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伸手不打笑脸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

何源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岳芸洱急速离开的脚步。

那一刻甚至是在认出他之后,转身用小跑的步伐离开。

有一种,他好像是什么野兽要吃了她一般。

他其实也没有多少情绪。

他也说过,让岳芸洱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显然岳芸洱比较听话。

他眼眸微转,看向了小区内。

不算奢侈的小区,但不应该是岳芸洱的地方,所以是为客户送了产品,还是……做了什么上门交易。

他回到轿车内。

不怪他总是用异样的眼神看她。

他总觉得,她既然还能够和秦梓豪藕断丝连,应该就可以和很多人来往,甚至于,到最后还会妥协着和她一直都不喜欢的他上床,他是有些看不起岳芸洱,那是因为他觉得他曾经喜欢过她,所以会有些心里的触动,但实际上一想,像她那样的女人,真的一无所有的女人,想要好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走一些极端的道路,真的不是那么不能理解。

他开车离开,回家。

回家的路过了一个公交车站。

他就这么淡淡的瞥了一眼,看到岳芸洱站在公交车站等车,看到公交车来的那一刻,和所有人一起挤上了公交。

何源就这么冷漠的从公交车擦身而过。

他突然想到以前他和和岳芸洱一起挤过公交,那个时候公交上都是人,而他们贴得很紧,他似乎到现在都还能够回忆起,当初岳芸洱抱着他时,他那心口的悸动以及心跳如雷般的不同。

嘴角漠然一笑。

他果真应该好好的谈一场其他恋爱了。

总不能,总是在过去中回忆,毕竟那些回忆一点都不美好。

他将车子往自己的豪华公寓开去。

一边开车,还放了一点轻音乐让自己的心情得到放松。

还未到家。

接到了吴小欣的电话。

以前的吴小欣不是一个积极主动的女生,甚至有些被动,他们之间的交集也不过只是在学术上互相讨论,尽管当年有人说他们互相喜欢,那只是因为,他们都是班上的学霸,两个人偶尔有些志同道合。

现在的吴小歆显然和以前不同。

经过社会的打磨,人多多少少都会变。

有些人会变得高端自信,有些人会变得自卑卑微。

他挂上蓝牙。

蓝牙中传来吴小欣的温柔的嗓音,“到家了吗?”

“还在路上。”

“没打扰到你开车吧。”

“不会。”

“我就是给你说一下,我刚刚回家居然碰到了朱鹏。”吴小欣惊讶的说道,“他买了新房,就在我的隔壁。”

“是吗?”何源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刚刚就拉着我说为什么上次同学会不出现云云之类的。被他说得我好想十恶不赦,然后自己也有些后悔。”吴小欣幽幽的说道。

“你也是有事儿,不用在意他。”

“朱鹏说他还和好几个同学有很深的联系,班上当时的组织委员李理明晚过生日,邀请了一些同学一起吃饭唱歌,让我务必一定要出席参加。明晚你有空吗?”吴小欣询问。

“有空。”何源想,既然是谈恋爱,就应该多陪陪对方。

“那下班后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好。”

“顺便在同学之中公布我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吴小欣说,“让他们也大吃一惊,当年就被他们起哄来着。”

“嗯。”何源点头。

觉得谈恋爱就应该多顺着对方。

“那我就这么给朱鹏回话了,明天见。”

“明天见。”

挂断电话,何源显得依然很淡漠。

谈恋爱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感觉,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第二天下午。

何源又提前下班了。

他不喜欢迟到,觉得让女孩子等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行为,所以在还不是上下班高峰期的时候,就已经提前离开。

秘书也真是跌破了眼镜。

总经理绝对绝对谈恋爱了,她都以为他会一个人一辈子呢!

何源把轿车停靠在封尚集团大门口。

等到下班。

这次吴小欣下班很准时,几乎在大部队还没有出来之前,她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久等了吗?”

“没有。”何源淡笑,为她打开车么让她坐了进去。

何源回到驾驶室。

今天的吴小欣明显有精心打扮过。

当然一点都不会觉得浮夸,就是觉得精致了些,知性了些。

“李理现在在做什么你知道吗?”何源打开话题问道。

“他大学选择的计算机,现在在做IT,典型的IT男一个。这年头IT男都不好找女朋友,朱鹏还说把我介绍给他。”吴小欣故意说道。

何源淡笑了一下。

“你不吃醋吗?”

“不吃醋。”何源说。

吴小欣嘟嘴,“何源,你应该说吃醋来着。”

“我就是知道你不会不喜欢他所以不吃醋。”

“你很自恋耶,何总经理!”吴小欣故意打趣。

何源也这么和吴小欣说着话。

两个人还想读高中那会儿一样,有着一样的价值观,有这一样的话题,两个人以前的相处也都觉得对方很了解自己所想,所以当时即使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何源也真的觉得吴小欣还算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一路说着话,就到了目的地。

一间不算高档的餐厅。

何源停好车之后和吴小欣一起走进去。

吴小欣又调侃,“何总经理不会嫌弃这种地方,丢了自己身份吧?”

“有你在,哪里都不会丢身份。”何源说。

吴小欣忍不住笑。

何源其实也很会说话。

他只是很少愿意这么说话而已。

她此刻心花怒放,她想她果真还是喜欢何源的。

这么一个优质男,也很难让人不喜欢。

他们一起并肩走进指定的包房。

房门打开。

好些同学已经到了。

“吴小欣,你终于舍得出现了,上次同学会你居然好意思不来!”以前就比较活跃的一个同学张磊高声说道。

吴小欣解释,“当时真的出差在在外,没办法分身,今天一听朱鹏说李理生日,就迫不及待过来了。”

“朱鹏这小子的交际还真的很广,我们班所有人你是不是不都有联系,比如我们班的才女啊,我们班的班花啊!”张磊调侃。

朱鹏也附和着笑道,“这几年也没做什么,唯一有成就感的事情就是还能联系到你们。”

“看看看,做包工头的人就是会说话。”所有人笑着打趣。

同学之间的聚会一般不会太拘束,基本上自来熟。

吴小欣和何源一起围坐在一张大大的圆桌上。

“这不是何源吗?”突然有人说。

当时就看到吴小欣了。

“大忙人何源居然也来了。”张磊高呼,“朱鹏,你丫的果真深藏不漏。”

朱鹏其实也诧异。

他没有通知何源啊。

其他人谁通知了吗?!

不会是岳芸洱吧。

话说岳芸洱怎么还没到?!

“我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忙,其实我一直还在等你们聚餐叫我。显然你们都把我忘了。”何源说。

还把矛头指向了其他人。

“都是我们的错,都是我们的错。”张磊连忙说道,“以后有什么同学聚会铁定叫你。”

何源点头,笑着也和他们说到了一起。

何源还是那样,很受欢迎。

读书的时候很多人就喜欢主动靠近他,现在毕业后还是如此,大多数话题都围绕着他在转。

“人都到齐了吗?”张磊问李理。

“应该吧。”李理也不太知道,“人都是朱鹏联系的。”

朱鹏看了看时间。

岳芸洱是迷路了吗?!

每次让她打出租车非要做公交。

算了。

他对着其他人说道,“先上菜吧。”

李理点头。

刚让服务员上菜,房门就突然被推开,伴随着一个歉意的女声,“不好意思,路上实在太堵了,来晚了……”点。

声音,就这么戛然而止。

因为那一刻,岳芸洱看到了何源。

看到何源坐在同学之中,就是那么显眼的存在。

她有些拘束。

甚至就想像昨晚那样转身就走。

何源很少会这么出席这种场合的,同学会之后,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些小的同学聚会,何源一次都没有出现过,而且昨晚朱鹏给她说的时候,也没有说何源会去。

她还未有任何反应。

朱鹏就上前拉过她的手臂,“每次都迟到,下次要自罚三杯了。”

岳芸洱勉强的笑了笑。

她跟着朱鹏一起,坐在了朱鹏的旁边,然后正对面就是何源。

她没敢去看他。

所以也没有注意到何源身边的女人。

倒是那个女人主动招呼,“岳芸洱,好久不见。”

岳芸洱自然的看过去。

她看了看,好半响才认出来是谁,她连忙说道,“吴小欣?”

“是啊,都认不出来了吗?岳芸洱还是像读书的时候那样,贵人多忘事儿。”吴小欣的话语明显有些讽刺。

岳芸洱轻咬了一下嘴唇。

其他同学就有点八卦的看着她们。

当年两个人其实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但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何源和吴小欣是一对,而岳芸洱后来横刀夺爱,这么多年不见吴小欣还故意说酸话,还真的是让人很期待两个人的表现。

不过吃瓜群众要失望了。

岳芸洱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大小姐了,习惯了忍气吞声,那一刻她还微微笑了笑说道,“是因为你变化很大,太漂亮了,一时没有认出来。”

“你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还和高中的时候一样,甚至比高中的时候看上去还要清纯。”吴小欣却没有想过放过她。

岳芸洱自然能够听出来她口中的讽刺。

她直白道,“现在日子大不如前,没办法。”

吴小歆看着岳芸洱的自若。

想想以前那个刁蛮的大小姐,现在怎么可能这般逆来顺受。

也是造化弄人。

吴小欣当然也不会同情。

“好啦好啦,菜都上齐了,吃饭喝酒!庆祝我们的IT男28岁生日快乐!”有人起哄,举杯。

这才让两个女人之间淡淡的战争平息了下去。

岳芸洱那一刻觉得也不是她的战争。

她根本就没有子弹,打不起来,只能退后。

一直退后。

“对了,大家手上都有资源吗?给我们IT男介绍个女朋友不是?”张磊笑着说道,“一把岁数了,还是处男,说出来都很丢人。”

“处男很丢人吗?”李理不悦。

“是很丢人啊,要不你问问桌子上的男同学,谁还是处男?”张磊就是在故意打击李理,还故意说道,“不仅没有处男,连处女也没有了。”

有时候同学之间的玩笑就是会开得很大。

大家也很放得开,也觉得很自然。

张磊的话还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气氛显然是很好。

李理很不开心,“那你说你有几个女人啊?这么不得了。”

“没有三五个,也有七八个。”张磊说。

“龌龊。”李理咒骂。

“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话说我们这么多单身女同学,有没有人想要收了这个IT处男啊?”张磊问着在场的女士。

其实也就4个女同学。

除了岳芸洱和吴小欣,还有两个班上比较活跃的女士。

“我结婚了没办法,婚内出轨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一个女同学开口笑着。

也知道其实都是玩笑话。

“我怕李理满足不了我。”另外一个女同学污口的说道。

“咦……”有人故意起哄。

一阵调侃之后,有人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其实很尴尬。

她还没开口,张磊就说,“岳芸洱你应该吃不消才是。”

岳芸洱抿唇。

她其实不太懂吃不消是什么意思。

但显然不是什么好话。

“就吴小欣了!”张磊一口笃定,“你们都是学霸,两个人还能做学术上的交流,我听说小欣现在在封尚集团上班,这么大的企业,一看就是积极向上的好青年,你们俩凑合一对算了。”

“我这是有这么没人要吗?”吴小欣怼张磊。

“不是单身吗?”

“单身就一定要找个IT……处男啊!”吴小欣故意。

张磊笑道,“我的意思是,可以尝试一下嘛,同学之间不更熟一点吗?”

“那我不可以找另外的男同学尝试吗?”吴小欣一字一句。

“啊?”张磊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看好了。”吴小欣突然从圆桌上站起来。

站起来,转身,面对着身边的何源。

所有人惊讶。

惊讶着看着吴小欣突然弯腰,一个吻印在了何源的脸颊上。

然后,整个饭桌一片哗然。

“你们你们你们……”张磊指着他们,完全不相信。

“不可以?”吴小欣笑了笑,“以前高中的时候不就说我们是一对儿吗?现在一对儿了你们不能接受。”

“不是,只是因为,何源不是和岳芸洱……”张磊看着何源,又转头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那一刻也看得明白吴小欣的大胆举动。

那一刻就是突然想到,昨晚上那个和何源吻别的女人就是吴小欣吧。

吴小欣的外贸变化确实有些大,那个时候的吴小欣还不太会打扮,现在变得这么时尚,她当时也确实没有认出来,这一刻就可以肯定了。

她表现得很平静。

平静的接受着很多人的光芒。

她和何源其实都没什么。

当年说什么谈恋爱,还不就是她故意用何源去气秦子豪的。

何源后来也知道了。

然后和她关系就彻底拉爆了。

“我和岳芸洱没什么。”何源开口解释。

“知道你们现在没什么。”张磊故意说道。

“以前也没什么。”何源说,“岳芸洱怎么可能看得起我们这般凡夫俗子。”

岳芸洱其实真有些无地自容。

当年有多显摆有多不可一世,现在就有多狼狈。

“说得也是,那当年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况?”张磊八卦的问道。

就只知道一些表现出来的结果。

最终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其他人其实也都不太明白,总之何源好像伤害挺大。

“没什么情况,别瞎想了。”何源淡淡一笑。

岳芸洱也这么咬着唇,打死不说。

“好吧,放过你们了。”张磊也不深究,也知道深究没用,他又转移了话题,问道,“你和吴小欣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这么隐蔽?”

“昨天才确定关系。”吴小欣回答。

“昨天啊!”张磊大声说道,“怎么突然就在一起了?”

“当然是因为喜欢啊。”吴小欣笑了笑。

“这么不矜持,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才女。”

“喜欢的人当然要大声说出来,否则耽搁了大好青春,真的是很不划算。”吴小欣说,似乎在故意隐射什么。

其实大家都懂,只是没有戳穿而已。

饭桌上气氛还好。

大家一起说说笑笑。

酒喝了很多,饭也吃了很多。

吃过晚饭之后,就起哄着要去酒吧唱歌。

大多数人都要去。

岳芸洱拉着朱鹏走向一边,“我就不去了,我先回去了,你到时候帮我给李理说一声,就说我有事情。”

“怎么不去了?”朱鹏蹙眉。

人喝得有点高之后,就有一种本能的不想任何人走,其实也不是这个人有多重要,就是一种固执。

岳芸洱说,“我还是不适合这样的场合,你去玩吧。”

“因为何源,还有吴小欣?”朱鹏问。

岳芸洱淡淡一笑,“总觉得还是有些不自在,也不想打扰了他们,而且你也看出来了吴小欣对我有些敌意,我总不能去自讨没趣吧。”

朱鹏当然看得明白。

那一刻还有些可惜。

他一直以为何源和岳芸洱之间……

但转念一想。

像何源这么高端的成功人士,就算是和岳芸洱有什么,也不过是露水情缘,决不能娶了岳芸洱。

“哎。”朱鹏重重的叹了口气,“我本来是打算追吴小欣的,虽然口头上说什么把她介绍给李理,其实就是在试探她有没有男朋友有没有谈恋爱的想法,没想到就被何源捷足先登了。”

岳芸洱有些诧异。

她倒是没有想到朱鹏还喜欢吴小欣。

朱鹏喝得有些多但不至于醉,在所有人都在门口等车的那一刻和岳芸洱八卦道,“我其实也不是以前就喜欢吴小欣,就是昨晚突然撞见,就萌生了这种想法,你也知道我没多少文化,一个高中毕业,这些年在外打拼还是觉得有文化更有优势,所以就想找一个知识分子来着,你看吴小欣研究生毕业,我捉摸着我要是娶了她,家里也算是文化人了……”

岳芸洱忍不住笑了笑。

她倒是没有想到,朱鹏还有这门心思。

他一直以为朱鹏会喜欢的就是那种小太妹,毕竟自己看上去也不是一个很检点的人,去没想到,心里还有这种想法。

“否则,我可能说不定会选择和你在一起。”朱鹏喝了点酒,有些话就这么说了出来。

“啊?”岳芸洱惊讶。

她一直觉得朱鹏就是在压榨她。

“你长得也不错,身材又好,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的,你也别太诽谤了自己。”朱鹏说,“这些年别人不理解你但我知道你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要不是因为你家庭的原因也不至于如此。我倒是不在乎你家世情况,但你和我一样都没有什么学历,以后我们生出来的孩子不就又是一个小文盲嘛。”

岳芸洱又是忍不住的笑了笑。

小文盲。

她说,“不管如何谢谢你的肯定。”

“不想去就早点回去吧,看你也不太自在这样的场合之中。”朱鹏还算体贴。

“嗯,那你也快去吧,他们都在上车了。”岳芸洱招呼着他。

朱鹏也没多说,直接就坐进了一辆轿车之中。

何源也喝了酒,自然也不可能开车。

所以就和大部队一起,挤在了几辆出租车之中。

朱鹏刚好和他还有吴小欣坐在一起。

“你和岳芸洱联系挺深的。”吴小欣刚刚也注意到了岳芸洱和朱鹏的互动。

要知道整个晚饭过程之中,岳芸洱基本上没有和其他任何人说话交流,唯有和朱鹏,两个人显得还很要好。

刚刚看岳芸洱笑得还很开心。

就是觉得这些年的岳芸洱应该不太经常这么笑。

“她出狱之后就跟着我在做事情,帮我打理网店。”朱鹏直白,“你们结婚的时候,到时候送你们几样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吴小欣诧异。

“何源知道的。”朱鹏故意笑道。

吴小欣看着何源。

何源淡淡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朱鹏也不再多说。

吴小欣也没有深问,转移了话题说朱鹏,“你是不是喜欢岳芸洱啊?”

“喜欢啊。”朱鹏也不掩饰。

这种事情有什么掩饰的。

“你们俩这么多年在一起……”

“有些事情就不要说得明白了行不?!”朱鹏也是好面子的人,当然就是在故意的模棱两可。

吴小欣秒懂,笑得有些故意。

何源就淡淡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不发一言。

“那你们会结婚吗?”吴小欣询问。

“不会。”朱鹏笑了笑,“其实岳芸洱什么都好,但文化水平低,你别看我朱鹏一向不求上进,但是是铁了心的想要找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才女。可惜你啊,名花有主。”

“否则你还想追我了?”吴小欣笑着。

“是啊是啊。”朱鹏喝了点酒,说话也大放了些,“哪里知道何源就捷足先登了,可惜啊可惜。”

吴小欣笑得更加灿烂了。

少女时候被人喜欢会觉得是一件很麻烦有时候甚至是很讨厌的事情。

成年后就会觉得这是一种荣耀,还会带着自豪感。

一行人到了酒吧。

大家都喝嗨了,玩得很是疯狂。

一个晚上下来,随随便便倒了一地。

何源喝得少。

那一刻甚至没怎么喝,反而是吴小欣,因为很久没有出现在在同学面前,喝得就过分的多了些。

何源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翻手机。

就是会莫名其妙的点开那家情趣网店。

看着今天又更新了她特有的宣传语。

他就淡淡的看着。

淡淡的看着。

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他不动声色的关掉手机屏幕。

吴小欣当时喝得也有些多了,她身体软软的靠在何源的身上,有些难受的说道,“何源,我喝醉了。”

“我送你回去?”何源问。

“嗯。”

“我去给他们说一声。”

“别说。”吴小欣拉着他,“你一说他们不会让我们走的,又会拉着我们喝酒,我们偷偷的走了就行。”

“好吧。”何源很纵容。

他扶着吴小欣。

吴小欣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何源的身上。

何源不得不搂抱着她打了一个出租车。

出租车内,吴小欣就顺势趴在了他的胸膛上,靠得很近。

一路还算安静。

吴小欣也没有说吐。

就是静静的在他怀抱中睡觉。

到达小区大门口。

何源付了钱然后搂抱着软软的吴小欣上楼。

何源很绅士,基本上不该碰的地方,绝对不会去碰,他不会吃任何女人的豆腐,包括自己的女朋友。

电梯到达。

他扶着她出去,走向她的家门。

家门口的旁边那扇大门口,一个女人也正拿着钥匙准备进去。

那一刻似乎是感觉到身边有人过来,她转头。

转头就看到了何源和有些醉醺醺的吴小欣。

岳芸洱那一刻真的有些尴尬。

朱鹏让她过来帮他在家里准备点醒酒药,帮他放一杯蜂蜜在客厅,说他要被那帮孙子喝死了,他一会儿溜回来。

岳芸洱真的被朱鹏使唤惯了。

何况朱鹏还说,她现在对他好点,她欠他的钱,可以少还点。

她知道朱鹏这种抠门的人一般是不会兑现的,但她那一刻还是愿意相信,万一朱鹏大发慈悲呢!

她真没想到,她又这么撞见了何源和吴小欣。

显然吴小欣喝醉了,何源看上去倒很清醒。

她很不自在的站在门口。

听到何源温柔的嗓音对着吴小欣说道,“你的钥匙在哪里?”

“包里。”吴小欣带着酒气,身体就这么紧紧的挨着何源。

岳芸洱甚至不敢有任何举动。

何源低头去翻找吴小欣的包,找到了钥匙。

开门。

吴小欣搂抱着何源,两个人一起进去。

进去的时候听到吴小欣喃喃的声音说道,“何源你今晚别走了……”

岳芸洱深呼吸一口气。

房门被关了过来。

她打开了朱鹏家的门。

她把醒酒药放在了茶几上,又去帮朱鹏烧了开水,等开水温温的状态,才放了蜂蜜,把蜂蜜水也放在了他的茶几上。

做完一切之后,她才离开朱鹏的家。

房门打开。

那一刻,对面的房门也突然这么打开。

她又惊讶了。

何源这么快吗?!

想来,好像也不是很快,她摸摸索索在朱鹏家也待了好一会儿了。

她看了一眼何源。

何源也这么看着她。

她突然笑了笑,笑着招呼,“嗨,何源。”

捉摸着不是有句老话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

------题外话------

嗯呢。

会有二更的哦,么么哒。

(づ ̄3 ̄)づ。

求月票。

求月票哦!

最后两天的翻倍活动了,亲们看看自己手上是不是有月票没有送出去的,拜托拜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