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旅行(2)都干了些什么好事!/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其实就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男人。

一般贪玩的男人都喜欢。

所以他就是故意在捉弄居小菜。

偶尔真的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般。

居小菜从小怕水,就这么被凌子墨深深的淹没了。

淹没在了泳池里面。

她差点没有被呛死。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她可能就是在死亡的边缘,却在下一秒,又被人梦得从泳池里面抱了出来,出来那一刻,她被呛得不停的咳嗽,眼睛鼻子耳朵喉咙,真的难受到不行。

她不停的咳嗽,不停的咳嗽,根本就停不下来。

刚开始就是故意恶作剧的男人,在这一刻也被居小菜的模样吓到。

他连忙掰过她的身体,看着她涨红无比的脸蛋,看着她薰红的眼眶,有些无措,还很是内疚,“对不起,对不起小菜。”

居小菜没有停下来,咳嗽无法停下来。

觉得自己的肺都要咳出来了一般的难受。

“对不起小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你真的会这么难受,你还点了吗?”凌子墨一边道歉,一边给她轻轻的顺着背部。

他以为自己不怕水,自己可以在水中穿梭就以为居小菜也可以。

他不太会为别人深入考虑。

现在看着居小菜如此可怜的模样,后悔到不行。

居小菜真的是稳定了很久,稳定了很久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她眼巴巴的看着凌子墨,嘟着小嘴,就是在埋怨。

凌子墨最受不了的就是居小菜如此般的眼神了。

他哄着她,“是老公不好。”

居小菜依然哀怨。

“对不起,老婆。”凌子墨把居小菜搂抱在怀里,穿着贴身泳衣的居小菜,身体好软好小,“以后再也不这么做了。”

“我真的很怕水。”居小菜也没有发脾气。

就是软软的声音,再次重复。

“那我不逼你学游泳了,以后要是小居想要游泳,我带她就好。”

“嗯。”居小菜点头。

她在运动方面真的很笨,很多都学不会。

凌子墨咧嘴灿烂的一笑,他放开居小菜,看着她现在终于平静下来的白皙的脸蛋。

阳光甚好。

就是如沙一般的零零碎碎的落在了他们的身边,泳池里面的水照耀得想钻石一般,全身都仿若置身在梦幻之中。

他俯身,靠近居小菜的脸颊。

居小菜有些羞涩的点头,那一刻却也没有拒绝。

他们彼此脸对脸,鼻子对鼻子,嘴唇对嘴唇。

彼此的呼吸就是在彼此之间,变得火热。

凌子墨忍受不了如此诱惑,捧着居小菜的脸蛋抬起她的下巴,就亲了上去。

柔软的唇瓣让他心口不停的在波动。

每次亲吻,都会让他心里起满各种涟漪。

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可以爱居小菜爱不释手到如此地步。

他亲吻着她。

她回应着他。

唇齿间柔软的触碰,唇齿间暖暖的激情。

男人的在接吻的时候,手一般不会太规矩。

就仿若本能,本能一般的,伸进了居小菜的保守的泳衣里面。

好想。

凌子墨真的想要爆炸想要疯狂。

越是这般,身体越是不争气。

他已经不满足于现状了,他想让压在居小菜的身上,狠狠的狠狠的……

他好想。

他突然一把将居小菜从水上抱起来。

“唔……”居小菜睁大眼睛。

刚刚的阴影还在。

此刻嘴唇却一直被某人狠狠的封住。

他抱着她往岸边走去。

走过去,将她直接放在了浅水区的岸上,她的双腿依然放在他的腰间。

他依然在很疯狂的亲吻她,彼此密不可分,她几乎透不了气。

好久。

凌子墨才放开气喘吁吁的居小菜。

居小菜绯红的脸蛋,就是赤裸裸的在勾引。

而现在的居小菜,在他们独处的时候,也不再那么害羞。

她此刻从岸边跪坐了起来。

姿势太过诱人。

她抱着他的脖子,深深的吻又应了上去,她会伸出她的小舌头,去挑逗他。

让他毫无招架之力。

他们吻了很长。

吻到彼此气喘吁吁。

主动往下的人,还是居小菜。

居小菜顺着他的脖子,咬吻着他的胸口。

凌子墨简直爱死了她煽风点火……

他努力的努力的,让自己的身体放松然后又紧绷,放松又紧绷,在如此不停的努力之下……

“叮叮叮!”酒店的别墅门外,响起了铃声。

居小菜一怔。

凌子墨完全是在欲求不满。

他不想居小菜走。

他想和居小菜继续。

居小菜那一刻却还是放开了他。

他都不知道,她跪在岸边亲吻他的这一幕,有多性感。

他心痒痒的。

就这么看着居小菜站了起来。

那一刻脸蛋依然绯红,呼吸依然急促。

她随便批了一件浴巾,走向了门口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已经调整了自己的呼吸,但她红润的嘴唇以及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无法消退的潮红,明眼人都能够看出,她刚刚在做什么,何况门口早就身经百战的桑尼还蒂娜。

居小菜看到两个人的时候,完全是懵逼。

她们怎么知道他们住在这里,而现在过来,过来是为了什么……

凌子墨在露天泳池,以为是客房服务。

他大摇大摆的从泳池外进来,依然就穿了一条红色的泳裤,身上还有被居小菜亲得红彤彤的各种痕迹,暧昧到不行。

他刚走出去,就看到了桑尼那个女人了。

凌子墨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女人简直阴魂不散吗?!

桑尼转头也这么看着凌子墨,看着凌子墨的身材,模样,就连身上还未褪去的欲望,她似乎也能够嗅到一般,她嘴角邪恶一笑,“打扰到你们的好事儿了?”

“知道还来。”凌子墨没好气的说道。

“我只是想要邀请你们参加晚上我在就点准备的一个人私人趴。”桑尼扬了扬手上的粉色请帖。

请帖印着酒店的logo,也能看出它的精致。

“什么私人趴?”凌子墨表示没兴趣,就是无聊的问一句。

“就是陌生人的狂欢。你以前最喜欢的。”桑尼故意在勾引。

“现在不喜欢。”

“别这样了凌,难得见面,给老朋友一个面子。何况既然是旅行,为什么不让自己多放松放松,我相信你老婆也会喜欢我们的party的,我期待你们的到来,比让我失望。”桑尼嘴角一勾,她回头看着居小菜,“不要爽约哦,你也想看看以前你先生都是怎么玩的吧?!”

然后,就和蒂娜一起离开了。

居小菜看着手中的邀请函。

凌子墨想都没想,直接就从居小菜的手中抽了过去,然后准备扔进垃圾桶。

这些淫乱的派对,怎么能够入得了他纯洁大少爷的肉眼。

他是这么庸俗的人吗?!

他不是。

他就爱和她的小居搞派对。

注意,重点是搞。

他一把将居小菜抱进来怀抱里,直接将她压在了酒店柔软的沙发上。

准备继续刚刚没有完成的事情。

“子墨。”居小菜推了推他。

“嗯?”凌子墨不屈不饶,在她身上乱动,很痒。

“别闹了,我有正事儿给你说。”

“什么正事儿?”凌子墨觉得此刻任何正事儿,都没有他要调教居小菜的事情大。

“晚上的party我们参加吧。”

“什么?!”凌子墨觉得那一刻吓得他,更加不举了。

“桑尼说得很对,出来玩,就应该让自己放松一下,一直就我们两个人一起,会不会也少了点乐趣?”

“怎么可能会少了乐趣,我现在觉得有兴趣到不行。”凌子墨故意说道。

那一刻心里也在嘀咕。

开玩笑的吧,他好不容易把居小菜骗出来,就是为了过糜烂的二人世界的,他才不想任何人来打扰。

何况。

开大玩笑的吧。

他傻啊,让居小菜发现他曾经的,淫乱不堪。

“子墨。”居小菜这次态度有些坚决。

坚决的将他从沙发上推了下去。

当然摔在厚厚的地摊上也不会痛,就是心理受伤,然后眼巴巴的望着她。

“我想去感受一下。从小我的生活就很有局限,看过的,体验过的都是一些再过平常不过的事情,我想要长长见识。”居小菜说得还很严肃。

凌子墨那一刻真的是欲哭无泪。

这真没什么好长见识的。

这真的就只是瞎玩。

还很……恶心。

“答应我好吗?”居小菜真诚的眼神,让凌子墨那一刻就是拒绝不了。

他为什么就是拒绝不了他老婆的要求呢!

他就是一个宠妻狂魔。

他说,“那你去了之后,别用有色眼镜看我,我跟他们都不一样。”

“嗯。”居小菜毫不犹豫的点头。

他怎样,她清楚得很。

就是被桑尼那一句勾起的兴趣。

莫名很想知道,凌子墨以前到底是怎么玩的,到底会怎么玩,尽管她自己也很清楚,可能并不会愉快。

但女人就是如此,越是不知道的东西越是想要一探究竟,她一直很隐忍,但不可厚非,她也是女人。

“我去看看party有什么要求吗?”居小菜从沙发上下来,捡起扔在垃圾桶的邀请函。

凌子墨完全是心神不宁。

心神不宁。

“是泳装趴。”居小菜说,大声的告诉凌子墨。

凌子墨点头。

桑尼这种女人的套路,他太懂了。

说什么泳装趴,到最后最后会变成什么……

用大脚趾母他也知道。

他捉摸着,就带着居小菜去走走过场,关键环节死活也不会让居小菜去参加。

捉摸着捉摸着。

就这么到了晚上。

夜晚的一样美丽的岛屿上,灯火阑珊。

居小菜依然穿着她保守的泳衣。

凌子墨真怕她去了之后会备受打击,他完全可以想象,派对上,某些女人的风骚穿着。

但他不会提醒。

这次就是自私的不想任何人看到他老婆,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要给她穿潜水衣。

出门前,凌子墨喝了艾琳娜给他的药方。

玩归玩,该积极的治疗还是得积极。

所以一到酒店就让酒店的私人管家按照药方的方法熬好,定点送到房间。

他们一起走出小别墅,往酒店固有的宴会沙滩去。

酒店可以给任何住客准备派对,而且非常成熟,几乎不需要什么准备,派对就能够这么像模像样。

凌子墨和居小菜去的时候,沙滩上就有一组乐队在唱歌演奏,周围的霓虹灯广布置得很梦幻,宴会的气氛一下就出来了。

现在沙滩上人也不多。

零零碎碎的大概就10多个人,毕竟这不是旺季。

桑尼和蒂娜看着他们出现,连忙就走了过去。

两个人依然穿得无比清凉,好身材真的一览无遗。

居小菜觉得仔细点观察,可能还能真的看得深入。

那一刻她甚至有些不好意思。

“凌,你终于来了。”桑尼自然的过去一把抱住了凌子墨的手臂。

胸就这么挤了上去。

凌子墨完全是本能的推开了她。

桑尼有些不开心。

那一刻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凌子墨搂抱着居小菜,一副本少爷就是有妇之夫的表情,“人不多?”

“都邀请了酒店的所有人了,来得人确实不多。”桑尼说,“但party本来也不需要人多,够玩就行了。”

“嗯。”凌子墨生疏的点头。

点头,看着来参加派对的人基本上都是些单身单女,当然也有情侣。

“去那边吃点心。”桑尼热情的招呼着。

凌子墨就带着居小菜去吃了一些酒店准备的小点心。

此刻的海风很好。

夜色弥漫,确实是浪漫的。

凌子墨那一刻却有些恍惚,他在想他是不是也应该给居小菜准备一个惊喜。

嗯。

等他重振雄风的哪一天,他一定要,给居小菜一个大惊喜。

想着,还忍不住笑了笑。

桑尼以为凌子墨心情很好,就又主动的了些,“子墨,你以前很喜欢开摩托艇的,我让酒店给我们准备了几个,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一般玩游戏都没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凌子墨本能的就打算拒绝。

桑尼此刻已经非常积极主动的叫来了其他人,大声说道,“现在我们来玩个小游戏。”

“怎么玩?”

“大家都是年轻人,出来玩就不要畏手畏脚,我们要当这次旅行就是我们人生中的一次邂逅,今天之后大家五湖四海,谁都见不到谁了。”桑尼说。

确实是。

很多一夜情都是这么想的。

“前面的摩托艇,三组一个,那前面有一个红色的棋子,围绕着棋子一圈回来,赢了的人可以让输了的人做任何事情,是任何事情哦!敢不敢参加?”

“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敢参加的。”一个外国白皮肤大帅哥说道,分明还很激动。

一般单身的旅行,最终的目的都不仅仅只是为了散心。

“那好,我们刚好12个人,分成四组,我们随机抽取。”桑尼组织。

“我们不参加了。”凌子墨突然开口。

桑尼看着他。

“我老婆怕水。”凌子墨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那你可以参加啊?”桑尼说,“凌,不带这么扫兴的。”

“不想。”

“凌。给我点面子好吗?这是我的私人party。”

凌子墨本想回以,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就听到居小菜说,“你去参加吧,我在旁边看着你。”

“你妻子都答应了。”桑尼兴奋地说道,“莫非你是怕输?”

“开玩笑!哥哥玩这个项目就没有输过。”

“那你还怕什么。”

凌子墨想了想,答应了。

桑尼和蒂娜嘴角一笑。

两个人就去组织游戏了。

第一组就是凌子墨,桑尼,还有一个外国男人。

三个人分别选了一辆摩托艇。

一声口哨,一触即发。

居小菜在沙滩上其实有些紧张,这么黑的天,突然就开了出去,她本来就怕水,显得更加的担心。

她就这么一直眼巴巴的看着。

看着。

酒店的一个服务员突然走过来,恭敬道,“你好居小姐,你们住的房间登记的手续出了点问题,能麻烦你跟我去一下前台吗?就耽搁你一点点时间。”

“很急吗?”居小菜问。

“不好意思,我们同事正做交接。”

居小菜看了看前方,听着摩托艇的声音,也知道凌子墨玩这些项目一向如鱼得水,也就跟着服务员离开。

凌子墨是真的很得意。

他在这些方面简直就是天才。

对于耍这种事情,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稳稳当当的第一名。

凌子墨从摩托艇上下来,就准备等着居小菜来一个爱的拥抱再来一个深情的拥吻。

然而。

他家小白菜呢。

他蹙眉。

刚准备去找,桑尼就突然拦住了他。

“你赢了,你应该提要求。”

“我纯粹娱乐,不用了。”

“凌,这是比赛规则。”桑尼很严肃。

凌子墨根本不想搭理,他直接就打算离开了。

和这些人玩耍,哪里有和他家小白菜玩耍的好。

“凌。”桑尼连忙挡在了他的面前。

凌子墨蹙眉。

“我知道你最喜欢的是什么。”桑尼嘴角邪恶一笑。

那一刻。

本来就没什么布料就只是几根线条的三点泳衣,就这么被她随便的解开了绳索,然后就这么全身赤裸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以及其他所有人面前。

“哟哟……”身边有人开始兴奋的起哄了。

第一次参加桑尼party那些人完全不知道度在哪里。

这一刻完全搞懂。

口哨声不断。

甚至很多人蠢蠢欲动。

桑尼说,“不想摸摸看?”

“不想。”凌子墨直白。

桑尼也不在乎。

就这么直接靠近了凌子墨。

凌子墨脸色一沉。

桑尼暧昧的说道,“比起你妻子,我应该更符合你口味才是。”

“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引诱我?”凌子墨问,带着讽刺。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桑尼说,“当然,我们还可以玩得更疯狂,就像以前一样,集体大狂欢……”

话音未落。

凌子墨猛地一下将桑尼推开了。

他恶心。

刚推开她,就看到了面前,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居小菜。

居小菜的眼神就这么看着凌子墨,有这么看了看全身赤裸的桑尼。

其实脱了衣服跟没脱衣服,也差不多了。

她喉咙微动。

刚刚被酒店服务员叫去说登记有问题,结果是一场乌龙。

当然她也没想太多。

只是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就是这样……

凌子墨连忙上前,连忙解释,“我拒绝了。”

“我知道。”居小菜点头。

她看得出来。

她只是在想,以前的凌子墨到底有多随便。

有多随便。

她其实还算平静。

“我们走了,这种party就是不安好心。”

居小菜被凌子墨搂抱着离开。

他们回到酒店。

酒店璀璨的灯光下,居小菜明显变得沉默了些。

凌子墨那一刻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就是怕越解释越黑。

好吧。

他本来就黑。

以前就黑得更乌鸦一样。

他说,“我们早点睡觉吧,明天一早就离开。”

“嗯?”居小菜诧异。

不是这里的行程有三天吗?这才第一天而已。

凌子墨才不想见到桑尼这样的女人了。

他必须带着居小菜走。

他一把横抱起居小菜,“我们早点睡。”

“……”

那晚上终究也没有再做什么。

居小菜满脑袋里面,也都是今晚party的画面,没想到可以可以那么开放,桑尼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以前凌子墨都是这么当中玩耍的吗?!

她告诉自己,不要深想。

第二天一早。

他们就办理了手续离开了酒店。

然后改签提前去了另外一个目的地。

凌子墨似乎很喜欢海边很喜欢沙滩。

飞了半个地球,又到了另外一处沙滩群岛。

到达的当天两个人又是昏天暗地的补觉。

到了第二天,两个人才慢悠悠的在酒店沙滩上闲逛。

凌子墨带着居小菜去潜水。

居小菜刚开始害怕,后来慢慢的接受了,而且有人在旁边报复。

居小菜那一刻甚至还有些爱上了海底五彩斑斓的世界,简直美得惊心动魄。

两个人心情都很美丽的坐着私人快艇从潜水区回来。

刚走在沙滩上。

“嗨,子墨,真的是你!好巧。”一个女性嗓音。

凌子墨整个人完全呆住。

“我是吴浅语啊。”女人说,“我们好多年没见了,突然在这里相遇。”

“我不认识你。”凌子墨待着居小菜就走。

他不认识,他都不认识。

“嘿,当年你不是还说我的大长腿可以让你玩一年吗?”吴浅语对着他们的背影说道。

结果就玩了不到一个月。

凌子墨拉着居小菜的手,回到酒店。

坐立不安。

坐立很不安。

他简直撞邪了吗?!

他也就上了上了……那么点女人,要不要每次都这么阴魂不散。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显得很平静。

显得是很平静的样子。

不管了。

凌子墨二话不说,“我要换地方。”

“……”居小菜看着他。

总不能每个地方都不得安宁。

他叫来客房服务,接房。

居小菜就又跟着凌子墨去了另外的旅游胜地。

凌子墨想了想,和他玩的那帮婊们最喜欢的就是大海沙滩了,他这次不去了,他去沙漠。

沙漠总不至于遇到熟人。

然而他真的多想了。

他们刚到达世界最顶级的大沙漠的最为神奇的沙漠奢华大酒店,还没有进门,在前台准备登记的那一刻,刚登记完的一个女人就无比惊奇的看到了他们,然后无比惊奇的说道,“凌,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居然又见到你了……”

他能装作不认识吗?!

能装作不认识吗?!

他不住了。

尽管很想和居小菜在如此沙漠上看日出日落,一起坐骆驼一起开沙漠卡丁车一起穿越大沙漠……

要死。

他拽着居小菜去了冰雪地带。

他想冷冰冰的地方,一定不能碰到熟人了。

他就带着居小菜去滑雪,两个人还可以打打雪仗,然后在雪地里翻滚。

他就是很容易调节自己的心情。

他们住进酒店。

凌子墨刚让自己歇了口气,还在默念不要见到熟人不要见到熟人,房门外就响起了门铃声。

居小菜打开的大门。

然后从玄关处出来,“有人找你。”

“……”凌子墨能不能说不见。

他咬牙走向门口。

“子墨,真的是你!我都以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女人很激动,整个人差点没有跳到他身上来。

“你你你怎么也在这里?”凌子墨问。

“这家酒店就是我家的啊,我爸非让我过来坐班,还好来了,否则怎么能够和你偶遇,你是来度假的吗?你想怎么玩,我都可以陪你啊,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会主动出现在我面前……”

我简直也不敢相信,我他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老情人。

凌子墨猛地一下将房门关了过去。

关过去,直接将对方隔壁在了门外。

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提着还未打开的行李,“小菜,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居小菜看着他。

世界这么大。

凌子墨是尝遍了全世界吗?!

“下个地方一定不会有。”凌子墨保证。

居小菜其实不太相信了。

凌子墨真的是欲哭无泪。

真的是欲哭无泪。

他好好的两人蜜月,全部被他搞砸了。

全部。

居小菜再好的脾气也生气了,一定生气了。

他就听到居小菜说,“算了,就在这里吧,再这样折腾下去,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凌子墨也不想把行程全部都安排在飞机上。

但宝宝心里苦啊!

他终于明白那什么,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

他看着居小菜。

看着居小菜无比平静的开始收拾行李,将他们的行李一件一件取出来,整理在了酒店房间里面,显然是不打算再跟着他乱跑了。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居小菜整理完了行李,问道。

“可以玩雪山的所有项目,还可以泡温泉。我们可以先去滑雪,然后就到酒店来泡温泉,这里的温泉都是天然的,而且酒店里面有私人露天温泉,周围都是白雪,还会有小动物过来取暖。”

“嗯。”居小菜笑。

凌子墨真的很会挑地方。

他们去过好几个地方了,每个地方都很好。

奈何,他情人……不,炮友太多。

“那我们先休息一下,今天在酒店里面不出门,明天我们去玩雪。”居小菜安排着。

“好。”凌子墨点头。

那一刻忍不住靠近居小菜,靠近居小菜将她搂抱着,小声的说道,“小菜,别嫌弃我。”

他现在真觉得,他不举都是应该的。

应该的……

谁让他曾经那么渣。

他活该。

居小菜淡笑了一下,就是这么静静地让他抱在了怀抱里。

其实……

不嫌弃……才怪。

以前一直知道他很滥交,在男女方面真的很不检点,但从来都没有一个实质性的数字,现在不用这个数字,就这么频繁到吓人的相遇方式,她也可以想象,凌子墨以前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儿。

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儿!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不吝啬月票。

说不定,月票以来,什么都有了。

福利啊,大福利啊,什么的,哈哈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