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今晚我主动!/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一。”夏绵绵很是激动。

她看着龙一完完整整的出现在他面前,消失了几天,又突然回来了。

龙一也这么回视着她。

只是显得平静了很多。

他说,“小九,我回来收拾东西。”

“龙一。”夏绵绵叫着他,“为什么?”

“有些事实真相真的很残忍。”龙一看着她,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曾经能够找到的温度,他说,“我没想到,我一直崇拜的爸爸,居然是我的杀父仇人。”

夏绵绵咬唇。

那一刻她不知道能说什么。

上一辈的事情,她不知道。

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

但既然龙一去查了,查清楚了,有些事情确实很残忍。

仔细一想。

哪一个大人物没有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为了自己的大权为了自己的利益。

她沉默着,沉默着就这么一直看着龙一。

“我要离开龙门了。”龙一直白。

夏绵绵点头,默默的点头。

“小九,你自己保重。”龙一说,说着,准备就带着龙麒去了自己的房间,去收拾他自己的东西。

夏绵绵那一刻眼眶其实是有些红的。

她也想象不到,有一天,她和龙一居然也会有如此般的,血海深仇。

她甚至不知道龙一此刻是不是恨她的。

她眼眸微动,跟在了龙一的身后,跟着他走进了他的卧室,看着他很认真的在收拾自己的东西。

一点一点,不要的就扔在了一边,要的就收进了大箱子里面。

她眼睁睁看着他所有的举动。

龙一将东西收拾完毕。

他起身,起身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唯有沉默以待。

“下次见面,我们可能就是仇人了。”龙一说。

夏绵绵无法想象那个画面。

无法想象他们彼此敌对的那个画面。

而她真的做不到,和龙一兵戈相向。

龙一牵着龙麒,提着自己的行李准备离开。

“龙一。”夏绵绵叫他。

龙一的脚步终究还是停了停。

夏绵绵说,“上一辈的恩怨不计较可以吗?”

她知道她说出来很自私。

但那真的都是上一辈的事情了,冤冤相报何时了。

“不可以。”龙一直白的回答。

夏绵绵就知道会得到的是这个答案。

龙一说,“我忍受不了的是,龙天杀了我的父母却还要把我带到身边帮他卖命,我接受不了,我被他如此对待,他本应该在杀死我父母的时候,和我一起杀了。”

“或许那个时候,爸也是于心不忍才会把你带在身边,当成亲生儿子一般的培养。并不是龙三说的那样,对你只是利用。爸这些年对你怎么样,你自己也应该感觉得到。”

“所以我就应该接受,认贼作父吗?”龙一反问她。

夏绵绵真的无言以对。

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接受不了,接受不了如此般的事实。

龙一说,“小九,我们之间的缘分,就到此,从此以后,我不再是龙门的龙一。下次见面,不要对我手下留情。”

“龙一,我绝对不会对你出手的,即使你要杀了我,我也不会!”夏绵绵说得明白。

她是知道,龙一绝对不会杀了他。

他不会这么冲动不会这么毫无理智。

他不会对她不管不顾。

“我不杀你。”龙一说,“我不需要把你父亲的仇恨施加在你的身上,但我不可能不报复你父亲。”

夏绵绵看着他冷漠到无法亲近的那张脸颊。

“我会让龙门,彻底瓦解。”龙一一字一句。

所以。

龙一的报复只是希望龙天在世的时候掌舵的龙门,四分五裂。

他的报复真的很理智。

理智的知道,他针对的人到底是谁。

她喉咙微动。

“如果你要保护好龙门,我们总有一天会兵戈相向。”龙一就这么冷漠的说着。

不带任何感情。

不是她曾经见过的那个龙一。

那个虽然表面上总是一副不易让人亲近的模样,但实际上有一刻无比温暖的心住在他的身体里,她总是会在他身上感受到安全,感受到温暖,感受到他对自己的一切好。

从此刻开始,是不是就彻底没有了。

她很难受。

但她改变不了什么。

她眼眶泛红,眼泪盈眶,她说,“龙一,别太为难了自己。”

“你也是。”

曾经的过往,仿若就剩下最后这两句话。

没有什么可以再给对方了。

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龙一,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遥远的模样。

下次见面,下次见面,就真的要你死我活吗?!

她控制自己内心的波动,转眸看着龙一牵着的龙麒。

龙麒由始至终很安静,大大的眼睛一直无邪的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的喜怒哀乐,而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龙麒你一定要带走吗?”夏绵绵问他。

“一定要带走。”

“他亲眼目睹了他父亲的死亡。”

“所以才要带走他。”龙一肯定,“他需要明白这个现实的社会就是如此,他需要接受。”

“康沛菡曾经哭闹着,想要让我把龙麒交给她。”

“龙麒跟着她没有好处。”

“我知道。”所以她拒绝了。

她只是很怕龙一会不会极端的把龙麒培养成,另外一个龙三,或者另外一个,他现在满是仇恨的自己。

“我不会。”龙一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担心。

夏绵绵怔怔的看着他。

“龙麒不会带着仇恨活下去。”

“嗯。”夏绵绵点头。

突然的沉默和安静。

预示着,离别就会这么毫无预防。

龙一深深的看了一眼夏绵绵,看着原本在自己人生最深处位置的女人,此刻,却不得不离开,以后却不得不敌对。

他喉咙微动。

终究不再多说一个字,他弯腰,力气很大的一把将龙麒抱起来,一手提着行李,大步离开。

就这么,在眼前,消失不见。

夏绵绵眼泪滑落。

她宁愿以后,再也不见,也不想和龙一,你死我活。

身边,站着的男人将她静静的抱进怀抱里。

由始至终他都在,由始至终他都没有说一个字,就是这么默默的陪着她,然后给她安慰和依靠。

夏绵绵把自己捂在他的怀抱里。

人这一辈子,可能真的会尽力很多悲欢离合。

没有谁是真的属于谁。

这个世界就是在不停的变化,完全变化!

下午时刻。

夏绵绵去更换了礼服,去上妆参加慈善宴会。

其实整个过程她的情绪都异常的低落,想到龙一就这么走了,想到可能和龙一的下次见面。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

抬眸,看到了居小菜和凌子墨出现在了化妆间。

显然两个人都已经挑选好了礼服。

居小菜进来上妆。

本来是单间,应该是居小菜主动要求和她在一个化妆间,所以才会出现在了这里。

“小菜。”夏绵绵招呼,将自己的情绪渐渐收敛。

“嗯。”居小菜微微一笑,“我坐你旁边的位子。”

“那我在这边等你们。”

夏绵绵看了一眼凌子墨。

凌子墨感觉到夏绵绵眼神,然后对她挤眉弄眼。

夏绵绵无语。

不用想也知道凌子墨的脑袋瓜里面,都是些神奇的思想。

“今天的慈善宴会,你对两家企业熟悉吗?”夏绵绵开口问凌子墨。

“你家那高级何源没有告诉你那两家企业的情况?”凌子墨讽刺。

夏绵绵难得和他多说。

倒是何源一向不会粗心大意,这次倒还真的没有给她提半点这两家企业的一点点信息,而她对这两家企业确实不熟悉,不是经常打交道的企业,何况在驿城也排不上什么名号,这次不是接着国际慈善会的名义,很多上流集团应该都注意不到这两家企业。

“我秘书给我传递了一点信息,说是中流企业,现在秦氏集团和吉祥电器准备联姻,说会有一定的市场发展,但跟我们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终究还是中型企业,不构成任何威胁,也没有利益交叉。所以今晚的慈善宴会就随便走走过场在媒体面前露露面就好,你不用紧张。”

“我什么时候紧张过?!”夏绵绵翻白眼。

凌子墨拿着杂志在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凌子墨和夏绵绵偶尔的斗嘴。

两个人好像一见面就会八字不合,但有莫名的对对方很肯定,不明白两个人的磁场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梳妆完毕。

夏绵绵和居小菜站在落地镜面前看着自己。

夏绵绵挑选的是一件黑色的紧身小礼服,抹胸设计,不暴露,却就是给人感觉很性感,凹凸有致的身材,笔直的双腿,白皙的皮肤,精致的妆容,真的美得让人很难忽视。

相对夏绵绵的礼服,居小菜的一般比较淡雅。

她选的是一件淡绿色长裙晚礼服,晚礼服席地,显得她的身材更加高挑了些,礼服比较保守,没有什么攻击性,居小菜的妆容也很淡雅,就是不会给人产生任何压力,也不会让人很留意,但一旦留意她的存在,就会被她芙蓉般的温纯所吸引,属于很耐看型。

两个人互相打量着。

凌子墨非常自若的走到他们中间,甚是得意的表情,“怎么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幸福呢?!”

左拥右抱的感觉。

夏绵绵完全没好脸色。

凌子墨当然也不会真的对夏绵绵做任何不得到的事情,他自若的搂抱着居小菜的腰,显得很亲密。

居小菜本来就腼腆。

众目睽睽之下,脸一下就红了。

凌子墨太喜欢居小菜这般模样了,突然又会想到在床上的大胆!

他爱死他家小白菜了。

所以那一刻没忍住,就这么亲了下去。

亲在了居小菜粉嫩红润的唇瓣上。

居小菜身体一怔。

没想到凌子墨会突然这么靠近。

她脸颊爆红。

夏绵绵也很无语。

特么但她是死人吗?!

凌子墨丫的就不怕秀恩爱死得快吗?!

居小菜那一刻也推了推凌子墨。

是真的觉得这个男人太出其不意了。

凌子墨站直了身体,看上去很正直的样子。

然后就感觉到了夏绵绵眼神中的鄙夷。

凌子墨挑衅着夏绵绵,“谁让你老公不陪你,你瞪我,瞪我也只有嫉妒。”

“你哪只眼睛看着我嫉妒你了?”

“两只眼睛。”

“凌子墨,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讨打!”夏绵绵咬牙。

“我老婆喜欢就好。”凌子墨笑得没心没肺。

居小菜就窝在凌子墨的怀抱里。

凌子墨总是很多大方的承认她的身份,总是很得意她的身份存在。

这种感觉,她即使羞涩,也会莫名觉得有些甜蜜。

夏绵绵受不了凌子墨的显摆,其实心里也窝着一丝怒气。

封逸尘那厮,封逸尘那厮……

她走在前面,走出高级商场。

凌子墨搂抱着居小菜走在后面。

他们分别坐进自己的轿车里。

一路到达慈善宴会现场。

三个人一同走进去。

一瞬间都会换上自己给高贵而虚伪的假面具,行走在各色各样的人群之中。

他们一起走向了主办方。

秦氏集团秦允宗及他的夫人还有他们唯一的儿子秦梓豪。

吉祥电器邱名伟挤他的夫人还有他们唯一的女儿邱柒柒。

秦允宗和邱名伟看着夏绵绵以及凌子墨的出现,连忙上前无比热情,“夏董,凌总,你们亲自来参加今晚的慈善宴会,真是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客气了。”夏绵绵礼节性的微笑,“为国际做慈善,我们作为集团也必将尽我们的微薄之力。”

“就听闻两家集团都做过无数慈善事业,真是我驿城集团的标杆,我们都应该像两位多学习学习。”

“过奖了。”夏绵绵成熟的说着一些冠冕堂皇的应酬语。

居小菜跟着凌子墨来参加宴会的时间也不少,也会和商场上很多人有过如此般的见面,但就是没办法学到他们这般的自若交际,有些话在他们嘴里就是可以说得如此顺理成章,而她觉得她自己怎么都说不出口,也不是觉得虚伪,就是好像应酬不来。

她其实很羡慕绵绵的交际能力,当然,凌子墨其实也不差。

以往她一直以为他只会吊儿郎当,但真正在应酬的时候,却又可以这么一本正经,又这么的八面玲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凌子墨好像就越来越理解越来越……顺眼。

她轻咬着嘴唇,这种情愫在自己心底,慢慢,慢慢的在蔓延。

夏绵绵和凌子墨还有居小菜和主办方聊了几句,很自若的走向一边,吃着糕点。

“没想到来参加个慈善宴会,还接到了一个红色炸弹。”凌子墨有些好笑的说道。

夏绵绵也这么笑了笑。

“秦梓豪和邱柒柒的婚礼,下个月举办,你会去亲自参加吗?”

“我应该没时间去了。”夏绵绵直白。

那个时候,她应该去了金三角,也可能去了五洲地带。

总之,她肯定不在驿城。

“你要去哪里?”凌子墨好奇。

“你管我。”

凌子墨无语,“说得我好像很想知道似的,我其实也没兴趣知道你的行踪行不?!”

“那你还问。”

“我无聊可以吧。”凌子墨总觉得和夏绵绵说话,就典型的,话不投机半句多。

他拉着居小菜走向了一边。

过自己的二人世界去了。

夏绵绵看着凌子墨的背影。

她笑了笑,又挑选了一些糕点,静静的吃着。

她能说她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就想她老公了吗?!

封逸尘那男人,忒龟毛。

她气呼呼的吃着糕点。

耳边突然想起了一个男性嗓音,带着些讽刺,“没想到你亲自来了。夏董事长。”

她转头,转头看着封逸睿。

说真的,她真挺烦封逸睿的。

总觉得他三观不正,能力有限,又迷之自信。

“有事儿吗?”夏绵绵冷漠。

“能有什么事儿,不就是遇到熟人大声招呼而已。”

“我倒是好奇,你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来参加宴会的?嗯?”夏绵绵说得有些讽刺。

“还在硬撑着。”封逸睿丝毫不在意,“明天法院会带着封逸尘和他父亲一起去做亲子鉴定,最多一周时间就可以有结果,夏绵绵,聪明反被聪明误,你嘚瑟了这么久,也应该吸取教训,否则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该吸取教训的是你,还有你父亲。”

“哼。”封逸睿不屑。

夏绵绵也没心情和封逸睿啰嗦,她放下点心盘,转身就走了。

封逸睿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那一刻自然是有些生气。

越发的想要看到夏绵绵吃瘪的样子。

走着瞧!

夏绵绵直接走出了宴会大厅,走向了后花园。

后花园中,她就这么看着凌子墨亲吻着居小菜,亲吻着居小菜,让居小菜的脸蛋都已经红透。

凌子墨这个四处发骚的男人。

她直接走过去。

就从他们身边故意走过去。

居小菜多害羞一个女人,猛地一下就推开了凌子墨。

凌子墨一脸怨恨的看着故意的夏绵绵。

夏绵绵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不搭理凌子墨。

凌子墨牵着居小菜的手,“你是不是欲求不满啊,夏绵绵。”

“那是你。”夏绵绵直言,“到处都可以发情,关键时刻又无能为力,凌子墨你都不嫌弃自己的吗?”

“夏绵绵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封逸尘是不是不会这么主动亲你啊,封逸尘是不是不会这么在任何地方对你这样这样啊,所以你嫉妒了对不对,女人就是口是心非。”

夏绵绵也不知道凌子墨的自信都是从哪里来的。

居小菜被凌子墨说得脸红透,她忍不住说道,“子墨,你先进去吧,我想和绵绵单独聊聊天。”

凌子墨就是典型的老婆奴。

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乖乖的听话走进了宴会大厅。

居小菜微微的松了一口大气。

她坐在夏绵绵的旁边,看着夏绵绵的模样开口道,“绵绵,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

“这都能发现?”

“其实不难发现。”居小菜笑着说。

“就是觉得人活着也挺累的。”

“是和封逸尘有什么矛盾吗?”

“和他没关系,也有关系。”夏绵绵不知道怎么形容,她说,“就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自己绝对可以拥有的,有些惆怅。”

“到底发生了什么?”居小菜诧异。

“龙一你还知道吗?”

“当然。”居小菜说,“他对你一直很都很好。”

“但是他离开我了。”

“因为封逸尘回来了?”

“不是。”夏绵绵说,“因为很多上一辈的恩怨情仇。”

“那真的很可惜,龙一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居小菜感叹,又突然想到什么说道,“不过绵绵,我觉得他离开也不见得是坏事儿。”

“嗯?”

“总不能让他这一辈子都守着你孤独终老吧。我总觉得,如果龙一不狠心离开你,他会一直陪着你,然后不会结婚不会生子,你也不希望看待龙一这样一辈子吧。”

夏绵绵觉得,这一刻她似乎被小菜安慰道了。

居小菜又说道,“我知道你们生活的环境比较复杂,有很多我可能也理解不了的事情,但我觉得,龙一能够狠心你离开真的是一件好事儿,至少他不会再一直活在有你的阴影之下,他可以寻找自己的幸福。”

“嗯。”夏绵绵点头。

居小菜微微一笑。

夏绵绵突然拉住居小菜的手。

居小菜也握着她的手。

有些感情真的很奇妙,从孤儿院一起,后来的离别,又后来的相遇。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好到不可言喻。

就是很清楚,不管他们之间谁受伤了伤害,另外一个人总会在她身边,给予安慰给予依靠。

“嘿,你干嘛牵我老婆的手。”凌子墨突然又冒了出来。

夏绵绵受不了凌子墨。

这货的占有欲也太强了点。

凌子墨很自若的拉过居小菜,说,“宴会拍卖开始了,这个环节过后,我们就要离开了,真是无聊透顶。”

“嗯。”

三个人一起走进了宴会大厅。

此刻慈善团队站在临时搭建的一个舞台上,开始讲说慈善的意义,将他们这些年在各个国家做的慈善进行分享,烘托了现场的气氛,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一段激情昂扬又不乏感情渲染的演讲之后,开始进行了慈善捐款。

主办方秦氏集团和吉祥电器首先分别捐款了100万。

其他企业也跟着开始进行捐款。

凌子墨直接捐款了1千万。

夏绵绵也跟着捐款了1千万。

作为驿城两家龙头企业,出手果然是阔气无比,一方面做了慈善事业,另一方面也加大了自己企业的影响力。

而主办方的两家企业对月两家公司的慷慨也甚是激动,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他们作为主办方,有企业愿意如此捐款,也相当于给了他们足够大的面子,秦允宗和邱名伟又带着他们的妻子和儿女过来,表示感谢。

秦允宗说道,“我家犬子和你们同龄,到现在都还在吃喝玩乐,真是学不到你们在商业上的才华。”

“谦虚了秦董事长,据我说知,秦公子也在秦氏上班,为你也分担了不少。”凌子墨笑着恭维。

“还是无法和你们相提并论。谁都相信,驿城最大的两家集团,居然是由如此年轻的你们支撑着,秦某真是敬佩不已。”秦允宗由衷地说道,“梓豪,你以后可要跟着他们多学习。”

“是。”秦梓豪连忙说道。

对夏绵绵和凌子墨倒是尊敬无比。

“对了,据我说知,夏氏集团都是夏董事长的执行CEO何总在负责,今天怎么没见他出现?”秦允宗问道。

也自然是有私心的想要认识认识,攀上关系。

谁都知道,现在夏绵绵基本很少管理商业上的事情,当然,谁也不敢怠慢了她,也揣测就算没有亲自管理夏氏,但夏氏集团的还是她在暗中操控,当然,目前看来还是何源在主要负责,一般有些生意来往,都是何源出面,自然第一步应该要先讨好何源才行。

“他不太喜欢参加宴会,性格比较孤僻。”夏绵绵笑着说道,“我也就不强迫他了。”

“有才华的人一般都会比较孤僻。”秦允宗连忙解释着讨好。

“嗯。”夏绵绵附和着点了点头。

“话说不早了。”凌子墨插话,“我女儿还在家等我们,就先走了。”

“我跟着一起。”夏绵绵也适时说道,找了一个借口,“家里孩子顽皮,我不回家很难自己入睡。”

“是是是,不耽搁你们时间了,回头慈善宴会的纪念品我让人亲自送到你们公司。”

“劳烦了。”

“不客气,今天还感谢两位的慷慨。”

又是一番客套。

秦允宗和邱名伟一起亲自送他们到了大门口,看着他们离开。

秦允宗忍不住感叹,“闻名不如见面,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真的不只是因为起点的原因。”

“确实。”邱名伟附和,“你们俩真的都得跟他们学学。柒柒你老说你是女孩子不需要怎么管理公司的事情,但你看看夏绵绵,不还是女人吗?还不是一样独当一面,甚至比一般的男人强到哪里去了!”

邱柒柒瘪嘴,“人比人气死人。夏绵绵是天才,我怎么可能比的上。”

“都是借口。”

邱柒柒不开心。

不过那一刻也真是很崇拜夏绵绵,以前就只是听说过这个风云人物,但一次都没见过,现在一见还真的让人惊艳。

她一直以为媒体上吹捧的夏绵绵漂亮什么的都是在恭维。

她亲眼见到才真的被这么漂亮的女人所震惊。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女人。

她简直不得不服气。

“行了行了,老邱,我们进去招呼客人,儿孙自有儿孙福,看他们自己造化吧。”秦允宗说道。

一行人才又走进了宴会现场。

邱柒柒自然的挽着秦梓豪,一直碎碎念叨,都是在说夏绵绵确实让她惊人的惊艳云云之类。

她说了一会儿,“梓豪,你是有什么心事儿吗?今天怎么都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可能没睡好。”秦梓豪回神,回神说道。

邱柒柒还想说什么。

秦梓豪电话响起。

秦梓豪看了看来电,然后放开邱柒柒走向一边接电话。

邱柒柒蹙眉。

总觉得这两天的秦梓豪乖乖的。

秦梓豪拿着手机直接走向了宴会外,一个隐蔽的空间,他接通电话,“怎么样?”

“嗯,岳芸洱的现在的一个情况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她过得确实不太好,从出狱之后就一直跟着一个叫朱鹏的人做事情,在网上卖情趣用品。”

“是吗?”秦梓豪冷笑。

“但经过调查,岳芸洱在男女方面还算干净,街坊邻居都没有看到她和任何男人有交往过。”

“还真是难得。”

“你让我调查岳芸洱买房子的钱,我也打听到了,是她找她的老板朱鹏借的,至于怎么借到的不太清楚,从我了解到的资料来看,朱鹏并不是一个慷慨的人。”

“两个人之间是不是存在肉体交易?”秦梓豪问得直白。

“这个还未有调查到,所以暂时不能下定论。”

“还有呢?”

“岳芸洱的工作工资一个月大概可以在4000—6000块之间,收入一般,如果她一个人用是完全够了,但她得养活她弟弟。她弟弟现在在一个小私企上班,工作不稳定工资也不高,现在又搞大了自己女朋友的肚子,女方家不依不饶,所以岳芸洱才会想着买房子,买了房子岳芸洱的积蓄没有,还欠了一屁股债,生活压力很大。这里说一下岳芸洱弟弟岳芸轩的岳母,典型的势利眼中年妇女,非要岳芸轩买了房子才让女儿嫁过去,还威胁说没有房子就让女儿去做人流。”

“嗯。”秦梓豪应了一声。

“岳芸轩的女朋友周喃喃,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周喃喃的母亲一向都想着她弟弟,所以对周喃喃并不太好,就想着给她弟弟多存在点钱,对周喃喃关心不够,而且特别爱面子。秦先生如果想要真的报复岳芸洱,可以从这边入手。”

“你有什么好建议?”秦梓豪饶有兴趣。

他就说过,岳芸洱惹了他,真的没有好下场。

那边说,“岳芸洱现在做了这么多还不都是为了她弟弟,从调查到的情况来看,岳芸洱对生活妥协得很厉害,但她却对她弟弟无微不至,应该是想着她弟弟幸福就好,要是他弟弟不幸福,你说岳芸洱会不会很受打击。”

“说得有道理。”秦梓豪邪恶一笑,“那你想到好方法了吗?”

“价钱方面?”那边直白。

“在原有基础上,我提升百分之二十。”秦梓豪大方的说道,“只要能够让岳芸洱跪在我面前承认错误,让她心甘情愿的任我摆布,钱不是问题,甚至事成之后,我可以再给你追加点,你知道我秦氏集团的大少爷,撒点散碎银子,也能让你们衣食无忧了。”

“秦先生请放心,一切包在我的身上,我马上就去办。”

“等你好消息。”

秦梓豪挂断电话。

他嘴角何其恶毒。

岳芸洱,想要弄死你,简直轻而易举,到时候千万别跪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求我上你!

想到那画面,秦梓豪笑得更加邪恶了。

……

从慈善宴会大厅中离开。

凌子墨和居小菜坐在轿车后座。

凌子墨一直有话要说,但又一直没说出口。

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居小菜心甘情愿的跟着他明天一起离开出门过二人世界呢?!

他真是怕了居小菜的拒绝。

真是怕了他在一厢情愿。

整个人有些坐立不安。

“怎么了?热吗?”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模样,关心的问道。

“不热。”凌子墨连忙摇头,摇头那一刻说道,“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

“嗯?”

“也不是商量,就是通知你一声。”

“怎么了?”居小菜更加莫名其妙了。

总觉得凌子墨会有些让人接受不了的出其不意。

“我订好机票了。”凌子墨鼓起勇气开口。

“你要去哪里?”居小菜问。

“去很多地方。”

“要去很久吗?”

“半个月。”凌子墨说。

居小菜其实有些不舍,但她并不会表现出来,而且很体贴,她说,“没关系,你去吧,注意安全。”

“小菜。”凌子墨看着她,“不是我去,是我们去。”

“嗯?”居小菜懵逼。

“上次不是说想要带你去旅游吗?”

“哦。”居小菜都已经忘了。

她真的没想过凌子墨会带她出门旅游。

“不带小居。”凌子墨再次说道。

“子墨。”居小菜犹豫了。

凌子墨就知道居小菜会犹豫。

他说,“小居我已经给夏绵绵说好了,我会把她送到他们家去住一段时间,有他们在,小居不会有事儿。”

“可是小居会同意吗?”

“有子倾在,小居不会想我们。”凌子墨太了解他女儿的性格了。

只要有小朋友在,凌小居小朋友就会玩得不亦乐乎。

“可是……”

“我想带你到处走走。”凌子墨说,“总觉得我们之间遗憾很多,我不知道我能够做多少让你开心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的独断会不会让你不开心,但我真的很想,很想弥补我们之间曾经遗失的那些美好,如果可以,我希望时间可以从新来过,从我刚刚认识你那一刻开始。”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她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如此深情的话语。

凌子墨一向不是一个很会说情话的人,他总是一副吊儿郎当又满不在乎的这样子。

他突然这么认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明天下午2点的飞机,上午我们收拾好了行李之后,就带小居去龙门交给夏绵绵,然后我们一起去机场。”

“哦。”居小菜点头。

那一刻虽然没有表现出很兴奋,但确实是点头了。

凌子墨难以压抑自己内心的喜悦,他一向只会用行动表达。

然后那一刻就不受控制的直接给亲了过去。

亲得很火热。

居小菜也真的真的的习惯了凌子墨的各种心血来潮。

而她居然一点都不排斥,一点都不。

另外一辆黑色小轿车上。

夏绵绵看着驿城的夜景。

她在想,她是不是哪一天,哪一天或许就真的看不到这里的城市夜景了。

她其实有点想要平静了下来。

就像当初当杀手时一样,在某个执行完了任务的瞬间,就想着,归隐了田园该多好。

每天面对春暖花开,每天看着蓝天白云,日子多惬意。

然而世事难料。

拜托了组织了,又多了一个龙门,有了龙门不够,还有金三角还有五洲地带。

她的日子大概主动平静不了。

她回神,看着车辆驶入了龙门。

今晚的龙门似乎和平时有些不同。

她审视着,到底哪里不同。

她抿唇,看着车辆盘山而上。

车辆停靠在山上的四合别墅。

她下车。

下车。

面前是红色地毯,地毯一直蔓延到山庄里面,甚至有些一望无际。

地毯的两边都放着蜡烛。

此刻跃龙山庄丝毫没有任何灯光,唯有蜡烛摆放了一路。

所以刚刚回来她觉得的惊讶,就是惊讶在,跃龙山庄今晚明显少了些灯火。

她咬着唇,跟着蜡烛踩在红地毯上。

一步一步,走过了中庭,穿过了长长的走廊,脚步停靠在了一处大院子前。

面前没有了蜡烛,面前的院子漆黑一片。

突然。

灯光闪烁。

面前出现在了很多霓虹灯光,仔细一看才发现每一处都是一个心形,浪漫到让人想要惊叹。

她走过去。

走过去。

近距离的看到了一个男人。

他没有戴口罩,没有掩饰自己。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黑色的领结。

他就站在那里等着她。

等着她一步一步地靠近。

她其实不知道,封逸尘偶尔也会这么有情调。

她脚步站在他的面前。

他突然欠身,伸出他的大手。

看上去很有绅士风度,很高雅。

她把自己的小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手心。

彼此的温度,她觉得很温暖,暖到了心窝里。

耳边突然响起了唯美的音乐声。

如此音符,他将她搂抱着。

她跟着他的步伐,在摇曳。

就像舞会一般,他们静静的跳着舞蹈。

唯有不同的是舞会很多人,他们就他们两个。

没有任何人打扰。

头顶上的夜色很美好。

周围的灯光很浪美。

全世界仿若就只有彼此,那份心灵的触动,很明显很明显。

她喜欢封逸尘给她的任何惊喜很喜欢。

一曲完毕。

她踮起脚尖。

踮起脚尖,去亲吻他。

而他却突然挡了一下。

夏绵绵有些小失落。

她只是很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已。

那一刻她突然有些羡慕凌子墨,羡慕凌子墨这个男人,真的可以随时随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不需要隐藏,就是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候亲吻自己身边的女儿,而封逸尘腼腆很多。

她嫉妒。

她有时候也希望封逸尘可以这般,这般对她情不自禁。

在她有些胡思乱想之中。

一道霸道的吻突然就封住了她的唇瓣。

如此毫无预料,甚至如此激情。

那一刻夏绵绵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唇被他紧紧的亲吻着,吻得很疯狂。

他的舌头直驱而入,找到她的小舌头,分明激情。

她也不是没有见过封逸尘急切。

但每次被他如此急切的拥吻时,都会异常的有感觉。

她就是很容易在他身下,软得一塌糊涂。

两个人亲吻了很久。

很久。

封逸尘放开了她。

那一刻还能偶看到她眼底的情欲,如此明显。

他嘴角拉出一抹笑容。

就算面目全非也能够魅力无穷。

她对他果然中毒很深。

她听到他一字一句深深切切的在她耳边说道,“今晚我主动。”

她会告诉他,她爱死了他的主动。

------题外话------

达拉,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有二更。

因为宅最后一天有很多事情呼呼。

如果有二更也会是很晚很晚之后的事情了。

亲们就不要苦等了。

总之今天月票活动最后一天,亲们一定要查查月票是否还有哦,别浪费了。

小宅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