长时间?”

往事不堪回神,他不想提。

他说,“一会儿就做好了,你再玩会,爸爸去洗个澡。”

“哦。”凌小居可怜兮兮的点头。

凌子墨直接走向了房间,走进浴室。

一身黏糊糊的。

凌子墨快速的洗了澡,穿上浴袍,坐在客厅上,很大爷的在玩手机。

动画片广告时间。

凌小居转头怒视着自己的爸爸。

凌子墨被自己宝贝女儿看得有些发愣,他连忙正襟危坐,莫名的感觉到了压迫感。

“爸爸,你就不能去厨房帮帮妈妈吗?你不觉得你这样当米虫是很不好的吗?”凌小居义正言辞。

他?

米虫?!

他看着自己的女儿。

“瑞宝说他爸爸回家就什么事情都不做,就会玩手机,然后就外遇了。爸爸你是不是也想要外遇?!”

“……”凌子墨直接懵逼。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连忙从沙发上坐起来,“那我去帮帮你妈妈。”

“嗯。”凌小居点头。

凌子墨走进厨房。

他对做家务一窍不通也没兴趣。

此刻却被自己女儿逼进了厨房。

好在进来了。

否则怎么看到居小菜这么可爱这么居家这么惹人喜欢的一幕。

她低着头在切菜,动作很娴熟,小脸蛋很认真,甚至还能够看到她轻抿着的唇瓣好看到不行。

他忍不住从后面一把将居小菜抱进怀里。

居小菜一怔。

那一刻差点没有切到手指。

她回头看了一眼凌子墨,脸有些红,“饿了吗?”

“不是。”

“我动作有点慢,你稍微等一下。”居小菜解释。

“不饿。”凌子墨把头埋在了她颈脖之间。

她觉得很痒。

还觉得有些热乎乎的发烫。

“别闹了,子墨。”居小菜推开他。

他就贴着她不放。

他喜欢她身上软软香香的味道。

居小菜真的没办法好好操作了。

凌子墨的大手在她身上还非常的不规矩,不规矩……

“子墨。”居小菜放下手上的刀。

“嗯?”凌子墨就是想要靠近她,靠近她。

“你帮我切一下菜行吗?”居小菜说。

“哦。”凌子墨放开居小菜。

居小菜真觉得小居的性格像极了凌子墨,凌子墨这么大一个人,也可以分分钟转移他的注意力。

“切莴笋,切成片。”居小菜说。

“好。”凌子墨接过刀。

居小菜很自然的去摘红菜薹。

她习惯先把所有的菜都准备好了之后,才开始炒菜下锅。

她刚摘了几根。

“啊!”凌子墨突然大叫了一声。

居小菜看过去。

就看到凌子墨的食指出血了。

她连忙放下手上的红菜薹,过去看着他的手指。

凌子墨忍痛。

卧槽。

切菜怎么这么难。

而且莴笋居然滑不溜叽的,他拽都拽不稳,痛死了他了。

居小菜连忙抓着他的手,那一刻就是本能的将他受伤的手指放进了嘴里。

然后……然后就是暖暖的感觉。

凌子墨看着她白皙的脸蛋,看着她的脸蛋缓缓也在泛红。

她放开他的手指。

凌子墨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了一般。

他觉得再受伤个七次八次的也好。

居小菜拉着他,“我帮我贴创口贴。”

伤口不太深。

凌子墨就这么被居小菜牵着走出了厨房。

居小菜帮凌子墨贴好,说道,“你还是在外面等我吧。”

“我帮你摘菜也可以。”凌子墨才不想离开她,半秒都不想。

他太喜欢居小菜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居小菜可爱到他很想捧在手心里,揉进自己肚子里。

他果然中毒太深。

居小菜也没过多的拒绝,就让凌子墨帮她摘红菜薹。

结果自然是惨不忍睹。

居小菜好几次都委婉的让他出去,他都一副他要帮忙的坚决模样,然后总是把她的菜摘得乱七八糟,还一脸得意。

而后居小菜开始炒菜。

炒菜会偶尔溅点小油出来,凌子墨完全是一副小媳妇模样,直接躲在居小菜的身后。

话说居小菜都不怕的吗?!

油溅在身上这么疼。

他家小白菜真伟大。

终于可以吃饭了。

凌小居都饿得走进厨房吵闹了两次,难得的一向挑食一向吃饭都不太认真的她,今晚乖乖的吃了很大一碗,吃得还很满足。

吃完饭之后,已经晚上9点多了。

凌子墨吃得也不少,在客厅走动走动。

凌小居也在客厅玩耍了一会儿。

待居小菜洗完碗筷收拾完毕之后,居小菜带着凌小居去洗了澡,哄她入睡。

然后,才又给自己洗澡。

刚换上睡衣准备陪着小居一起睡觉,房门突然被推开。

居小菜诧异的看着凌子墨,“有事儿吗?”

当然有事儿。

他都好几天没有和她亲热了。

尽管。

尽管他家兄弟还不太争气。

但是,但是人家医生都说了,要多互动。

他就算是抱抱居小菜也好啊。

“小居习惯一个人睡觉。”凌子墨说。

再明显不过的暗示。

居小菜有些脸红,小声道,“我想再陪小居睡几晚……”

“哦。”凌子墨说,说着,眼神中分明带着些落寞。

居小菜那一刻反而有些心有不忍。

分明说好帮他好好恢复的,从小居出事后到现在,两个人就一点都没有亲热过,有时候凌子墨会主动靠近亲她一下,但也就是,轻轻的也不深入。

她看着凌子墨默默的离开,默默的将房门关了过来。

呼呼。

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在乎凌子墨的感受了。

总是会不自觉的去想,他在想什么。

她转头再次看了看熟睡的凌小居,看着她可爱乖巧的模样,终究深呼吸了一口气,从床上起来,下地。

她走向隔壁房间。

推开房门。

房门中黑乎乎的一片。

凌子墨应该是躺在床上了。

她这么小心翼翼的走向床边,刚准备爬上去,身后突然被人猛地抱住,然后瞬间滚落在床上。

居小菜差点没有尖叫。

凌子墨总是喜欢这么出其不意。

其实那一刻凌子墨是知道居小菜一定会过来的。

她就是这么心软。

而他就喜欢她的心软,所以故意在等她,然后将她狠狠的压在自己身下。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疯狂的拔了居小菜的睡衣。

居小菜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身上就突然一阵清凉,她趴在床上,有个人就这么压在她的身上,从后面亲吻着她的背部,一点一点从上而下……

“子墨……”居小菜大叫。

“放松。”凌子墨说,带着些暗哑的声音。

“不是,我是说,不需要我……唔……”居小菜心口一动。

凌子墨有时候会很激情。

就是会想用各种方式给她极致的快乐。

而且很快。

他就是可以很快的找到她全身的敏感区域,让她无尽疯狂。

夜晚很深。

两个人交织缠绵。

互动很激烈。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凌子墨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要能行,也会被吓得不举。

好在他本来就不行。

他深呼吸一口气。

居小菜被惊吓着,连忙从凌子墨的身下离开。

凌子墨就觉得身体突然一空。

嗯,不喜欢这种感觉。

居小菜快速的穿上睡衣,开灯,又让自己冷静下来,打开房门。

房门外凌小居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一脸委屈,“妈妈你都是陪我睡觉的。”

“……”居小菜无言。

想着凌小居大概是睡醒了发现妈妈不在旁边所以有些不开心。然后就直接找到了这边来,诡异的敲门。

“我过来看看爸爸,一会儿就陪你睡觉。”居小菜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平静。

“不要。”凌小居说。

居小菜看着自己女儿。

“我要和你们一起睡。”

“嗯?”居小菜诧异。

诧异那一刻,凌小居已经非常自若的爬上了他们刚刚才蹂躏过的大床,直接钻进了被子。

钻进被子时,她瞪着眼睛看着凌子墨,“爸爸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凌子墨尴尬无比。

他还没穿裤子呢。

没穿裤子。

凌小居往凌子墨的被窝里面钻。

还未钻成功。

居小菜一把把凌小居抱了出来。

“妈妈坏,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凌小居撒娇。

凌子墨那一刻直接是捂着自己的兄弟的。

吓得差点……他本来就不举来着。

“乖,妈妈陪你睡。”居小菜安抚,“爸爸不习惯有人陪他睡觉。”

“妈妈撒谎,爸爸那么喜欢你陪他睡。”凌小居反驳。

居小菜那一刻无言以对。

凌子墨还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就是很喜欢小菜陪他睡。

“乖啦。”居小菜劝慰。

“哼。”凌小居不开心的趴在了居小菜的肩膀上。

居小菜抱着凌小居出去。

出去的那一刻,居小菜转头对着凌子墨说道,“你早点睡。”

意思是她不会过来了。

凌子墨眼巴巴的看着她们母女离开。

这就被抛弃了。

他捂着自己兄弟,觉得它真可怜。

他躺在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他是不是应该想想,怎么把居小菜拐走,然后两个人两个人两个人……

啊哈。

他嘴角笑得邪恶无比。

想到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他陡然觉得兄弟都有了点不一样。

是错觉吗?是错觉吗?!

他都还没吃药呢!

一定是错觉!

第二天一早。

凌子墨洗漱。

昨晚上做了一个晚上的春梦。

梦到自己英勇无比,梦到居小菜在他身下娇媚无比。

醒了之后各种惆怅。

分明自己软弱无比。

分明居小菜都不在自己怀抱里。

他顶着黑眼圈刷牙,无比惆怅。

打开房门。

张叔和王嫂都已经回来了。

凌子墨把自己的药材给了王嫂,让王嫂帮他熬好,每晚回来喝。

王嫂连忙点头。

他吃过早饭之后就去上班了。

一边开车还一边在想,他怎么让居小菜和他单独出门旅行。

在没有发生小居绑架的事情之前,他们就决定好了要一起去旅游的,现在居小菜这么无法离开凌小居,肯定不可能让居小菜心甘情愿的跟他走。

这么想着。

凌子墨突然灵机一动。

他连忙拿起电话给夏绵绵拨打。

那边懒洋洋的接通。

“你还在睡觉?”凌子墨声音高昂。

“有问题吗?”夏绵绵没好气的反问。

“夏绵绵,逸尘身体这么不好,你别折磨他好不好?!”凌子墨很是正直的说道。

“谁说是我折磨他?”夏绵绵故意。

凌子墨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夏绵绵不打击他要死啊。

“大清早找我什么事儿?”夏绵绵没耐心的问道。

“我是打算过几天把小居送你这里,你帮我照顾几天如何?”

“你要做什么?”夏绵绵警惕。

这货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我想带着居小菜出门旅游一圈。”凌子墨说,说得还非常的无奈,“居小菜这几天一直患得患失,小居回来了也不放心,不让小居上幼儿园不说,还不让小居出门,小居在家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看着都心疼,我就想着一定要让居小菜离开小居几天,让她稍微放宽心,别这样把自己活在阴影里,捉摸着居小菜也不相信任何人,除了你。要是把小居交给你,她会答应。”

“你说这么多,不过就是想要把小菜骗出去自己一个人占有是吧。”夏绵绵直白。

凌子墨吐血,“卧槽,你能不这么一针见血吗?”

“送过来吧。”夏绵绵一口答应,“看你孤家寡人的样子,出门好好和小居培养培养感情。”

“虽然你嘴巴毒,但心底还是好的。”

“别拍马屁。”夏绵绵不屑,问道,“打算什么时候走?”

“过了慈善宴会吧。对了,你接到通知了吗?慈善宴会的通知,说是吉祥电器和秦氏集团一起联合国际慈善团队一起搞的,记者很多,国内国外的都有,我捉摸着作为驿城的龙头企业,这种场合不出现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凌子墨说道。

“我还没有接到何源的通知。”夏绵绵说,“我看何源的安排。”

“你怎么就找到这么一个对你巴心巴肺的得力助手的,什么都给你安排妥当!”凌子墨简直是嫉妒得要死。

夏绵绵说了两个字,“人品。”

卧槽。

我人品还不好吗?!

凌子墨发气。

那一刻夏绵绵已经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把手机扔向一边,就又窝在了封逸尘的怀抱里。

封逸尘自然地将她楼包住。

两个人习惯性在床上缠绵,习惯性故意睡懒觉,让生活节奏慢了很多。

仿若就不愿意让时间过得太快。

就想这么懒懒散散的一直在过下去,天荒地老。

“封老师,凌子墨打算带小菜出门旅行,会把小居送过来一段时间。”

“嗯。”封逸尘点头。

“我也好想和你旅行。”夏绵绵说。

她也想一个人占有他。

“会有机会的。”

“嗯。”夏绵绵埋进他的胸膛。

可是一个月后,他的身边就多了另外一个女人。

她咬唇。

不让自己想得太多。

两个人静静的搂抱在一起。

夏绵绵的电话突然又响起。

她不过就是想要过一下二人世界而已,要不要这么来打扰她。

她拿过手机,有些不爽的看着来电,接通,“喂。”

“小的,何源。”

何源这记仇的男人。

“什么事儿?”夏绵绵问。

“后天晚上的慈善宴会,规模比较大,衡量一二,还是觉得你亲自参加比较妥当。”何源说,“所以董事长有空吗?”

“有空。”夏绵绵也不拒绝。

何源点头,“请帖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你一起去吗?”夏绵绵问。

“我就不凑热闹了。”

“何源,你不觉得你真的很少参加宴会吗?”夏绵绵说。

真的是很少。

很难得他会出席,如果不是商场上有合作的人,其他人基本很少见过何源。

“我说我对宴会有阴影,你信吗?”何源一字一句。

夏绵绵那一刻竟然无言以对。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更新不稳定敬请谅解。

小宅会好好加油更新的,爱你们哦,爱你们哦!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