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婚礼(1)小九,想离开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卡珊儿看着夏绵绵。

看着她真的很平静。

如果不是上次和她一起经历过在五洲地带的事情,她可能真的会误以为,龙九和肖的感情也不过如此,但那次的经历,其实让她有点相信,相信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如他们一般生死不离的爱情。

卡珊儿也不再多说什么。

有些事情,很难改变。

她转身离开。

离开的那一刻,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肖站在那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的。

在卡珊儿的心目中,肖一向不善言谈,一向沉默寡言,而且因为毁容的原因,她甚至都觉得,肖就是一个孤僻的人,不会笑不会有太多人都会有的情绪,后来知道,原来是分人。

在龙九的面前,肖就是一个拥有着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的正常人,甚至于,还是一个幸福的男人。

她越过封逸尘的身边,两个人两天后结婚,但,没有任何人交流,连眼神都没有。

封逸尘走向了夏绵绵。

夏绵绵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封逸尘了。

封逸尘似乎也没有想过要掩饰自己的存在。

他过去把夏绵绵轻轻的抱在了怀抱里。

夏绵绵顺势靠在了他的胸膛。

现在还异常温暖的胸膛里面。

金三角的夜晚不够璀璨,但星辰很美。

他们彼此之间没有太多的话,该说的话,在驿城都已经说得明白。

现在,只需要接受,接受很多要发生的事实而已。

两个人在露台外站了很久,然后封逸尘才将夏绵绵抱着回到了房间,两个人相拥而眠。

亦或者,各怀心事。

第二天早上。

夏绵绵睁开眼睛的时候,封逸尘就不在房间了。

偌大的房间里面,微风吹拂着窗帘,阳光透过纱幔。

好一个艳阳晴天。

她伸了伸懒腰,走向窗台,拉开了大大的窗帘,看着窗外碧蓝的天空,碧绿的大海,一望无际。

她站了一会儿,就是欣赏了一会儿美景,实际上在放慢自己的脚步。

她简单的洗漱了一番,走出房间。

她走进电梯。

电梯一路往下,到达一楼。

一楼此刻的景象,热闹非凡。

卢老的大厅中至少有50人,每个人手上都提着绝美的婚礼服装,看着真的是眼花缭乱。

她走过去。

那个时候,封逸尘已经换上了一件黑色的西装,打上了黑色的红色的领结。

封逸尘很少尝试红色……

好吧。

他现在的脸颊模样,其实什么颜色都一样。

她眼眸微转,看着卡珊儿也在挑选婚礼服装,是女人天性对衣服的喜爱吗?那一刻她甚至还看到了,卡珊儿嘴角淡淡的笑容,虽然很轻,但并不难发现。

夏绵绵很淡然的走了过去。

卢老也换了重新换了一件红棕色的男式旗袍,看上去显得喜庆了很多。

卢老身边的女人也各自在挑选后天婚礼的礼服,显得确实热闹。

夏绵绵走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她。

她盈盈一笑。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没有任何表情。

卢老显得热情,“龙九,你也挑选两件,这些设计师全部都是国际上有知名度的,金三角的设计师我都不期待,就会设计些凡夫俗子穿的东西,你看今天这些礼服,可还觉得好看?”

“嗯,好看。”夏绵绵点头。

“你随便挑选,这里所有的礼服,我都已经全部购买,喜欢就拿走,不喜欢的,还不是都扔了。”

有钱人果然都不把钱当钱看的。

“好,我自己挑选,卢老不用管我。”夏绵绵微笑着说道。

卢老也不会太在乎一个人的情绪,就又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着他女儿挑选。

卡珊儿已经挑选了几件了,卢老却还是觉得不够,他大概希望,在结婚当年,卡珊儿可以每两个小时换一套。

卡珊儿又挑选了几套。

最后穿上了一套今天需要拍照的长摆婚纱裙。

不得不说,卢老的地方用来照婚纱还真的是绰绰有余,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成为婚纱照的一个绝美景点,不管是室内还是室外,完全够摄影师使用,甚至还绰绰有余。

夏绵绵有时候也会看看他们照相,有时候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就回到了客厅,和卢老以及卢老的其他女人一起,在客厅看电视,看一些金三角的搞笑节目,当然她理解不了金三角人的任何一个喜点。

封逸尘和卡珊儿拍婚纱照拍了一个上午,完成了。

摄影师他们都很配合,所以拍出来的效果很好。

夏绵绵在想,封逸尘那张脸,能有什么效果。

两个人拍完婚纱照之后,就各自将衣服换了下来。

然后就到了中午吃午饭的时间。

偌大一桌子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卢老准备的山珍海味。

卢老说,“从明天开始,道上就有朋友姚相继过来参加肖和卡珊儿的婚礼了,到时候家里面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大家都注意点,别怠慢了客人。”

所有人都点头答应着。

连夏绵绵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结婚之后,你们要不要出门度蜜月?”卢老问封逸尘和卡珊儿,“现在年轻人都很喜欢的一种方式,虽然我也不太理解。”

卡珊儿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没有看任何人,直白道,“不用了。”

卡珊儿回眸,说,“不用,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那不去就算了。在家里呆着也一样,何况我这里的环境,去世界上任何地方也不见得有这般享受。”卢老这一刻还显得有些自豪。

卢老的女人些都在见风使舵的附和着。

卢老心情大约是有些好,毕竟自己女儿出嫁,嫁了他认为的好女婿,也有了平常人家的父亲那般喜悦。

所以中午饭的时候,还说了好些话,整个人也显得温和亲近了很多。

午饭之后。

各自离开。

夏绵绵先回到了房间。

封逸尘大婚,总有很多要忙碌的事情,她也不便一直打扰。

她就静静的坐在露天的秋千上,晒着金三角有些毒辣的太阳,那一刻也不觉得特别热,反而还挺爽。

她捉摸着她是不是有被虐潜质。

这么想着。

她眼眸微动。

那一刻,看到了封逸尘。

封逸尘出现在她面前,就挡住了她的大片阳光。

她微眯着眼睛看着他高大的身影。

此刻已经换下了那正式的西装。

其实她还能够想象到,他以前穿着如此西装时,那帅得倾国倾城的容颜,她甚至还能够想起,他们的当年的婚礼,虽然他看上去不情不愿,但那个时候的他,似乎也比现在,更温暖。

她淡淡一笑,“忙完了?”

“嗯。”

“今天起床很早吧,去睡一会儿?”夏绵绵提议。

封逸尘俯身将她直接抱了起来。

她搂抱着他的脖子。

封逸尘和卡珊儿的婚纱拍照她也看过一些,拍婚纱照终究会有很亲密的互动,她看到的那些镜头到没有接吻什么的,但拥抱牵手什么的,倒是平常得很。

而封逸尘貌似都已经洗过澡了。

她恍惚闻到了他身上沐浴后的味道。

他将她抱进房间,放在大床上。

然后自己也睡在了她旁边。

夏绵绵总觉得,他们之间的相处,在无所事事的安全环境下,睡觉的时间偏多。

他们总喜欢在床上纠缠在一起,即使,什么都不做。

她固然是睡不着的。

早上起来得本来就很晚。

封逸尘应该是困了。

他抱着她,就这么传来了淡淡的呼吸声。

夏绵绵转身,正对着面前的男人。

看着他闭着眼睛,真的是睡了过去。

她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脸颊。

韩溱说三五年可以恢复的容貌,现在这一刻她却不期待了,她自私的想,至少另外一个男人,没有拥有过他的盛世容颜,这大概就是叫自欺欺人。

她靠过去,唇瓣亲吻在了他的嘴唇上。

蜻蜓点水般的挨着他的唇瓣。

还是会让她心颤抖的接触。

她亲了一下。

离开的那一刻,封逸尘就睁开了眼睛。

还是那么惊醒。

她抱歉,“对不起,你睡吧。”

封逸尘还是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看着她淡淡的笑容。

从昨晚到这里开始,夏绵绵就真的没有太多的情绪了,更多的表情都是在微笑,没有很夸张也没有很勉强,就是很自然的一个面部表情,显得很自若。

他喉咙微动。

头靠了过去,重重的一个吻压在了夏绵绵的唇瓣上。

夏绵绵没有太多的回应,很平静的接受着他的触碰,他甚至是带着些焦虑的亲吻。

他的舌头很显得很急切的伸进了她的唇舌之中,似乎是有些疯狂,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强势的气息,一直一直萦绕不断。

他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的大手开始拨弄她的衣服。

他的唇从她红肿的唇瓣离开,又那么急切的吻着她的耳朵,吻着她脖子。

夏绵绵就这么默默的接受着他的亲昵,没太大的反应。

她似乎感觉到了身体的一丝清凉,那一刻却突然没有了下文。

她低头,看着封逸尘埋在他锁骨上的头,抬了起来。

那一刻她还感受到,他的唇舌在她锁骨的位置,亲吻得很疯狂。

此刻,就突然停了下来。

停下来看着她。

她也这么回视着他,缓缓问道,“怎么了?”

封逸尘的大手从她身体上离开,又抚摸上了她的脸颊,一点一点似乎是在描绘她的五官。

封逸尘归根结底是一个沉默的男人。

他很难说出自己心里的感受,很难去好好解释一件事情。

比如他此刻突然就不做了的情绪变化。

封逸尘从夏绵绵的身上下来。

一点一点,帮她穿上了已经半裸的衣服。

他将她抱着,就是小心呵护一般的抱在怀里,“睡吧。”

夏绵绵也不再强迫。

其实这个时候,哪里有什么心情和他上床。

但他如果想要,她其实不会拒绝。

封逸尘大概也感受到了,感受到了她的情绪,所以才会在分明擦枪走火的那一刻,停了下来。

她背对着他。

他将她抱得很紧,头埋在她秀丽的头发上,闻着她独有的微动。

他的睡眠经常不好,从小经历的原因,一直没办法沉沉入睡,除了,抱着她。

她身上总有让他安心的味道。

总有他珍惜的味道。

一觉醒来。

已经是下午夕阳西落了。

封逸尘和夏绵绵起床,没有提及其他任何话题,其实两个人连交谈也不多,但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别扭和矛盾,依然显得很亲昵显得很和睦。

两个人一起下楼,吃晚饭。

在这种地方很多生活习惯还是身不由己。

卢老不会要求所有人准时准点的报道,到午饭和晚饭,必须一起吃。

卢老大概也到了一个很多人陪在身边的年龄了。

封逸尘和夏绵绵到达客厅的时候,晚饭还在准备。

他们就很自然的坐在沙发上,陪着卢老看电视。

卢老看着他们俩的模样,突然开口道,“肖是不是应该提前和卡珊儿培养培养感情。”

夏绵绵抿唇。

封逸尘看着卢老。

卢老笑着说,“现在婚前性行为不是很正常的吗?难道非要等到结婚那天才来个洞房花烛夜?”

说着,卢老还觉得有些好笑。

卢老的女人们也跟着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就说道,“是啊,两个人到现在都还没圆房,真的是稀奇啊!其实真正结婚当天,事情那么多,要招呼那么多的客人,累了下来,状态一般都不会太好。”

说得这么明白,其他几个女人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出了他们之中的爱莎。

爱莎没笑。

应该还很讨厌这群女人。

就和夏绵绵此刻的情绪一样。

但她俩什么都不说,就看着那群女人说着些黄色笑话,笑得很神经。

“你们能别笑了吗?!”卡珊儿有些不爽,脸色很黑,“我只接受婚后行为。”

“大小姐还真是洁身自好。”一个女人开口道。

“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们那样,见到男人身体就软了吗?!”卡珊儿没好气的说道。

几个女人有些不太开心,显然是被讽刺了。

但又碍于卡珊儿的身份,没反驳。

一时之间,大厅中的气氛还有有些尴尬。

卢老也没出面调和,就这么淡淡的看了一眼封逸尘,又看了一眼自己女儿,没再多说。

好在一会儿就去吃了晚饭,也没有尴尬太久。

吃过晚饭后,大家也都散了。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打算回房,夏绵绵却拽着封逸尘,笑着说,“我们去外面走走吧,我想走走。”

封逸尘点头。

对她,言听计从。

两个人就在偌大的卢老的地盘上散步。

话不多,就好像一直在走路。

封逸尘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在卢老的宫殿里面,金碧辉煌的宫殿。

“有一天这里就属于你了。”夏绵绵突然开口。

封逸尘没说话。

“真是好大一笔钱,我感觉我用计算机都打不出来。”夏绵绵夸张的说道。

封逸尘依然没说话。

“后天你就真的结婚了啊。”夏绵绵突然感叹。

是因为这座皇宫一般的地方,已经开始张灯结彩,明显是喜庆的。

“阿九。”封逸尘抱着她,“别恨我。”

“不恨。”夏绵绵说,“因为很清楚你的难处所以一点都不恨,而且说真的,我也不是那么讨厌卡珊儿,对比起来,反正都要朝夕相处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找一个我不讨厌的人,也当是一件庆幸的事情了。”

封逸尘那一刻,似乎握紧了她的手。

夏绵绵淡淡一笑。

封逸尘一直很内疚,而她真的一点都不怪他。

一点都不。

两个人又在宫殿般的花园里走了一会儿,有些夜深了,才回到建筑物,走向电梯。

电梯打开,卡珊儿从楼上下来。

突然这么相对。

卡珊儿看了他们一眼,看着他们十指紧握,很蓦然的从他们身边经过。

封逸尘和夏绵绵也没有和卡珊儿招呼,直接走进了电梯。

卡珊儿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看着他们的身影,也让自己表露出任何情绪。

电梯一路往上,很快到达顶楼。

封逸尘依然紧紧的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回到他们的卧室。

两个人相继洗了澡,躺在床上。

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快到都不敢入睡了。

夏绵绵窝在封逸尘的怀抱里,知道封逸尘和她一样都没睡着,她幽幽的开口道,“封老师,你以前就只有我一个女人吧。”

封逸尘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夏绵绵会突然说这种话。

“你会不会和卡珊儿之后,就……”

“不会。”封逸尘根本没有听夏绵绵说完,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我刚刚好好的审视了一眼卡珊儿,我觉得她身材好像还不错耶,而且听说外国人都比较丰满。”夏绵绵幽幽的说道。

封逸尘唇瓣紧抿。

“男人都喜欢丰满一点的是不是?”

“我只喜欢你。”封逸尘一字一句。

这句话换成以往的任何时候她都会非常感动。

这一刻,却有些难受。

她抱着封逸尘的身体,小声说道,“我也只喜欢你。”

房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好像话到此刻,就再也谈不下去了。

她其实还想说,娶了卡珊儿,他们就好好相处吧,她,他还有卡珊儿。

虽然在她成长的世界里觉得这样的事情很荒唐,这是古代人才会有的老旧传统,真正被自己遇到了之后,却还是就这么接受了,她甚至还会安慰自己,以前都这样的,以前的人都这样,很多女人共侍一夫,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可这些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说不出口。

两个人又是这般,各自心事很重。

很久很久才会睡着。

她想这样的情绪,待封逸尘和卡珊儿在吃结婚之后,就好了。

成了定局,也就不会心烦意乱了。

她就等待时间一分一秒。

到了第二天。

确如卢老所说,道上来了很多人。

有些夏绵绵见过,有些人很陌生。

龙门还是比不得卢老的人脉,以后说不准,龙门在卢老的帮助下,还能有一番发展。

夏绵绵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挺能想开事情的人,总是把事物往好的方向想。

这里因为来了很多人,夏绵绵也就不怎么在大厅中闲逛了,至少现在,还不是她去拉拢关系的时候。

她就在卧室里面,晒太阳,欣赏金三角大海天空,偶尔也会玩玩手机,看看娱乐八卦什么的。

当然封逸尘不可能在房间陪着他。

他是这次的绝对主角,自然要在楼下去招呼客人,自然要和很多人周旋。

夏绵绵躺在露台上舒适的椅子上,昏昏入睡。

似乎是感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又是那般,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美好的阳光。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那一刻,心口一怔。

她不相信的看着面前人的容颜,不相信的看着。

有一秒觉得自己是出现的幻觉了吧。

是因为太思念,所以才会出现在他的轮廓。

她又猛地闭上了眼睛。

嘴里呢喃道,“我是不是太想龙一了……”

她是真的很想他了。

总觉得这个时候唯一可以给她安慰给她安全感的男人,就只有龙一了。

所以她心里总是想起这个人,想起他要是在自己身边,应该自己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应该就不会那么,强忍着欢笑了。

她真的好想他。

“小九。”耳边,响起了龙一熟悉的嗓音。

她猛地又睁开眼睛。

直直的看着龙一。

不是幻觉?!

龙一真的出现了。

龙一真的出现在了金三角,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那一刻甚至是激动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龙一眼疾手快的一把抱住了夏绵绵。

夏绵绵那一刻猛地一下抓住了龙一的手。

龙一看着她。

夏绵绵起身,突然就这么扑进了他的怀抱里。

那一刻有些用力。

用力到直接把蹲下身体的龙一撞到了地上,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然后承受着夏绵绵的重量。

龙一有些无奈的一笑。

夏绵绵还是这么有活力,果然他对她的担心有些多余。

他就感受着夏绵绵紧紧的将他抱住,有那么一秒似乎就不想放开了一般。

有那么一秒,他似乎就不想放手了一般。

终究。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放开了彼此。

却还是坐在地上。

彼此看着彼此。

夏绵绵突然咧嘴笑了,笑得很灿烂。

阳光零零碎碎的照耀在她的脸上,那一刻她的笑容比阳光还要刺眼。

“龙一,你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夏绵绵诧异。

按理,龙一不是龙门的人了,卢老应该不会请他过来,当然,龙一在道上也有些自己的名声,要是过来了,卢老肯定也会以诚相待。

亦或者,龙一只是为了过来陪她是吗?!

她就知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龙一还是会在自己身边,还是会关心她。

她其实也很担心明天的婚礼,眼睁睁看着明天的婚礼,她会无动于衷,如果龙一可以陪着自己,她会比任何人在身边,都要有安全感。

“过来凑热闹。”龙一回答她,分明是在搪塞她。

她也不想深究,毕竟心里认定了,他就是过来陪自己的。

她说,“龙麒跟你一起吗?”

“没带他过来。”龙一说。

“嗯。”夏绵绵点头,“要不要我带你转转这里?”

夏绵绵显得还很热情。

“不了。”龙一摇头。

那一刻,他从地上站了起来。

夏绵绵也跟着他一起。

两个人站在天台上。

阳光真的很灿烂,眼前的碧海蓝天也真的很美丽。

夏绵绵主动开口,问道,“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

“就是去了一些地方转了转。”龙一说,“带着龙麒一起,到处看看散散心,龙麒对于自己父亲的死也有些芥蒂,所以我带着他到处游玩一圈,希望能够磨灭他心里的那些不好的阴影。”

“嗯。”夏绵绵点头,“那以后你打算去哪里?一直和龙麒这么到处游走嘛?”

“不会。”龙一直白道,“我说过,我要铲平龙门的。”

夏绵绵垂下眼眸。

龙一也不再多说。

空间一度有些安静。

夏绵绵不想因为这些还未发生的不愉快影响到他们的心情,她其实心情已经够低落了,她说,这次带着撒娇的口吻,“今天趁着没事儿,我们就去金三角到处转转吧,待在这里真的不太爽快。”

龙一看着她兴奋的模样。

他本来不想的,这一刻没有拒绝。

“走吧,我先去联系一辆车送我们出去玩。”夏绵绵兴奋无比。

龙一点头。

夏绵绵喜笑颜开的转身,整个人看上去很有活力,特别是在如此灿烂的阳光下,非常的耀眼。

她转身,就看到了封逸尘。

封逸尘就站在他们身后,而那一刻她真的没有发现。

封逸尘也没有叫他们。

她不知道他在这里待了多久。

她就看着他穿着西装革履无比正装的模样,挺拔在站在她面前,眼眸看着她。

夏绵绵依然挂着笑容,但明显,这样的笑容比刚刚阴霾了很多,即使已经很努力的伪装了,她说,“封老师,我想带龙一去金三角转一下,他难得来一次,你今天这么忙我也不想打扰到你,你帮我联系一辆轿车吧,晚饭前我们会回来!”

“好。”封逸尘一口答应。

夏绵绵感激的一笑,她很自然的拉着龙一的手臂,拽着他一起跟着封逸尘下楼。

封逸尘和龙一之间没有话语,两个人都很沉默,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封逸尘给他们联系了一辆车,还配备了两名保镖,才放任他们出行。

车内,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封逸尘,回头看着龙一,让自己的情绪显得很兴奋,“上次来这里多半时间都在逃命,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玩玩了,这里虽然乱了点,但有卢老商标的车出没,基本上就是一张王牌了。”

“嗯。”

“我带你去坐热气球吧,上次和封逸尘坐过一次,觉得还挺好玩的,可以居高临下的看整个金三角。”

“好。”龙一点头。

车辆到达目的地,偌大的草坪上几个壮观的热气球漂浮着,夏绵绵订了一个,两名黑色保镖非要跟着一起,夏绵绵没办法,龙一似乎也不在乎。

四个人站在热气球上。

热气球缓缓的升上了天空,整个金三角就这么在了眼下,一览无遗。

夏绵绵默默地欣赏着美景。

她眼眸看着不远处那占地面积真的很惊人的皇宫宫殿,明天那里,将会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如果允许媒体报道,应该会是很惊人的话题。

她回眸,淡淡的一笑。

她承认她其实很压抑。

“小九,想不想离开?”龙一突然开口。

夏绵绵看着龙一。

因为他的话,而愣在当场。

------题外话------

求月票!

小宅不求月票你们是不是都忘了。

小宅已经哭晕在厕所。

来点码字动力,(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