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别装得跟处女一样!/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回到家里。

她洗了澡。

那一刻才发现,自己连文胸都没穿,就这么在外面流浪了一夜。

何源都看到了吧。

她果真是一个放浪的女人。

她换了一套衣服,吹干了头发。

然后,给秦梓豪打电话。

“喂。”岳芸洱开口。

“吸取教训了?”秦梓豪讽刺无比。

岳芸洱点头,“嗯。”

“我一会儿发个地址给你,你来找我,为了你,我今天可是专程逃班的。”

“好。”岳芸洱温顺。

“岳芸洱,你说你早点顺从我,哪里会有这么多的苦头吃。”秦梓豪说得语重心长。

“是。”岳芸洱应着。

“好啦,我也不为难你了,你以后只要好好听话,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哥哥都会给你。”

“谢谢。”

“早些过来吧。”

“好。”

挂断电话。

岳芸洱默默的叹了口气。

经过一晚上的思考,其实什么都已经想通了。

她还简单的化了妆,看着手机上酒店的地址。

她打车去的。

总不能这个时候还坐公交车,显得自己真的太寒碜了。

她到达酒店。

酒店很高档。

秦梓豪从小就是很会享受的公子哥,当然住的都是高级酒店了。

她走进电梯。

按下楼层,按上按钮。

电梯在关过来那一刻,有人突然将电梯又按开了。

传来一个恭敬的嗓音,“何总,莫扎特先生在他房间等你了。”

岳芸洱就看到了何源。

何源是被人拥簇着走进来的。

也看到了岳芸洱,看到岳芸洱穿着明显大胆了些,脸上化了妆,身上似乎还有淡淡的香水味。

岳芸洱很自然的走向电梯的角落。

何源身边的黑色西装恭敬道,“莫扎特先生昨天晚上才下榻到酒店,今天一早就约了何总谈此次的驿城项目建设,基本上是确定了和夏氏的合作。”

“嗯。”何源点头。

这个项目跟了有点时间了,当时还并不知道封尚这么快就会被收购,早知道这么忙,何源或许会选择放弃,但商场上的人诚信很重要,只得硬着头皮接下了。

上午九点,秘书汇报说莫扎特到达酒店,委托助理希望单独见面,他放下手上无数的工作,就赶了过来。

然后,就撞到了岳芸洱。

还真是孽缘。

他没有看她。

两个人在一个楼层。

何源先和一行黑色西装走了下去。

岳芸洱才慢慢的下了电梯。

她看着何源的背影,缓缓走向秦梓豪指定的房门号。

她按下门铃。

房门打开。

秦梓豪就穿着一件白色的酒店浴袍,懒懒散散的站在门口,等她。

看着她的出现,带着些不屑的眼神,嘴角邪恶的一笑,“进来吧。”

岳芸洱咬唇,走了进去。

房间是高级的。

秦梓豪很享受的坐在落地窗前,享受着红酒。

这栋五星级的酒店楼层很高,是凹形的。

面前偌大的落地窗对着的就是驿城的大海,非常壮观。

岳芸洱有些拘束的站在秦梓豪的面前。

“怎么了?在害怕?”秦梓豪问她。

“不是。”岳芸洱说,“不知道该怎么做。”

“脱衣服都不会吗?”秦梓豪眉头一扬。

岳芸洱点头,“我先拉上窗帘。”

“不用了。”秦梓豪说,“我喜欢看你曝光在外的样子。”

岳芸洱看着他。

秦梓豪丝毫不为所动,“怎么了,当婊子害怕被人看吗?”

“我怕对你影响不好。”岳芸洱说,“你快结婚了。”

“邱柒柒又能奈我如何,我能娶她都是她的福分,她都给我流过产了,不嫁给我嫁给谁,你以为这些年邱柒柒不知道我在外面偷腥吗?还不是睁眼闭眼。”

岳芸洱不说话了。

“脱吧。”秦梓豪说,“让我看看,你身材怎么样!”

岳芸洱轻抿着嘴唇。

都走到这一步了。

她放下自己廉价的包,解开自己的外套纽扣。

秦梓豪坐在面前的椅子上,翘着优雅的二郎腿,一副帝王的神情,带着些不屑的眼神看着她,看着她在他面前,慢慢的脱衣服。

真的是很爽的感觉。

只要一想到以前岳芸洱在他面前的高傲,只要一想到岳芸洱以前连嘴都不让他亲,他就觉得莫名兴奋。

他要她,跪着舔他。

让她像条狗一样的,舔他。

他身体紧绷。

很久没有这么兴奋过,这么兴奋过了。

……

何源走进了莫扎特的房间。

莫扎特热情的招呼着他,请他入座。

两个人客套了一番。

房间中人不少,有些人陪着他们坐在一边,有些人在房间中恭敬地站着。

何源和莫扎特聊得尽兴。

“喔喔!”落地窗外,一个黑色西装突然传来两声没有控制住的声音。

莫扎特转头,看着那个发出声音的黑色西装。

黑色西装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不由得又发出了两声,“哇喔。”

“怎么了?”莫扎特声音有些严厉。

黑色西装才反应过来。

“怎么了?”莫扎特问。

“那边的画面……”黑色西装指了指方向。

房间中的人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包括莫扎特还有何源。

然后,就还真的看到了非常劲爆非常鲜艳的一幕。

距离有些远,隐约能够看清楚,女人纤细的背部。

“没想到驿城是一个这么开放的城市。”莫扎特玩笑的笑了笑。

何源眼眸就一直看着那边,一直看着。

“要再看一会儿吗?”外国人都不叫开放,而且很幽默。

即使谈事情的时候,也不会像国内人这般,一本正经到太过严肃。

“何先生?”莫扎特叫他。

何源回神。

回神那一刻,直接走了出去。

“何总。”何源身边的助理连忙追了出去。

何源直接走向了刚刚岳芸洱进的那个房间。

他按下门铃,有些急促。

此刻房间中,岳芸洱身上就只剩下白色的文胸和内裤。

秦梓豪听到门铃声音,有些不耐烦。

他放下二郎腿,放下红酒,起身走向酒店大门,打开,带着不耐烦,“不需要客房服务……何……喂,你疯了,你进来做什么!”

岳芸洱也没想到会有人进来,更没想到是何源,所以也没想过要去穿衣服,她总觉得既然都这样了,她没什么好掩饰的。

但她真的没想到,何源会来。

她有些尴尬。

还有些,难堪。

好像什么不好的事情,都会被何源撞到。

“怎么了?”秦梓豪看着何源冷冰的脸,眼眸看了看他面前的岳芸洱,“没碰过?”

何源不发一语。

“你要是想,你给我说一声,我玩够了把她给你就好。”

何源冷眼看着岳芸洱。

刚刚看到的那一秒,因为距离有些远所以他甚至还自我安慰了一下,觉得可能不会是岳芸洱。

然后,还真是。

还真是这么不知廉耻的岳芸洱。

他特么的今天早上甚至还有些感动。

果真是撞鬼了。

“喜欢吗?”秦梓豪漫不经心走过何源的身边,走向岳芸洱,手就这么伸向了岳芸洱的胸上。

岳芸洱咬着唇。

没反抗。

何源也这么看着岳芸洱,看着秦梓豪得意的笑容,“你要是喜欢,你也来摸一下,手感出奇的好。”

岳芸洱其实有些难受。

那一刻觉得自己真的很廉价。

廉价到不耻。

“这么脏的东西,你喜欢就好好玩。”何源说,冷讽的说着。

秦梓豪放开了岳芸洱,对着何源说道,“脏是脏了点,但总比尝都没有尝过得好。当年岳芸洱那么对你,你应该也没怎么碰到过她吧,那个时候的岳芸洱多清高啊,我还真是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她能够这么不知廉耻的在我面前脱光衣服,跪着求我睡她。”

何源眼眸看着秦梓豪。

秦梓豪说,“既然你不喜欢,麻烦请离开,别耽搁了我们的风流快活,一会儿我还有事儿。”

何源转身。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背影。

她嘴唇咬得煞白。

“继续吧。”秦梓豪说,“脱光衣服给我看看。”

岳芸洱收回视线。

看着面前依然高高在上的秦梓豪。

她料想到了,秦梓豪会让她做得低贱无比。

她伸手去解开自己的文胸纽扣。

手有些颤抖,颤抖着,解了好久。

“怎么了,还需要我帮你吗?”秦梓豪冷冷的说道,“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岳大小姐吗?”

岳芸洱咬牙。

咬牙,用力一扯。

文胸刚被她解开那一秒。

本来离开的何源,此刻又转了回来。

回来那一刻,直接挡在了秦梓豪的面前,看着岳芸洱的文胸落地。

岳芸洱一惊。

下一秒,何源将自己的衣服西装直接覆盖在了她的身上,拉着她就往外走。

“何源你他妈疯了吗?!”秦梓豪狠狠的叫着。

何源根本就没有听秦梓豪的声音,带着岳芸洱就走了。

秦梓豪气愤的追上去。

追上去,何源都已经带着岳芸洱走进了电梯。

秦梓豪此刻身上就穿了浴袍,实在不方便继续吹下去,他咬牙。

妈的!

何源是不想活了吗?!

当年就能够让他狼狈不堪,现在他可以直接弄死他!

等着瞧!

……

岳芸洱被何源拽着直接走进了自己的小车里。

车内司机在。

还未开口。

“下去!”

司机连忙下车。

从来没有看到何总发这么大的火。

岳芸洱被何源粗鲁的塞进了小车副驾驶。

何源回到驾驶室,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在街上开得很疯狂。

岳芸洱一直拽着何源的衣服。

她什么都没穿。

就只剩下一条底裤。

何源的西装很大,勉强可以盖住她大腿中部,但凡一不小心,就会全部曝光。

车内没有人说话。

岳芸洱也不敢说话。

她此刻在想,秦梓豪又会怎么报复她。

又会怎么报复她。

何源把车子直接开向了地下车库。

停好车之后,又是粗鲁的拽着她,下了车,走进他家电梯,走进了他家的大门。

他猛地一下放开岳芸洱,脸上的表情真的很狰狞。

他说,“这么缺男人?!”

岳芸洱咬着唇。

“脱吧。”何源说,“秦梓豪给多少钱给你,我给你双倍。”

“何源……”

“别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别和我说一句话,否则我很容易反悔。”何源一字一句。

岳芸洱喉咙微动,鼻子一酸。

是真的很想哭。

那一刻她却还是忍了忍,强忍着憋回去了眼泪。

她脱下了他身上的西装。

她莹白的身体在他的视线下。

刚刚在酒店,他其实根本就没有看清楚。

此刻,就一清二楚了。

“秦梓豪说得很对,脏是脏了点,但以前的你太不可一世了,所以很多人都想看到你的报应,我也是。”何源说得很冷血。

岳芸洱点头。

点头,她脱掉了自己的底裤。

在他面前,就真的一丝不苟了。

何源眼眸微动。

岳芸洱局促的站在他的客厅正中间。

她真不知道,何源只是为了羞辱她,还是会真的上她。

她总觉得,何源很不屑碰她。

那一刻,她看到何源走向了她。

大手摸到了她的胸上,“秦梓豪摸你的时候,什么感觉?”

“我们做吧。”岳芸洱说。

她可不可以不听那些伤人的话语。

她会走到这一步,真的不是她自愿的。

她真的很想洁身自好做好一个好女孩,她真的很想保护好自己那惟妙的自尊,做一个好女人。

她也想过做一个贤妻,做一个好妈妈。

她主动了拉着何源的手。

拉着何源放在她胸上,却无比嫌弃。

她说,“我们做吧,何源。”

何源冷笑了一下。

他的手抽离。

岳芸洱不敢主动。

何源转身。

岳芸洱想,何源果真是不会和她上床的。

而她,也不可能回去找秦梓豪了。

报复对她而言,都这么难!

“进来!”何源突然开口。

岳芸洱身体微动。

“卧室来。”何源说。

岳芸洱咬唇。

她应该没有听错。

她跟着何源走进了他的卧室。

很典型的男性房间,很深沉的颜色。

何源开始脱衣服。

一件一件,脱了白色衬衣,脱了西裤。

岳芸洱看着他的身体。

记忆中的何源应该是比较瘦弱的。

但面前的何源,肌肉却很明显。

一块一块,长得很好看。

“躺下吧。”何源说。

岳芸洱爬上了床。

何源压了上去。

他上她只是因为,这是她的报应。

他低头,唇靠近她的唇瓣。

靠近,却没有真的吻上去。

他嫌弃。

所以他直接了当。

岳芸洱痛得身体紧绷。

“别装得跟处女一样。”何源说,狠狠地说。

岳芸洱咬唇。

咬着唇,承受着,他的一切。

完事之后。

何源就去了浴室。

岳芸洱抱着何源的被子,坐在床上。

她知道何源对她的嫌弃,但她没有衣服,没办法离开。

她等了有一会儿。

何源洗了头洗了澡,换上了他的白色浴袍。

他看了一眼岳芸洱,拿着电话拨打,“帮我送一套女装过来,小号就可以了,从内到外。谢谢。”

岳芸洱很想感谢他。

但他对她而言,太不易靠近了。

何源放下电话,看着她,“秦梓豪给你的是多少?”

岳芸洱看着何源。

“秦梓豪要给你多少钱,和你上床。”

岳芸洱没有回答。

“确定不说?”何源冷眸。

他给她钱只是不想和她有任何牵连,她不要,他也不会强迫,更不会内疚。

他给她机会了。

“十万块。”岳芸洱说。

何源那一刻似乎是笑了一下。

大概是觉得她在撒谎。

她怎么可能值这么贵的钱。

但实际上,秦梓豪真的给她花了十万。

何源点开手机屏幕,一边操作着一边说,“还是以前那个账号?!”

“何源。”岳芸洱说,“我不要钱。”

“我会给你两倍。”他刚刚说过。

“我真的不要钱。”岳芸洱看着他。

何源冷眸。

“我不要钱。”岳芸洱说,说得很小声,“我想跟着你。”

何源又是这么不屑的笑了一下。

岳芸洱知道他很不屑。

“你让我什么时候过来我就什么时候过来,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岳芸洱小心翼翼的说道。

“所以你是想要找一张长期饭票了?”何源讽刺。

“何源。”岳芸洱望着他,“我会很听话。”

何源一步一步走向床上的岳芸洱。

岳芸洱咬着唇瓣看着他。

看着他的逼近,带着危险的味道。

“你以前的高傲呢?”何源掐着她的下巴,狠狠的问她。

“我没有。”岳芸洱说。

“岳芸洱,我真的很看不起现在的你。”

“我知道。”

“你想我一个月给你多少钱?”何源放开她,站直了身体,问她。

“都可以。”

“还是开个价吧。”何源说,带着讽刺,“秦梓豪上你一次就给你十万,这么算来,我一个月也不敢多上你几次。”

“一万块。”岳芸洱说。

何源看着她。

“一个月给我一万块就好吗?”她真的很怕他会突然反悔。

“这是不是代表着,在这之间,除了我之外,你还要伺候其他男人?”何源问。

岳芸洱真的是嘴皮都被她自己咬破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何源说,“一个月给你十万块。”

岳芸洱看着他。

“在跟着我这段时间,别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

“好。”岳芸洱一口答应。

“我没有主动找你,你别来找我。”

“好。”

“一会儿衣服送来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好。”岳芸洱点头。

真的很怕何源反悔。

何源转身欲走。

“何源。”岳芸洱突然叫着他。

何源停了停脚步。

“能先预支吗?”

何源冷笑。

岳芸洱也觉得自己很虚伪。

前一秒才说钱不重要的。

何源支付给她了。

“谢谢。”

“真不想见到你。”何源丢下一句话。

岳芸洱也觉得自己很无耻。

她在房间等了一会儿。

一会儿之后,何源拿了一套衣服进来。

岳芸洱快速的换上。

换上之后,走出去。

何源坐在客厅看电视,没有搭理她。

岳芸洱走向他身边,小声说道,“我先回去了。”

何源点头。

岳芸洱走向大门。

还未走出去,就听到何源在打电话,“麻烦过来帮我来换一下床单,就现在……”

岳芸洱离开了何源的家。

她终究,被人包养了。

就是走上了,自己曾发誓都不会走的一条路。

她打车直接去了拘留所,见到了她弟弟。

岳芸轩脸色很不好,一个晚上而已,整个人看上去憔悴到不行。

“姐,对不起。”岳芸轩不怕坐牢不怕被枪毙,他只怕,只怕他姐会难过。

他昨晚是很冲动,但在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这么做。

他对周母真的已经忍到了极限。

“轩轩,你别担心,喃喃的妈妈没有死,喃喃也抢救了过来,姐会想办法让她不告你的。”岳芸洱说。

“我宁愿坐牢,也不想姐去求她。”岳芸轩一字一句。

“别说傻话了,我们家就我们两兄妹了,我怎么可能让你有事儿,你放心吧,姐不会委屈的。”

“姐!”岳芸轩看着她。

真的是心痛死了。

他姐姐活得那么辛苦,那么辛苦!

------题外话------

貌似也有福利。

之前欠的福利今晚深夜补上。

至于这个福利嘛!

慢慢来。

宅也累。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