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我这辈子决定跟着何源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守所。

岳芸轩被关押在了里面。

岳芸洱和岳芸洱说了些话,安慰了一下弟弟,走出了监狱。

她现在要去找周母。

她弟弟绝对不能坐牢。

她坐车到了医院,刚推开周喃喃病房门,就听到了周母泼妇的声音,“凭什么要把钱算我头上,凭什么要我交钱出来!我不走,也不交,看他们能把我老婆子如何!”

岳芸洱出现在了病房里。

周母骂完那一刻,瞬间就看到了岳芸洱。

周母和周喃喃都住在一个高级病房里面,两张床。

周母看到岳芸洱那一刻,差点没有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她指着岳芸洱的鼻子骂道,“岳芸洱你个贱人,你弟弟呢?!你该死的弟弟呢?!我要告他,我要告他枪毙他!”

岳芸洱不爱发脾气。

这些年早就不想发脾气了。

她显得异常冷静,冷静的走向周母,“阿姨,身体没事儿了吧。”

“没事儿了?!我都差点去鬼门关走了一圈,现在头晕到要死,人也没力气,不是我经常上香拜佛上天保佑,早就被你弟弟弄死了!”周母狠狠的说道。

岳芸洱淡笑了一下,那个笑容甚至还有些冷漠。

她说,“没事儿就好。”

“岳芸洱,你来得正好!”周母也难得和岳芸洱废话,“刚刚护士过来撵走我们,说我们没有付医药费,你不是让人付钱了吗?怎么没付,岳芸洱,你别给我耍诈!”

“我耍诈什么?”岳芸洱说,“医院是你和喃喃住的,你们不该交钱,谁来交钱?!”

“岳芸洱!”周母愤怒,愤怒的大叫,“当时是你让那边医院联系这边的特殊通道才会产生费用的,居然说不该你来出!”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联系的?何况你女儿生死关头,你作为母亲的居然眼睁睁看着女儿去死,你觉得这事儿闹出去,谁会被骂的更厉害。”岳芸洱反问。

周母咬牙切齿的,“你威胁我,岳芸洱,你居然威胁我!”

“阿姨,你们的费用我也不是不能为你们出。”岳芸洱说,“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呵呵呵呵,你想求我。”周母阴险的笑着。

岳芸洱耸肩,表示无所谓,“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也不太在乎。”

周母看着岳芸洱,发现今天这个女人似乎有些不对劲,以前从来都是逆来顺受的,现在这一刻反而有些咄咄逼人。

岳芸洱走向高级病房的吧台上,看着这几天的医疗费用,“你和喃喃这两天合计花费了9万三千多块钱,阿姨是不是想自己支付?!”

“岳芸洱!”

“阿姨别激怒,头上不是还有伤吗?一个激动血管破了,以你这把岁数,应该也抢救不了几次了。”

“岳芸洱,你诅咒我啊!”

“我不想多说其他。”岳芸洱表情冷漠,“昨晚我弟弟冲动的行为,我表示歉意,你也知道他是担心喃喃身体才会对你不受控制的出手,现在警方拘留了我弟弟,我希望你能告诉警方,昨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只是因为过于担心周喃喃才会意外发生的事情,你不予追究。”

“凭什么,他都要打死我了,我还不追求,我要告他上法庭,要让他枪毙!”

“阿姨,不是什么都可以枪毙的,法盲是很可怕的。”

“岳芸洱,你讽刺我!”

“我给你半天时间考虑,要不要答应我随便你,反正你在这里多注意点,医药费就会多贵几万,你自己看着办吧!”

“岳芸洱你给我站住!”周母狠狠的说道。

岳芸洱准备离开的脚步顿了顿。

“你去把我们在这里产生的医药费付了,我跟着你去警局。”周母说,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

岳芸洱冷冷的看着周母。

她就知道,在周母的心目中,钱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让她拿出十万块来支付医药费,除非要她的命。

岳芸洱说,“我可以先支付一半,剩下的另外一半,警局回来事情处理清楚了再支付。”

周母不太情愿,终究答应了。

周母和岳芸洱的整个谈话过程,周喃喃都只是躺在床上一言不发,偶尔眼泪就不停的往下流,往下流。

岳芸洱带着周母离开了医院。

周母很不爽,很不爽跟着一起走进了警局。

岳芸洱找到了处理她弟弟案件的警察,将事情的情况进行了阐述,说明了原因。

毕竟岳芸轩和周母的关系比较微妙,警方也会酌情处理。

警察单独询问了周母,周母想到那十万块钱的份上,给岳芸轩说了很多好话。

最后警察叫来岳芸轩,岳芸轩也知道他姐姐为了他操碎了心,认错态度非常诚恳,周母也表示以后都是一家人,希望和和睦睦。

警方衡量着岳芸轩是初犯,而且态度诚恳,受害人本身伤情不重且已得到原谅,加上事发起因也是情理之中,就写下了和解协议,双方签字盖上手印,不对岳芸洱进行起诉,办理好相关手续,就离开了警局。

整个过程之中,岳芸洱一直悬着一颗心,这一刻终于得到了缓解。

他们走出警察局。

岳芸轩心情其实很低落,他真的不知道他姐姐都给他付出了什么,才让他能够安全的走出这里。

“轩轩,你想回家洗个澡休息,我送阿姨回医院。”

岳芸轩点头。

周母看了一眼岳芸轩,狠狠的说道,“没出息的,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杀千刀的!”

岳芸轩一瞬间被激怒。

岳芸洱连忙拦住自己的弟弟,“别冲动,刚刚警察也说了你是初犯才会从轻处理,别激动。”

岳芸轩狠狠的瞪了一眼周母,“总有一天不得好下场!”

“也总比你一辈子没出息一辈子只能靠你姐姐卖身养你好!”

岳芸轩气得青筋暴露。

岳芸洱直接招揽了一辆出租车,将她弟弟塞进了小车内,“先回去等我,回家我给你解释。”

岳芸轩点头。

眼眶红透。

他姐总是什么都为他考虑。

而他就是这么不成器!

岳芸洱看着岳芸轩离开,才转身走向周母,脸色也不再那么友善,“走吧。”

“哼。”周母冷哼。

岳芸洱和周母坐进出租车内。

岳芸洱说,“阿姨,有件事情还得提醒你一下,免得你被有心人利用了,得不偿失。”

“你有什么屁话就直说。”

“你现在是在警务人员下原谅了岳芸轩,也斩钉截铁的给警察说了,岳芸轩不是故意的,你们关系一直很好。要是你突然被人教唆什么的让你重新来告岳芸轩,告不告得到岳芸轩是一方面,作伪证说谎话也是犯法的,到时候别为了一点钱,赔了自己一辈子,阿姨这把岁数,要真的进了监狱,可能也难好好出来了!”

“岳芸洱你什么意思?!”

“就是在给阿姨说一点法律上的知识而已。”岳芸洱冷漠。

她是在防止秦梓豪从中作梗。

那个男人,绝对不会对她就这么善罢甘休。

秦梓豪很有可能会教唆周母来重新状告岳芸轩,她得视线把事情说严重一点,周母贪财虽贪财,但不至于到了这把岁数真的敢做犯法的事情。

轿车到了医院之后,岳芸洱就直接去医院将周母和周喃喃产生的医药费用尾款给全部支付了。

做完之后,转身就走。

“姐姐。”身后,传来周喃喃虚弱的声音。

岳芸洱转身,转身看着周喃喃苍白的出现在她身后。

“嗯。”

“轩轩怎么样?”周喃喃问他。

“没什么了,已经从警局出来了。”

“我对不起他。”周喃喃眼眶通红。

岳芸洱抿了抿唇,“喃喃,你和轩轩就此分手吧。”

周喃喃点头,眼泪顺着眼眶哭流个不停。

“你们两个这么多年走到今天,我也知道不容易,但很多现实确实很残忍。其他我都不多说了,保重自己的身体。”

“好。”周喃喃默默的点头。

岳芸洱其实真的打从心里喜欢周喃喃这个女孩,现在变成这样,只能说都是周母一手造成,她也不想再坚持。

她不再多说,离开了医院。

坐在出租车上,岳芸洱也会有些心累。

一直来来回回来来回回,一天过去,没有吃早饭,没有吃午饭,现在到了晚饭的点,她也不想吃了。

她就这么看着窗外的景色,看着看着有些发呆。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她拿起电话,看了一眼。

终究接通了。

“岳芸洱!”传来秦梓豪咬牙切齿的声音。

“嗯。”岳芸洱应了一声。

“听说你付了周喃喃的医药费?!”

“付了。”岳芸洱说。

“何源倒是对你挺大方的。”秦梓豪讽刺,“你说他是不是蠢,为了你这种女人掏光了他这些年的所有积蓄吧!”

“你想说什么?”

“乖乖听话回来认罪求我,我还可以既往不咎。当年我也弄得何源够狼狈的,这次哥哥我大度不计较,就当当年给他的一点小回报。”

“不了,我这辈子决定跟着何源了。”岳芸洱说。

前提是,在他没有主动撵走她之前。

“你觉得何源可以养你,他什么来头,他一个只会读书的穷学生,能有什么钱,一辈子给人打工,能赚多少钱?!你跟着他,你是不是蠢?还是说,他说要娶你了,娶你这双破鞋!”

“何源什么来头你自己去查。”岳芸洱说,“至于娶不娶我……何源不会娶我。但对比起来,我更希望给他做情妇!”

“岳芸洱!”秦梓豪发怒。

“就算我被万千男人睡,这辈子我死也不会让你碰我一下!”岳芸洱狠狠的说道。

“岳芸洱你给我等着!”

岳芸洱完全无视秦梓豪的威胁,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说好的报复。

她就一定要报复到底!

什么秦梓豪,什么秦家!

什么邱柒柒,什么吉祥电器!

该落得下场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她放下电话,情绪在此刻真的爆发得很厉害,却又在下一秒,让她默默的隐忍了下去。

她转头看着车窗外,让出租车停了车,在她居住地方两条街的距离停下来!那里有很多餐饮店,她弟弟最爱吃某一家的烤鸭,她打包了一份,有打包了些其他小菜,提着回家。

家里面,她小心翼翼的看了门。

她弟弟在睡觉。

经过这一天,大概也真的累到不行。

她小心翼翼的把打好的包放在了他们唯一可以用来吃饭的茶几上。

那一刻岳芸轩睁开了眼睛。

岳芸洱抱歉的一笑,“打扰到你了?”

“没有,没怎么睡着。”

“那去洗个脸,吃点东西吧,我买了你最爱吃的烤鸭。”

岳芸洱看着面前的打包盒,看着他姐姐。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洗漱。”岳芸洱催促。

岳芸轩点头,去了厕所,出来,和岳芸洱一起席地坐在茶几旁边。

岳芸洱给岳芸轩夹了很多块烤鸭,自己基本没吃。

岳芸轩看着自己姐姐,那一刻其实没什么胃口,“姐,你不是说有话给我讲吗?”

岳芸洱抿了抿唇。

她放下碗筷,其实自己也没什么胃口。

大概是饿得已经失去味觉了。

她说,“轩轩,我承认我找人包养我了。”

岳芸轩隐忍着,身体都在发抖。

“不是秦梓豪,是何源。”

“何源?”岳芸轩似乎并没有印象。

“以前给我做个家教,现在他发展得很好。”岳芸洱说,“他每个月给我十万块。”

“姐。”岳芸轩有些受不了的说道,“你不想被人这样的。”

不管是谁。

“我想了想,这么多年我一直勤勤恳恳努力干活,但最后的结果真的都不太好,还是一样,要被人怎样就怎样,我也觉得这样的日子该是个头了,何况当年父母的冤屈我们的遭遇,也真的不应该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岳芸洱淡淡的说道。

“你想做什么?”

“我想报复。”岳芸洱不隐瞒她弟弟,“何源有能力帮我。”

“他会帮你吗?”岳芸轩说。

“现在不会,但慢慢的,应该会。”

岳芸轩有些不明白。

“我会尽力讨好他,然后慢慢的从他手上拿走一些资源,吉祥电器是我们家的,我会拿回来!”岳芸洱一字一句。

岳芸轩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岳芸洱说,“绝对不会做任何犯法的事情,当年有过牢狱之灾之后,就不想再经历了。”

“我能做什么?”岳芸轩很认真的问她。

“你继续做你自己的工作。”

“姐。”

“先做着自己的工作。”岳芸洱说,“等有机会了,我会告诉你,毕竟现在,我连报复的大门都还没有打开。”

“何源那个人,怎么样?”岳芸轩突然好奇。

是真的没什么特别印象了。

岳芸洱那一刻反而有些沉默。

因为,她也不清楚现在的何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怎么了,你不了解他吗?”

“现在还不太了解。”岳芸洱微微一笑,“接触久了就能了解了,至少我知道他不像秦梓豪那样的人。”

“嗯。”

“好啦,吃饭吧。”岳芸洱招呼着她弟弟,“以后的路不管怎么走,有我们两姐弟就好了。”

岳芸轩重重的点头。

……

何源今晚加了班。

中途耽搁的时间太多了。

和莫扎特的交谈也没能顺利,莫扎特自然有些不解,却也没有太过追究,明天再继续交谈。

他和岳芸洱发生关系后,内心也有一些情绪。

毕竟他是第一次。

毁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他甚至还决定了包养她。

一个月十万,对他而言真的不算什么钱,但细想下来,好像也真的不是小数目。

他坐在办公室,忙碌的工作了一下午。

他动着酸软的肩膀,起身走向落地窗,看着华灯初上的夜晚。

电话在此刻响起。

何源看着来电。

终究。

有些事情要去面对。

他接通,“小欣。”

“在加班?”

“嗯。”

“我就说,下午给你发信息你也没回我,忙得不可开交了吧。”

“是。”何源说。

“吃饭了吗?”

“暂时还没。”

“有空过来我家吧,我给你煎牛排,还有两块!”吴小欣邀请。

何源确实没兴趣去,那一刻却点了点头,“好。”

吴小欣灿烂一笑,“在家等你。”

“嗯。”

何源挂断了电话。

他果真不适合谈恋爱。

他取下办公室里面的西装外套,离开了办公室,开车去吴小欣的小区。

吴小欣今晚特意换了一件性感的长裙,黑色的吊带下什么都没穿,吊带裙非常的丝薄,什么形状都能一览无遗。

前几次的暗示,何源似乎都没懂。

这个男人就是如此,读书的时候就一本正经,现在似乎都没改变。

今晚她一定要知道,她要什么。

这么想着。

吴小欣还特意的化了妆喷了香水,等着何源的到来。

等了一会儿。

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吴小欣兴奋的打开了家门,压根没想到门口的不是何源,而是……朱鹏。

朱鹏看着吴小欣的穿着,眼睛都瞪圆了。

吴小欣有些暴躁,不爽的回到客厅拿起一件外衣披上,才又出现在门口,“你找我什么啊?”

“没想到你这么有货。”朱鹏忍不住调侃。

“去去去去,信不信挖了你眼睛,你找我什么事儿?”

“这几天感冒,发烧不断,身体也没有什么力气,想问你家有没有什么吃的可以救援一下,整个人都要死了的节奏。”朱鹏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这边没吃的,找你小耳朵去啊。”吴小欣讽刺,“她不是经常出入你家吗?”

“一直这样麻烦她也不太好啊,所以就想就近觅食来着……”朱鹏邪恶一笑,“看来今晚你是有约啊。”

“知道还问。”吴小欣脸有些羞红。

“何源还行吧。”朱鹏忍不住好奇。

“生病的人就别想东想西了,好好回去躺着吧。”

“看你娇羞的模样,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的,算了算了,我都怕我兽性大发对老同学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朱鹏说,“那不打扰你们的双修了,我回房继续等死去。”

吴小欣看着朱鹏的背影。

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

男人都会忍不住吗?!

她很期待。

正准备关上大门的那一刻,就看到何源西装革履的出现在了她家的走廊上。

何源每次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她很想知道,在床上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一张,严肃脸。

脸蛋羞红无比。

何源看着吴小欣在门口等他,脚步加快了些,问道,“怎么在门口?”

“刚刚朱鹏过来问又没东西吃,说生病了没人照顾,我回绝了。”吴小欣甜甜一笑,“反正他老情人很多,一个电话就有人过来,岳芸洱不就是其中之一嘛。”

何源点头。

“进来吧,我去煎牛排。”

“嗯。”

吴小欣带着何源走进了家门。

何源自然的坐在了沙发上,吴小欣直接去了厨房。

什么都准备妥当,只要煎好就可以吃晚餐了。

吴小欣动作很快。

此刻方形餐桌上,摆放了两份牛排,甚至还放了红酒,气氛看上去很好。

吴小欣在回到餐桌前的时候,也默默的将披在身上的那件外套脱了下来。

脱了下来,什么都一目了然。

何源就这么看了一眼。

吴小欣脸有些红,“衣服好看吗?”

何源眼神转向了一边,非常礼貌。

吴小欣忍不住一笑。

何源是有多纯情。

“吃吧。”吴小欣招呼何源。

何源默默的吃着晚餐。

两个人还喝完了一瓶红酒。

红酒让彼此的脸蛋都变得红润无比,倒是让房间里面染上了色情的味道。

吃过晚餐之后,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吴小欣很亲昵的把身体靠在了何源的身上。

何源正襟危坐。

那一刻想要推开,却也怕自己的手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他笔直的坐在那里。

吴小欣感觉到了何源的僵硬,忍不住一笑,“何源,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何源抿唇。

“成年人之间要做什么,你不该不知道的。”吴小欣说,说得特别大胆,“今晚留下来,我想把自己给你。”

何源喉咙微动。

在他印象里面吴小欣还是那个腼腆的学霸女学生,转眼过去这么多年,就真的成为了现代女性,知性而开放。

暧昧的空间。

吴小欣主动攀上了何源的脖子,红艳的唇瓣靠近他薄薄的嘴唇……

“小欣。”何源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就是没有让她碰到一点点,直接站了起来。

那一刻甚至差点让她摔在了沙发下。

她诧异的看着何源突然的举动。

何源说,“今天过来,其实是有件事情给你说。”

吴小欣抿唇。

女人的自尊心在那一刻,真的被伤到了。

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微微一笑,“要在这个时候说吗?”

“我考虑一下。”何源看着吴小欣,其实也会有些内疚,他说,“我们还是不适合交往。”

吴小欣完全愣怔在当场。

她不相信,她听到了。

他们交往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这段时间以来,两个人关系一直很和睦,她并不觉得她有什么地方让何源反感的,甚至于,她觉得何源对她还是有好感的,很有好感的。

怎么可能说不交往就不交往了。

“不好意思,我确实不太适合谈恋爱。”

“何源。”吴小欣从沙发上站起来,面对着他,“我不接受这个理由,你要是不适合谈恋爱,我可以变得适合你谈恋爱的方式,你要是不会谈恋爱,我可以教你!”

何源有些沉默。

“你到底怎么了?”吴小欣有些紧张。

好好的,为什么何源突然要这样。

“我想我们就这样吧,我也说不出来理由……”

“分手都需要理由的!”吴小欣咄咄逼人。

她怎么可能接受,说分手就分手。

何源这么优秀,这么好,各方面都符合她的择偶标准,甚至有超越,她怎么可能就这么白白的让何源离开自己。

而且她真的喜欢这个男人,接触越久,会越喜欢!

“我可能……”何源抿唇,“不那么喜欢你。”

吴小欣看着何源。

这大概是分手最直接最伤人的理由的。

吴小欣直直的看着他,说不出一个字。

“抱歉。”何源也知道自己说得太过直白了些,“以后我们还是朋友,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可以来找我。”

吴小欣眼眶通红,眼泪就这么顺着眼眶流下去。

何源看着她。

吴小欣算是比较独立的女性了,此刻却也守着他哭了出来。

他不知道如何安慰。

“有喜欢的人吗?”吴小欣让自己变得冷静,冷静地问他。

何源怔住。

缓缓,“没有。”

“没有,为什么会说不喜欢我?”吴小欣不相信。

他都没有喜欢的人,怎么可以说不喜欢自己?!

何源无言以对。

“何源。”吴小欣说,“不管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我很喜欢你,是真的很喜欢,这份喜欢应该是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了,这么多年我很庆幸我还可以遇到你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不会轻易放弃。你现在和我分手,我答应你,但不代表,我不可以重新追求你,何源,我喜欢你!”

何源看着吴小欣,看着她很坚强地说着刚刚的话语。

“只要你没有结婚,我就还有希望。”吴小欣认真地说道。

“别耽搁了自己。”

“为了你,我宁愿耽搁着。”吴小欣很肯定。

何源说不出拒绝的话。

他不太擅长这方面的言说。

他没有给予她的正面回答,也没有一口拒绝,他说,“不早了,我先走了。”

吴小欣默默的看着他。

何源抿唇,转身离开。

他确实对吴小欣没有什么感觉,虽说感情可以培养,但他现在包养了岳芸洱,包养了岳芸洱,就算是的背叛了吴小欣,所以他们只能选择分手。

他打开房门走出去。

走出去那一刻,就看到了岳芸洱提着外卖急匆匆的赶到朱鹏的家门。

此刻正拿着钥匙准备开门。

岳芸洱看着何源。

何源也这么看着她。

岳芸洱似乎看到何源脸色变了变,有些冷。

何源却什么都没说,直接往电梯口走去。

岳芸洱犹豫了一下,连忙大步追上。

“何源。”岳芸洱叫着他。

何源停在电梯门口,等待电梯的到达。

“朱鹏感冒了,我过来帮他送点吃的,他睡一天了……”

“嗯。”何源冷冷的声音。

“我和朱鹏没什么的,今天过来也是想要给他说一声,网店的生意我不做了。”岳芸洱解释,显得有些急促。

何源没有搭理她。

岳芸洱也不知道何源到底什么情绪,她小心翼翼的去拉他的衣服。

还未碰到,就被何源直接打开了。

“啪”的一声,手背传来隐约的痛感。

岳芸洱缩着小手。

“别碰我。”何源说。

冷冷的说。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哦!

有二更!

可能有点晚。

总之宅还是很累的。

来个爱的抱抱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