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婚礼(2)风波起/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九,想不想离开?”龙一问。

夏绵绵愣怔的看着他。

“如果先走,我带你离开这里。”龙一说,并非在开玩笑,“我知道你不想将就。”

夏绵绵真的有点心动。

就是离开金三角,离开封逸尘。

知道他还活着,知道他还好好的活着就好。

从此江湖路远,不再相见。

然而,她摇头,“不走了。”

龙一眼神中的失落很明显,那一刻却似乎也知道是这样的答案。

夏绵绵要走,早就走了,不会等到现在。

“对不起龙一,好像总是在拒绝你。”夏绵绵说,带着些歉意。

“没关系。”龙一淡淡的说道,“我习惯了。”

“我不是不可以跟着你一起离开,也不是非封逸尘不可,但我不想再折腾了,我想我累了。”夏绵绵叹气,那一刻都觉得自己好像老了很多岁,“和封逸尘分分合合这么多年,该经历的不该经历的好像都经历了,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我实在不想再重蹈覆辙了,我想我就这么跟在他身边,不知道会不会快乐,但至少,我现在唯一想要看到的就是,他好好地活着,活在我身边。”

龙一点头。

他其实早就知道夏绵绵的想法。

当初封逸尘的死对夏绵绵的打击多大他很清楚,尽管她很坚强的活了下来,那5年活得有多言不由衷他看得很明白,遇到封逸尘之后,她死灰一般的心如果雀跃复活的,他也看得很清楚。

他回头看着高高的蓝天白云。

他想,有些人真的是不管他多努力,不管多放低自己,都真的是无法得到的。

这大概就是命。

他们话不多,在热气球上漂了很久,差不多转了整个金三角,才又回到了原点,坐在了小车上回去。

回去的时候,大厅俨然都有了宴会厅的感觉了。

人太多,很多人都提前了一天赶过来,是对卢老的尊重,也想早点过来巴结卢老。

卢老很热情。

封逸尘也在招呼,卡珊儿非常温顺的跟着他的旁边,盈盈而笑。

夏绵绵没有过去,穿过人群直接走向电梯。

龙一护送她到电梯口,却没有跟着她上楼。

夏绵绵诧异的看着他。

她一直觉得龙一应该很不喜欢这样的宴会才是。

龙一一眼就能看出她所想,解释道,“我现在需要多认识一些人,对我以后的发展有帮助。”

夏绵绵点头。

龙一现在要重新开始。

龙门他早晚会灭。

她说,“那我上去了,有事儿直接来找我。”

“好。”

夏绵绵关上电梯,离开。

龙一看着电梯的数字,看着夏绵绵回到了5楼,才转身走向大厅之中。

他直接走向了卢老那边。

卢老看着龙一。

他确实没有主动邀请过他,但龙一愿意来,他当然也很欢迎,毕竟是他唯一女儿的大婚,人来的越多越好,他喜欢热闹。

“卢老,你好,我是龙一。”龙一伸手,主动介绍自己。

“我知道。”卢老说,“我们有过几面之缘。”

“难得卢老还会记得,荣幸之至。”

“当然,我对你印象很深刻,当时你和龙九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一直有关注!今天来了这里,就别拘束,随便点。”卢老热情道。

“谢谢卢老。”龙一恭敬。

卢老微点了点头。

当然不会特别的去委身自己招呼龙一。

原本龙一就应该离开了,他却突然侧身,看着卢老旁边的封逸尘还有卡珊儿,他对着卡珊儿开口道,“恭喜你,卢小姐。”

卡珊儿蹙眉看着龙一。

对这个男人,印象不深。

准确说,没什么印象。

“我是龙一。”龙一再次介绍自己。

“嗯,你好。”卡珊儿礼貌道。

“你今晚很漂亮。”龙一客套的说道。

“谢谢。”卡珊儿笑了笑。

被人表扬,女人都会适当的露出微笑。

龙一也难得笑了一下,“不打扰你们了,我过去走走。”

“你随意。”卡珊儿微笑着说道。

看着龙一离开,也没有过多的把视线放在他的身上,跟着封逸尘走向其他人群之中。

两个人其实没什么交流。

从下午人来人往被她父亲叫下来招呼客人之后,两个人就一直很平静的站在一起,有时候觉得,还是陌生人。

卡珊儿也没有主动去开口,她心里很清楚,封逸尘真的很排斥她。

从昨天照婚纱照那一刻,就深有体会。

她没想到,此刻封逸尘居然会主动说话,她听到他低沉的磁性嗓音说道,“龙一,龙门之前掌舵人龙天收养的儿子,一直很器重,能力很强,龙天去世之后,龙门的一切几乎都是他在管理,做得很好。”

“哦。”卡珊儿莫名其妙。

他为什么要突然给她提起这个人。

封逸尘说完那些话之后,也不再多说其他,带着卡珊儿去了另外一边,不停地招呼着来来往往的人,很忙碌。

忙到很晚。

晚饭是在皇宫别墅的别院的宴会大厅吃的,山珍海味很多。

夏绵绵也去吃了。

卢老还是把她安排到了和他们一桌,包含卢老、卢老的女人,还有封逸尘和卡珊儿。

显然,没怎么把她当外人。

宴会先是和客人一起举杯喝了酒,然后坐下来吃饭,今晚毕竟不是主婚,所以以简单为主,即使,排场和使用早就超越了平常很多人家的宴席了。

大厅中热热闹闹的,所有人都在说说笑笑。

反而是主人的坐席上,吃着晚餐,没怎么说话。

卢老开口道,“今晚肖和卡珊儿早点睡,这里的一些招待你们就不用管了,明天一早就要起床做婚礼的准备,听说比较繁琐。”

“好。”卡珊儿点头。

封逸尘也应了一声。

“今晚你们就可以先住在一起了。”卢老直白。

夏绵绵用着刀叉的手顿了一下。

那一刻,却还是很自若的切着牛排。

饭桌上卡珊儿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没有说话。

卡珊儿也没有说话。

“也不用害羞了,我们这边没这么多规矩。明天事情多,又忙,晚上会弄到几点谁都说不清楚,而且男人太累状态确实就不好了。”卢老说着,就是既定的事实。

封逸尘一直没有回答。

卡珊儿也低着头,没有说话。

这一刻,卢老反而转头对着夏绵绵,“龙九,你觉得如何?”

夏绵绵淡笑了一下。

卢老的地盘,她还能够说不嘛?!

她说,“卢老安排了就是了,反正也是早晚的事情。”

“龙九既然都这么说,你们俩也不需要有所顾忌。”卢老对着封逸尘和卡珊儿说道,“晚上你们就住在一起了。”

封逸尘和卡珊儿依然没有说话。

卢老似乎也不在乎,又说道,“肖,节制点。”

封逸尘抿唇。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一直没有任何情绪,一般人也真的看不到他的情绪在哪里。

夏绵绵低头默默地吃着自己的晚餐。

她很平静。

晚餐之后,卢老就直接让封逸尘和卡珊儿离开了。

而那一刻,叫住了夏绵绵。

卢老是担心她会从中作梗嘛?!

当然不会。

她没这么幼稚。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她为什么要去阻止。

她被卢老叫到大厅中招呼着客人。

那一刻似乎还特别好心的把她介绍给了道上的大佬些,还真的再给她龙门招揽很多生意,攀上了卢老,从长远来看,有利无害。

她陪着卢老,周旋了很久。

还挺庆幸的,这样也不用让自己胡思乱想。

忙完之后,也已经到了晚上凌晨了。

这么长的时间,该发生的事情,早就发生了。

所有宾客送至到位,卢老也累了,他看着大厅中剩下的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招呼着,“都去睡吧!”

回头看了一眼夏绵绵,“龙九,今晚辛苦了。”

“哪里,还要感谢卢老把我介绍给这么多达官贵人,以后龙九一定会好好报答卢老的。”

“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了,龙门的事情以后也就是我卢老的事情了,只要你开口,能帮你的,我都可以答应你。”卢老很和蔼的说道,想来也是因为她今晚表现得知书达理。

毕竟从头到尾,她没有离开一分钟,也就自然不可能有机会打扰到了封逸尘和卡珊儿的好事儿。

“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嗯。”

夏绵绵转身离开。

她走进电梯,关上电梯的门。

那一刻却没有按下电梯的数字。

她住5楼,需要坐电梯,卢老住的2楼,一般走的都是辉煌磅礴的楼梯。

她就这么默默地看着电梯大门。

大门偷着金色的镜面玻璃,能够看到她有些苍白的脸色。

她靠在电梯里面。

缓缓,按下了楼层。

电梯到达。

夏绵绵走出电梯大门。

门口处,有人似乎是在等她。

她抬眸。

抬眸,笑了一下,“还没睡吗?”

“等你。”

夏绵绵淡笑着,“你怎么知道我还没睡?”

“不是一直在大厅招呼客人嘛?”龙一说。

“我以为你早离开,没看到。”

“封逸尘和卡珊儿进了一间房。”龙一看着她。

“你跟踪他们了?”

“碰巧遇到,我被安排到了这一楼休息。”

“他们在这一楼吗?”夏绵绵问。

说真的,她以为封逸尘应该直接去卡珊儿的闺房的。

“你隔壁。”龙一说。

夏绵绵轻轻笑了笑。

她往那边看了一眼,看到她居住的房间隔壁,门口处还站着两个黑色西装。

这是在监督他们原房嘛?!

“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夏绵绵表现得很自若。

龙一就这么看着她。

夏绵绵耸肩,“好吧,我承认我心情有些不太好,但没什么,你早点睡吧,我不会郁闷到自杀的。”

龙一突然伸手,宠溺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

这种感觉,她觉得很温暖,甚至很有安全感。

她好像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绝对的安全了,总是过得,战战兢兢。

想来,就是龙一离开自己以后。

她的头不自觉的靠近了龙一的胸口。

龙一身体一怔。

夏绵绵就这么静静地靠着,说,“谢谢你龙一。”

谢谢你总是在我身边,关心我。

龙一笑了笑,笑容其实有些无奈,他说,“傻瓜,去睡吧。”

“你也是。”

夏绵绵从龙一的身上离开。

人不能太贪心。

她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门,有这么看了一眼旁边的黑色西装。

黑色西装也转眸看了她一眼。

带着俯视耽耽的感觉。

她又不傻,会冲门而入,去观赏自己不想观赏的东西。

她打开房间的大门。

有那么一刻,她希望封逸尘在房间等她。

而不是在隔壁。

女人总是会给自己一定幻想。

她打开黑暗的房间灯光,拿了一套女士的浴袍,走进浴室,躺在浴缸里面,在放松自己。

按摩式浴缸果真是很舒服的。

夏绵绵倒是真的在享受。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也想了很多。

她从鱼缸里面起来,拉过浴袍,松松软软的裹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找了一条毛巾在头上擦拭,对着偌大的玻璃镜擦拭着。

那一刻,眼眸顿了顿。

手上的毛巾被人突然拿了过去。

她抿唇,看着镜子中的男人,看着他拿过毛巾之后,很自若的帮她擦拭湿漉漉的头发,显得很温柔,还很暖。

她默默地看着他。

看着他还是他,又好像变了很多。

她嘴角一笑,伸手又拿回了毛巾,胡乱的在自己头上粗鲁的擦拭着。

封逸尘就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的模样。

“累了吧,去睡吧,我一会儿吹完头就过来。”她说得还很自若。

她都佩服自己。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她。

“嗯,去吧。”夏绵绵说。

封逸尘眼眸微转,他拉扯了一下自己衣服,说,“我洗个澡。”

“那你洗,我先出去。”

“阿九。”

“我去外面吹头发。”

夏绵绵直接走了出去。

就从他的指甲边上走开,在他想要拉她的时候,她灵活地避开了。

封逸尘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还帮他把浴室的玻璃门拉了过来。

什么都很自然,只是……

距离远了。

夏绵绵走出浴室,那一刻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说好不在乎的。

她是在耍脾气吗?!

她都看不起自己。

她默默地念叨着,拿起吹风吹了起来。

吹干了头发,封逸尘都还没有从浴室里面出来。

她是不是应该庆幸,他把自己洗的挺干净的。

她窝在床上,睡着,在等他。

等了也不知道多久,他才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来。

走到她旁边的位置躺下。

床榻好像陷下了一点。

夏绵绵身体不自觉的往旁边挪动了一点。

封逸尘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没有过去。

这么久以来,两个人从来没有这么远距离的睡过。

今晚,就这样吧。

其实夏绵绵很想问封逸尘,这么回来真的好吗?!

她倒还很想,他就在那边留宿更好。

终究,很多话还是选择了沉默。

沉默的彼此入睡。

封逸尘似乎一夜没睡,即使没有发出任何响动,那一刻也能够感觉到他的心事重重,她真的很想安慰他真的没有什么,真的没什么的。

封逸尘大概会内疚很久。

夏绵绵还是让自己睡着了。

被惊醒的时候,是封逸尘起床了。

很早,但结婚就是这样的,很早就要起来准备。

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封逸尘下了床。

“你要走了吗?”夏绵绵问。

封逸尘说,“嗯。你睡吧,还早。”

“我还是起来了吧。”夏绵绵努力让自己清醒,“我怕我不出现,卢老会想东想西。”

“不会。”

“卢老昨晚给了我挺多资源的。”夏绵绵笑了笑。

那一刻还可以觉得,她好想利用他老公的身体得到了很多好处。

好吧,被逼无奈的想法。

夏绵绵掀开被子起床。

封逸尘没有阻止她的举动,两个人走进浴室,一起刷牙一起洗脸,显得很亲密。

做完一切之后,封逸尘回到衣帽间换衣服。

那套黑色的婚礼西装,那天挑选衣服的时候,卢老为他挑选了很久,她还看到卡珊儿也帮他一起挑选着,不得不说,其实卡珊儿很期待。

有些小细节,情敌之间,最容易发现。

封逸尘一件一件穿着。

没有了那张脸,依然看上去器宇轩昂。

封逸尘穿好,拿起领带。

夏绵绵伸手,“我来吧。”

封逸尘低头看着她,缓缓,把一条斜条纹宝蓝色在灯光下还能反射着一定光芒的领带给了她。

她垫脚,很认真的帮她系着领带。

她垂着眼眸,手指灵活,表情很认真。

她睫毛很长,微微闪烁。唇瓣很粉,没有涂抹唇彩也依然看上去光彩夺人,她此刻轻抿着唇角,微微上翘的弧度很勾人。

安静的衣帽间里面,夏绵绵给封逸尘将领带系好,那一刻甚至还有些得意的笑了笑,似乎是甚是满意。

她说,“好了,很配你,很帅。”

封逸尘看着镜子中得自己。

这样的模样,也难为她用帅来形容自己了。

他转眸看着她,看着她已经转身,拿出了那天自己挑选的那条淡蓝色晚礼服,很低调的颜色很低调的礼服,完全不会抢了主角的风采,夏绵绵故意在隐藏着自己的光芒,在成全他所谓的婚礼。

他喉咙微动,突然将她一把抱进怀里。

夏绵绵一怔。

随即,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他抱着压在了衣帽间的一间柜子里面,他身体倾下,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吻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印了下来她,仿若极度缠绵,带着难舍难分的味道。

他拗开了她牙关,舌头伸了进去。

很深入,很纠缠。

她那一刻还能够感觉到他的吻,那么情深缠绵。

不知道多久。

他放开了她,两个人还窝在衣柜里面,很暧昧。

她看到他喉咙微动,似乎是在隐忍,他把她从衣柜里面拉了出来,他说,“我先出去了。”

夏绵绵点头。

封逸尘转身离开。

夏绵绵感受着刚刚唇瓣的触感,那一刻,轻轻地擦了擦嘴角。

她回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脸色并不好。

她换了礼服,自己给自己上了妆。

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天空已经透亮。

她想,婚礼应该也要开始了。

她打开房门,走出去。

房门外,5楼,难得很多人都在了,包括卢老,卢老的那些女人,还有很多宾客。

这里也流行所谓的关门抢红包吗?!

她走过去。

走过去,却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

卢老分明脸色铁青。

她诧异,诧异的看着站在卢老旁边的封逸尘,那一刻脸色似乎也并不是很好,显得无比的凝重!

到底发生了什么?!

------题外话------

二更到啦。

爱你们哦!

总之没有做的,放心吧,封老师是清白的。

达拉,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