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酒气冲天,老婆我爱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就这么带着居小菜偷偷的下了山。

也没有回酒店,直奔当地最地道的小酒馆,两个人坐在温暖的房子里面,让老板给了烧酒和下酒菜。

居小菜一直觉得自己在做坏事儿,带着些小兴奋又带着些内疚感。

夏绵绵忍不住笑。

居小菜就是太单纯,以为这样突然的不辞而别会对他人造成影响,其实她们的一举一动,很快就会被人发现,而且是不费吹灰之力,她有时候只是为了故意渲染而故意这么说,就算是逗逗居小菜也觉得很好玩。

两个人对立而坐。

居小菜看着面前热乎乎的,带着浅黄色的烧酒,吻着浓郁的酒香味道,却一直不敢入口。

夏绵绵已经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起来。

烧酒有些辣,但喝过之后又带着些回甜味,而且身体会变得暖呼呼的,她很喜欢这个味道。

好吧。

事实上,她喜欢酒精的任何味道。

“真的好喝吗?”居小菜看着夏绵绵如此享受的模样。

酒怎么可能好喝。

她每次喝酒都跟要命一般。

她有时候其实很羡慕那些特别能喝酒的人。

夏绵绵怂恿,“你不尝试,永远都不知道好不好喝,我说再多对你而言,你也是猜想。”

居小菜点头。

点头那一刻,咬牙喝了一小口。

“咳咳咳!”居小菜疯狂咳嗽。

夏绵绵在旁边笑。

居小菜连忙喝了好大一口白开水,顺了顺自己,“好辣。”

“辣才够味啊。”

“但是对我而言太刺激了。”居小菜放下酒杯。

有点不想再喝了。

夏绵绵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封老师不喝酒是因为酒精过敏,没办法我总不能拿他的命开玩笑。你又不过敏,不喝酒简直就是浪费人间极品。”

“真不好喝。”居小菜解释。

“你得慢慢却接受这个味道。在你微酣的时候,那个状态会很舒服。”夏绵绵引诱。

居小菜总是敌不过夏绵绵的劝慰。

她又拿起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小口。

这一次仿若没有了那么刺激,也不知道是不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喝着没那么难受了。

尽管也不觉得好喝。

“好点了吗?”夏绵绵问。

“嗯。”居小菜点头。

夏绵绵给居小菜夹了一块下酒菜,“你配合着酒一起吃,就不会那么容易醉了。”

“好。”居小菜点头,吃了点菜。

然后就陪着夏绵绵,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喝得也不多,但她酒量真的很不好,慢慢就有些上头了,脸蛋红透。

两个人喝了点酒,聊天的话就越多了。

居小菜说,“绵绵,我现在心里好烦。”

“嗯。”夏绵绵点头。

点头,看着居小菜明显已经到了她刚刚说的微酣的地步。

“我其实已经试着放下曾经的所有了,我不想再计较展然的事情,人终究都是自私的,我也是,这么过年过去,我一直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自己对不起展然对不起他,所以想要惩罚自己惩罚凌子墨,到此刻,我就突然放手了,我终究和凌子墨有了小居,我终究为了一家人的生活而妥协,就算内心一直藏着一块,我也藏得很深很深,不想再来打扰到现在目前的一种生活。”居小菜说。

夏绵绵笑了笑。

她就知道,善良的居小菜不会真的报复任何一个人。

善良的居小菜,到最后就是会原谅凌子墨。

“我想着和凌子墨好好在一起,带着我们的小居一起,我们一家三口,就如普通家庭一样,生活下去。所以这次即使我真的很担心小居很不舍的把她丢下,还是陪着他一起到了这么多地方。可是可是……”居小菜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眶有些红,身体有些激动,“凌子墨那渣男,到处都有跑友,全世界都有!”

“噗。”夏绵绵忍不住大笑。

她完全可以想象居小菜在撞见凌子墨那些老情人时,她内心是有多崩溃。

“现在这酒店就住了两个!”居小菜狠狠的说道。

“又多了一个?”

“是啊,又千里迢迢来了一个!”居小菜咬牙切齿。

夏绵绵除了幸灾乐祸,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居小菜。

而且她肯定,此刻最崩溃的应该不是居小菜,而是凌小猪。

出来混,迟早要还。

凌子墨活生生的例子。

“凌子墨以前的私生活真的太糜烂了!我本来以为,我既然想通了要好好的凌子墨在一起,就绝对不再计较他曾经的那些破事儿,我现在真的不管怎么说服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我很计较,我很介意。”居小菜说,说得又是激动无比,“我都怀疑,真的是怀疑不是夸张,凌子墨上过的女人真的可以绕地球一圈!”

“……”夏绵绵忍不住大笑。

凌子墨这辈子算不算也死而无憾了。

“他这辈子就应该不举才好。”居小菜诅咒。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气愤到不受控制,居小菜自己倒了一杯烧酒,喝了起来。

喝得撕心裂肺。

夏绵绵也这么静静的喝着,“我现在倒觉得,任何两个人的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事情。凌子墨以前的那些破事儿,确实挺让人烦的,但说真的,他这种人只要一旦收心,对外界就再也没不会有任何眷恋,不用担心他会出轨不用担心他会弃你而去。”

“是吗?”居小菜半信半疑,那一刻即使神经有些恍惚,还是发现了夏绵绵好像和自己表现出来的感觉不太一样,她认真的模样看着她,“绵绵,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憋在心里?”

看上去好像是陪她喝酒。

其实……

她面前就空了好几个烧酒瓶了。

夏绵绵说,“没什么,就是偶尔会有些感叹而已。”

“还是因为龙一的离开吗?”

“不是。”夏绵绵笑了笑,“我理解龙一,你不是说过了吗?龙一跟在我身边,他永远都不会愿意尝试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他这么走了对他而言是好的,至于以后我们要怎么样,要怎么的敌对,那都是以后的事情,而且我坚信,龙一就算做任何事情,都绝对不会真的伤害我。”

“龙一对你真的很好,封逸尘消失的那五年,其实我都很想劝你和龙一在一起,可惜你对封逸尘的感情太深了。”

夏绵绵笑了笑,“是啊,是很深。对其他任何男人除了同伴之情,除了兄妹之情,真的找不到一点点所谓的情爱。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封逸尘,喜欢了很多很多年,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就算恨他到想要杀了他,还是很喜欢他。”

“嗯。”居小菜微微一笑。

她知道绵绵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她知道绵绵对待感情的从一而终。

“不说我了,说说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对待那头猪。”夏绵绵直接转移了话题。

居小菜总觉得,夏绵绵看上去很开朗的一个女人,很多事情却都这么默默的藏在心里,不管有多难受,她都这么忍着。

不像她,她每次都以为自己很能忍受,很能忍受很多事情,但最后却还是会把自己心里的所有憋屈所有委屈全部都说出来,发泄出来。

“我不知道怎么对他,我现在看着他就能够想到,他和其他女人苟合的画面。”居小菜说,说出来之后,脸上都是嫌弃的表情,“我在想他给我做的是不是就是给万千女人都这么做的,我现在都不想他碰我了。但是……”

夏绵绵默默的喝酒,默默的听着居小菜的抱怨和发泄。

“但是他现在也不行了,为了他的身体着想,我又不得不妥协的去帮他,帮他恢复,心里很烦。凌子墨就是有那个能力,让你没办法推开他,却又总是对他恨得牙痒痒的,什么都不了。”

居小菜说得真的是崩溃无比。

她总觉得她上辈子是不是欠了凌子墨什么,这辈子要被他如此折磨。

身心折磨。

“大道理说太多,也没用什么用。”夏绵绵看着居小菜,但有时候还是不得不劝劝你,“你既然能够把展然藏在心里,那么让你撕心裂肺的人都可以让你学着放下,凌子墨曾经那些龌龊事儿对比起来就是写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我不相信你放不下。”

“但我现在真的很烦。”

“想过为什么吗?”夏绵绵突然问。

“额……”居小菜怔怔的看着她。

倒是没想过。

“因为你喜欢凌子墨啊。不该不只是一点点喜欢。对喜欢的人才会这么介意,不喜欢的人,我管他要死要活要睡谁睡过了睡,女人就是这样的,因为喜欢才会变得矫情才会变得,失去理智。”

居小菜咬着小嘴。

显然是被夏绵绵说中了,那一刻突然就不知道怎么回答。

夏绵绵自顾自的喝着烧酒。

她其实喝了很多了,喝得也已经醉醺醺了。

此刻却还是能够口齿清楚的说道,“能互相喜欢,还能没有外界干扰的在一起,真的很不容易,我知道一时半会儿你接受不了凌子墨的滥情,但慢慢的,学着放宽自己,曾经毕竟都是曾经,我相信,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凌子墨会回去宰了曾经的自己。”

居小菜不想点头。

尽管知道夏绵绵说得有道理。

她拿起酒杯,也陪着夏绵绵喝了起来。

她刚开始都是小口小口,现在反而能够稍微大口一点的吞咽,即使眼前越来越模糊不清。

夏绵绵当然也没过就她三言两句就真的让居小菜对凌子墨放心成见,她只是点到为止,居小菜会知道怎么过日子,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方式。

那一刻,夏绵绵笑了笑。

凌子墨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吧。

至少居小菜承认的对他的喜欢,至少居小菜放下了那个她一直放不下的展然。

看着别人幸福也挺好的。

她默默地喝着酒。

很自若的吃着下酒菜。

居小菜那个时候已经差不多了。

她喝着喝着,就这么趴在了桌子上。

夏绵绵看了看居小菜旁边的那半瓶烧酒。

酒量还是惊人的浅。

她也没有再叫醒居小菜。

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睡着。

这里暖气很足,也不用担心她感冒,何况烧酒本来就会让身体发热。

她就一个人坐在那里,一个人喝着,喝了不知道多少,也喝了不知道多久。

她喝着喝着,就看到小酒馆外走进了两个人。

凌子墨比较激动。

封逸尘显得很淡定。

封逸尘不是不担心他,封逸尘只是知道,她有那个能力保护自己,而她不会离开他,只是偶尔耍耍小脾气。

凌子墨看到她们那一刻,直接跑了过来,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居小菜,紧张到不行,“小菜,小菜……”

“她只是喝醉了。”搞得生死离别似的。

凌子墨抬头看着夏绵绵,带着情绪,“你为什么叫我家小菜来喝酒,你明知道她酒量不好。”

“那你别惹她生气啊。”

“我……”凌子墨总是被夏绵绵堵死。

他不搭理夏绵绵,连忙给居小菜穿上她厚厚的羽绒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抱着居小菜就往外走。

夏绵绵看着凌子墨和居小菜的背影,转眸,看着站在她面前,对比起凌子墨简直不能再淡定的封逸尘,封逸尘依然带着口罩,他就站在她面前,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她。

夏绵绵拉出灿烂的笑容,“封老师,坐。”

封逸尘坐在了刚刚居小菜的位置。

他不会喝酒。

此刻也不是饭点,所以也没想过动筷子。

夏绵绵就这么托腮看着封逸尘,看着他深邃的眼眸,也这么回视着她。

她说,“我嗜酒。”

在解释,她今天为什么突然离开,然后突然带着居小菜来喝酒。

“我知道。”封逸尘说。

就是不会对她责骂半句。

她叫老板又拿了两瓶烧酒过来。

老板都忍不住感叹,“年轻人酒量这么好。不过不要贪杯,烧酒后劲儿大。”

“没关系,我老公会照顾我。”夏绵绵对着老板甜甜一笑。

老板也这么笑了笑,说道,“年轻真好。”

是啊。

年轻真好。

年轻的时候可以做很多想要做的事情,到了老了之后,生活就少了很多激情。

她打开新的一瓶烧酒,给自己倒下,喝着。

封逸尘就一直陪着她,陪着她,看着她一口一口漫不经心的喝着,喝得眼神越老越迷离。

越来越迷离。

又是两瓶喝完。

夏绵绵觉得自己此刻应该是站都站不起来了,而她却莫名很享受这个状态,就是轻飘飘的状态。

她嗜酒,但不烂酒。

她不喝了。

再喝下去,可能就会现场直播了。

她可不想,如此丢人。

她说,“封老师,结账。”

封逸尘就听话的去结了账。

然后过来给她穿上衣服,俯身抱着她。

抱着她出小酒馆的大门。

外面突然下雪了。

雪很大,鹅毛般的大雪,就这么飘飘扬扬的从天空中飞舞了下来,很美。

夏绵绵动了动身体。

封逸尘就知道她要做什么。

他把她放下。

他们一起踩在了厚厚的雪地里。

她喜欢这种感觉。

喜欢雪花漫舞,最爱的人还在身边的感觉。

她忍不住不停的往前走,往雪越来越深越来越厚的雪地里面走去,走得举步维艰,歪歪倒倒,每次在自己要倒下的时候,身后就有人将她稳稳的抱住,待她稳定之后,才放开她,就又走几步,这么来来回回。

她累了。

她说,“封老师,我想躺一会儿。”

“雪地你很湿。”

“可是我想躺一会儿。”夏绵绵说,“驿城没有这么大的雪,不会下这么大的雪,以前做杀手的时候,全世界的跑,但却从来没有为某一处风景停留,现在我想享受。”

“好。”封逸尘就这么答应了。

他总是好到,对她纵容一切。

她笑着,笑着,重重的直接躺在了雪地里。

雪花漫舞,在自己眼前不停的绽放,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化成了冰水。

那一刻她却丝毫都不感觉不到寒冷,大概是酒精的原因,雪花还会让她觉得很舒服,沁人心扉的凉意。

不知道何时。

封逸尘也躺在了她的旁边。

就这么默默的陪着她。

那一刻,两个人心里想的都是,都是天荒地老。

可现实终究不那么如人愿。

离封逸尘回金三角不到十天了。

时间就是过得这么快。

快到,毫无预兆。

她翻身。

翻身,压在了封逸尘的身上。

封逸尘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蛋,看着她呼气时,热乎乎的白雾。

她脸对着封逸尘的脸,表情看上去很认真,“封老师,你说我现在在这里睡你,我们会不会冻死。”

封逸尘戴着口罩,她着实看不到他的表情。

她把他的口罩取了下来。

封逸尘的眼眸微动。

他还是不习惯自己这张脸颊,却还是会纵容她的一切。

她低头,亲吻着他的嘴唇。

他的唇瓣很凉。

大雪天气,不得不因为低气温而变得冰冷。

而她的嘴唇却很火热。

烧酒果然是一个好东西。

让她整个身体都在发热。

她小舌头舔舐着他的唇瓣,偶尔似乎还能够舔到一丝落在他们唇瓣的雪花,她伸进他的唇舌之中,他会亦温柔亦霸道的回应,她喜欢他的吻技,她总是会沉浸在他的拥吻之中,然后……

可耻的。

睡着了。

就这么吻着吻着,睡着了。

封逸尘喉咙微动。

他放开了夏绵绵,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蛋。

他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脸颊,放在了她的眼角。

如此明显的一行眼泪,甚至滴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唇瓣轻轻了吻了上去。

咸咸的味道直入心里。

他其实很清楚,她并不是她表现的那么坚强,那么的毫不在意。

他也很清楚,名义上带着居小菜出来嗜酒,不只是因为她想要排解居小菜的苦闷,更多的,大概是在借酒消愁。

封逸尘把夏绵绵紧紧的抱在怀抱里。

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出雪地,坐进停靠在街道边的专车里,回酒店。

……

此刻,已经回到酒店的凌子墨,一边咒骂着夏绵绵,一边在帮居小菜脱掉厚厚的衣服,让她好好的睡一觉。

夏绵绵这女人就是天生和他犯冲。

他不过就是和黛西说了几句,义正言辞的表达自己的不需要任何人来阿布给你他的决心,说得无比坚决,终于把黛西说服了之后,他急匆匆的去找他们,找到他们的时候,就只有封逸尘还有两个小不点在滑雪。

他差点没有急死。

封逸尘却显得淡定。

那货是不爱夏绵绵吧。

他觉得他在幸灾乐祸。

而他也不知道一个人能去哪里找,死活拽着封逸尘一起,导致两个小不点对他怨恨极深,在两个小不点无比哀怨的眼神下,回到了酒店。

两个小孩子就被放置在了酒店专设的儿童乐园里面,那里有一对一的看护,不用担心孩子会出什么事情。

然后两个人就离开了酒店,去寻找消失的两个女人。

一路上他都要急死了。

封逸尘却还是一副死鱼相。

但不得不说,封逸尘确实聪明。

他目的性很强,让司机就去这里比较出名的小酒馆,然后就在第二家小酒馆就找到了他们。

封逸尘这是把夏绵绵算死了吧,完全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好吧,他不想感叹那两口子了,他现在就是很不爽,他家小白菜都不沾酒的人,居然喝醉了。

醉得迷迷糊糊,醉得小脸通红,身体发热。

呼。

他春心萌动。

他想强奸他家小白菜。

他忍住。

忍住,帮她脱了衣服,给她盖上被子。

他要去洗个冷水澡。

当然他怕冷,其实不会这么做。

而且他又不行,搞得自己很猛似的。

但刚刚出门了一趟,此刻泡个热水澡还是极好的。

他享受着,走进偌大的浴室里面,躺在浴缸里,享受着浴缸带来的舒适。

一边还哼着小曲。

忽然听到了一丝响动。

他诧异,看着浴缸屏风外好像有一个人影,接着就是居小菜是撕心裂肺的呕吐声。

看吧看吧。

夏绵绵那妞真的把她小白菜喝醉了,还喝吐了。

下次看他不好好收拾她。

这么想着,他准备起身去看看他家小白菜。

刚起身,就看到居小菜突然走了进来。

二话不说,闭着眼睛就在脱衣服。

就在他面前脱衣服。

这么香艳的画面,他能说他真的很爽吗?!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居小菜脱得一丝不挂。

看着她绝美的身体,此刻还泛着红润的,走进了浴缸里面,直接就趴在了他的身上。

凌子墨心跳加速。

身上都是居小菜的触感,都是她的投怀送抱。

他能说,哥哥现在都要爽死了吗?!

哥哥现在真想大干三百回。

他一把抱住居小菜,就是疯狂的亲吻了起来。

他大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游走。

享受得怀疑人生。

亲了好一会儿。

居小菜那一刻似乎有些清醒了。

她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近距离的凌子墨,看着他非常不知检点的在她身上,很不规矩。

“凌子墨!”居小菜突然大声吼叫。

我滴个乖乖。

劳资会被你吓得不举的。

对了,他本来就不举。

他就是猴急,但他不行。

“小菜你醒了。”

“你除了做做做做,就不会其他吗?”居小菜那一刻好像就全清醒了。

清醒过来之后,看着自己居然这么一幅画面和凌子墨躺在一起。

这个男人就算不行了都管不住自己的欲望吗?!

“我我我我,你你你……”凌子墨那一刻突然打结到说不出来。

分明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啊!

“龌龊!”居小菜丢下两个字。

起身从浴缸出去。

凌子墨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她柔软的身体离开。

“闭上眼睛!”居小菜命令的口吻。

凌子墨连忙闭上了眼睛。

居小菜拿了一件崭新的浴袍,穿在身上,走了出去。

凌子墨重重的叹了口气。

居小菜果真很嫌弃他呢。

那一刻也没心情泡澡了。

他快速的从浴缸里面起来,也是穿着浴袍就走了出去。

房间中。

居小菜窝在柔软的沙发里面,依然酒劲的红润还在她的脸颊上,看上去可爱无比。

凌子墨也不敢去惹居小菜。

就是觉得这一刻的居小菜很危险,一不小心可能就会爆炸。

但也贼心不改的想要靠近。

就扭扭捏捏的坐在了居小菜的一个沙发上,一个这头一个那头。

居小菜眼眸似乎是动了动,看了他一眼,没有发话。

凌子墨呼吸了一口气,就挪动了两步。

居小菜依然只是看着他。

凌子墨就放大了胆子,直接坐在了居小菜的旁边。

居小菜还是这么看着他。

凌子墨说,“小菜,你还在生我气吗?”

“没有。”说没有,小脸蛋却气呼呼的。

“我都已经和黛西还有宁夏再次说清楚了,这辈子我非你不可,我真不会对其他女人有任何想法,从今以后,我身上的每一处,从头到脚都是属于你的,好不好?”凌子墨讨好。

居小菜把头扭向一边,不说话。

凌子墨壮大胆子,伸手将居小菜抱在怀里。

就怕她一不小心就从自己眼前溜走了。

他好不容易才把她追了回来。

“你别碰我。”居小菜扭动着身体。

“我不碰你碰谁。”凌子墨邪恶一笑。

居小菜生气。

身上分明还有些酒气。

带着酒气的居小菜甚是可爱。

“老公最爱你了。”凌子墨搂抱着她的身体,嘴唇在她脖子上故意的游走。

很痒。

凌子墨就是知道,什么地方会让女人,身体颤抖。

“凌子墨,你为什么非要碰我?!”居小菜生气。

“因为我喜欢你啊。”

“那你碰其他女人的时候也是因为喜欢吗?”居小菜固执。

“……”那是因为蠢。凌子墨不管了,他直接压在了居小菜身上,狠狠地说道,“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你对我而言,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不同。”

“你还不是不三不四的男人……啊……”居小菜身体一紧。

凌子墨就是一头种马。

加个前缀,无用的种马!

“凌子墨,你为什么非要碰我?!”居小菜生气。

“因为我喜欢你啊。”

“那你碰其他女人的时候也是因为喜欢吗?”居小菜固执。

“……”那是因为蠢。凌子墨不管了,他直接压在了居小菜身上,狠狠地说道,“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你对我而言,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不同。”

“你还不是不三不四的男人……啊……”居小菜身体一紧。

凌子墨就是一头种马。

加个前缀,无用的种马!

“凌子墨,你放开我。”居小菜挣扎。

“不放。”

“凌子墨……”

“叫老公。”

“唔……”居小菜委屈。

“老婆,我爱你。”

居小菜看着他,眼眶红彤彤。

凌子墨真的很想告诉居小菜,这样子更会引起男人的犯罪。

所以他会更加的不受控制然后更加的肆无忌惮……

决定了,就在沙发上,奸了她!

------题外话------

达拉达拉。

凌小猪会不会得逞?!

求月票求月票!

爱你爱你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