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2人行秒变6人行!/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小菜看着眼前的宁夏。

她能够教她什么啊。

宁夏一脸期待。

就是觉得,这个女人能够稳稳的抓住凌子墨的心,除了其他地方,床上能力一定不弱。

她学着点终究是好事儿。

而且还真的特别好奇。

“不方便吗?”宁夏看着居小菜的沉默,有些失落。

她说,“你要真想学,我可以给你的号码,你咨询她,不过她收费。”

“你是别人学的?”

“额……”学得好像也不太成功。

“那你把号码给我,我找她去。”

“嗯。”

居小菜给了一串电话号码。

是黛西的。

黛西反正来者不拒。

宁夏连忙记下,对着她一笑,“感谢了,再次祝你们幸福美满。”

“谢谢。”

宁夏兴奋的离开。

居小菜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着窗外。

看着窗外下面那个大大的大雪人,起身走了下去。

她给夏绵绵拨打电话。

那边接通,“小菜。”

明显迷迷糊糊的,大概还在睡觉。

“还没起床吗?”居小菜带着歉意。

“昨晚上某些人的不节制,我今天腰酸背痛,累死了!”夏绵绵喃喃的说道,对于居小菜是半点掩饰都没有。

居小菜有些不好意思。

夏绵绵说,“你想小居了吧。”

“嗯。”

“等会儿啊,我去找她。”

“嗯。”居小菜点头。

就这么等了一会儿。

电话那头传来凌小居兴奋的声音,“妈妈,妈妈,我好想你。”

“小居,妈妈也很想你。”

“妈妈你现在在哪里的?”

“妈妈还在外地,不过妈妈这边下雪下了好大。”居小菜说,看着茫茫一望无际的雪地,“你要不要看看?”

“我要看看。”

“那你把电话给干妈,让干妈开视频聊天。”

“好。”

居小菜挂断电话,等了一会儿。

一会儿,那边就出现了一个小脸蛋,“妈妈。”

“给你看看这片雪。”居小菜把手机对准面前的白雪皑皑的一片。

“哇,好美!”凌小居惊呼。

夏绵绵在旁边也说道,“是挺壮观的。”

“妈妈我也好想来,我也好想过来一起玩。”凌小居兴奋的说道。

“下次妈妈带你一起过来。”

“妈妈坏坏。”凌小居哭嚷着。

“妈妈给你看妈妈给你堆的大雪人。”

凌小居瘪着小嘴点头。

居小菜把摄像头对准了大雪人。

“哇呀,好可爱,我好想过来抱抱它。”凌小居兴奋无比。

居小菜笑了笑,“下次妈妈一定带你过来一起玩。”

“爸爸是坏蛋。”凌小居突然说道,“爸爸就知道跟妈妈一起玩,就不要我了,我就是拖油瓶!”

“……”谁说的。

夏绵绵在旁边笑,此刻还忍不住煽风点火,“就是,你爸爸最讨厌了!”

“干妈,我也想去看雪,我也想去和雪人玩耍。”凌小居可怜巴西。

“我也想去。”夏绵绵说。

那一刻就是灵机一动。

“乖啊,小居,妈妈很快就回来了。”

“哼。”凌小居生气。

生气的把小嘴嘟得老高,然后不再和她视频了。

居小菜无奈。

本来是打算给小居分享快乐的,没想到那小妞这么记仇。

夏绵绵也不为难小居,拿着电话走向一边,“小居不愿意再说了。”

“嗯。”她也了解她女儿的小姐脾气。

“和凌子墨的二人世界过得好吗?”夏绵绵询问。

“额……”

“不好?”夏绵绵幸灾乐祸。

“凌子墨的老情人真的太多了,可以绕地球几圈了!”居小菜忍不住抱怨。

“遇到了?”

“遇到了很多个。”居小菜说,“之前没有具体印象,这次我真的长了见识了,凌子墨真的太不检点了。”

“哈哈。”夏绵绵又是一阵大笑。

心想着,凌子墨应该是打算带着居小菜过二人世界的,然后还打算好好表现的,没想到一出门就给踩了狗屎。

“现在住的这间酒店,还是他老情人开的。”居小菜说,“我也知道凌子墨以后不会了,但他以前的黑历史真的不敢恭维。”

“生气了?”

“很生气。”

“好啦,都是曾经的事情了,现在生气还不是自讨没趣。”

“我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居小菜说,“而且凌子墨现在都不行了,想出去浪都不行。”

“还不行?”

“可能都不行了。”居小菜下定论。

夏绵绵笑,“真是遭报应了。”

“我现在觉得不行也好,让他前半生风流,活该落此下场。”

“哈哈哈哈,要是让凌子墨知道你这么诅咒他,他肯定得气死。”夏绵绵说。

“没,我故意说给他听的。”居小菜直白。

“他在?”夏绵绵诧异。

刚刚视频中没看到他!

“刚起床。”居小菜看着那个睡眼朦胧的男人。

都不知道他怎么可以睡得这么好。

她说,“不说了,下次聊。”

“拜。”

居小菜挂断电话,看着面前的凌子墨,看着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头发乱得要死,估计都没洗脸刷牙就出门了。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有些哀怨的说道,“小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居小菜背对着他,没有搭理,蹲下身体继续堆雪人。

“你真的不想我复原了啊?”凌子墨很受伤的跟着她蹲在地上,询问。

居小菜依然不说话。

“小菜。”凌子墨抱着她厚厚的身体。

居小菜也挣脱不开。

“我就算复原了我保证也只睡你一个人。”凌子墨很真诚,“相信我好不好?”

“等你复原了再说。”居小菜说。

又是一刀,捅得心口痛。

居小菜就是压根觉得他不行了是吧。

妈的。

真想把居小菜压在身下,然后狠狠的,狠狠的……蹂躏。

让她喊天天不灵喊地地不灵。

让她在床上躺三天三夜下不了地。

他就这么YY,就这么YY!

居小菜的电话在此刻突然又响起。

居小菜看了看来电,推开了凌子墨,起身走向一边,接通。

凌子墨蹙眉。

居小菜打个电话居然还要背着他打,一定有猫腻。

居小菜也不搭理凌子墨,她接通,“黛西。”

“你帮我拉业务了?”

“对方要,我就介绍给你了。”

“听对方说你技术了得啊?!”黛西就是带着些小讽刺,“现在凌子墨是恢复如初了吗?”

“没有。”居小菜说。

“还没有?!”黛西声音提高了些。

居小菜无语。

“我教你的都到底都用上了吗?”那边质问。

“用了。”

“他还是不行?”

“嗯。”

“是不是要我亲自过来?真不知道你都学到哪里去了,上次让你和琼斯一起检验你也不要,凌子墨也不让,你的技术我现在持怀疑态度,居小菜你知道你这样简直就是在害凌,对于一个男人而言,一个有技巧的女人到底是有多重要你知道吗?”黛西声音明显高昂了些。

居小菜无语到了极限。

有多重要有多重要!

男人就一定要做那种事情嘛?!

凌子墨就该不举一辈子。

“再给你一个月时间,要是还是不行,我真的会回来的!”黛西说得很坚决,“这次说什么都没用,我一定要亲自治愈凌。”

居小菜咬牙,心里就是有一股怒气。

黛西直接把电话挂断。

居小菜拿着电话直接往酒店走去。

凌子墨莫名其妙的看着居小菜的举动。

谁的电话,惹他小白菜生气了。

他原本在弄着雪人,看着居小菜离开,连忙狗腿的要跟上。

两个人回到酒店房间,房间中就已经备好了早餐了。

居小菜也不吃早饭,直接窝在了沙发上。

凌子墨小心翼翼的过去,靠近,“怎么了?”

居小菜不说话。

“生闷气啊?谁惹你了,我揍他去!”凌子墨故意说道,还卷了卷袖子。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眼眶红彤彤的。

凌子墨心一下就软了,还带着慌张,“怎么了小菜,你别哭啊,谁欺负你了,刚刚谁给你打电话了?”

“都是你都是你!”居小菜怕打着凌子墨的胸膛。

“我怎么了?”凌子墨一脸懵逼,“我睡懒觉了?”

居小菜越想越委屈。

“我下次不睡懒觉了,你要起床我就陪你起床好不好?我其实也不是那么贪睡的,我就是说出来度假就要休闲,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睡懒觉了,不睡觉都行!”凌子墨说得义正言辞。

居小菜真的觉得和凌子墨这傻逼说话都说不到一块去。

她估计把自己气死了,他都不知道她在生气什么。

她不想说了,抱着膝盖,也不哭不闹。

“小菜。”凌子墨把她抱进怀抱里,“我就爱你一个人好不好?你别哭了。”

居小菜一向都不觉得自己这么小气。

她从小就很能忍让很能容忍。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委屈得要死。

就好像全世界都对不起她一样,就是很难受。

凌子墨就一直哄着哄着。

哄着他发小脾气的小白菜。

怎么样的小菜他都喜欢,喜欢得毫无原则。

上午在房间中度过。

下午凌子墨提议去外面玩雪,居小菜不想去。

下午两个人就抱着彼此,睡了一个下午。

居小菜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凌子墨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一直哄着。

晚上。

客房服务说有焰火表演。

凌子墨苦口婆心好不容易说通了居小菜一起去山顶上看烟花,结果,结果……

房门一打开。

“爸爸妈妈!”一个小不点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就这么始料不及的,出现了。

而后。

还有一家三口站在那里。

“惊喜不?意外不?想不想尖叫?!”夏绵绵故意说道。

凌子墨看着夏绵绵那一刻,真的差点没有把她祖宗十八代问候个片。

他好不容易过的二人世界,这一家人连带着他家的小公主一起过来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

“妈妈!”凌小居扑进了居小菜的怀抱里。

居小菜着实也想小居了。

那一刻甚至还很感谢夏绵绵。

当然丝毫没有发现某人的一脸不爽。

“这是打算要出门吗?”夏绵绵问。

“是啊。”凌子墨咬牙切齿。

“去哪里?妈妈要去哪里?”凌小居兴奋道。

“去看烟花。”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那一起吧,你们呢?”居小菜问夏绵绵和封逸尘。

“我累了,不想动。”

“妈妈,我想去……”封子倾说。

“子倾你跟我们一起去啊。”凌小居热情的邀请。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两个小不点。

好。

又多了一个电灯泡。

“干妈带你去好不好?”居小菜热情。

封子倾点头。

然后就是一家“四口”走了。

夏绵绵看着他们的背影,就是差点没有笑死的节奏。

凌子墨现在应该被他气得咽了老血了吧。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的模样,只是宠溺的笑了笑,“我们去我们的房间吧。”

“好。”夏绵绵和封逸尘一起走向他们的客房。

房间很大,和凌子墨他们的房间格局一样。

夏绵绵也喜欢大雪。

所以在落地窗上看了好一会儿。

封逸尘从后面抱着她,将她搂抱在了怀里,“想出去玩雪吗?”

“现在?”夏绵绵激动。

“嗯。”只要你想。

“算了,韩溱说你不能感冒。”夏绵绵摇头。

晚上的气温明显又降了好多度。

“我不会感冒。”

“万一玩雪太疯狂拉扯到了伤口怎么办?韩溱说好不容易才愈合的。”夏绵绵幽幽的说道,“要是崩开了,就不能和你做床上运动了。”

“……”

所以对比起来,她还是更喜欢床上运动。

这么一想。

有些小兴奋。

她拉着封逸尘,“我们洗澡吧。”

拽着封逸尘就到了超级豪华的浴室里面。

凌子墨果然是一个会享受的男人。

她其实有看过凌子墨旅行的行程表安排。

是真的觉得这货确实很会玩,安排也很合理,不会累又会有很多新鲜感。

封逸尘和夏绵绵一起去浴室洗澡。

偌大的浴室,完全够他们怎么折腾都可以,可惜封逸尘的身体不适合泡澡,否则不只是在这里泡澡,她还想和封逸尘去露天温泉……

两个人就是淋浴也洗了很久,具体都干了些什么,总之不言而喻。

洗完澡之后,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等着封子倾他们回来。

烟花表演时间不长,一个多小时,四个人就回来了。

凌小居很兴奋,还说明天一早要出门堆雪人。

凌子墨就这么一脸哀怨的把封子倾送回了封逸尘和夏绵绵的房间,抱着异常兴奋丝毫感觉不到自己老爸低落情绪的凌子墨,回他们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居小菜就开始一直围着凌小居转。

他就这么看着他们,觉得自己是隐形人。

凌小居的性格又像极了他,一般体会不到别人的情绪,只顾自己玩了,一个晚上缠着居小菜,他连嘴都插不进去。

好不容易居小菜给她洗完澡又给她讲故事又哄她睡了觉,都已经很晚很晚了,好在酒店可以加儿童床,凌小居倒不至于和他们睡在一张床上,但有个未成年在旁边,终究做很多少儿不宜的事情不方便。

凌子墨哀怨。

不,他恨。

恨夏绵绵,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小居的到来不过也有一个好处,至少居小菜分散了注意力,不在执拗他曾经的那些不知检点。

凌子墨默默地叹气,身边的居小菜都已经睡着了。

他总觉得他满腔的热火没能发泄。

说不定,就能发泄。

第二天一早。

凌子墨处于深度睡眠之中,突然就感觉一个小屁股一下坐在了他的脸上,他能说他差点没有吓死嘛?就跟鬼压床一样。

他心惊胆战的从床上坐起来,凌小居在恶作剧的笑,笑得还很灿烂,“爸爸懒虫,起床了,我们要出门堆雪人了。”

他不想去。

看着居小菜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准备给凌小居换了,犹豫了一下还是起床了。

他存在感本来就低了,再低下去,他在居小菜眼里还有半点低位吗?!

他强迫自己起床,洗漱,换上厚厚的衣服。

一家三口准备出门。

一打开房门。

卧槽。

暴击。

凌子墨觉得他对这扇门都有阴影了。

他能当什么都看不到吗?

能当什么都看不到吗?!

黛西依然风华绝代,她站在他们门口,“嗨,凌。”

“你怎么来了?”

“你老婆说你不行,所以我就过来了。”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直接弯腰抱起凌小居,“你们慢慢聊。”

“小菜。”凌子墨焦急的叫着她。

居小菜根本不搭理。

凌小居看着趴在居小菜身上看着那个阿姨,“妈妈,我们为什么要丢下爸爸?”

“以为你爸爸不乖。”

“哦。”凌小居点头,也没有再给自己的爸爸争取。

居小菜就这么抱着凌小居走向了夏绵绵的房间。

房间内,一家三口也换上了衣服,还很心计的穿着的亲子装,绿色的一套,在白色的雪地上异常的亮眼。

“凌小猪呢?”

“谁?”凌小居看着干妈。

“你爸爸。”

“他和一个阿姨在一起。”凌小居说。

“阿姨?”夏绵绵对着居小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嗯。”居小菜当着小居的面没有说明白。

但那一刻都懂了,“那凌子墨不出去?”

“不等他了,我们走吧。”

夏绵绵点头。

5个人坐着酒店的轿车去了山顶的滑雪场。

封逸尘带着两个孩子玩得很开心。

居小菜和夏绵绵坐在露天的休息椅上聊天,休息椅自带加热效果。

“没想到,封逸尘看上去这么冷酷的男人,这么会照顾孩子。”

“应该是弥补,毕竟不是陪着子倾到现在的。”

“嗯。”居小菜点头。

看着前方封逸尘在教封子倾滑雪,封子倾太小不太会掌握技巧,每每摔倒,封逸尘不耐其烦的扶他起来,鼓励他,凌小居也在旁边跟着跑,但她不敢穿滑雪板,就跟着子倾追追赶赶。

“封逸尘是个好男人。”居小菜下定论。

夏绵绵笑了笑。

是,他很好,但他有很多生不由己,不只是属于她一个人。

反而,凌子墨曾经虽然很不检点,但他什么都可以自由做主,只要喜欢了就不需要顾虑其他。

“凌子墨真的太渣了。”居小菜终究没忍住。

“是挺渣的。”夏绵绵附和。

“都不知道他曾经怎么可以这么随便!你说他为什么就不好好找个女人谈谈恋爱,非要去和不同的女人不同的无数多的女人……”居小菜越说越气。

现在黛西也过来了。

也不觉得他们会做什么,但就是烦躁。

夏绵绵忍不住笑了笑,“小菜我带你去喝酒吧。”

“啊?”居小菜看着夏绵绵。

“听说这里的烧酒不错,封逸尘滴酒不沾,没办法让他陪我,我们俩去喝。”

“我也不太能喝。”

“没关系,酒量不在多少,要的就是那份感觉。”夏绵绵说,“何况心情不好的时候,喝酒最能够解愁了。”

“呃……好吧!”居小菜一口答应,“要给封逸尘说一声吗?”

“不了,我们玩失踪。”

“这样真的好吗?”

“生活需要情趣,你跟我来。”夏绵绵嘴角邪恶一笑。

------题外话------

达拉。

二更么么哒。

天气冷了,记得加衣哦。

表示小宅码字好冻手。

冻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