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大白菜只被他拱过!/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

她很介意。

居小菜直接离开了温泉,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然后反锁。

门直接反锁了。

凌子墨追出来,也没办法进来。

他也觉得自己很衰。

走哪里都能够遇到莫名其妙的人。

心情很复杂。

他看着面前的大门。

想到刚刚的那一幕,换成他,他可能也会介意。

“小菜。”他敲门。

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小菜,你开门好不好?”凌子墨请求。

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凌子墨趴在大门上,欲哭无泪。

他说,“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也知道我很渣,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但刚刚的那一幕真的是误会,我发誓,从我们第二次结婚后,我真的从没想过要出轨,我甚至很怕会有女人靠近我,就像现在这样,让你误会了。”

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响动。

凌子墨也知道居小菜不会轻易开门了。

他心情很低落。

这一路从他离开驿城开始,他分明带着无比雀跃的心情,却没想到总是碰到一些不关紧要的人打扰他的行程,他想过很多带着居小菜玩耍的方式,他记得很久以前,以前在知道居小菜这个人开始,就听说这个女人的生活方式很单一,除了上学,之后就是上班,不会玩耍不会改善生活的情趣。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想要带着居小菜,带着她去看看这个世界,带着她,以他的方式让她喜欢上旅行,让她充实生活。

他想得很美好。

现实却是很残忍。

他都不知道他以前都做了什么,为什么会上了这么多女人,他觉得他的不举就真的是上天的惩罚,他就不该有这玩意,阉了算了。

他趴在门上,各种低落的情绪,难以掩饰。

“子墨。”宁夏也跟着一路走了过来。

凌子墨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个女人还这么阴魂不散。

他回头狠狠的看着她。

宁夏估计也没想到凌子墨会这么在乎一个人,以前的凌子墨超级会玩,超级能玩,甚至完全不拘小节,只要可以,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绝对不会推脱,她都忘了,他们已经很多年没见了,那个时候大家都才20出头,现在都已经过了30了,男人三十而立,果然在凌子墨的身上淋漓极致。

她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她只是觉得好不容易的邂逅,可以来一段不负责任的激情,充实自己的生活而已。

她没想过为难了谁。

“我们酒店有备用钥匙,要帮你打打开吗?”宁夏问。

“不用了!”凌子墨说。

居小菜不想开门,他一定要守到她自愿开门才行。

“对不起,我没想到你现在已经变了这么多。”宁夏歉意。

“你别靠近我了行吗?”凌子墨口吻不好,“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凌子墨了,早就不是了,我看着你们半点感情都没有,别说感情了,身体都不会有反应。”

那一刻甚至还有些激动。

激动自己为什么以前就那么的渣。

他解开自己身上的浴袍,这是刚刚一路跟着跑出来时,随手抓的一件崭新浴袍,虽说酒店的暖气完全不需要害怕寒冷,但穿一条泳裤也确实很没有形象,他现在甚至恨不得把自己包裹得,外人看不到一点点皮肤,他现在变矜持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

他激动地解开了自己的浴袍。

宁夏莫名其妙的额看着他。

凌子墨搁着泳裤摸了摸自己的,说,“没反应没反应没反应,你脱光了都不会有反应!”

宁夏抿唇。

她能说她还是很受伤嘛!

以前的凌子墨真不是这样的。

她看了好一会儿。

以前的凌子墨就算是一个眼神都可以热血澎湃。

她喉咙微动,“好啦,我相信你对我没感觉了。”

凌子墨把浴袍紧紧的裹着自己,“那你可以走了吗?”

“我只是很想弥补我刚刚做的事情而已。”宁夏说,“或者,我找你妻子解释今天发生事情?!”

“不用了。”凌子墨摇头。

居小菜的性格,一般不会生气的性格,真的一旦生气就很难愈合。

总是什么都不说的藏在心里,根本就没办法化解她内心的情绪。

“那我……”

“你走吧走吧,我的事情你能不管了吗?”凌子墨不耐烦到了极点。

宁夏无语。

是有些难受,但也不至于真的要去死缠烂打和计较,在她心目中,她和凌子墨还是留下美好的回忆的,这么多年一直觉得都是如此,总不能再一次见面之后,就变成了仇人。

她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

凌子墨不想再搭理这个女人。

宁夏离开。

独栋的走廊上,就剩下了凌子墨一个人。

他又敲了敲房门。

放门里面就是不会发出一丁点声音。

“小菜,我别生气了,我想了想,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以前我要是不这么不检点,也不会遇到这么多事情了,我他妈以前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凌子墨说着说着就气急败坏。

居小菜还是没有搭理他。

他就可怜巴巴的坐在了走廊上,各种对自己的嫌弃,无限嫌弃。

过了很久。

客房送来晚餐。

客房的服务员看了凌子墨好几眼。

凌子墨一个眼神瞪过去,“丫的,没看过夫妻吵架啊。”

“……”客房服务表示很委屈。

他按下门铃,恭敬道,“客房服务。”

居小菜打开了房门。

此刻的居小菜已经换了衣服,身上穿着家居服,头发也已经吹干,看上去是回来洗了澡。

凌子墨转头看着居小菜不施粉黛的脸蛋,就是那么干净那么清纯。

他好想狠狠的亲一口。

但他不敢。

他就坐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她。

居小菜让客房服务进了房间,没有看凌子墨一眼,也没有开口说话。

客房服务将晚餐放进去之后出来,房门就被关了过去。

他家小白菜果然不会原谅他了。

心口好痛。

他就傻兮兮的一直在门口等待等待。

也不知道能够说什么。

一向很喜欢说话的人,在辩解自己的时候,却总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又过了好久。

房门打开。

居小菜将吃过的晚餐推到了门口。

这一次看了他一眼。

他显得如此可怜的看着居小菜。

而后,居小菜还是狠心的将房门关了过去。

凌子墨就知道他不可原谅。

居小菜关上房门之后,那一刻情绪依然还在。

每每想起刚刚的那一幕,就莫名的很生气。

那一刻其实也知道,可能是自己误会了,凌子墨要是真的想要出轨,没必要忍到现在,也没必要当着她的面,他老情人那么多,随手拈来,犯不着还要在她面前偷偷摸摸,他只要想,一个借口就可以离开,然后随随便便一召唤,神龙可能都会出来。

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怄气什么。

就是不想见到凌子墨,就是不想让他进房间,就是不想和他单独在一起。

她坐在房间里面看电视。

看一些娱乐节目。

不想再想凌子墨这个男人。

她很清楚,这个男人在坚持之后,就会重新开一个酒店房间,他是一个很会享受的男人,不会糟蹋了自己。

她看了一会儿电视,也看不进去,转身跑到床上去睡觉。

躺在床上,让自己什么都不想。

什么都不想,脑海里面却还是凌子墨一个人坐在门口的画面,莫名这一刻觉得有些可怜。

她总是心底善良,总是过意不去。

她捂着被子,这一次一定不要心软。

一定不要。

她翻来覆去,翻来覆去。

终究。

她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她想过了,放凌子墨进来,不睡在一张床上,她不搭理他不和他说话就好。

她深呼吸一口气。

也很惆怅自己为什么久能够这么容易拖鞋。

她走向大门,打开。

打开那一刻,完全愣怔。

门外哪里还有什么人。

她果然想得有点多,凌子墨等不到她开门,也不会傻到守她一夜。

她一把把门关了过去。

那一刻甚至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

她关上房门之后,回到床上,睡觉。

心口窝着气,真的是无法掩饰,无法掩饰的愤怒,有点想要掐死凌子墨。

但她很会调节。

就是前一秒可能真的生气到想要发泄,下一秒就还是会忍着,慢慢消化。

消化着,让自己入睡。

尽管并不太容易睡着。

她闭上眼睛,不知道酝酿了多久。

她身体突然一紧。

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声音。

仔细一听。

房间的落地窗外似乎一直被人敲响着。

她有些惊吓。

这么晚了,谁在敲她的窗户。

他们住的是别墅小栋,落地窗就在一楼。

她装着胆子,想到可能是凌子墨这个奇葩,也就走向了落地窗,拉开了窗帘。

拉开窗帘那一刻,原本已经黑透的天空,突然霓虹闪烁。

她看着眼前的璀璨光芒,低头看着厚厚的雪地上写着,“对不起,我爱你。”

居小菜轻咬着嘴唇。

那几个字的旁边,还堆了一个很大的雪人。

雪人的表情也被他做成了,哭泣的样子。

居小菜喉咙微动,她看着站在雪地里面,此刻还漫舞着雪花的地方,凌子墨身上穿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有些臃肿的在她面前蹦蹦跳跳,似乎是在引起她的注意。

门外突然响起了门铃声。

居小菜蹙眉。

转身走向了门口。

门口处的服务员恭敬道,“这是给您的白板笔。”

“……”

服务员递给她一直红色的白板笔,然后离开了。

她想了想,大概是想明白了这支笔的用处。

别墅的隔音效果很好,凌子墨在落地窗外说的话,她听不明白,她说的话,凌子墨估计也听不到,所以是用来交流的。

她回到落地窗外。

然后就看到凌子墨撅着屁股在地上写字。

一会儿就写了一串字,“小菜,原谅我好不好?”

居小菜没有回复。

凌子墨等了一会儿,又撅着屁股写下另外一串,“你别生气了,生气了容易长皱纹。”

居小菜无语。

明知道她也到了年轻很敏感的时期了。

“小菜,我发誓以后我就靠近你一个女人,最多还有小居。”

“小菜,其他女人我一定退避三舍。”

“小菜,我爱你啊,很爱你。”

“小菜,小菜,小菜……”整个雪地上,写满了她的名字。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凌子墨,看着他在雪地上一直一直比划着,雪似乎越下越大。

他写了很多,密密麻麻的。

最后居然被他用她的名字写成了一个爱心。

凌子墨这样的男人,就是很吸引女人吧。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女人。

想到他那么多女人。

居小菜狠心的打算将窗帘直接拉过来,她不原谅。

而此刻。

偌大的雪地上突然出现了一行字,“我要裸奔了。”

“……”居小菜看着他。

凌子墨总是这么出其不意。

“为了表示我对你的爱,我裸奔了。”他添加了几个字。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凌子墨扔掉了手上的杆子,解开了他厚厚的羽绒服。

羽绒服下面就只有一件浴袍。

他哆嗦了一下。

哆嗦了一下,还会将浴袍解开了,然后就剩了一条紧身的温泉泳裤。

身体一直在哆嗦哆嗦,然后哆嗦着在雪地里面转圈圈。

转了一圈有一圈。

雪花就落在他的身上,明显看得出来他被冻到不行。

凌子墨就是在使用苦肉计。

她分明很清楚,那一刻却还是被他算计。

她打开白板笔,在落地窗上写下了几个字,“进来吧。”

那个冷的都要死了的男人连忙从雪地里面冲进了酒店。

妈的,真的会出人命的。

他都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冷这么冷。

居小菜要是不妥协,他一定会死在雪地里。

他迅速的冲进了酒店,迅速的冲进了酒店的房间。

此刻房间已经打开。

居小菜回到了床上,睡在里面,背对着她。

他家小白菜还是在生气呢。

他也不管了,直接就缩进了她的被窝里面,好温暖好温暖。

他颤抖的身体全身都已经冻成了冰块。

居小菜就感觉到凌子墨在她旁边一直发抖一直发抖。

刚刚可能真的已经冷到了极限。

她抿唇,身体往他那边靠近了一点。

就靠近了一点。

那个得寸进尺的男人猛地一下将她抱进了怀抱里,抱着她温暖无比身体,那一刻他觉得他拥有了全世界那般,心里升起了一个太阳。

他全身确实冰冷无比。

居小菜本来想要推开的,都被他的身体传来的冰冷惊吓着,反而主动伸手,拉过他的大手,帮他捂在手心。

凌子墨心口暖到不行,他还口齿不清的哆嗦着,“小菜,我,我,我爱,爱,爱你……”

居小菜没回应。

就是默默的默默的在帮他温暖身体。

凌子墨的身体渐渐的渐渐地也恢复了温度。

他也忍不住松了一口大气。

总算让他身体温暖了,总算可以停着颤抖了。

然后……

然后就开始非常的不规矩了起来。

他搂抱着居小菜的身体,手就这么滑进了她的衣服里。

居小菜身上的皮肤又滑又嫩,触感真的是甚好。

想起刚刚在雪地里面的冷冰,这就是人间天堂。

他不规矩的大手更加的不规矩了。

而后干脆直接压在了居小菜的身上,去亲吻居小菜的脸蛋,去寻找她的嘴唇,深入。

深入的纠缠着她的唇舌,亲吻着她那一刻,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

他以前渣是渣,乱是乱,但真的没有哪个女人在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他就能爱到这个地步。

他都忍不住想要把自己变成接吻鱼。

他吻得深情,吻得很有技巧。

一般的女人早就软得一塌糊涂了。

以前的居小菜也是,他对自己在这方面的成就还是很自豪的。

殊不知,却突然吻到了一滴眼泪。

是错觉吗?!

不是。

眼泪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凌子墨惊吓着连忙放开了她。

手也不敢乱动了,身体也不敢乱动了,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突然泪流满面的居小菜。

他又做错了什么。

他以为她原谅他了,他才敢亲她的。

他他他在雪地里面冻死算了。

他小心翼翼的帮她擦拭眼泪,“小菜你别哭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亲你了,你别哭了,你这样我都不知道怎么好?我是因为情不自禁才想要亲你的,你别哭好不好?”

居小菜鼻子通红,眼泪就这么一直往下掉,“凌子墨,你怎么就这么渣。”

“……”他承认他很渣。

他连忙点头,“是是是,我很渣,我不碰你了,你别哭了行吗?你一哭我就心里难受。”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人?”居小菜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人,你都没有心的吗?是女人都可以?只要身材好你都可以?”

以前真的如此。

他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不是蠢。

“我以为你有很多女人,却真的难以想象你居然这么多,不就是出门旅行而已,一路上都是你的炮友。”

炮友?!

凌子墨那一刻觉得居小菜的形容词还很贴切。

“你就真的这么喜欢喜欢和女人做吗?”居小菜想不明白。

小脑瓜就是想不明白。

“我那时候不是年轻不懂事嘛!”凌子墨解释,有些苍白的解释。

“谁没有年轻过,为什么就你可以不懂事!”

“我……”我蠢行了吧。

“我很介意。”居小菜一字一句。

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楚。

凌子墨愣怔。

“我很介意你曾经和这么多女人来往过。”

“对不起。”凌子墨好想撞墙哦。

他能怎么办啊。

“和其他人上床的感觉就这么好吗?”居小菜问他,在审问他,“你以前就不能固定的交往一个两个女朋友吗?”

“我……”凌子墨能说那个时候,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去喜欢任何人吗?!

他没喜欢过任何人。

除了,居小菜。

“我真的很介意,还很嫌弃。”居小菜说,就是很坚决地说道,“你这么不干净。”

“……”他,他能选择跳楼吗?他说,“要不去洗个澡?”

“凌子墨!”居小菜怒火。

明知道她在说什么。

凌子墨也不过是想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已。

他能怎么办?!

他能怎么办!

千金难买后悔药!

蓝瘦,香菇。

居小菜眼泪似乎流得更猛了。

凌子墨怎么擦都擦不干,他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我其实也很介意你。”

居小菜泪眼模糊,那一刻有些懵逼。

介意她什么?!

介意她就只有他一个男人吗?!

所以她应该去多找几个男人?!

“你和展然不是也那啥了吗?”凌子墨说,“我也很介意啊,我也很介意。”

居小菜咬牙。

凌子墨自顾自的说道,“你看我都大度,我都不说……啊!”

凌子墨突然捂着自己的头。

居小菜居然打他。

居小菜居然打他的头。

他这么聪明,打傻了怎么办?!

他就听到居小菜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展然睡过了?!”

“……”凌子墨瞪大了眼睛。

“你哪只眼睛看到了看到了?!”居小菜大声的质问。

“我……”猜的?!

“啪!”居小菜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凌子墨的头上。

凌子墨被彻底打傻了。

“你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跟你一样吗?只会有下半身思考?”居小菜狠狠的说道。

“意思你们没做了?”凌子墨问。

居小菜没有回答。

但就是不言而喻。

凌子墨那一刻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从床上跳起来了。

他家小白菜就是他一个人,就被他一个人拱过。

他兴奋到有点不能自己。

他承认那一刻他应该暗自窃喜,不应该这么欠揍,但他就是控制不住啊,控制不住居小菜就只有他一个男人,这份说不出来的由衷的骄傲感……

啊,他怎么那么爱居小菜呢。

好吧他承认,他就是一个庸俗的男人,他就是。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凌子墨得意忘形的样子。

他都不觉得耻辱吗?!

他嘚瑟个屁啊。

凌子墨说,“小菜,从此以后,我一定为你守身如玉。”

说得那么深情款款。

“那也是因为你不行了!”居小菜一针见血。

不带这么捅他的。

他呕血。

他现在已经很积极的在接受治疗啊。

就算旅行也没有忘记要喝药,都已经吃了2个多疗程了,他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恢复的。

不信,不信再试一次。

这么想着,完全不管不顾的就又亲了上去,直接封住了居小菜的小嘴。

居小菜一怔。

这货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表达自己的情绪,永远都只会用床上的方式。

凌子墨各种激情无比。

他捧着居小菜的脸蛋,吻得居小菜的小嘴都肿肿的,也非常粗鲁的去拉扯居小菜的衣服。

他觉得他可以。

那一刻。

“啊!”凌子墨从床上蹦跳起来。

他捂着自己的关键部位。

表情无比痛苦。

居小菜承认,是她踢的。

凌子墨痛得要死,“居小菜,你谋杀亲夫的吗?!你下半辈子还想不想要性福了!”

“你本来就不行。”

卧槽。

耻辱。

就是耻辱。

他气,生气得好想暴走。

但他不走。

他就是要粘着居小菜一辈子。

他灰溜溜的扑到大床上,死活抱着居小菜不放。

他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要抱着居小菜。

这个女人,这辈子都这么认定了。

居小菜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

凌子墨的脸皮怎么能够这么厚。

怎么能够这么厚。

那一刻也不想做无谓的挣扎,就这么被凌子墨抱着,还是渐渐入睡。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没下雪了,反而太阳很大。

凌子墨还在睡。

这货仿若就是没有烦恼一般,不管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也可以睡得跟头猪一样。

居小菜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的雪景一片,在阳光下真的璀璨无比。

她洗漱,换了一套保暖的羽绒服,走出了酒店,直接去了昨晚上凌子墨认错的那个雪地,雪人还在,居小菜就戴着手套,把雪人改造了一下,在旁边写着“妈妈爱你”。

她没有凌子墨这么没心没肺,她很想小居了。

刚完工。

准备拿手机给夏绵绵拨打,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看着宁夏。

宁夏也这么看着她,“介意我们聊一下吗?”

“在这里?”

“太冷了,去餐厅吧,我请你喝咖啡。”宁夏显得很友好。

居小菜想了想,跟着宁夏走进了咖啡厅。

两个人坐在包间里面,落地窗下也能够看到她刚刚改良后的雪人,还有她写的那些字,她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宁夏说。

居小菜回眸,惊讶的看着她。

“昨晚是我主动勾引凌子墨的,我以为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现在才知道,完全不是,他变得很彻底,而昨晚让你们误会了,我真的很过意不去,我原以为,他和你的关系也就像和我们的关系一样,我没想过让你们之间如此不愉快。”宁夏说得很诚恳。

居小菜那一刻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是自己太小题大做了吗?!

但想到昨晚上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她承认她真的很介意。

“而我今天找你,不只是为了给你道歉,还真心的想要祝福你们,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凌子墨这么在乎一个人,他的女人很多,这个没了还有下个,但昨晚上我真的看到了他的不一样,对你的完全不同,他从来不会在女人身上花这么多心思,昨晚上却为了你在雪地里面裸奔,你知道他这个人最怕痛最怕冷最怕吃苦的。”

“嗯。”

“他可能就是真的很爱你。”宁夏总结,“所以不希望因为我而让你们过得如此不愉快,希望你不要在意,浪子回头金不换,祝福你们。”

“谢谢。”居小菜那一刻反而觉得好像自己太小家子气。

但凌子墨的世界,她真的不懂。

她也不懂,为什么这些女人分明都很喜欢凌子墨,却还是可以容忍他和很多女人乱来?!

“我去忙了,不打扰你了。”宁夏微微一笑,起身准备离开。

那一刻也松了口气。

总算把该说的都说了出来。

她总觉得凌子墨要喜欢一个人真的不容易,而一旦他喜欢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她应该成全。

她刚走了几步。

突然想到什么,好奇的问道,“你那方面是不是很强?”

“啊?”居小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床上技巧?”

“哦。”居小菜脸红。

她不强。

“你身材其实不错,尽管穿上衣服看不出来,昨晚上你穿着泳衣我也看到了,身材比我想的好很多,你猜想你床上应该也很厉害,给了凌子墨不一样的体验吧。你方便传授我一下吗?”宁夏非常诚恳。

“……”她能传授她什么?!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小宅觉得你们越来越冷漠了。

是天气越来越冷了吗?

心口好凉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