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龙一回来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嗨,何源。”岳芸洱笑着招呼。

何源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她。

也不知道她灿烂的笑容怎么可以绽放得这么随便。

他就这么睨了她一眼。

转身走了。

岳芸洱也觉得自己有些自讨没趣。

她看着他离开。

看着他脚步离开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的跟着走向了电梯。

意外的,电梯到了楼层却并没有离开。

甚至还听到了电梯发出“嘀”的提醒音,预示着电梯门太长时间没有关过来了,显然是有人故意按着开门的按钮。

岳芸洱都不想进去的,但看着何源似乎是故意在等她,还是迈着步子,有些拘谨的站在他的旁边,然后就傻吧兮兮的看着电梯的数字一路往下,往下。

“和朱鹏关系很好吗?”何源突然开口。

如此安静的空间,岳芸洱差点吓了一大跳。

她转头看着何源。

有些诧异他会主动和她说话。

上次不是才说了,才说了不要让她出现在他面前的嘛。

她以为他应该很讨厌她的。

她回答他,很认真的回答,“还好,出狱后如果不是他,我可能都不知道该怎么去生活。他确实很抠门,但对我还好。”

“嗯。”何源应了一声。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而且此刻明显是有些故意疏远的感觉。

岳芸洱紧闭着嘴唇,就不说话了。

电梯到达一楼。

岳芸洱和何源一起走出去,然后一前一后的走向了小区门口。

此刻已经有些晚了,公交车肯定是没有了。

岳芸洱却还是想要去公交站,然后拼车,拼车会便宜很多。

这么想着。

看着何源已经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就准备走向一边。

“我送你。”何源突然回头。

岳芸洱的脚步有些僵硬。

下一秒何源已经坐进了出租车的后座。

岳芸洱挪动着脚步,还是坐了上去。

她如坐针毡。

每次和何源在一起,她都很压力。

第一何源很不喜欢她,她怕他说很多难听的话让她有些受不了,其实她也很敏感,自尊也很脆弱。

第二她曾经对何源有内疚,有时候也不想再得罪了他,所以只能更加的忍气吞声。

两个人无比安静的空间。

何源闭着眼睛在假寐。

岳芸洱就很规矩的坐在车门的位置,然后绝对不转头的眼巴巴的就一直看着窗外,在默数时间可以过得更快一点更快一点。

她盼着下车。

车内。

何源却又突然开口了。

他说,“朱鹏不会娶你。”

“嗯?”岳芸洱诧异。

他娶不娶我,管我什么事儿。

“提醒你一下。”何源睁开杨静看着她。

岳芸洱真不明白何源要说什么。

她点了点头,“我也没想过他要娶我,我们之间又没什么感情。而且他喜欢知识女性,不喜欢我这样的,大学也没上。”

何源没再多说。

但就是感觉到了他的讽刺,似乎还带着鄙夷。

空间又安静了下来。

出租车终于到了她家巷子口。

她连忙下车,下车对何源感谢道,“谢谢你。”

何源没有离她。

岳芸洱也习惯了。

她对着何源挥了挥手,看着出租车离开。

离开,深呼吸了一口气。

和何源在一个空间,总觉得呼吸不畅。

这大概就是做贼心虚,以前对何源的过分导致,她现在总觉得很多不起何源。

甚至很想逃避有他的存在。

她转身回去。

巷子口里面停靠着一辆黑色奢华轿车。

岳芸洱的脚步顿了顿。

这种地方很难有这种豪车的。

她看了一眼,那一眼,看到了车上下来的男人。

她咬牙。

面前的秦梓豪看着岳芸洱似乎也是咬牙切齿,他说,“岳芸洱,你逗我玩的是吧?!”

岳芸洱转身就想要直接上楼。

秦梓豪猛地一下一把抓住了岳芸洱。

岳芸洱动弹不得。

她看着秦梓豪,眼神中带着愤怒,“你做什么?!”

“装?!装什么装,岳芸洱!不是让你第二天给我打电话吗?你死哪里去了?!你知道我花费了多大精力才查到你的住处吗?怎么着,这么多年不见,知道欲擒故众了,故意让我心痒痒的主动来找你是吧?!”秦梓豪说得无比难听。

“放开我!”岳芸洱动着这机被他捏得生疼的手臂。

“放开你?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你觉得我会放开你?”秦梓豪逼近,脸近距离的对准岳芸洱,“告诉你,欲擒故众这种戏码,本少爷最最最不喜欢,别让本少爷厌恶你。”

“你厌恶我吧,厌恶吧!”岳芸洱狠狠的说道,“我也不想再看到你!”

“嘴这么硬,我倒是想要尝尝,是什么滋味!”说着,秦梓豪就直接将岳芸洱蛮力推到在他的小车上。

他桎梏着她的身体,把她压在了车头。

身体就这么靠了下去。

嘴唇去亲吻她的唇瓣。

岳芸洱不停的推着他,躲着他。

越是这般,秦梓豪似乎越是想要。

“秦梓豪你疯了吗?你放开我,放开我……”岳芸洱很恶心。

真的是恶心无比。

上次没有反抗是真的有点心如死灰,但这次她不想了,甚至后来还会后怕,要是当时何源没有闯进来,她真的不知道她在被玷污,自己会不会真的有勇气在去面对这个世界。

她不停的反抗,导致秦梓豪根本就没有办法得逞!

秦梓豪发怒,那一刻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岳芸洱的脸上,“臭婊子,够了没?!”

岳芸洱紧咬着嘴唇。

她就这么直直的而看着秦梓豪。

当年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秦梓豪这种人面兽心的男人的?!

秦梓豪冷冷的眼神,带着威胁,“再反抗试试,岳芸洱,别挑战我的极限!”

岳芸洱冷笑。

极限。

有钱人都会有极限,而穷人什么都没有。

秦梓豪看岳芸洱似乎冷静了些,他再次靠近她。

靠近她那一刻。

岳芸洱突然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秦梓豪的关键部位。

秦梓豪一个吃痛。

一个吃痛,猛地捂着自己的下体,“岳芸洱,岳芸洱你……”

岳芸洱说,“别碰我,我真的觉得你很脏。”

“妈的!”秦梓豪一边捂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咒骂,那一刻也带着愤怒。

他就是不信了,他还奈何不了岳芸洱。

想到那天等了她一天的电话结果屁都没有响一个就一肚子怒火,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她的住处在这里蹲守,他可没想过就这么放过岳芸洱,不管对这个女人什么感情,他不得不说,这女人确实确实惹毛了他。

他猛地又上前,狠狠的桎梏着岳芸洱。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直接将她的双腿抵触,根本让她无法动弹。

“秦梓豪,你够了!”岳芸洱愤怒。

“够?!我要草得你求饶才算够!”

话音落,秦梓豪直接将岳芸洱往他小车内拖。

他还奈何不了一个岳芸洱?!

岳芸洱也确实反抗不了。

甚至是有些绝望。

“姐!”远处,巷子口似乎传来了她弟弟的嗓音。

“轩轩救我!”岳芸洱大叫。

那一声大叫。

岳芸轩猛地上前跑了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面前男人的身上,甚至不顾一切的疯狂的对着那个欺负他姐的人拳打脚踢,眼眶充血了一般的,疯狂的无比。

得到自由的岳芸洱在旁边看着,看着他弟弟不停的殴打。

看着秦梓豪那一刻甚至毫无反抗之力,直接就被岳芸轩打趴在了地上。

下一秒。

岳芸洱突然上前拉住岳芸轩,“够了,别打了。”

要是出了事儿,那是他们摊上了。

岳芸轩似乎还不解气的狠狠的踢了一脚地上的秦梓豪,狠狠的说道,“不要命了,你感动我姐,我弄死你!”

秦梓豪真的是被打趴在地上的。

他咬牙切齿。

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岳芸轩此刻也看清楚了人,带着差异,“秦梓豪?!”

秦梓豪狠狠的看着岳芸轩,带着不屑的口吻,“几年不见而已,就真的成了一个毫无教养毫无规矩只会用武力的野蛮人,果然是环境改变一个人,岳芸轩我真为你可悲。”

“你!”岳芸轩扬起拳头就像又过去。

秦梓豪还是有些后怕的往后退了一步,“怎么了?野蛮人就是改变不了野蛮人的本性,只会打架是吧?!”

“滚!”岳芸轩愤怒,“我告诉你秦梓豪,你别想着对我姐姐怎么样,你要是敢动她,我发誓我杀你全家!”

“神经病。”秦梓豪咒骂。

“滚!”岳芸轩怒吼。

秦梓豪转身走进自己的驾驶室,他丢下一句话,“惹我,你们没什么好下场,走着瞧!”

秦梓豪看着他的豪华轿车离开。

岳芸轩狠狠的看着车尾灯,“败类!”

岳芸洱冷静下来,拉了拉自己的弟弟,“你没有伤到哪里吧?”

“没有,秦梓豪那种公子哥,最经不得打了。”岳芸轩说着还有些骄傲。

岳芸洱反而没有这么乐观。

秦梓豪这种人面兽心的男人,最不能吃亏,说不定比谁都记仇。

她倒是怕真的招惹了他。

但愿这次之后,秦梓豪对她没兴趣了。

“走吧,我们先回去。”

“嗯。”岳芸轩点头。

两姐弟回到家里。

岳芸洱问道,“怎么突然想到回来了?”

“哦,喃喃她妈,说应该定下时间早点办酒席,让我回来给你说一声。”岳芸轩一说到他的准岳母,脸色一下就变了,“真不知道这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势利的女人。”

“算了,至少喃喃人好。”岳芸洱说,“轩轩,阿姨酒席怎么说?”

“酒店选好了,说就选在三元酒店。”岳芸轩说道,“我打听了一下,酒店还不算特别昂贵的,酒席差不多一千块一桌。”

“那还好。”岳芸洱也松了口气,“阿姨说订多少做了吗?”

“她说他那边亲戚差不多有20桌。”

“我们这边基本没亲戚,就只有你的同事,你同事2桌购买?”岳芸洱问。

“够了。”

“22桌,一桌一千块,也就是2万2。”岳芸洱算着价钱,“这点钱还好,还能够支付。阿姨说什么时候吗?”

“我和喃喃是想着越早越好,毕竟喃喃怀孕了,而且你也知道喃喃她妈,说变卦就变卦,我真是怕了那老太婆了。”岳芸轩说着就是头疼。

“行了行了,婚结了就好。那你们决定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下个月六号,还有半个多月,可以吗?”岳芸轩问。

“婚纱照什么的来得及吗?”

“拍什么婚纱照啊,姐,你的钱又不是捡来的,我和喃喃都觉得不要浪费了,何况喃喃怀孕了,也不适合折腾,等我们结婚了,以后日子好了,和孩子补照就好了。”岳芸轩不在乎的说道。

“会不会委屈了喃喃?”

“喃喃是个好女孩儿,姐你就别想东想西了。”

“那好吧,都听你的。”岳芸洱笑着说道。

岳芸轩真的很不想他姐这么辛苦。

奈何他确实没有什么能力,这辈子也就认命了,也不觉得自己会闯出什么名堂,细想还觉得很对不起她,却也没办法回报。

“今晚就留下来住吧,老规矩,你睡沙发。”岳芸洱逗笑。

“嗯。”岳芸轩点头。

这里很小,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是如此,他姐睡床他睡沙发。

从家里破产父母双亡之后,他们的日子就是这么艰苦着,艰苦着过了这么多年。

但他其实并不觉得自己受到多少委屈。

除了在孤儿院那几年。

当时他姐进了监狱,后来就出来了,出来之后就带他一起生活,她姐把她可以给的全部都给了他,他其实并没有别人想的那么苦,虽然不能再衣食无忧,但基本的生活保障他都有。

他看着他姐一直在忙碌,就是好像不知道累一般的,在帮他铺沙发床单。

“姐,你就没想过找个人嫁了吗?你一个人不辛苦吗?”岳芸轩问。

岳芸洱抱着被子的手顿了顿,摇了摇头,“暂时没想过嫁人。”

“总不能这么一辈子吧。”

“我也不太好嫁。”岳芸洱说得很自若,“有过牢狱案底,还被人糟蹋过,有谁愿意娶我啊。”

“有案底又怎么了?你是自卫,是法院因为我们没有关系乱判,说什么自卫过当。我怀疑都是有人动了手脚。”岳芸轩说着就是一肚子气,“至于糟蹋什么的,姐姐你就是太保守了,你不过就是被一个男人那啥了,现在的女孩子,谁不是被几个几个的男人,比你脏的女人多的是,你干嘛非把自己往这死胡同里面钻!”

“不说我了。”岳芸洱似乎不太愿意说这个话题,她笑了笑,“你结了婚稳定了之后再说,我的事情我知道考虑的。”

“你就是太为别人着想了,我都是已经是大人了,马上都要当爸爸了。”

“准爸爸的心情如何啊?”岳芸洱瞬间转移了话题。

岳芸轩笑了笑,那一刻还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说不出来什么心情,就是觉得很神奇,感觉突然就有了一个小生命存在,哎,都还不知道怎么当爸爸。”

岳芸洱也笑了笑。

那一刻觉得她弟弟至少是幸福的。

就这样就够了。

她给岳芸轩铺好床之后,自己也回到床上睡觉。

一时突然有些失眠。

岳芸轩说,让她也找个人嫁了。

她能找谁?!

连朱鹏这样的人都嫌弃她没有文化,更别说其他人了。

她翻身,把自己捂在被子里。

其实她也习惯了一个人!

……

第二天。

上午。

凌氏集团。

凌子墨坐在办公室,翻来覆去的折腾他的行程。

心情还挺好。

其实他都还没有告诉居小菜他有的安排。

他决定来个先斩后奏。

“凌总。”房门外秘书敲门。

“嗯?”

“凌小姐找你?要见吗?”秘书询问。

以前凌小琳在这里是有特权的,前不久凌子墨下达了命令,任何人包括凌小琳到他办公室找他,都要通报。

凌子墨从电脑上移开视线,“她说什么事情了吗?”

“没说。”

“那就不见。”

“是。”秘书恭敬的离开。

心里还有些小窃喜。

想想凌小琳耀武扬威的样子,现在终于开始吃瘪了。

凌子墨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旅游的攻略上。

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挡,他和居小菜的二人世界。

这么想着。

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了看来电,接通,“夏绵绵。”

“今晚的宴会你会去吧。”

“慈善宴会是吧?当然会去,会帅气登场。”凌子墨得意,“怎么,你一个人?”

“封逸尘不愿意去。”

“他这样还是在家比较好。”凌子墨直言。

他就是一个耿直BOY啊。

所以那边发飙了,“你以为你最帅吗?金玉在外败絮其中!”

“得得得,好男不跟女斗。”凌子墨无语。

“晚上记得带着居小菜一起,我怕一个人无聊。”

“嗯。”

夏绵绵挂断电话,有些不爽。

不爽的瞪着身边的男人。

为什么就不能去了!

戴着口罩也可以参加宴会的啊。

何况,她都不嫌弃。

他在嫌弃什么!

封逸尘当然也知道夏绵绵的不开心,他一把将她搂紧自己怀抱里。

夏绵绵也不矮,但就是在他身边显得娇小无比。

他完全可以将她全全包裹。

好吧。

夏绵绵心软。

她就是喜欢封逸尘这么把她抱得很紧很严实。

“晚上别去太晚了。”

“哼。”夏绵绵不开心。

“为夫在家等你。”封逸尘咬着她的耳朵。

痒痒的。

夏绵绵忍不住笑。

这句话,会让她理解错误的。

她不规矩的小手直接往下。

封逸尘身体一紧。

“真怕你散架。小封封还是安分点好。”夏绵绵挑逗。

封逸尘耳朵泛红。

夏绵绵真的很喜欢封逸尘如此一副小受的模样,真正在床上又攻到不行……

嗯!

她真的很想了。

她柔软的身体在他怀抱里极其的不安分。

房间中似乎也在不知不觉的升起了温度。

那一刻。

房门突然被人敲开。

夏绵绵明显很不悦。

某人好像也不太满足。

“九小姐,大少爷回来了。”门外人恭敬。

夏绵绵整个人完全愣怔住。

她刚刚没有听错吧。

她听到说龙一回来了。

那一刻甚至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从封逸尘的怀抱里开。

封逸尘看着她急急忙忙的身影。

怀里突然有些空。

也不会有多少情绪,淡淡的笑了笑,跟着夏绵绵一起走出了房间。

大厅内。

龙一就站在那里,身边牵着的小孩是龙麒。

龙麒大概已经习惯了在龙一身边,对他显得还有些依靠。

夏绵绵眼眶有些红。

她真的有那么一秒以为,以为龙一再也不会回来了。

却没想到,就又突然的出现了。

她叫着他的名字,“龙一。”

龙一也这么回视着她。

显得,很平静。

------题外话------

二更啦。

明天过了就要上班了。

小宅不想面对这个事实。

不想。

呜呜。

~(>_<)~

求月票安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