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忌房事就这么难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邃的夜晚,到处一片雅静。

周围唯美的霓虹灯光还在不停地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她绝美的脸颊,看着他近距离的模样,耳边浮现着他温柔的嗓音,“今晚我主动。”

她拉出灿烂的笑容。

她的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

她喜欢他的主动。

很喜欢。

她闭上眼睛,她微启的双唇上,传来柔软而甜蜜的接触。

她突然就不嫉妒凌子墨了。

凌子墨那个随时可以发骚的男人。

她突然就一点都不嫉妒了。

她老公总是默默的,默默的会做很多事情。

他总是会知道,她在什么时候想要什么。

今晚她一个人去参加的宴会。

其实,他也内疚。

所以,他给了她一个人的宴会,给了她一个人的惊喜。

他没办法陪着她出门,他可以在家用同样的方式,接应他的回来。

他会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然后默默地对她好到人神共愤。

她甜蜜的回应着,他的主动。

他温柔的再次拗开她的贝齿。

舌头去舔舐她唇舌中每一寸,纠缠着深入,深入。

彼此的气息渐渐变得沉重,渐渐变得火热。

缓缓,又分开。

对视的脸颊却没有离开很远,就是嘴唇微微一动,就可以亲到彼此的距离,亲密无间。

她脸蛋绯红。

他眼眸迷离。

他突然将她一把抱起。

她依然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

她其实很想问他,伤口可以吗?!

真的可以吗?!

而他稳健的脚步似乎在无声的告诉她,他可以。

他一路把她抱进了他们的房间。

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他将她放在床上。

她深情的看着他,看着他近距离的脸颊。

他们之间的呼吸依然急促,依然很急促……

缓缓。

他的唇瓣又覆盖在了她的唇上。

他庞大的身体压在她娇小的身躯上。

他将她狠狠的揉进了自己的怀抱里……

一室疯狂。

她累得一动都不想动。

窝在被窝里面,白皙粉嫩的肌肤,泛着红润。

他将她抱着怀里。

此刻两个人都是坦诚相待。

她身体一紧。

“封老师。”她呢喃的叫着他。

他的唇在她颈脖之间,在她后背上不停的舔舐。

她觉得很痒,带着酥麻,在全身荡漾。

“不要了。”她懒懒的说道。

带着撒娇的妩媚嗓音,就是可以勾起任何男人的欲望。

他不规矩的大手,在一点一点深入。

“不要……”她说,声音就是软到不行。

连身体也软到不行。

“我才不想明天一早,韩溱取笑我。”

封逸尘的唇埋在她的颈脖处,她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笑容。

她真的很喜欢甚至很着珍惜封逸尘的笑。

从认识这个男人开始,她看到他的笑容真的不够多,他们仿若一直一直都在经历着残忍……

她翻身。

翻身,正对着封逸尘。

她如莲藕般白皙粉嫩的手臂,搂抱着他的脖子。

她正面看着他。

封逸尘也回视着她的视线。

两个人看着彼此。

她此刻全身都酸到不行,连脚趾头都不想动,但她却还是很想,很想和他纠缠不清。

她就是很容易很容易被他勾引。

她觉得这个世界很冷漠。

她希望,他来温暖自己。

而后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一早,韩溱就被请进了他们的卧室,一边帮封逸尘处理着伤口,一边用眼神睨着仿若做错了事情一脸无害的夏绵绵。

夏绵绵也很内疚。

她本来不想太过激烈的,但后面就没有控制住了。

然后然后。

当自己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封逸尘的纱布上侵出了血渍。

然后就把韩溱叫了进来。

“忌房事对你们而言就这么难吗?”韩溱问。

用非常严肃的冷漠的医生的口吻问道。

夏绵绵脸红。

封逸尘坦率的回答,“嗯。”

韩溱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说,“你不懂。”

韩溱无语。

他确实不太懂。

但他觉得,就算他懂了,他也理解不了。

好在。

没有特别大的伤口,所以简单包扎了两下就完事儿。

韩溱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离开。

离开后,夏绵绵就又爬到了封逸尘的身边,挨着他。

封逸尘也将她抱进怀抱里。

两个人甜蜜到,真的都可以腻出蜜汁来。

就这样天荒地老也好。

也好。

房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九小姐,凌先生和凌太太来了。”佣人叫着他们。

夏绵绵才想起,答应了凌子墨,收养凌小居一段时间的。

她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起床。

有时候她真的很想,和封逸尘在床上,腻歪一辈子。

封逸尘也跟着她一起,洗漱,出门。

大厅中。

凌子墨一家三口在沙发上等他们。

居小菜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凌子墨却一副大摇大摆的样子。

封逸尘和夏绵绵出现,凌子墨就牵着凌小居的手走了过去,蹲下身体对着凌小居说道,“爸爸和妈妈有事儿要离开半个月,你好好的和干爹干妈还有子倾相处知道吗?不能任性。”

“哦。”凌小居点头。

那一刻还是会有离别的恐慌。

所以眼巴巴的一直看着自己的爸爸。

凌子墨摸了摸凌小居的头,“乖,每天爸爸妈妈都会给你打电话的,你要听话知道吗?”

“嗯。”凌小居答应着,还是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爸爸。

凌子墨亲了亲小居的小脸蛋,起身对着夏绵绵,“麻烦了。”

“你要是怕麻烦我,你带着小居一起去啊。”夏绵绵故意。

凌子墨就知道不能对夏绵绵这种女人太过客气。

他翻了翻白眼。

夏绵绵也难得和凌子墨计较,她弯腰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凌小居,“我带你去找子倾玩。”

“好耶。”凌小居瞬间,笑容灿烂。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女儿。

果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完全可以想象待她女儿真的嫁人那一天……

嗯。

他想他会很伤心。

夏绵绵带着凌小居离开了。

居小菜有些不舍的一直看着,但最后终究没有多说一个字。

这样是不是代表着,他比较重要。

凌子墨有点嘚瑟。

他笑得还很白痴。

封逸尘不得不提醒他们,“不是要坐飞机吗?还不走?”

凌子墨回神,“那我们就先走了,逸尘,麻烦了。”

封逸尘点头。

凌子墨牵着居小菜的手离开。

两个人坐进小轿车里面,车子缓缓地驶出龙门。

居小菜就一直咬着嘴唇,不舍的看着身后的方向,小居长这么大以来,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小居这么长时间,唯一的被迫离开,除了这一次就是上次小居被绑架,而那次绑架,真的差点掏空了她,她再也不想经历,现在却还是选择跟着凌子墨离开,她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

会不会刚坐上飞机就反悔的想要回来。

她感觉到手心传来的力度。

回头看着凌子墨。

看着凌子墨期待的眼神。

她抿唇。

这次行程她知道凌子墨策划了很久,也真的不想扫了他的兴致。

她微微一笑。

笑着,将视线收回。

既然已经答应了和他一起旅游,就不应该背负太多的负担。

她默默地默默地在调节自己的情绪。

……

龙门山顶。

凌小居看着山顶上封子倾在训练。

她有些无聊的坐在亭子里面,眼巴巴的看着封子倾一直在学习。

她觉得有些无聊。

刚刚干妈把她送上来之后,就被人叫着离开了。

听人说什么亲子鉴定。

她也搞不明白。

干妈就说她会离开家里一会儿,让她不要乱跑,和子倾在一起玩。

可是子倾都不陪她玩。

好孤独。

她眼巴巴的看着那边。

她突然好想爸爸妈妈,也不知道爸爸妈妈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要丢下她?!

她觉得很委屈。

委屈着,眼眶突然就红了。

她也是一个很有情绪的小姑娘,她也会突然很感伤,突然哭得很是伤心。

封子倾练习了好一会儿。

他身体也有极限,也需要休息。

才让自己停下来,就注意到了不远处亭子里面坐着的凌小居。

那一刻甚至是有些激动地,直接就跑了过去,“小居。”

凌小居挂着眼泪看着他。

封子倾惊讶。

小居怎么哭了。

他连忙帮她擦拭眼泪,“小居你怎么了?是不是我一直没有理你所以你哭了?”

“我想爸爸妈妈了。”凌小居带着哭腔,说得可怜无比。

“你爸爸妈妈呢?”封子倾问。

“他们出远门了。我要在你们家住一段时间。”

“真的吗?”封子倾那一刻其实是高兴地。

他不太喜欢表露自己的情感,这一刻就是毫不掩饰。

凌小居点头。

“你别哭了,你爸爸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在我们家这段时间,我陪你一起玩,好不好?”封子倾安抚。

凌小居挂着眼泪,可怜巴巴。

“我会像你爸爸妈妈一样的照顾你,好不好?”封子倾说,哄着她。

“嗯。”凌小居点头,然后童言无忌的说道,“那你当我爸爸?”

“额……”封子倾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那你当我爸爸。”凌小居再次说道。

“好吧。”封子倾点头。

总是,拒绝不了凌小居的要求。

凌小居破涕为笑。

封子倾看凌小居笑了,才稍微放宽了心。

他主动地去拉着凌小居的小手,“我带你去那边玩,那边有沙地,我们去玩沙好不好?”

“嗯。”

封子倾带着凌小居玩耍。

凌小居一向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所以很快就忘记了思念爸爸妈妈的事情,甚至还玩得很开心。

一直到中午时刻。

两个小孩子才被佣人叫着去吃午饭。

当时的两个小朋友身上全是沙土。

封逸尘和夏绵绵也才刚回来,去做了亲子鉴定,陪着封铭严胡闹。

封铭严还很自以为是,觉得他们的坦然就是在故意虚张声势,他就是有十足的把握肯定,封逸尘就是封逸尘。

封逸尘确实是封逸尘。

封铭严不知道得仅仅是,封逸尘不是封家人。

做完亲子鉴定,因为是法院这边直接派人亲自监督,且带着法律效应,所以亲子鉴定比一般的更快一些,原本一周时间,只需要三天就能够出结果,三天后,封铭严就再也不可能耀武扬威了。

甚至,自取其辱。

他们回来。

一回来,就看到两个孩子,脏兮兮的模样。

封子倾一向是一个很有规矩的男孩子,一碰上凌小居,毫无原则。

夏绵绵有时候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她真怕封子倾的性格越来越像封逸尘,什么都不说什么都闷在心里。

而凌小居的性格又像极了凌子墨。

两个人要是真的有什么,封子倾长大了要是真的喜欢凌小居……

她都觉得她家儿子会受伤很深。

她招呼着小居,“干妈带你去洗澡,洗完澡在吃饭。”

“不要。要爸爸帮我洗澡。”凌小居大声的说道,很肯定。

“可是你爸爸和妈妈已经出远门了啊。”夏绵绵柔声安慰。

“不是,我有新爸爸了。”凌小居说得一本正经,“子倾就是我的新爸爸,他说了要当我爸爸的。”

“……”夏绵绵实在不能理解小朋友的世界。

她说,“你真要子倾帮你洗澡吗?”

“是啊。”凌小居等着大大的眼睛,很单纯。

夏绵绵觉得她要是答应了,凌子墨会掐死她。

她说,“但是男女授受不亲啊,男生不能和女生一起洗澡?爸爸妈妈没有教过你吗?”

“额……”凌小居疑惑了,随即又说道,“可是子倾是我爸爸啊,爸爸又不是外人。”

封子倾在旁边脸都红透了。

他想象着自己给小居洗澡……

那一刻,小脸蛋直接红爆。

夏绵绵忍不住拍了拍自己儿子的小脑袋。

封子倾捂着自己的头。

他什么都没想。

夏绵绵又安抚着小居,“那爸爸是不是男生?”

“是啊。”凌小居点头。

“所以男生和女生是不是还是不能一起洗澡?”夏绵绵说。

凌小居完全被夏绵绵说懵逼了。

她呆萌的看着她。

夏绵绵将凌小居一把抱起来,抱起来说,“乖,干妈帮你洗澡,洗得你香喷喷的。”

“哦。”凌小居点头。

总觉得干妈说的话都好有道理,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反驳她。

夏绵绵抱着凌小居离开。

不忘叮嘱,“封老师记得给子倾把澡洗干净。”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然后转头看着自己还红着的小脸蛋。

那一刻封逸尘也忍不住笑了一下,他儿子很早熟啊。

他带着封子倾走进房间的浴室,给他脱光了衣服,然后带着他去洗澡。

封子倾很乖巧,就算才4岁,除了后背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是自己在清洗。

封逸尘就负责帮他搓搓小背。

封子倾突然有些好奇的问道,“爸爸,妈妈说我的尿尿的地方有一天也会长大。”

“额……”封逸尘表示,不知道怎么接话。

“是不是真的?”封子倾问。

“嗯。”封逸尘说,“你现在是小孩子,小孩子都会长身体,不只是这里会长大,其他地方都会长大,也会长高。”

“哦。”封子倾点头,“妈妈说这里不长大都讨不到媳妇,是不是真的?”

“……”封逸尘实在不知道阿九都给他们儿子灌输了什么思想。

“爸爸的很大吗?”封子倾好奇。

“反正不小。”封逸尘说。

“妈妈说女孩子是没有的。”封子倾也变得有些好奇,“那女孩子怎么上厕所的?”

“……”封逸尘应该怎么给他儿子解释。

“小居怎么上厕所的啊?”封子倾喃喃道。

“不管小居怎么上厕所的,你是男孩子,都不能看女孩子上厕所的知道吗?”封子尘觉得,有些三观一定得正。

“我知道,老师说过,男生和女生不能一起上厕所。”封子倾连忙说道。

“乖。”

“爸爸。”封子倾转头看着自己的爸爸,“我觉得小居离开了她的爸爸妈妈好可怜。”

封逸尘看着他。

封子倾说,“我觉得我很幸福,我爸爸妈妈一直在我身边,尽管以前你不在,但你现在都在,我每天都可以看到你和妈妈,我觉得这是实际上最幸福的事情。”

封逸尘抿了抿唇瓣。

封子倾很少会说很煽情的话,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总是会有很多情绪,然后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他蹲下身体看着她封子倾,看着他乖巧的模样,他说,“爸爸答应你,总有一天,会让你和妈妈你想要的,我们一家三口的日子。”

“不是一家三口。”封子倾纠正,“妈妈说想要给你生个女儿。”

“哦,是吗?”封逸尘嘴角一扬。

“尽管我想要一个弟弟,但妈妈说生妹妹,我也会很喜欢的,我以后还会保护她。”封子倾很认真,“就像保护小居一样的保护。”

“你是不是很喜欢小居啊?”封逸尘问封子倾。

封子倾很喜欢和爸爸聊天。

爸爸每次和他聊天都是用大人的口吻,也从来不会觉得他幼稚。

所以他什么话都想和爸爸谈。

他点头,“长大了我就会娶小居,小居说了会嫁给我的。”

“但是你们现在还小,万一长大了就不喜欢彼此了呢?”封逸尘问。

“为什么会不喜欢?”封子倾反问,“我很喜欢小居。”

“小居不喜欢你呢?”

“不知道。”封子倾那一刻有些失落。

明显的失落。

封逸尘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那只是假设而已,别多想了。”

“哦。”

封逸尘关掉水,擦干子倾身体,抱着封子倾从浴室里面出来。

就是光溜溜的身体,直接将他抱到了卧室里面的沙发上。

刚抱过去,转身去帮子倾拿换洗的干净衣服。

正时,卧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凌小居还披着湿润的头发就已经闯了进来。

闯进来,看着沙发上光溜溜的人,看着封子倾居然什么都没有穿的站在那里,然后还看到了他的小象。

那一刻真的是眼睛都鼓圆了。

封子倾也被惊讶到了,他好久才反应过来,捂着自己尿尿的地方。

“子倾,子倾,你这里长得是什么?”凌小居大声的问道,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封子倾脸都已经红爆了。

他现在很尴尬很尴尬。

“子倾子倾……”凌小居直接冲过去,冲过去就想再看看。

封子倾吓得不知所措。

他狠狠的捂着自己,脸蛋红透。

凌小居刚跑到沙发边上,准备去推开封子倾的手那一刻,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了起来,“头发都没吹就到处跑,感冒了不怕打针吗?”

是夏绵绵宠溺的责备声。

“干妈,子倾下面长了一个小怪物。”凌小居那一刻仿若发现了大事情一般,很严肃的很紧张的说道。

“那不是怪物。”

“就是怪物,不信你让子倾给你看看。”

封子倾处于完全崩溃的状态。

夏绵绵笑了笑,“那真的不是怪物,男生和女生就是不同。男生就会多长。”

“真的吗?”凌小居半信半疑,“那男生不是很奇怪吗?干妈,男生不是很奇怪吗?”

“傻瓜。”夏绵绵抱着凌小居走出卧室。

她完全可以想象他家儿子此刻有多崩溃。

她说,“男孩子要是不长,以后就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了。”

“为什么?”凌小居更加疑惑了,“为什么男孩子不长小怪物,女孩子就不会喜欢?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看啊。”

“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大人的世界好奇怪。”凌小居不开心。

夏绵绵不得不承认,凌小居果然遗传了她爸的所有奇葩思想。

她抱着凌小居回到浴室,给她吹干了头发。

凌小居就像永远不知道疲倦的小兔子一般,夏绵绵刚放开她,她就又跑了。

这么好的精力,居小菜一天都是怎么hold住的。

凌小居的小短腿迅速的又跑了出去。

往封子倾的房间跑去。

封子倾已经换好了衣服,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显得特别的小王子。

这一刻看到凌小居突然出现,小脸蛋又猛地一下刷红。

凌小居很自若的跑过去,爬上沙发上坐在封子倾的旁边。

封子倾有些不自在。

那一刻凌小居的小身体就这么挨了过去,小嘴靠近他的耳朵。

封子倾甚至还有些小紧张。

凌小居在封子倾的耳边说道,“子倾,就算你长了小怪物,我也不会嫌弃你的,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封子倾欲哭无泪。

他爸爸刚刚还给他说过了。

说不长,才是小怪物。

“我们一起出去玩吧。”凌小居拉着封子倾的手。

那一刻凌小居就是自豪的觉得自己发现了封子倾的秘密,而她会给他守住秘密的!

……

驿城机场。

凌子墨和居小菜在VIP厅候机。

其实来得有些早。

凌子墨是怕居小菜突然变卦。

他看着居小菜,看着她坐在按摩椅上在休息。

他就这么默默的盼着时间早点过早点过,等上了飞机居小菜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他一直碎碎念叨碎碎念叨。

“子墨。”居小菜突然睁开眼睛看着他。

“不能反悔!”凌子墨突然很大声。

就是看上去很坚决的模样。

居小菜一怔。

随即微微一笑,“我就是说,我去上个厕所。”

“哦,只是上厕所啊。”凌子墨颤颤的笑了笑。

居小菜起身离开。

凌子墨都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淡定淡定。

居小菜上完厕所回来,回来,看着凌子墨极其毛躁的样子。

她其实知道凌子墨在想什么。

她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自己给凌子墨的安全感完全不够,导致他才会这般,患得患失。

她走过去,走到凌子墨的面前。

凌子墨不得不承认他又紧张了。

他嘴上说得坚决,实际上,他根本就不可能拒绝得了居小菜的所有要求。

他真怕居小菜一说不去了,他就龟毛的同意了。

“我很期待这次旅行。”居小菜说。

凌子墨一怔。

他以为他听错了。

不能骄傲,不能嘚瑟。

万一居小菜那一刻“但是”,他觉得他会崩溃。

他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居小菜,很警惕。

居小菜笑了笑。

凌子墨并不是一个很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

她俯身,俯身,对着按摩椅上的男人,一个吻亲了下去。

凌子墨心跳突然就加速了。

他完全没想到居小菜会如此的出其不意。

当然,居小菜在公共场合自然不会深入,她就是蜻蜓点水一般的在他唇瓣上印下一吻,然后在他耳边说道,“子墨,我不会反悔跟着你去旅行。”

凌子墨一把将居小菜拉进了怀抱里。

居小菜忍住尖叫。

凌子墨将她抱得很紧,“这次的旅行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相信你。”居小菜很肯定。

两个人这么温存了一会儿。

终于等到了登机时间。

凌子墨一直抓着居小菜的手不放,就怕弄丢了她一般。

居小菜温顺的跟着凌子墨坐在了头订舱。

飞机起飞。

凌子墨那一刻松了一口大气。

居小菜淡淡笑了笑。

她看着窗外越来越远的驿城。

生了小居之后,她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小居,至少找小居如此小的时候,她没想过离开,而这一刻,她却是真的很期待,很期待和凌子墨的两人之旅。

从他们认识到现在,真的很多年了。

那个时候他们结婚,他的放浪不羁,他对她的冷漠不顾。

到后来他们结婚。

她的私心,他突然的死缠烂打。

再带后面,他们的复合。

有经历了五年的纠缠不清。

到现在。

她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

凌子墨也回头看着她。

她想和他重新开始,摒弃曾经的那些爱恨情仇,摒弃那些对他根深蒂固的成见。

他们重新,重新,从恋爱开始。

8个小时的飞行。

他们到了全球最出名的旅游胜地,阿尔拉斯群岛中的其中一个最顶级的凤凰岛。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当时间凌晨4点。

他们是直接坐的直升专机到达独有的酒店的。

居小菜实在是困。

凌子墨也实在是困。

两个人到达酒店之后,凌子墨就趴在大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居小菜还勉强去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出来的时候,凌子墨就开始打鼾了。

衣服也没脱,就这么睡着了。

居小菜只得去帮他脱掉裤子,解开衣服,让他尽量睡得舒服。

凌子墨就跟一头死猪一般,睡得一动不动。

弄完一切之后。

居小菜也困到不行。

靠在凌子墨的身边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脚睡得很好。

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耳边就传来了海浪的声音。

居小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睁开眼睛,掀开被子起床。

起床,她拉开窗户。

大大的落地窗外,一望无际的大海,碧蓝色的天空,璀璨的阳光,一览无遗。

她转身。

身后的男人也显得有些迷糊。

他从后面把她抱住,他说,“小菜,属于我们的旅行,终于开始了。”

她淡笑不语。

------题外话------

有二更,还有福利。

想看福利的亲加群,378414307。

加群之后一定要找管家找管家找管家。

好啦。

不多说了,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