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婚礼(5)终究娶了其他女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需要权力,而我需要你。”封逸尘说,说得很明白。

他们都知道,其实不是。

夏绵绵看着他,“为什么不拒绝?”

明知道不是这样的。

“我很自私。”封逸尘看着夏绵绵,“很难拒绝。”

“不是已经挑拨了欧力吗?婚礼不是可以半途取消吗?”夏绵绵反问。

封逸尘抿唇,“但对比起来,龙一的出现是最好的方式。即使挑拨了欧力,即使可以让婚礼暂时取消,但只要我还活着,卢老还是会让我来娶了卡珊儿,我没办法正面拒绝。而龙一的出现,能够完全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

“归根结底还是惹怒了卢老。”夏绵绵很聪明,很多事情都看得明白,“卢老会杀了我们,在我们一无是处的时候。”

“我知道。”

“所以最终结果还是,要么我们死,要么我们逃。”夏绵绵看着封逸尘,“不管龙一娶不娶卡珊儿,结果都是一样,而你却还是纵容了龙一如此的牺牲自己。”

“龙一可以帮我们。”封逸尘说。

夏绵绵就知道,会是这样。

就知道,让龙一成为卢老的人,如果卢老对他们狠下杀手,至少他们多了一丝活着的希望。

封逸尘把一切都算得很清楚。

她不怪他。

她只是真的很心痛龙一。

他们能够想明白的事情,龙一也能够想得明白。

而龙一却还是,为她走上了这么一条路。

她并不喜欢龙一孤独一辈子,也不希望龙一永远都守着她一辈子,但她更不希望,龙一的离开,龙一挑选的女人,是因为她的被迫无奈,与其这么勉强龙一,她宁愿龙一选择一个人。

她只是简单的希望,龙一活着,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而不是为了她。

而不是,为了她。

今天的婚礼,她没有感觉到龙一的半点开心。

她完全感觉不到。

封逸尘看着她的所有情绪,看着她隐忍着的所有情绪,没有对他爆发出来。

他真的很怕,他如此的行为,如此和龙一密谋的事情会招来夏绵绵的疯狂反抗,对夏绵绵而言,龙一有多重要他很清楚。

显然。

夏绵绵变得越来越理智,似乎对他也越来越理解。

封逸尘牵着夏绵绵的手。

夏绵绵看着他。

看着他另外一只手轻轻的为她擦拭着眼泪,“不管如何,今天是龙一的大婚,是他人生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下去陪着他。”

夏绵绵点头。

最后,他们只能违背着良心,去恭喜龙一的新婚快乐。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

楼下。

热闹非凡。

刚刚那段小插曲似乎就这么烟消云散,但封逸尘和夏绵绵的突然出现,还是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其实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封逸尘是被抛弃的那一个,甚至还有人投来同情的目光。

这显然,也让卢老内心稍微平衡了一点。

至少在外人眼中,他没有被自己的下属威胁。

但……

终究,挑战了他的底线。

卢老转移视线,站在偌大的红地毯起点。

身边挽着他的是他的女儿卡珊儿。

这么多年来,卡珊儿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怎么在乎过她,在他心目中,女人很难在道上生存更别说独当一面,所以他对卡珊儿基本没怎么栽培过,他的想法一直都很简单,卡珊儿是他唯一的血缘,他只需要她的血缘为他生下更多的子嗣,然后把自己的一切留给他觉得最优秀的那一个。所以卡珊儿从小就被他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在这之前,极少有人知道,他还有一个女儿!

这一刻。

这是第一次,卡珊儿和他近距离的站在一起。

卡珊儿挽着他的手臂。

这种感觉,他突然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

这和他那些女人挽着她的感觉完全不同。

他那一刻转头看了一眼卡珊儿。

卡珊儿感觉到他的视线,也这么回头看了他一眼。

卢老欲言又止。

终究什么话都没说。

他一向不屑和女人交谈。

对自己女儿也是如此。

金三角是一个很典型的男尊女卑的地方,女人没什么地位,从出生开始。

卡珊儿也不会主动和她父亲交谈。

她很清楚,在她父亲的心目中,她的地位有多低。

而她在国外长大,对金三角的那些传统的陋习思想,嗤之以鼻。

婚礼进行曲的声音响起。

卢老带着卡珊儿一步一步走在了红地毯上。

整个大厅布置得很唯美,到处金碧辉煌,到处星光闪烁。

卡珊儿其实很美。

当聚光灯打在她身上的时候,那一刻她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她的长相完全同于本地人的长相,还带着欧洲一带的血缘,大概是混血儿的出生,她眼睛是碧蓝色,皮肤很白,身材却又不像欧洲人般的大骨架,此刻看上去非常的高挑纤细,而某些地方又传承了欧洲人的丰满。

混血儿一般都长得好看,卡珊儿算是混血儿中,长得更好看的。

蓝色的聚光灯跟随着她的身影。

她的主婚纱很长,拖在红地毯上,唯美如画。

她精致的五官在这一刻也显得异常的华丽,她表情很淡,眼神没有斜视,就一直看着前方。

看着前方站着的男人,拿着捧花挺拔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她的靠近。

随着音乐的声音,卢老把卡珊儿带到了神父的面前,带到了龙一的面前。

龙一看着卡珊儿。

卡珊儿的视线也看着龙一。

陌生无比的两个人。

昨晚上却做了私密无间的事情。

此刻,却又感觉不到丝毫,亲密感。

卢老的眼神也这么看着龙一。

缓缓,他把卡珊儿的手递给了龙一。

龙一结果卡珊儿的手。

彼此间,手心间传来的温度都是冷的。

卢老拍了拍龙一的肩膀。

带着些威胁和震慑。

龙一薄唇紧抿,看着卢老走向了一边。

婚礼舞台上,就剩下了龙一和卡珊儿。

两个人之间的眼神交流很少,即使对望着彼此,也是一种陌生的眼神,也是为了按部就班的完成婚礼仪式。

神父很温和。

他开口,嗓音亲和动听,“今天我们聚集,在上帝和来宾的面前,是为了龙一先生和卡珊儿。卢小姐这对新人神圣的婚礼。这是上帝从创世起留下的一个宝贵财富,因此,不可随意进入,而要恭敬,严肃。如果任何人知道有什么理由使得这次婚姻不能成立,就请说出来,或永远保持缄默。”

大厅中,所有人都安静无比。

安静无比的观赏着这场原本有些荒唐的婚礼仪式。

神父,“龙一先生,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龙一平淡的声音,“我愿意。”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龙一,她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因为他面对着神父。

她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情绪如何。

亦或者,没有任何情绪。

神父转向卡珊儿,“卡珊儿小姐,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卡珊儿说,“我愿意。”

也是这般,没有喜悦,就是在简单的回答一些,仿若就是一些云淡风轻的话题。

神父微微一笑,婚礼仪式,有那么一秒甚至觉得,只有神父在高兴。

他说,“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现场响起掌声。

龙一和卡珊儿对立而站。

两个人看着彼此。

昨晚的上床,什么都没有,没有亲吻没有抚摸,没有任何不规矩的行为举止,有的就只是,最深沉的关系。

现在。

卡珊儿看着龙一靠近了她。

她闭上眼睛。

接受。

她感觉到一道薄凉的唇,轻轻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她一直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很绅士,真的不会对她做任何除了必须要做的事情之外的其他越界的行为,他亲她,就是轻轻的碰了一夏,不会让她感觉到很厌恶,至少不会让她觉得恶心。

他们蜻蜓点水的一个亲吻之后。

现场所有人响起了更响亮的掌声。

婚礼仪式,就是这么简单。

在以往觉得这是一件很庄严的事情,现在其实……也不过如此。

仪式结束以后。

卡珊儿回到房间更换礼服。

龙一回到房间,更换西装。

其他人在婚礼现场,继续参加婚礼,游走,畅谈,热闹非凡。

房间内。

卡珊儿又换了另外一件婚纱礼服。

龙一也换了另外一套黑色西装。

两个人就是不会有太多的交流,因为很陌生。

陌生到,好像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一起聊天的话题。

他们从更衣的房间去他们的婚礼现场时,彼此都还是并肩而行。

就好像,两个人突然演了一场戏一样。

到达大厅时。

龙一突然伸手,拉着她的手。

卡珊儿手指微动。

不是有任何感觉,只是不习惯。

龙一将她的手直接放在了他的手臂处,让她挽着他,然后一起走进了婚礼现场。

卡珊儿就这么挽着龙一。

挽着这个,她所谓的真正的丈夫。

他们真的不熟。

她甚至不了解他的所有,她连他多大都不知道。

但想来,应该也不年轻了。

不是长得有多出老,而是他的行为举止,分明不同于年轻人的浮躁,很沉稳,很冷静。

他们直接走向了她父亲。

卢老身边很多人,不停的恭喜他,卢老也接受者着他们的祝福,似乎心情也渐渐的好转了些,毕竟这是他卢老的喜事儿,毕竟这是他的主场,他也不至于,一直板着个脸色,何况对于龙一,他至少还有点期待。

他转头看着龙一和卡珊儿,眼眸顿了顿。

“爸。”龙一改口。

很自然的改了口。

卢老眼眸动了一下。

其实卡珊儿都没怎么叫过卢老。

因为两个人很少有交流的机会,所以她根本就不需要叫他。

“嗯。”卢老显得并不在乎,“过来,我带你多认识些人。”

“是。”龙一点头。

点头,跟着卢老一起,在宴会现场穿梭。

人很多。

很多人,龙一大多数不认识。

这一刻,却要全部记下。

他很清楚,他的能力直接取决于他能不能留在好好的活在这里,这和娶不娶卡珊儿根本没关系。

结婚的这一天,他变得很忙。

忙到,夏绵绵根本就无法靠近。

她就一直站在宴会大厅,默默的看着龙一所有的交际。

龙一的实力在哪里,她很清楚,卢老迟早会对龙一刮目相看。

她从来不担心龙一在任何地方活不下去!

她只怕,他过得不快乐!

金三角的婚礼,大气磅礴。

除了华丽的宴会之外,还安排了很多特别的表演,请来了国际当红巨星的现场演出,晚上升起了巨大的篝火开启了篝火晚会,婚宴结束之时,漫天的烟花,华丽到应接不暇,惊叹不已。

而总算。

归于了平静。

结婚当天的新郎和新娘最累,这无需质疑。

宾客全部送到位之后,已经是凌晨2点了。

卢老早就睡了。

整个大厅中招呼到最后的只有龙一和卡珊儿。

总算,就剩下了佣人。

他们一起回到了他们所谓的婚房。

不是昨天的那间房。

昨天的那间房只是封逸尘故意安排的房间,为的就是,5楼大多还是属于封逸尘的地盘,很多事情更好进行。

今晚他们去的是卡珊儿的自己的闺房。

这里的房间都很大,都很华丽,都无可挑剔。

两个人回到房间之后。

卡珊儿就真的累了的坐在床上,一点都不想动。

这一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从昨晚开始,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过来的,她就一直麻木一般的,跟随着节奏,坐着言不由衷的事情。

龙一解开了自己的领带,解开了自己的西装。

他转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显得很疲倦的卡珊儿,“洗澡吗?”

他问她。

卡珊儿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先洗吧。”

龙一没多说,就走进了浴室。

卡珊儿从大床上起来。

此刻她的床早就被布置成了喜庆的颜色,带着很公主的梦幻,她其实还参与了这个房间的设计的,当时以为,或许她会和肖睡在一张床上,她很清楚肖不可能喜欢自己,但她自以为的觉得,可能可以给他留点好印象,就算是环境好点。

其实她也不埋怨。

感情的事情,如果只是一厢情愿,最后的结果可能还并没有,互不相干的好。

比如,嫁给一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男人,对方也完全不喜欢自己男人。

她走向化妆台,一点一点取下自己身上繁琐的那些饰品,全部都价值连城,她也不知道她父亲的财富有多少,她也不想知道,她总觉得那些钱,一点都不干净。

她取下饰品之后,脱掉了自己的晚礼服。

晚礼服下,就只有肉色的胸垫,以及一条很丝薄的内裤。

她转身准备去拿浴袍。

那一刻浴室的玻璃门打开,龙一洗完澡走了出来。

就这么看到了卡珊儿的这一幕。

卡珊儿本能的去捂住自己的胸口。

龙一就这么看着她。

没任何表情,也没有转移视线。

卡珊儿终究有些不太自在。

毕竟他们还不熟。

昨晚上两个人发生了关系,也可能,都还没看到彼此具体长相。

但此刻,她很清楚的看到眼前的男人没有任何情欲的味道,他看着她的身体,其实她还算姣好的身材,没有任何让人反感的反应,其实就是没有任何反应,但他那一刻开口说话了,他说,“我是你的丈夫,你要习惯我的存在。”

他用非常冷漠的语调告诉她,要习惯他。

而不是,要喜欢他……

她说,“嗯。”

“去洗澡吧,今天辛苦了。”龙一说。

彼此之间的交谈,还是那么一本正经。

卡珊儿直接走进了浴室。

浴室里面有她的换洗内衣,还有她的浴袍。

她躺在浴缸里面。

她知道这个男人并没有用浴缸,淋浴冲洗,所以才会这么快。

而她也不太习惯,和别人公用一个浴缸。

她让自己洗了好一会儿。

然后再吹干了头发,再换上了干净的内衣,穿上浴袍那一刻,又直接找了一套还算保守的睡衣,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偌大的房间内,她的丈夫躺在了床上。

灯光也开得暗了些,给她留下了她床头那边的一个微弱的台灯。

她走过去,睡在子那一边,躺下。

床很大。

两个人可以离得很远。

但却只有一床被单。

她关上台灯。

此刻夜晚安静无比,她就一直默默的看着落地窗外,繁星闪烁。

分明很累,现在反而睡不着。

也会回想,今天所经历的所有一切。

她身体有些僵硬。

那一刻,她感觉到了旁边的身体,往她这边挪动了一下。

她咬唇。

她很清楚,他们是夫妻,夫妻自然会做夫妻之间的事情。

她不会拒绝。

这是义务。

然而,他并没有真的靠近她,而是睡在了和她稍微有些近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她其实都以为他睡着了。

那一刻却听到他说话了,他说,“我今晚不会碰你。”

卡珊儿没有发声。

“但以后会经常。”龙一说。

卡珊儿依然没有回答。

“卢老希望你早点怀孕早点生孩子。”

“嗯,我知道。”

“睡吧。”龙一背对着她。

他其实也没想到,他有一天,真的娶了夏绵绵以外的女人。

而且是,陌生女人。

……

驿城的阳光,灿烂夺目。

干得纯粹,没有那么多的你死我活!

凌子墨撅着屁股睡觉,他不想起床。

昨晚……

纵欲过度。

他要睡到天荒地老。

“子墨。”耳边,传来小菜温柔的嗓音。

“嗯……”他呢喃了一声,一动不动。

“子墨,起床了。”居小菜叫着他。

“不想起。”凌子墨懒床,就是一动都不想动。

他要再睡一会儿,睡到自然醒。

“你秘书刚刚把电话打到我这里了,说你今天上午十点有一个重要的董事会议,是不能缺席的,上次你就缺席了,董事会对你很不满,甚至有懂事说要声讨你!”居小菜劝慰。

“声讨就声讨,我才不管那帮老腐朽。”那帮人怎么可能像他这么年轻力壮的……做到半夜。

居小菜无奈。

她去浴室拧了一张热毛巾,帮他洗脸,希望可以让他清醒过来。

自从旅游回来之后,自从凌子墨能够重新起来之后,就开始了毫无节制的生活,甚至有时候她睡得迷迷糊糊的,他都会一个心血来潮,然后导致两个人精神都不太好,但她比较能够克制自己,毕竟小居还要家,她还要照顾她的起居,所以按时按点会勉强自己起床,凌子墨已经旷工已经迟到早退很多天了。

到现在,他秘书都开始打电话打到她这里了。

可想凌子墨有多荒淫无度。

放在古代,响当当的一代昏君。

而她大概就是那个红颜祸水。

凌子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任由居小菜在他脸上擦拭,很温柔,而他很享受。

居小菜帮他洗完脸,看他还是没有任何要清醒的痕迹,真的有些无语,她跪坐在他旁边,小声哄道,“子墨,起来了好不好?”

就像,哄小居一样。

凌子墨有时候的秉性真的和小孩子无疑。

凌子墨摇头,“不起床。”

“你比小居还难伺候。”居小菜皱着小鼻子。

凌子墨翻身。

小居一晚上能有他辛苦吗?!

能有他那么卖力吗?!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后背,是真的对这个男人懒床的本事儿有些佩服,她只要心里有事情,只要有人在旁边,她铁定是睡不着了,而他居然还可以睡得这么……像头猪。

夏绵绵给他取的绰号,还真的贴切无比。

她无奈,只得跑到凌子墨的另外一边,坐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扑下去,一个软乎乎的吻亲在了他的唇瓣上。

凌子墨舔了舔。

觉得触感极好。

他猛地一下抱住居小菜,一瞬间加重了那个吻。

他家小白菜越来越聪明的知道,怎么让他苏醒了。

怎么让他彻底苏醒。

他抱着居小菜啃了了她的唇瓣好久,又将她压在了身下,用身体抵触着她,让她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他的好精神,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神中都是欲望,毫不掩饰。

他的手非常不规矩的就伸进了居小菜的衣服里,想要三两下拔掉她的束缚,那一刻被一双小手紧紧的拉住,“别闹了子墨,该起床了。”

“我这样了你觉得我在闹吗?”

“听话,秘书说今天的董事会很重要。”居小菜劝着,“不要荒废了事业。”

“我也就也就在你床上几天而已。”他就被安上了荒废事业名声。

“听话啦,快起来,我去浴室帮你准备洗漱。”

凌子墨有些不开心,但还是没有强迫居小菜。

他放开她。

得到自由的居小菜连忙起身走向浴室,帮他准备药膏和牙刷。

凌子墨心不甘情不愿的游走进浴室,看着他家小白菜细心照顾他的模样,就是各种幸福,其实他并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不能自理,但他喜欢居小菜围着他转的感觉,那种暖意无法形容。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亲昵的拉着他的手,让他进来刷牙。

就是像对待小朋友一般的对他。

他故意没力的靠在她的肩膀上,“小菜,我不想去上班了。”

“……”

“好啦,逗你的。”凌子墨看着居小菜明显被他忽悠到的脸色,又忍不住开口道。

他就是看不得他老婆受一点点委屈。

他怎么那么宠他老婆啊!

绝种好男人就是他!

鉴定完毕。

“漱口,洗脸,我去看看王嫂给你早餐准备好了没有?”

“你陪我。”凌子墨将居小菜一把拉住。

居小菜真是受不了凌子墨粘人的功夫了。

她只得陪着他。

看着他游走状态,走向马桶,尿尿。

“你帮我啊。”凌子墨突然回头。

居小菜脸红,“凌子墨!”

“我随口说说而已。”然后就听到了哗啦啦的声音。

还很长久。

居小菜听得脸都红了。

凌子墨反而很自若的,慢悠悠的穿上裤子,慢悠悠的冲马桶,还慢悠悠的说道,“这的代表哥哥的肾好,你享福了!”

“……”撒泡尿都不忘自吹。

这么自恋的人全世界真找不到第二个!

凌子墨上完厕所,懒洋洋的去刷牙,洗脸。

洗完脸之后,看到自己有些胡渣,又涂抹了剃须膏,准备刮胡子的那一刻……

“小菜,你来帮我刮胡子。”凌子墨说。

居小菜真不知道凌子墨都懒成什么样子了。

“来吧来吧。”凌子墨招呼。

居小菜只得上前,拿过刮胡刀,很认真的帮他刮胡子,是怕刮胡刀刮伤他,她都没用过。

她刮得很认真。

某人却在意图不轨。

意图不轨的趁着她在做事情的时候,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

居小菜身体一紧,“子墨。”

“你继续啊。”

“你总是这样……啊……”居小菜叫了一声。

凌子墨还一本正经地说道,“乖,认真刮。”

居小菜脸蛋通红。

就是可爱到不行。

忍不住了。

凌子墨也不管自己满脸的泡沫,直接就凑过去,亲吻居小菜。

居小菜小脸上瞬间就被抹上了泡沫。

居小菜一怔。

凌子墨那一刻反而觉得此刻的居小菜更可爱了。

然后就非常故意的过去紧贴她的脸颊,让她小脸蛋上都染上了泡沫。

居小菜彻底被凌子墨打败了。

她只是想要让他早点起床早点出门然后早点去上班而已,结果这么一闹,真不知道玩心这么重的凌子墨要玩到几点。

她都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被凌子墨抱在了大大的洗漱台上,被他压在偌大的镜面玻璃上,他身体靠近她,看着她粉嫩的脸颊,柔软的灯光让他总觉得她整个人都是暖呼呼的,他桎梏着她的身体,得意的一笑,“现在跑不掉了吧。”

“唔……”她真的只能欲哭无泪!

凌子墨嘴唇欺压下去。

“爸爸妈妈!”浴室门口,一个小身板,一个仿若用生命在说话的大嗓音,突然冒了出来。

凌子墨觉得总有一天他会被他家小公主吓得阳痿。

他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居小菜。

转头看着瞪大眼睛看着他们的凌小居。

凌小居很不开心的样子,“你们在干什么?”

“没什么啊。”凌子墨一副我做了什么干嘛要告诉你的表情!

凌小居不开心的瞪着他们!

居小菜此刻一把拿起旁边的湿毛巾,给凌子墨擦干净他脸上的泡沫,很温柔的样子。

此刻胡渣都被她剃干净了。

“爸爸坏蛋!”凌小居叉着腰,涨红脸颊指控。

凌子墨不在乎的享受着居小菜给他的服务。

“妈妈现在都不理我了,爸爸是坏蛋!爸爸抢了我妈妈!”凌小居无比委屈,小手指指着凌子墨的鼻子,“爸爸居然和小孩子抢东西,爸爸都不害臊嘛?!”

“……”

------题外话------

有二更啦!

呼呼哒哒。

爱你们么么哒。

别忘了投月票哦!

动力动力!

码字动力!

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