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婚礼(4)照常举行!/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色的枪口对准了夏绵绵。

卢老的坚决很难会改变,夏绵绵背脊发凉,感觉到一种阴冷的气息,就在眼前萦绕不断。

她咬牙。

死就死吧。

那一刻身体突然被人狠狠地护在身下。

卢老嗜血的眼眸一紧。

那一刻甚至已经扣动了扳机。

“卢老。”封逸尘直直的对着枪口,“你能杀她,也不能杀我!”

“没有什么不可能!”卢老一字一句,脸色铁青。

封逸尘冷漠!

此刻!

“卢老!”卢老身边的贴身保镖突然上前。

卢老脸色阴沉,“什么事?!”

“欧力的电话!”

“呵!”卢老冷血的笑容,在此刻异常的恐怖。

他接过电话。

那边传来欧力的嗓音,“卢老,听说你爱女儿今天大婚,特地打电话来恭喜你。”

“谢了。”卢老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们老朋友了,就别客气了。”欧力笑着说道,“对了,我因为有事儿没能够来现场,送了一份礼物给你,现在拿到金三角你的地盘上了,卢老的地方就是戒备森严,我的人想要进来还真是不容易,所以麻烦卢老让你的手下去拿一下,一点小意思,别嫌弃。”

“欧先生说笑了,我当然不嫌弃。在此,谢谢欧先生对小女的祝福。”

“不客气,顺便替我恭喜一下枭,我和他的账,还有的算!让他好好享受新婚,江湖见!”

“我会转告他的。”

“那就不打扰卢老的喜事儿了,再见。”

卢老把电话挂断。

他狠狠地看着封逸尘,脸色阴沉无比。

封逸尘刚刚就是在用欧力来威胁他,至少以目前欧力的嚣张和权势,他能够信任且有着一定把握能够拿下欧力的人,只有封逸尘,他杀了他,代表着他砍断了自己的左右手,这无疑只会让欧力变得更加嚣张。

他阴冷的脸色,此刻难看无比。

卢老的手下也在最快的时间将欧力送来的礼品拿了过来。

卢老看着那个包装精致的大盒子。

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的吩咐。

“打开。”卢老命令。

手下连忙将礼品盒解开,在解开礼品盖的那一瞬间,封逸尘突然大声说道,“别动!”

那一秒,打开礼品盒的人根本没有停下来。

“趴下!”封逸尘大声。

迅速将夏绵绵抱在怀里,然后猛地一下扑在了地上。

其他人也在那一瞬间,全都扑了下去。

那一秒。

整个大厅中响起了异常响亮的炸药声,直接将开礼品盒的人炸得破烂不堪,当场死去。

其他人也多多少少带着伤痕。

大厅中突然一片混乱。

卢老在自己的保镖下,被保护得很好,自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其他人宾客或多或少受了轻伤,房间内的龙一和卡珊儿并没有被炸药威胁到,那一刻,龙一还是紧紧的将卡珊儿护着,给了她绝对的保护。

卡珊儿抬头看了一眼龙一,看着他冷峻的脸,莫名的多了一丝安全感,那一秒也注意到了龙一的眼神,在第一时间在寻找……龙九。

她并没有任何情绪。

她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总是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出现的危险,她父亲总以为,他的地盘上,绝对安全!

她其实很厌烦这样的日子。

“卢老!”卢老的手下看着眼前这一幕,炸药将别墅中很多的灯炸碎了下来,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欧力!”卢老咬牙切齿。

居然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如此嚣张!

贴身保镖又是一个上前,恭敬道,“欧力的电话。”

卢老一把接了过来,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卢老,不好意思,刚刚才知道,我搞错了礼物了,你没受伤吧?!”

“托你的福,我好得很。”

“我就知道以卢老的身手,自然是不可能受到伤害的,不好意思,打扰到了卢老女儿的婚礼,我很抱歉。”

“欧力,你知道你会面临什么结果吗?”卢老一字一句,威胁。

“抱歉,我确实不知道。”

“等着!”卢老阴森无比。

欧力不在乎的一笑,“自然,会好好等着的。”

挂断电话。

卢老直接将手机扔了出去。

整个别墅现场鸦雀无声。

“婚礼照常进行!”卢老突然说道。

所有人不明所以。

“既然你选择了这个男人,既然你认定了他,那他就是你的丈夫,你们马上举行婚礼!”卢老一字一句,“但是卡珊儿,人是你自己选的,别给我后悔!”

卡珊儿看着自己的父亲。

她就算后悔了,又能怎样?!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一无是处!

“把这里收拾一下,受伤的人进行伤口包扎,婚礼按照规定时间开始!”卢老狠狠地说道,隐忍着的怒火,所有人都只能毕恭毕敬。

吩咐完毕。

卢老看着封逸尘,“你跟我来!”

封逸尘放开了夏绵绵。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跟着卢老离开的背影。

现场的混乱在下一刻就突然变得井然有序。

那个开礼品盒的人被人直接拖走,人死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而她并不觉得这是巧合,欧力不会巧合到这个时候来公开针对卢老,所以封逸尘做了什么?!

她眼眸一转,看向了房门内。

房门中,龙一和卡珊儿都已经下了床。

此刻他们需要换衣服,时间有限,需要快速的准备婚礼。

她走进去,面对着龙一。

龙一拿着工作人员递过来的一套西装,他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说,“你先换衣服吧。”

龙一转身进了衣帽间。

缓缓,卡珊儿也进去了。

很快,龙一换了一件黑色的西装出来,龙一穿西装其实很帅,他身材很好很挺拔,他的长相比较严肃,西装的规矩正好衬托着他的一丝不苟,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带着自身的魅力。

他坐在一个简易的梳妆台前,化妆师在帮他固定发型。

卡珊儿坐在房间的高级化妆台前,沉默的上妆。

因为时间很赶,房间内显得异常地紧张。

夏绵绵就靠在龙一旁边的墙壁上,看着他僵硬的脸颊,默默地看着他。

龙一的还算简单。

化妆师弄了几下,然后去帮卡珊儿弄复杂的新娘妆。

龙一从化妆台前离开,走向了后面的露台。

夏绵绵一步一步跟了出去。

两个人并肩。

她说,“龙一,为什么要这样?”

“别把我想的太伟大!”

“事实,我很难受。”夏绵绵无法掩饰了。

这一刻也不想掩饰。

她就当着他的面,在说完那一句话之后,眼泪就跟疯了一般的流了下来。

她很难过。

这比刚刚被卢老指着脑袋的感觉,难受一百倍。

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发泄内心的情绪。

她不想看到龙一如此,不想看到龙一为她做这么多,她不想龙一活得这么委屈,她不想,不想龙一保持了那么多年的清白,就这么很简单的很简单的,给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她很心痛。

那种滋味,她说不出来!

她欠龙一太多,但她什么都还不出来。

她真的很难受,难受到,无处发泄。

“我只是想要利用卢老,利用卡珊儿,得到我的权力。靠我一己之力,我离开龙门想要东上再起,真的很难……”

“别说了行吗?”夏绵绵看着他。

她不想听了。

不想龙一说得这么言不由衷。

她不想听到他的那些谎言。

如果仅仅如此,龙一在昨天不会让她跟着他离开。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她宁愿跟着龙一离开。

她宁愿,封逸尘娶了卡珊儿。

而不是,由龙一来为她承担一切!

她不想到最后,在他们彼此不能成为兄妹不能成为朋友不能成为恋人的最后,她还要让他赔上他的幸福来对自己!

她觉得自己很残忍。

真的很残忍。

龙一就这么默默地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她的眼泪完全停不下来,哭得很伤心,这样的哭泣,除了上次在得知封逸尘死的时候,她再也没有这么哭过了。

其实就这样就够了!

他要的真的不多。

他伸手。

伸手,抚摸着她的发丝。

她泪眼婆娑望着他。

“别哭了,不太好看。”他淡淡的说着。

她咬着唇,但她控制不住。

“这算是我最后送你的离别礼物。”龙一笑着。

他其实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不会很冷漠不会很僵硬不会很不易亲近,他笑起来的时候,甚至还会如沐春风般的温暖。

“以后,不管以哪个身份,我们都不会站在一条线上了。”龙一说,分明笑着,眼眶却有些红了,“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担心你。”

别让我担心你……

又是,疯狂的戳中了她的泪点。

就是知道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了,就是知道以后的路他们会背道而驰,所以他希望给她铺下一条,她能够幸福的道路,他希望,在没有他的以后,她也可以过得很好。

而他自己呢?!

想过自己以后的日子吗?!

能不能,不要让她这么难过。

能不能不要让她,心里那么的愧疚。

龙一对着她又是一笑。

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他面对她时笑容,从此以后,他不会再对她如此温暖。

从此以后,他们就将,分道扬镳。

他越过她的身体。

夏绵绵伸手,伸手真的很想拉住他。

那一刻,却还是没有上前,她怕最后,崩溃的是他们彼此。

她手指僵硬,看着龙一一步一步走向了他的新娘。

看着他们言不由衷的对视,看着他们毫无交流的眼神。

而那之后,龙一就再也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那之后。

龙一就成为了别人的男人。

和她……越走越远!

……

卢老的房间。

封逸尘恭敬地站在卢老的面前。

房间中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哐!”

一个拳头狠狠地朝着封逸尘,甚至,毫不防备,也不能防备。

封逸尘就这么硬生生的承受着卢老的愤怒,虽已到了晚年,但宝刀未老,那一拳的分量绝对不比一般人年轻的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封逸尘就这么承受着,一动不动。

“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杀你!”卢老说,那一刻隐忍着身体都在发抖。

“我会杀了欧力。”

卢老狠狠地看着封逸尘,阴森的面容毫不掩饰,“给你的所有你不懂得珍惜,肖,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救下你!”

封逸尘沉默不语。

“之前说等你和卡珊儿结婚后暂且可以不用管欧力,也是希望可以给你多点时间做好充足的准备,既然你现在不领情,我也不需要对你过多的慷慨,给你两天时间,给我一个我能够接受的方案,去五洲地带,一周之内,我要看到欧力的尸体。”

“好!”

“肖,你真的触碰到了我的底线,珍惜自己活命的机会!”

“是。”封逸尘恭敬。

“龙一人如何?”卢老突然问道。

“能力并不在我之下,只是没有一个可以让他发展的平台。”

“是吗?”

“他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但愿如此!”卢老冷声道,“如果达不到的要求,他会变成怎样,我相信你也应该明白!”

“他可以!”封逸尘再次肯定。

卢老冷冷的看着他,“出去吧!”

“是。”

封逸尘走出卢老的房间。

门口外,爱莎站在那里。

他看着爱莎,停下脚步。

“你果真不太珍惜我用命给你换来了的生命。”爱莎直白。

封逸尘没有说话。

“BOSS,卢老不可能留下你,还有夏绵绵。”爱莎提醒。

卢老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很清楚,这个时候能够不杀他原因很简单,因为欧力的咄咄相逼,一旦铲除了欧力,他们就活不下去。

卢老不可能放任背叛了他的人,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不管对谁!

对自己的亲人也会狠下杀手。

“我知道。”

“你会离开这里是吧?”爱莎说。

封逸尘没有回答。

“带着夏绵绵离开?”爱莎问。

为了一个夏绵绵,就是要过上浪迹天涯的生活。

卢老绝对有那个实力,对他们赶尽杀绝。

“你好好跟着卢老,他不会亏待你。”封逸尘说。

爱莎冷笑了一下。

笑得很讽刺,“这么多年,第一次如此对我,对我至少是一句关心。”

封逸尘说,“爱莎,没必要守着我,从组织分散了之后,你就有了你自己的生活。而你救我的那一次,只要你需要,我随时还你。”

“所以我终究在你心目中,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存在,我不可能走得进你的心里。”爱莎说,凉凉的说着,似乎也是早就知道的答案。

“对不起。”

“没什么,你好好和夏绵绵在一起吧,总有一天,你真的会为了她死去,我等着这一天的到来,那个时候或许对你就真的死心了。”

封逸尘没再多说。

他不需要回应什么。

其实,他是一个冷血的人。

他对很多人都可以,无动于衷。

他直接走进了电梯。

此刻的5楼,很快就已经焕然一新,什么都恢复了原样,没有了刚刚爆炸的狼藉,甚至于,此刻卧室的房间内,龙一和卡珊儿已经装扮完毕。

两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彼此都看着他。

而后。

龙一带着卡珊儿从他身边走过。

婚礼在楼下等着他们。

他眼眸微动,回眸看着前方,走向了外阳台。

有个女人在那里,哭得撕心裂肺。

他走过去的时候,她还在哭。

就是不受控制的,哭得鼻涕眼泪,好像停不下来。

他伸手将她抱进怀里。

他知道他很坏。

她也知道,他很坏。

总是做一些,让她哭泣的事情。

她的小手在他胸膛上捶打,打得其实不轻,因为她手劲儿很重。

他就这么忍受着,忍受着,搂抱着她,让她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她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早点告诉她,她会答应吗?!

她会让他娶了卡珊儿,没有任何理由,不需要任何解释。

所以他自私的,和龙一密谋了这一切。

夏绵绵可能并不知道,他让龙一给了夏绵绵选择,他让龙一问了夏绵绵要不要走,如果她愿意跟着龙一走,他会成全他们。

龙一没有给带走她。

所以,龙一成全了他们。

对龙一,他很佩服。

不管多大的深仇大恨,他分的清楚,什么才是他应该做的。

不会报复的人,绝对不会去报复!

其实这种感受,和当年的他一样,他宁愿阿九恨他,他宁愿阿九离开自己去过自己的生活,也不想,因为上一辈的恩怨将她带进仇恨里。

因为爱得很深,才会这般的理智。

“封老师,我们都很自私。”夏绵绵抬头看着他,看着他半个脸都红了,甚至眼眶有一处,青紫得吓人。

是卢老的杰作吧。

她咬唇。

她其实也不怪封逸尘,她有什么资格去怪他。

他给她,从来都是最好的。

他做的一切,何尝不是为了给她幸福。

只怪,世事弄人。

他说,“刚刚卢老说,两天后我们去五洲地带。”

“嗯。”夏绵绵点头,问道,“欧力送卢老炸药这件事情,应该不是巧合吧!”

封逸尘不会做如此巧合的事情。

他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他的深思熟虑。

“我从中教唆了。”

“嗯?”

“卢老请了道上所有人,但欧力的请帖我扣下了。”封逸尘说,“这种行为就是对欧力的一个挑衅,以欧力的性格,肯定会给卢老一定的报复。不管大小,但会证明他的存在,不可忽视的存在。”

“所以你利用欧力来让卢老认清,现在他不能杀你,你对他而言还有绝对的作用!”

“嗯。”封逸尘点头。

“多久开始策划这一切的?”夏绵绵问他。

分明。

由始至终,他跟她都在一起。

她都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做的这些事情,到底什么时候,和龙一联系的?!

“文姆是我的人,这些年跟着我之后,就认定了我,所以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就已暗自给文姆交代了一些事情,卢老的一举一动,他会提前告诉我,而我不在,卢老很自然会把很多事情给文姆来做,所以我们从中做些小动作,不难。”

“龙一呢?”夏绵绵现在很想问,龙一是他什么时候开始设计的。

封逸尘说,“我说,我没有主动找龙一,你信吗?”

夏绵绵看着他。

她说,“我相信。”

“我原本的计划只是让欧力来破坏这场婚礼,从而让婚礼半途作废,而我们直接去五洲地带。”封逸尘说,“而在此计划的时候,龙一主动找我,让我和他合作。”

“他娶卡珊儿?”夏绵绵问。

“嗯。”封逸尘说,“他说真是互利互惠,他需要权力,而我需要你。”

夏绵绵笑了一下。

分明不是。

封逸尘也知道,不是!

------题外话------

二更了。

来吧来吧,月票到碗里来吧。

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