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她要报复!/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岳芸轩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周母的脸上,脸上的表情狰狞无比。

周母看着岳芸轩,反应不过来,就这么傻了两秒。

岳芸洱抬眸看了一眼他的弟弟。

什么都没说。

下一秒,周母回神过来,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那一刻就完全跟疯了一般的又哭又闹,“岳芸轩你疯了吗?你是疯子吗?!你居然打我,你这天打雷劈的龟孙子,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我今天也要弄死你!”岳芸轩说着上前就准备又去打周母。

周母惊吓着连忙往后跑了好几步,“岳芸轩我会告你的,我会告你,你就应该蹲大牢!”

“你告我我也要打死你,打死你这个死老太婆!”岳芸轩大步走向周母。

周母吓得鸡飞狗跳,一边跑着一边大声的吼着,“杀人了,杀人了,有人要杀我!”

岳芸轩正准备追上去的时候。

岳芸洱还是拉住了他。

此刻急救室里面,周喃喃虚弱的被推了出来。

脸色煞白无比,嘴唇都没有颜色,此刻就是睁着无力的眼睛,看着他们。

岳芸轩忍了一口气。

岳芸洱走过去,看着周喃喃,声音温和道,“没事儿了,喃喃。”

“可是孩子……”周喃喃流泪。

眼泪就顺着眼角,不受控制。

“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岳芸洱安慰着,转头对着一边愣在原地固执的没有过来的岳芸轩说道,“我们先推着喃喃回病房。”

岳芸轩忍着,走了过去。

那一刻没有看周喃喃。

周喃喃眼泪流得更加明显了。

她知道岳芸轩一定生气了。

随着医务人员一起,周喃喃住进了高级病房中。

护士给她整理妥当之后,走了出去。

病房中就剩下了岳芸轩和岳芸洱。

周母不知道去了哪里。

周喃喃还一直在哭,哭着说,“对不起轩轩,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我母亲……”

岳芸轩口吻有些冷,“不用说了,好好休息吧。”

“轩轩。”周喃喃静静的哭着。

岳芸轩不再多说。

倒是岳芸洱,坐在周喃喃的旁边安慰了几句。

现在夜已经有些深了。

病房中很安静。

好一会儿。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周母审视着岳芸轩,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走进来直接走向了病房,看着周喃喃,那一刻还忍不住咒骂了两句,“流个小产而已,需要这么矫情吗?!差点吓死我了!”

“妈,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周喃喃直白。

“你这死不孝顺的。劳资把你养这么多,你现在居然这么说我。”

“够了妈。”周喃喃虚弱的说道,“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认你这个妈妈!”

“周喃喃!”周母气得都要跳了起来。

周喃喃一直哭一直哭。

她真的是受够了她母亲。

“怎么回事儿!”岳芸轩声音突然很大,在如此大的病房中,吼了起来,“现在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到底为什么要把孩子打了,房子也买了,婚礼也筹备了,为什么要打了!”

周母被岳芸轩的声音吓了一跳,随即还是气汹汹的样子说道,“你这么没出息,孩子生下来不是跟着你受苦吗?!”

“你!”岳芸洱上前就准备去打周母。

周母往后退了两步。

岳芸洱拉住了岳芸轩。

岳芸轩气得身体发抖,“既然如此,你让我买什么房子,结什么婚!”

“你要结婚就结婚啊,孩子晚几年又能怎样!”周母嘀咕着。

“你真的是周喃喃的亲妈吗?”岳芸轩真的很想杀了面前这女人。

真的很想杀了她。

“我也是为了我家喃喃好,你这样,没有女人会喜欢你的,没有女人可能喜欢你!”周母也大声的吼叫着,“你以为我想把我女儿嫁给你啊,你这没出息的!”

“你,你……好!”岳芸轩真的气得眼眶都红了。

是。

他没出息。

他没半点出息。

他买房子结婚全都靠他姐,现在为了救自己的女朋友,还要让她姐去身不由己。

他冷笑着,冷冷地笑着,模样很吓人。

周母也被岳芸轩突然的模样吓到了。

她有些心惊,但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分手吧。”岳芸轩说,“我和周喃喃分手,这下你满意了?!”

“轩轩……”周喃喃叫着他。

“我们分手,你去找你的金龟婿,你去找!”岳芸轩狠狠的说道!

“分手就分手。”周母一口答应。

岳芸轩冷笑着。

冷笑着转身就走。

“轩轩,轩轩……”周喃喃激动的从床上起来。

周母一把把周喃喃按了下来,“你都不知廉耻的吗?都不要你了你要跟着去什么,岳芸轩那种男人注定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出息的,你好好休息,妈到时候给你找一门好的!”

“妈,我真的很恨你,我真的很恨你!”周喃喃崩溃无比。

周母却说,“现在恨我,以后就会感激我的,相信妈。”

周喃喃哭得崩溃。

岳芸洱还在病房中,看着周喃喃,看着周母。

她说,“阿姨,秦梓豪给你了多少钱?”

“什么?!”周母看着岳芸洱。

“今天在弘仁医院出现的那个男人,给了你多少钱?”岳芸洱一字一句。

周母有些心慌,眼神闪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为了那些钱连自己女儿都出卖。”岳芸洱淡淡道,“我真的为周喃喃感到可悲。”

“你乱说什么,乱说什么!”周母大叫。

那一刻确实也有些被人揭穿了的难堪。

确实是突然有一个很有钱的男人找到他,说给她二十万,让周喃喃把孩子流了。

她当时问为什么对方也没说,直接先给了她十万现金,一沓钱在她面前她怎么可能不心动,于是第二天她就带着她女儿,说是给她做胎检,实际上就是预约了做流产手术,周喃喃一向懦弱,而且对她言听计从,等全麻之后,周喃喃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手术,一切就水到渠成了,钱就到手了。

更何况,她实在是看不起岳芸轩,以及他的家庭。

又想到孩子流了就流了,反正又不是不可以再生。

二十万是说没了就没了。

“喃喃。”岳芸洱不想和周母再多说,“你和轩轩分手的事情,我赞同。”

周喃喃看着岳芸洱。

现在,她还能说什么。

她有这样的母亲,她真的很想去死。

“你好好养病。”岳芸洱说。

说完,也转身离开了。

走出医院。

她拿起电话给岳芸轩拨打。

刚打通,就听到了周围的铃声响起,她顺着铃声的方向,走向了岳芸轩。

岳芸轩靠在墙角,抽烟,一直狠狠地抽烟。

脚底下一堆烟头。

“轩轩,回家吧。”

“姐。”岳芸轩叫着她,“对不起。”

那一刻,似乎突然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带着些哭腔。

岳芸洱摇了摇头,“没什么。”

“如果我能有出息一点……”

“这和你没什么关系。”岳芸洱说道,“以秦梓豪家里的条件,就算你能多赚点钱,我们也斗不过,他可以先很多办法让我对他下跪求饶。”

“但是,我不希望是因为我,我……”岳芸轩突然就哭了出来,“我刚刚从喃喃的房间跑出来,我甚至很想去杀了秦梓豪,我却发现我连他人在哪里都不知道,我就算知道他在哪里,我可能也靠近不了他……我就是这么无能,就是想要帮你出出气都不行!”

“别想了,我真的没有你想的这么委屈。”岳芸洱说,就是可以很平静地说道,“秦梓豪不过就是对我不太甘心,我不顺了他,他就会一直有一个疙瘩,如果顺了他,他对我的乐趣也就几天,过了就没事儿了。其实人活着这辈子,本来就会经历很多不开心,时间久了就会淡忘。你想想当年我们家破产,父母双亡的时候,那个时候遭遇的,不比现在的更糟糕吗?我们不还是挺了过来,不还是过了下来。”

“可是这些年我们过得真的不好。”

“但是对比起很多从一开始就一无所有的人而言,我们还是算幸福的。”岳芸洱劝说,“轩轩,日子都是自己过下来的,好好的爱生活,我们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好。你和喃喃分手的事情,姐姐支持你,姐姐知道喃喃是好女孩儿,但她母亲确实不是我们家可以接纳得了的,你和喃喃就这么分手吧,以后有机会,找一个家庭和睦的女孩,你还小,慢慢找。”

“嗯。”岳芸轩点头。

“不早了,回去吧。”岳芸洱说。

岳芸轩跟着岳芸洱离开了医院,回到了他们的那个小蜗居。

岳芸轩真的觉得他姐很坚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仿若都能够坚持下去一般,就是有那份让人佩服的韧性。

两姐弟各自回到床上或沙发睡觉。

岳芸洱其实睡不着。

她并不是自己表现的这么不在乎,尽管不干净,但也确实不想,确实不想把自己就这么给了秦梓豪。

她一直觉得,她即使生活得很底层,但她在底层至少还保留着自己的自尊。

到现在,一直支撑着自己好好活着的尊严,仿若都瞬间倒塌了。

她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

发呆。

那一刻突然似乎听到了沙发上的一丝动静,很大。

岳芸洱连忙从床上起来,“轩轩。”

岳芸轩穿着衣服直接就冲出了家门。

“轩轩!”

岳芸洱连忙起床。

连忙起床,跟着追了出去。

楼下,岳芸轩在打车,疯狂的打车。

此刻已经是凌晨,街道上的车辆很少。

岳芸轩直接跑到了公路中间,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岳芸洱疯狂的跑过去,出租车已经离开。

岳芸洱惊吓,连忙也招揽的了出租出,跟在了岳芸轩的身后。

岳芸轩一路到达了市中心私立医院。

岳芸洱跑着追上,和岳芸轩基本差不多时间到了急救室。

周母在急救室的走廊上吓得脸都惨白了。

非常惨白。

“周喃喃呢?!”岳芸轩疯狂的大叫。

周母更是吓得不轻,哆嗦着说,“在在在里面急救,我,我我也不知道她那里想不开,要自杀,割手腕,流血,我,我不是突然想来看到满地的血我都不知道,都不知道她会做这种事情,我,我我……”

“我要杀了你!”岳芸轩那一刻真的是愤怒到了极致。

岳芸洱都被自己弟弟的模样惊吓住。

她连忙上前,上前想去拦着岳芸轩。

岳芸轩此刻已经随手抱起了走廊上的垃圾桶,直接往周母的头上砸了过去。

“哐哐!”几道惊人的响声。

岳芸洱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周母被砸晕在了地上,周母头上留了很多血……

“不!”岳芸洱惊吓着,惊吓着上前一把抱住岳芸轩。

抱住此刻完全没有理智还想上前去打周母的岳芸轩。

不!

她弟弟不能杀人。

不能坐牢。

不能有污点。

她狠狠地抱着他,狠狠地抱着他。

走廊上的响声让值班的医生护士都走了出来。

看到地上躺着昏迷的周母,连忙就有人过来送进了急救室,甚至那一刻医务人员也报了警。

医院一片混乱不堪。

警察赶到了现场。

问清楚了情况之后,直接带走了岳芸轩。

岳芸洱怎么给警察说好话警察都不听,只说会进一步将情况调查清楚再移交司法机关。

不。

岳芸洱两眼红红的看着岳芸轩。

看着他跟着警察走了。

一句话都没说。

她看到了他眼神中的猩红,那么狰狞的模样,却就是对她的愧疚。

她跌坐在医院走廊上,不受控制得哭了很久。

那一刻是真的觉得很难受。

是真的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一般,就跟那时候,知道家里破产,知道父母双亡,自己遭遇强奸一样,一无所有。

她现在唯一唯一可以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就是她弟弟。

现在,她弟弟过得很不好。

归根结底,因为自己过得很不好。

她想报复。

她想报复!

她看着眼前的急救室熄灭了灯。

医生出来,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岳芸洱,以为她是因为受伤过度,医生说道,“别伤心,两名伤者都已经抢救了过来,都没有生命危险,不会有事儿的。”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医生。

医生对着她点了点头,先离开了。

周母没有死。

还好,没有死。

她想笑,但是笑不出来。

就算没死,周母想要告岳芸轩也可以。

她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此刻还穿着睡衣。

她也不想去迎接周母和周喃喃的出来。

她没有那个义务。

她走出医院。

医院大门口,停着一排出租车。

她坐进其中一辆。

出租车司机发动车子,看着她惊魂落魄的样子,“小姐节哀。”

节哀。

以为她经历了亲人的死亡吗?!

没有。

至少她弟弟不会死。

她还剩下的唯一亲人还在。

她还要好好地活下去。

她眼眶红透,泪眼模糊的看着窗外。

她真的受够了。

受够了这种底层人的生活,受够了被人看不起,受够了被人威胁的日子。

她擦了擦眼泪,对着出租车司机说了一个地址。

她早就该走上这条路了。

坚持,自尊,尊严,努力。

到底算什么!

她早该学会报复了。

从他们家的家产被人蓄意抢走,从他父亲被人逼死,从她母亲的自杀,从自己被人强暴,从被阻挡在大门之外,从被人威胁着下跪求饶,她早该学会反抗了。

出租车停靠在了目的地。

她付了钱,下车。

走进高档小区。

夜晚的小区楼下都会有玻璃大门锁住。

她根本就不去。

现在又是凌晨时刻,出入的人少之又少。

她就站在门口,夜晚的气温很低。

她等了很久。

等了很久。

有一对夫妇回来,开了门。

她跟着进去。

走进了电梯,按下了楼层。

达到楼层,她走出去,一步一步走向了大门门口。

她靠在门上。

看着走廊上的天花板,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她眼前的一切模糊了又清醒,清醒了又模糊。

她淡淡的笑了一下。

不过就是,再经历一下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就算被拒之门外,也没什么。

大不了就是重温一下以前的感受而已。

她按下了门铃。

因为真的很晚了。

她怕他已经熟睡,所以准备按第二下。

大门就打开了。

何源穿着宝蓝色睡衣站在门口,清冷的眼神看着她,看着她穿着棉质睡衣的模样,她头发顺顺直直的披在两肩,仔细一看,似乎连文胸都没有穿。

他眉头微紧,“梦游?”

“不是。”她摇头。

“走错门了?”

“不是。”

“找我有事儿?”何源眉头轻扬。

表情很冷漠。

很冷淡。

岳芸洱说,“何源,你之前说,我陪你上床你让我过上我以前的生活,还算数吗?”

“不算。”何源拒绝,不需要犹豫。

岳芸洱点头。

点头,那一刻眼眶还是红透了。

眼泪就这么从眼底里面落了下来。

布满了她的脸颊。

她盈盈一笑,在勉强着自己,尽量好看的面对他,“何源,你帮帮我。”

何源蹙眉。

“我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了,我不想了,我觉得很辛苦,我想回到以前,我坚持不下去了。”岳芸洱看着他,眼泪直流,嘴角却还是在让自己上扬,“我知道你曾经喜欢过我的。”

“那是曾经。”何源还是很冷漠。

她也知道那是曾经。

“我会弥补当年我对你的不好那些……”岳芸洱尽量的说着。

她知道她勉强不了任何人。

就像那一年,她冒着大雨去找秦梓豪一样,他也是这么冷冷的把她拒之门外。

“不需要了。”何源说,“岳芸洱,我晚上给你的那些提议你可以考虑一下,找份正经的工作,找个正经的人。”

她不会了。

她不会这么做。

她说,“那打扰了。”

何源不会帮自己。

她抱着一些希望,也毁灭了。

没什么。

没有了何源,就去找秦梓豪吧。

不知道能被秦梓豪玩几次,她只能尽量,尽量不那么快被秦梓豪抛弃,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去做自己的复仇计划。

她转身离开。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的背影。

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得不算慢,但没有停留。

他眼眸微紧。

看着岳芸洱走进了电梯。

走进电梯,身体转过来。

他看到了她苍白的脸颊,眼神也空洞,仿若就是,心如死灰。

何源喉咙微动。

在电梯关过来的那一刻,何源上前拦住了。

岳芸洱看着何源。

何源直接拽着岳芸洱的手,走出了电梯,走进了他的家门,将房门猛地一下关了过去。

关过来之后,何源放开了岳芸洱。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他此刻还有些烦躁。

但他不习惯表现出来,他回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岳芸洱一直站在玄关处,没有任何表情。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

何源说,“遇到了什么事情?”

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否则岳芸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否则岳芸洱怎么可能突然来找他,否则岳芸洱怎么看上去……就跟天塌了一般。

岳芸洱轻咬着嘴唇。

她抬头看着何源,看着他冷漠的样子。

她脱掉鞋子。

赤脚走在干净的地板上。

地板透亮无比,也很冰凉。

她直直的站在何源的面前,脸色惨白,她说,“何源,我想变得有钱。”

何源眼神中带着审视。

“我受够了穷日子了。”岳芸洱直直的说着,声音中其实没有什么情绪起伏,“你帮帮我,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何源问。

扬眉问她。

不可能突然心血来潮。

岳芸洱没有回答。

她不想说。

此刻,什么都不想说。

她也会怕她说出来之后,他会拒绝。

何源为什么要帮她?!

没有理由帮她的。

何源觉得自己真的有些自讨没趣。

他放下二郎腿,从沙发上站起来,“不说就算了,你走吧。”

“何源。”岳芸洱一把抱住他的身体。

那一刻很激动,因为真的不想他拒绝自己。

下一秒又会带着胆怯,她怕何源会突然推开她。

紧接着,又会忍不住将他抱得更紧。

她渴望,他伸出援手。

何源就这么杵在那里。

一动不动。

他只感觉岳芸洱的身躯挨得他很近。

小心翼翼的在抱进他。

可笑的是,那一刻他居然还突然心跳加速了。

“何源,我……”岳芸洱抱紧他,颤抖着小手去抚摸他的身体。

何源嘴角拉出一抹冷笑。

那一刻,猛地一下将岳芸洱推开了。

岳芸洱一个不稳,就这么被何源猛地推倒在了地上。

岳芸洱觉得身体很痛。

心口也很痛。

何源没有回头看她,对着她说,“要么说出你的事情我考虑能不能帮你,要么就离开这里。”

岳芸洱跌坐在地上,依然没有回答。

何源等了了几秒,直接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把房门关了过来。

岳芸洱搂抱着自己的膝盖。

何源真的很讨厌自己啊。

其实她也觉得她根本就配不上何源,也不应该这么不知廉耻的去勾引他。

勾引了他又能怎样。

多了一重身份,他就能帮自己了吗?!

她真不应该去玷污了何源。

以前利用他就已经够过分了,现在却还想这样。

她都觉得自己很可耻。

就因为自己逃不掉被委屈男人身下的命运,所以在有可能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她宁愿选择何源。

而她却没想过,这对何源又算什么!

何源都已经有女朋友了。

何源也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了看偌大的客厅上的时间。

凌晨4点了。

就这么到了4点了。

她从地上起来,缩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让自己睡了一会儿。

何源讨厌归讨厌她,但不至于这么晚了赶她离开才是。

她就让自己在这么温暖的沙发上,休息一下。

醒了就走。

这么想着。

她安心地让自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破晓。

她迷迷糊糊的看了看时间,早上6点30。

她身体很疲倦,睡衣还很浓,但她不允许自己再睡了过去。

她抖抖身体让自己坐了起来。

准备离开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走进了开放式厨房。

她开始做饭。

做早餐,虽然有点自作多情。

她利用厨房冰箱里面的食材,熬了粥,减了蛋,弄了吐司,还凉拌了一份黄瓜。

7点30分。

何源打开了卧室的房门。

那一秒就看到了岳芸洱,看到她在厨房中忙碌。

看着他起床之后,还不自觉地紧张了一下,就是想做错事儿的孩子一般,低下头,拘束的站在那里。

何源都以为,昨晚上她离开了。

所以进了房间之后,也没打算出来看看。

再说,如果岳芸洱要找他,可以敲他的房门。

显然并没有。

他看着岳芸洱。

听到她小声的说道,“我做了早餐。”

“怎么还没走?”何源走过去。

早餐看着简单,却也够了。

“我借宿了你的沙发。”岳芸洱解释,“昨晚太晚了,我就……”

“嗯。”何源点头,看上去在听她说话,其实在不耐烦。

“我做了早餐,你吃了早餐再去上班吧。昨晚谢谢。”岳芸洱微微一笑。

何源并没有什么表情,显得异常的高冷。

岳芸洱拍了拍手,指了指她熬的粥,“两分钟后就好了,你盛出来吃。”

何源看了一眼粥。

似乎散发着淡淡的饭香味。

“我先走了。”岳芸洱取下围裙。

何源没有说话。

岳芸洱走出何源的家门。

尽管微不足道,但这是岳芸洱能够想到唯一可以回报何源的。

本来还想给他好好说声对不起的。

还是……算了。

都觉得自己做的就像小朋友过家家一样,那么不值得一提。

她打车离开。

离开。

10点前给秦梓豪打电话。

给他打电话吧。

……

何源的家里。

何源就这么看着面前的早餐。

不像是一个人的份。

但他并没有留她下来。

他坐在饭桌前,吃了两口。

味道,不好也不坏。

他却把两个人的份都吃完了。

吃完之后,他整理了厨房,开车离开,上班。

这段时间夏绵绵留下来的事情确实太多。

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管理其他事情。

今天,却突然什么都不想做。

一堆工作等着他审批,等着他决策。

他终究还是离开了电脑,拿起电话,拨打,“帮我联系一下侦探公司。”

“是。”

何源等了一会儿。

一个陌生进来,“你好何先生,我这里是福尔摩斯侦探事务所,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帮我调查一个人,看看她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的,麻烦你帮我说一下她的基本情况。”

何源说了信息。

“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给你答复的。”

“谢谢。”

何源挂断电话。

当他,多管闲事吧。

------题外话------

抱歉啊,周末就有点更新不稳定了。

小宅罪过罪过。

二更在晚上8点左右,爱你们哦。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