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婚礼(3)东窗事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三角的皇宫般的别墅。

深夜。

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外阳台上。

两个男人在抽烟。

红色的烟头,一明一暗,心事儿很重。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直到各自的烟蒂都已经熄灭。

突然一个男人直白道,“今天我让小九跟着我走,她拒绝了。”

说话的人是龙一。

声音很沉。

但听不出来他过多的情绪。

“嗯。”应了一声的人是封逸尘,声音也很沉,也是如此。

又是一阵如窒息般的沉默。

龙一又开口道,“回去吧,小九在房间等你。”

“龙一。”封逸尘看着他。

龙一倒没有回头。

封逸尘说,“谢谢。”

龙一的嘴角浮出一抹冷笑,“你明知道我的目的不仅仅如此。”

封逸尘喉咙微动,并没有揭穿什么。

有些时候,男人之间更清楚男人内心的想法,特别是,爱上同一个女人的两个男人。

他转身,从一个露台外,直接跳跃到了另外一个露台上,看着房间中的意思暖暖的灯光。

封逸尘推开露台的落地窗,走了进去,然后在浴室看到了夏绵绵。

看到她平静的在擦拭自己的头发。

他不知道明天一早,她会不会因此而恨他。

……

隔壁的房间。

龙一看着封逸尘的离开。

他嘴角的冷笑在唇瓣渐渐地变得僵硬无比。

他回头,看着灯光暗淡的房内。

他来金三角的目的,是为了成为卢老的人,成为了卢老的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成为卢老的女婿。

他知道封逸尘会同意。

如果夏绵绵今天下午愿意跟着他走,他可能会改变主意,但她没有走。

这么死心眼的女人,他真的很无力。

但他却觉得,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

他的小九,就是如此。

而他喜欢的小九不需要改变,不需要为任何人改变。

他走进了偌大的房间。

今晚的事情,他和封逸尘在来金三角之前,就已经密谋了一切。

当然,一切是他主动。

他主动找封逸尘谈起,而他没有拒绝。

封逸尘很难拒绝。

因为封逸尘不想娶卡珊儿,他只爱小九。

但他很清楚,封逸尘内心应该并不是那么坦然,他在担心小九会因此而责怪他,在所有人的心目中,他都在为小九牺牲,为她的幸福牺牲,其实也不尽然,他至少得到了权力,权力这种东西,男人都如饥似渴。

他让自己觉得是。

他走进房间后,就看到了在大床上坐着的卡珊儿。

卡珊儿抬眸看了他一眼。

他们彼此的最直接的一次接触,就是今晚的一次见面,他主动介绍了自己,而显然,她根本没在意。

两个人都很陌生。

陌生的看着彼此,卡珊儿却一句话都没说。

他知道封逸尘已经给她说过了。

卡珊儿和卢老很多不同,卡珊儿不完全算是道上的人,所以卢老才会迫切的想要找一个能力出众的男人来与之婚配,卢老才能放心的把自己的一切交给那个出众的男人,以及他们的子嗣,继承这种东西,在任何地方都适用。

他一步一步靠近卡珊儿。

卡珊儿的此刻的脸色并不太好,恍若有还有些病态的白。

这和他今天晚上在大厅中看到的那个女人完全不同。

封逸尘说卡珊儿不喜欢他。

那一刻他却觉得,好像不是。

如果真的不喜欢,就算无能反抗,也不会变得积极。

他看到的卡珊儿由始至终,即使不算太过热情,但绝对没有很勉强。

封逸尘这辈子的情商大概全都用在了小九的身上,他真不知道是不是该恭喜小九。

偌大的房间内。

不太明亮的灯光下。

龙一就站在了卡珊儿床头的位置,这样的距离,还是能够看清楚彼此的脸。

看得一清二楚。

他说,“我是龙一。”

“我知道。”卡珊儿淡淡的回答,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我要做什么,封逸尘……肖应该都给你说过了。”龙一很直接。

他35岁的高龄,勉强算是高龄吧。

高龄处男。

他这么高龄的岁数,他承认他除了小九之外,没有接触过其他任何女人,他不习惯和女人相处,也不知道怎么和女人相处,甚至不清楚,发生关系的时候,他应该怎么让对方能够更好接受。

但他认为,卡珊儿本人想得更明白,更重要。

卡珊儿看着龙一,微点了点头。

点头说道,“肖说过了,而我……欠龙九一个人情。”

龙一看着这个女人。

看着她似乎想得很明白的的模样,他说,“喜欢肖吗?”

卡珊儿看着他。

“我总觉得大部分人,只要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会喜欢他。”龙一说,那一刻甚至还有些自嘲。

封逸尘的脸都变成了那副模样,他却还是觉得,那个男人的魅力在女人面前依然无法抵挡,有时候男人也会觉得,他很有魄力,很霸气!

“本来不喜欢的。”卡珊儿说,对着这个陌生到即将和自己发生关系也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说道,“我一直很排斥我父亲给我安排的婚礼,我也不怎么看得起肖在我父亲面前的妥协,毕竟我觉得龙九真的很爱他。但后来,在五洲地带,在回来后,在很多时候看着肖对龙九的一切,我突然有些相信了爱情。”

“那是别人的爱情。”龙一提醒她。

仿若也在提醒自己。

“但不得不说,肖和其他男人不同,我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吸引我的,大概是被他和龙九的感情所感动,然后也触发了自己内心的情绪,我确实喜欢上了肖,甚至有点期盼和他的婚礼,虽然婚礼在我看来也有些荒唐。我并不是在金三角长大,所以金三角传统的一夫多妻制我一直嗤之以鼻,有那么一秒,我居然有些庆幸。”卡珊儿说,语气一直很平静,也一直很淡漠,就仿若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就只是简单的想把事情说出来。

“现在就此打消这个念头吧。”龙一冷血。

一瞬间可以把她所有的希望毁灭。

卡珊儿抿唇。

“以后我是你丈夫,我叫龙一。”龙一一字一句。

卡珊儿并没有回答。

她今晚跟着封逸尘一起回到了房间。

房间内,她其实还有些紧张,她也知道门口处有人把手,他应该不会离开,但他却并没有碰她,也没有做任何越界的任何事情,反而告诉她,告诉她说,“我不会娶你。”

她那一刻其实有些诧异。

到了这个地步,她以为他已经妥协了。

她看得很明白,龙九完全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尽管龙九并不好受。

她以为,他们已经商量好了。

她原本有些庆幸的小心思,这一刻变得很失落很失落,即使,她保持着平静。

因为从始至终,她表现出来的都是对这段婚姻的冷漠,她不想打了自己的脸。

她听到他说,“今晚你见到的那个男人龙一,他并不差,他有能力成为你的丈夫,卢老的女婿甚至最后卢老的接班人。”

“你呢?”她问他。

“我不是。”他说得很冷漠,“我这一辈子只会拥有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是谁,她不用多问了。

她似乎还笑了一下,“所以今晚,你不会碰我,另外一个男人会来碰我是吗?”

“是。”封逸尘说,“你说过,你欠龙九一个人情。”

“我还。”她一字一句。

她不会强迫任何一段勉强的感情,她不会强求任何人来爱自己,她习惯了,就像上次,和她交往那么久的男朋友,在她父亲的随便的威胁下就放弃她,她也不会再去争取,她很明白,一段感情只靠一个人,走不下去。

肖那一刻似乎看了她一眼。

她想,那应该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正眼看她。

在她没有为难他的那一刻。

她其实有什么可以为难的。

她父亲要的不过就是一个他的接班人,不过就是一个可以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子嗣出生,她和谁生孩子,都是生孩子,和肖也是,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也是,都没有感情,都可以当作没有感情。

她想,肖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她那一刻觉得肖好像并不是她看到的那么坦然。

她不知道他是在对她内疚,还是因为什么其他事情,他整个人显得很凝重。

甚至于,他们交谈完了之后,简单的几句达成了共识之后,她就看到肖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抽烟,抽了一地的烟。

他在担心什么?!

担心她突然反悔,担心东窗事发她父亲的盛威,还是担心其他她根本不了解的事情。

对于他们的事情,她能了解多少?!

寥寥无几。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外阳台上的肖,看着他一直坐在那里,就再也没有看她一眼。

她也也没有说话,知道过了午夜。

一道身影从外阳台翻了进来。

那一刻她知道,她所谓的“丈夫”出现了。

他们在阳台上说了几句话,说了什么她听不到,但两个男人之间的气息,很沉。

她现在第一次看清楚了她的丈夫。

今晚上相见的那一面,她承认她真的没有好好看过他,有的印象只是觉得他很高,给人的感觉很冷很僵硬,还有的就是,肖在她耳边说的那一串莫名其妙的话语。

她惊奇的发现,她把那句话记得很清楚。

她看到他突然转身,走进了浴室,他说,“我去洗个澡。”

她点头。

她洗过了。

在肖一直在外抽烟的时候,她褪去了妆容。

今晚,都得做。

和谁和不知道的谁,都会做。

否则明天的婚礼,没那么容易顺理成章。

她总觉得,肖的每一步都是精打细算,不会出任何错误。

她搂抱着被子,看着浴室的方向,看着那个陌生的人。

她对龙一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不讨厌,也喜欢不上来。

长得不帅,但也不丑。

她谈不上什么感受。

等了好一会儿。

他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褪去了黑色的西装,穿着软软的白色浴袍,这一刻似乎也觉得这个男人稍微温和了一些,没那么僵硬。

他直接走向了大床,掀开被子,和她睡在了一起。

她抿唇。

抿唇,感受着他刚刚洗完澡后的一点点热气,在她身体上萦绕。

她的大手将她抱住。

她沉默。

她感觉到他的手在给她脱掉睡衣。

其实也可以不用穿的,终究会有些不自在。

她被他脱光了衣服。

她能够感觉到,他脱掉的浴衣下面,什么都没有。

他靠近她。

肌肤相亲。

他说,“你想要前戏吗?”

如果不想,就直接开始。

“不想。”

“那你忍着点。”他说。

她点头。

虽然过程并不太好,但她那一刻似乎对身后的男人有了一点不同的认识。

其实在床上,如果不是两个相爱的人,前戏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

她甚至觉得,整个过程,他对她很尊重。

即使做了最亲密的事情,她也能够感觉到,他对她刻意保持的距离,没太越界。

比她想的体验,好了很多。

而他大概也没有想到,她会是处女。

落红在床上那一刻,他有些惊讶。

他说,“封逸尘说你曾经谈过恋爱。谈过一场不短的恋爱。”

“但没做。”她说。

那个时候,她已经洗了澡,重新换上了睡衣。

他还坐在床上,大概有一秒的内疚。

“我们都以为,国外的女人比较开放。”

“我曾经向往过爱情。”卡珊儿说,看着面前她所谓即将成为丈夫,“也觉得爱情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而且因为我父亲血腥的一切,我曾经信过基督教,基督教是不能接受婚前性行为的。”

“嗯。”龙一应了一声。

终究只是应了一声。

她也觉得这不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大事儿。

她曾经向往过爱情,现在不太向往了,现在要的就是,传宗接代,给她父亲生下一个,或许一堆,他父亲觉得可信的子嗣。

她对她父亲其实一直没有感情,但违背不了他的权力。

所以她妥协。

那晚上,他们睡在了一张床上。

其实都没有睡着。

等着第二天的抓奸在床。

早上很早,就有人开始敲门,让他们起来,洗漱换装。

他们当没有听到,一直在睡。

一直在睡。

也不知道敲了多久的门。

反正,他们一直没开。

直到,一个严厉的声音说,撬门!

才有人,强势的把他们反锁的房门,拗开了!

然后就看到了,这所有的一切!

……

夏绵绵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隔壁房间真的很多人。

所有人盛装出席。

却突然,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夏绵绵看着脸色铁青的卢老,看着表情凝重的封逸尘。

她默默地走向了隔壁的房间门口,然后看到了很惊人的一幕。

看到房间内,龙一和卡珊儿睡在了一起,衣衫不整,甚至狼藉一片。

她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不只是她如此惊讶,所有人都很惊讶。

卢老气得半天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他狠狠的看着大床上的两个人,狠狠的看着。

遇到其他任何事情,或许他都可以视而不见,但今天的,今天如此盛大的日子,出现这么理所当然的出轨事件,他不可能置之不理,他盛怒的脸上,表现得很狰狞,至少夏绵绵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他这般模样,就连上次要杀了封逸尘,也没有此刻的恐怖。

她现在只是在担心,担心龙一会不会被卢老直接暴毙。

那一刻,她身体在忍不住的颤抖。

看着面前很淡定的龙一。

“杀了他!”卢老不问任何原因,一声令下,对着龙一毫不留情。

夏绵绵甚至是没有犹豫的直接上前。

身体刚靠过去,就被封逸尘突然桎梏住。

夏绵绵眼眶充血。

不用想太多,事情的经过她也可以想得很明白。

封逸尘没去看她。

将她护在了身后,她桎梏不开。

“你杀了他,也可以杀了我。”卡珊儿突然开口。

卢老脸色更加难看,所有人包括宾客在内,没有人敢劝说什么,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我既然选择了和他上床,就认定了他的存在,我知道你对我没什么感情,我只是你不知道哪个女人剩下来的野种,如果不是你没办法有其他子女,你根本就不可能正眼看我!”

“卡珊儿!”卢老脸色冷漠。

卡珊儿就是抱着龙一,紧紧的不放。

“谁让你这么做的?!”卢老脸色一沉。

毕竟在道上这么多年,卢老也不是省油的灯,能够想到的,并不会那么肤浅。

何况他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

卡珊儿和封逸尘的婚礼,尽管她看上去并不愿意,但她不会反对,她很清楚,他要让她嫁的人,可能也并非是她喜欢的人,所以她不会无趣的和她闹,他甚至没有想过,卡珊儿会给他闹这么一出,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

这个人是谁,他很清楚。

清楚的看了一眼封逸尘,脸上嗜血的味道,明显到吓人。

“我自己!”卡珊儿大声尖叫,“我受够了你了,我受够了在你的威迫下逆来顺受,我承认我对这个男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我对谁有感情,我对肖就有感情吗?你让我嫁给谁就嫁给谁,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凭什么!我就是要反抗你,我就是要告诉你,我认定了龙一,非他不可!”

说得那般的解决。

“你确实在挑战我的极限!”卢老冷漠无比。

道上的卢老,不爱发脾气,但绝对没人敢惹。

这大概是很多人,第一次看到他如此不受控制。

“那你杀了我吧。”卡珊儿一副就是不怕的表情,“你杀了我,反正你冷冻了我那么多的卵子,你可以找任何人去让那些卵子存活下来生下你想要的血缘,你甚至可以告诉那些血缘,他是怎么来的,他所谓的父亲母亲到底是谁?!”

“够了!”卢老声音极大。

卡珊儿狠狠的咬着唇,眼眶猩红无比。

表情看上去那么坚决。

那是夏绵绵第一次看到卡珊儿这般刚烈的模样,以前总觉得,这个女人一直在这个家庭处于漠视的状态,一直置身事外所以不会有任何情绪,也不会反抗。

“我不杀你。”卢老说。

卡珊儿看着他。

“我杀了龙一……”卢老眼眸一紧,“还有肖。”

封逸尘拽着夏绵绵手的那一刻,紧了一下。

卢老转头看着封逸尘。

脸色冷到极致。

他说,“这一切怎么回事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是。”封逸尘点头,就这么看着卢老,很冷漠。

“你给你的那些提醒你真的当耳边风了!”卢老狠狠的说道。

“没有。”

“没有?”卢老冷笑,“没有,你会如此来挑战我,你真的以为我不会杀了你?!肖,别太看得起自己,当年我欣赏你,当年我救下你,现在我愿意把我的一切给你,但也可以,把你的一切全部毁掉!你不怕死,那你身后的女人呢?!”

卢老冷眼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回视着他,看着他嗜血的面孔。

“你的儿子呢?!”卢老又说。

封逸尘身体明显紧绷。

“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为了一个女人并不值得。”卢老说,“而你总是喜欢挑战我的极限。”

封逸尘依然不发一语。

“很好。”卢老冷笑,笑容却更加的残忍恐怖,“没有了婚礼,就用血流成河的方式来祭奠!来人!”

卢老一声令下。

那一刻,龙一突然开口。

声音平稳,“卢老,我能说几句吗?”

“你是什么东西!”卢老怒吼。

“睡了你女儿的男人!”龙一直白。

卢老气得青筋暴露。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的存在,但最终,我是你女儿的第一个男人,我作为男人,我势必对你女儿负责到底!当然我知道我没办法入了你眼,在你心目中我没有资格成为你的女婿,你觉得我不配,我却可以告诉你,对比起你一直认定的肖,我并不觉得我比他更弱!”

“那是你没有自知之明!”卢老一字一句。

龙一并没有因为他的否定而又任何异色,他说,“你不给我机会表现我自己,在你心目中我就一直不如他!”

“机会?我为什么要给你机会?!”

“因为你女儿认定我!”

“她只是在反抗我而已!”

“就算如此,他找的人是我,而我和你女儿发生了关系。”龙一一字一句,“你除了给我机会,别无选择!”

“怎么,威胁我?”卢老眼眸一紧。

这一刻对龙一似乎有些另眼相看。

他想要找的继承人,至少,有那个魄力,有那个和他对视的魄力。

他从来没有把龙一看在眼里,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还是他以为的将来,在他心目中,他唯一心上的人之后肖,这是他在道上这么多年,见到最有潜力的年轻人,所以他愿意把自己的女儿把自己创立的一切都给他。

而他却不知好歹。

心里的愤怒,脸上也表现的很明白。

“你认定的人肖,你也很清楚他到底愿不愿意接下你的地盘接纳你的女儿,不管在你心目中我到底有多无能,至少在你没有找到更好的人选之前,我希望你信任我一次!”龙一说得诚恳。

卢老依然冷漠。

冷漠的对龙一表现出了他的不屑。

他转头,将视线这一刻放在了封逸尘的身上。

到现在的情况,肖才是罪魁祸首。

龙一和卡珊儿的事情,他可以缓缓再去解决,但是面前的肖,他确实已经忍到了极限。

他可以给他最好的一切,也可以在他背叛自己后,让他一无所有。

甚至,全部都没有!

他说,“肖,我最后问你一次!”

封逸尘对视着卢老。

即使这般,还是能够面不改色。

卢老欣赏的就是面前男人的沉着面前男人的魄力。

他说,“现在,还要不要娶我女儿?!”

到了最后这一步。

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卢老还在给封逸尘机会,可想,他对他真的是忍到了极限。

“不娶。”封逸尘一字一句。

卢老冷血。

“很好。”卢老笑得阴森无比,“既然你做了决定,我就送你一程。我从未这么后悔过一件事情,但我后悔,那么信任你!而你却,如此背叛我!”

“我背叛你什么了!”夏绵绵突然从封逸尘的身后站出来。

她忍够了。

封逸尘将她保护着,保护着能够有什么用!

她站在卢老的面前,不怕死的站在那里。

卢老脸色黑到底,“你以为你能活着?”

“我没想过会活着,从踏上这条道路,甚至说,从我9岁那年开始,我就很清楚,我这辈子的生死都不会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上,我可能哪一天就死得不明不白了!但人都会死,早死晚死,想明白了就不害怕了!”

卢老只是冷笑。

“我现在就是想要告诉你,你这辈子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爱情,所以你根本就不懂,拆散别人的婚姻到底是什么滋味!你以为你让封逸尘和卡珊儿结婚,还说可以按照金三角的法律一夫多妻我们就应该要感谢你的大恩大德,你把你珍贵的所有你把你唯一的女儿嫁给封逸尘,封逸尘就会很感动就一定要感激涕零的接下来吗?你想过别人真的需要吗?!什么都是你在自以为是,什么都是你以为你的大仁大义!”

“龙九!”

“你叫我威胁我也没用,反正我也要死了,我倒不如说出来更痛快!”夏绵绵根本就不管不顾,狠狠的说道,“你不知道爱情,你没有爱过一个女人,你其实很可悲的你知道吗?!你以为你身边的这几个女人喜欢你吗?你以为他们跟着你是为了什么?!你以为你这辈子很骄傲吗?没有体会过爱情,没有真正拥有过亲情,你就仗着自己有点权势唯我独尊,你真以为所有人都很嫉妒你都会崇拜你吗?!没有,我只会觉得你很可怜!”

卢老冷冷的看着夏绵绵,那一刻杀意很明显。

夏绵绵也知道他想杀了自己。

此刻就想要杀了自己。

但她死之前,也得把事情说清楚,“你想要杀了谁,你有那个本事儿都随便你!你要杀了为你忠心耿耿的肖,你要杀了你亲生女儿,你要杀了你亲生女儿的男人,你要杀了对于你而言无关紧要的我,甚至还有很多无关紧要的人,只要高兴谁都可以,但卢老,你最好是想清楚了,你杀了这些人之后,你会觉得很爽吗?你真的会觉得很爽吗?我就劝你一句话,最好别后悔,最后别有一天,后悔得恨不得杀了自己!”

“伶牙利嘴!”卢老冷声。

冷声的看着他。

“我后不后悔,那是我的事情。”卢老伸手,从身后黑色西装取出黑色手枪,“但你,必须得死,这是我的底线!”

------题外话------

有二更。

好啦,飘走。

记得投月票哦!

月票不给,宅会失去动力的。

嗯,就是在威胁。

O(∩_∩)O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