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有些人习惯贪得无厌/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你的病是真的,是真的!”凌小琳大声说着,整个人看上去很激动。

凌琳就这么愣在了当场。

她看着眼前的的两个人,看着自己的侄子和自己的女儿。

不。

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相信自己真的有病。

她摇头,脸色慌张,惨白,“凌小琳,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你到底在说什么?!”

“是真的妈。”凌小琳哭着,这一刻努力控制着自己崩溃的情绪,“本来我们都不打算告诉你的,从你检查出来这么久之后,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但医生说,最好还是给你说清楚,让你积极配合医院的治疗。”

“不!”凌琳崩溃。

那一刻也觉得,好像是真的。

她清楚凌小琳的性格,不可能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不管多不成器,但对于凌小琳而言,她就是她唯一的依靠,她不可能骗她什么。

不。

她整个人完全崩溃。

她得病了,她得了癌症这种不治之症。

她要死了。

不……

她疯狂。

疯狂的摇着头,“我不相信,我要见医生,我要见医生,你们一定在骗我。”

凌子墨连忙通过病房中的呼叫按钮,叫来了她的主治医生。

医生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我的病还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凌琳很大声的泼妇般的问着,完全不相信自己会得病,会生这种病。

“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医生安抚道,“虽说你生的病不算小病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病,保持愉快的心情,好好医治是没有问题的,你放心。”

“放心?!”凌琳不能接受这个答案。

不能。

她只能接受,她没病。

她整个人完全不受控制。

她就是接受不了,接受不了这个噩耗。

“凌夫人,你要相信我们,相信医学,你应该庆幸,你这次的身体检查刚好查出来了你身体的一些状况,否则以一贯惯例,这种病一旦方向就会晚期了,那个时候你想治愈就真的很难,但你目前的状况,并不很吓人,你只要保持积极向上的态度,明天做好完手术,紧接着做几期化疗,定期检查,问题不大。”医生劝说着。

凌琳却就是安静不下来,就是接受不过来。

医生说了很多也没用。

凌子墨和凌小琳也在劝说,在劝她放宽心,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凌琳始终不停。

就一直在医院里面大吵大闹,就一直在医院里面,闹得不可安宁。

总之无论如何,都很难接受,自己真的生病的事实,她变得更加的暴躁!

凌子墨在医院陪了她很久。

但凌琳在一阵哭闹睡着之后,就已经是凌晨了。

那个时候凌子墨才突然想起,他答应过居小菜回家吃晚饭的。

而他的手机早就在不知何时就已经关了机,而他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安抚他姑姑的情绪,甚至于有听到电话的铃声他也根本没有时间来得及看,后来就停机了。

他转头看着凌小琳,看着凌小琳除了哭,也不会做太多的事情,也不太会安慰她母亲。

甚至于她哭得很猛导致凌琳的情绪更加无法稳定。

“我先回去了。”凌子墨说。

“表哥,你这就要走吗?”凌小琳看着他。

现在她唯一还能依靠的人就只有凌子墨了,她真的很怕他走。

“我明天再过来。”

“表哥……”凌小琳眼眶一红。

“现在姑姑生病了,你要学会坚强,不要动不动就哭,这样姑姑会更加的以为自己好像真的无药可救,我们最好是表现得并不是那么严重,让她渐渐放宽心接受这个事实。”

凌小琳点头,她紧咬着嘴唇没有再多说。

凌子墨也不再多说,离开了医院。

他开车回去。

心事儿很多。

从小到大,他亲人就真的不多,他爷爷那一辈也没几个亲人,后来出了他爷爷之外,其他旁系的大多数都已经移民去了其他国家。联系越来越少。

他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他对他们几乎无印象。

在他有记忆开始,他唯一有的亲人就只有他爷爷她姑姑还有他表妹。

爷爷去世了。

剩下他姑姑,还有他表妹,他曾经想过,要照顾她们一辈子。

现在……

现在他姑姑生病了。

医生虽然说不是很严重,但都很清楚,癌症这个东西,真的是因人而异,以他姑姑这种怕死这种不能接受现实不能接受打击的性格,真的很难放宽心的熬过去,他都不知道,他姑姑到底能坚持多久!

他眼眶有些红。

一个人的时候,也会觉得老天的对他不太好。

他尽管真的不太喜欢他姑姑了,觉得她太自以为是她不顾他的人和感受,但到了现在,他却又半点都恨不起来,就是那种就算不喜欢这个人,也喜欢她可以好好活着的感受,很难说得清楚,也让他很难受。

他就这么想这些事情,将车子听到了家里车库。

他走进电梯,回家。

客厅中,居小菜还在沙发上等他回来。

她在看电视,电视放着,但那一刻她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喉咙微动。

居小菜应该会很担心他吧,担心他今晚的突然消失不见。

他本来觉得这个世界很冰冷。

却在踏进房门这一刻,却在看到居小菜躺在沙发上这一刻,整颗心瞬间就暖了起来。

他走过去,蹲下身体,将自己的头埋在了居小菜的颈脖之间。

他的味道,可以让他心安。

他那一刻还会觉得,上帝其实对他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他还有小白菜。

他把她抱紧,将她狠狠的抱进怀里。

居小菜很容易惊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就感觉到有个人抱着她,脸蛋埋在她的颈脖处,很痒。

她忍不住动了动身体,柔和的嗓音开口道,“回来了?”

“对不起。”凌子墨喃喃的说道。

说好回来吃饭的,却一个电话都没有。

他总是,不太会照顾人。

居小菜摇了摇头,“没什么,是很忙吧。”

她总是很体贴,她等了他一晚上,她却半点都没有发脾气。

要是遇到凌子墨,早就暴躁得,头发应该都竖起来了。

她今天给凌子墨打了电话,凌子墨没有接她的电话,她又给秘书打了电话,秘书说他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匆匆忙忙就走了,她想,凌子墨总有很多他要在外处理的事情,所以她就没有怎么打扰他,尽管也会带着担心,还是会默默的等待。

凌子墨就只是抱着她的身体。

他在给自己温暖,给自己安心。

他现在不想说他姑姑的事情,他其实也难以接受。

“吃饭了吗?”居小菜问道。

凌子墨才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吃晚饭。

“我帮你留饭菜了,现在去帮你温热。”居小菜说,推了推他。

凌子墨不舍的放开了她的身体。

居小菜看着他今天好像有些不同的情绪,平时也喜欢这么粘着她,一回来就会故意调戏她,每次都被他弄得面红耳赤,但今晚,即使还是那般亲密,但总觉得有很多不对劲儿的地方。

她看着他,“子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子墨喉咙微动。

他看着面前的居小菜,看着柔和灯光下柔和的居小菜。

他捧着她的小脸蛋,就这么亲了上去。

居小菜一怔。

她就感觉到凌子墨的吻,轻轻点点的印在她的唇瓣上,很温柔,很淡,和他平时的激情四射完全不同,就好像,就好像在感受她的存在一般,就好像很怕她会离开自己一般,那么的小心翼翼,那般的视若珍宝。

他亲了好久。

她就任由他亲她。

她总是对他纵容无比。

他说,“小菜,我姑姑检查出来了宫颈癌,中后期。”

“……”居小菜瞪大了眼睛。

凌子墨其实不愿意主动说出来,他有时候也想自欺欺人的觉得,只要不说出来,可能还会有一丝好转,但他不想瞒着小菜,不想瞒着他那么喜欢的小菜。

“我整个下午和整个晚上都一直陪着她,她情绪很激动,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明天手术,医生说这种病患者的心情很重要,但以我姑姑的性格,很难真的去面对。”凌子墨说,一直在控制情绪,也不难掩饰他的难过。

居小菜安抚的搂抱着凌子墨,“好好的对你姑姑,现在只是才知道所以不能接受,过段时间就慢慢可以接受了。”

“你不是很讨厌我姑姑吗?”凌子墨问她,“不会介意我去照顾她吗?”

“我是真的很讨厌你姑姑,但她毕竟是你的亲人,我知道你放不下。”居小菜温和的说道,她总是这般温柔,这般知书达理,这般让他不管多心冷都可以被她彻底温暖。

“谢谢你小菜。”

小菜笑了笑。

这个傻男人。

“很长一段时间我可能没办法好好照顾到你和小居……”凌子墨说得内疚。

居小菜忍不住泼冷水,“平时你也没怎么照顾我们。”

“……”凌子墨瞪着眼睛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

“现在你去照顾你姑姑,我反而轻松了,不用来照顾你。”居小菜又说。

他受到打击。

“小居今天还在抱怨,说我只爱你,说你抢了我。这段时间正好我多陪陪小居,别让她在这个家里感觉到爱的失衡。免得真的找很多老公回来,陪她睡觉。”居小菜说着,其实是在用其他事情来安抚一下凌子墨的情绪。

她知道这个时候的凌子墨,真的不太好受。

有时候说说其他事情,可能还能够让他稍微放宽点心。

“小居说要找很多老公回来陪她睡觉?”凌子墨那一刻真觉得他女儿是奇葩。

一朵大奇葩。

居小菜笑了笑,“是啊,所以以后一定要在家里给她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尽管她觉得……遗产这种东西,基本没解。

凌子墨也一本正经,“那必须要让她知道,这里是一夫一妻制国家。”

“……”这是重点吗?!

重点是,不应该让小居认识到,感情要一心一意吗?!

她对另小菊以后得成长,无比堪忧!

“对了。”居小菜突然想到什么。

凌子墨看着她。

“你不是还没吃饭吗?我现在去帮你温热。”居小菜连忙从沙发上起来。

她匆匆忙忙的去厨房。

凌子墨坐在沙发上,就一直一直看着居小菜的背影。

那一刻,嘴角拉出一抹笑。

他想,还好他有居小菜,还好小菜一直在自己身边,他真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对居小菜的爱,他真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多庆幸,她留在了自己身边。

翌日,一早。

凌子墨那么晚了才睡觉,今天却很早就起了床。

他睡不着。

整个晚上,也总是惊醒。

然后抱着暖暖的居小菜,勉强让自己又睡了过去。

现在天色刚亮,他就已经从床上起来了。

居小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他的身影。

她揉了揉眼睛,也强迫着自己从床上起来,走向浴室。

凌子墨在上厕所,看着居小菜,看着居小菜分明还睡眼朦胧,就已经在照顾着他,帮他挤牙膏,接好漱口水。

他心口真的很暖,又真的很心痛。

这女人就是完美到让他觉得他欠了他一个世界。

他上完厕所之后,走过去一把抱着居小菜。

居小菜身体一怔。

凌子墨的头埋在她的颈脖处,“你去再睡一会儿。”

“你一会儿走了我再去睡,先漱口洗脸,我去看看这么早,王嫂他们有没有做早饭。”

“小菜。”他搂抱着她的身体不放开。

“乖啦。今天不是姑姑做手术吗?你早点去陪着她。”

凌子墨点头。

点头,放开了她。

居小菜走出浴室,看着王嫂在做早餐,让她先做了几个不费时间的,比如煎蛋吐司牛奶还抄了一份小青菜。

凌子墨从卧室出来之后,就看着居小菜和家里佣人一起在忙碌着帮他弄早餐,他走过去的时候,饭桌上就已经放上了一份煎蛋的早餐,却就是给人无比温馨的感觉。

“吃吧。”居小菜坐在他旁边陪他。

那一刻还打了一个小哈欠,可爱无比。

仔细一看,她黑眼圈都有些出现了。

他心口微动,在吃早饭的那一刻,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居小菜脸羞红。

凌子墨说,“小菜,有你真好。”

居小菜微微的笑了笑。

吃过早饭之后,凌子墨就出了门。

居小菜其实有问他,要不要陪他一起去。

凌子墨拒绝了。

凌琳的性格,他们都心知肚明。

她去,凌琳会认为她是在看她笑话,情绪会更加激动。

凌子墨开车直接去了医院。

那个时候还很早,7点过一点。

凌琳却已经醒了,凌小琳也不敢再睡觉,即使困得要死,就一直这么守着她母亲,整个晚上,她母亲都时不时的醒来,情绪还是很激动,又时不时的睡了过去,反正折腾了一个晚上,到现在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

安静下来,看着凌子墨那一刻,有陡然暴躁了,她顺手拿起床头上的一个台灯,就猛地往凌子墨身上砸了过去。

凌子墨散开了。

他看着自己姑姑。

凌琳说,“你还来做什么,你走啊,反正你也不想管我了,反正你也不是我亲儿子,你就是巴不得我死,你滚!”

凌子墨其实一向很有脾气。

这个时候,只能忍着。

他看着凌琳,“姑姑,我没有不管你,之前的事情是因为一些误会,现在我会陪着你。”

“我要死了,所以良心发现了?”凌琳讽刺。

“姑姑,你不会死,医生说也说了,你的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要有一个好的心态,相信我,会好起来的。”

“哼。”凌琳根本就听不下去。

从昨天接到这个噩耗到现在,她怎么都接受不过来,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有病就有病。

她分明好好的一个人!

“姑姑,医生说上午十点的手术,你先休息一下,保存体力。”凌子墨尽量温柔。

凌琳完全不领情,她依然狠狠的说道,“你滚,我不想见到你,你滚走!”

凌子墨看了一眼他姑姑。

他转身准备出去。

“表哥。”凌小琳紧张的看着他。

其实凌琳那一刻也有些紧张。

得了病之后,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凌子墨,她也不指望她女儿能够给她什么安全感,凌小琳从小就在她的庇护下长大,什么都不会。

凌子墨说,“我去问问医生,我们还需要注意些什么。”

凌小琳松了一口气。

她真的很怕他表哥就这么走了,真的撒手不管了。

以后,她怎么办?!

凌子墨走出病房。

凌小琳转头看着她母亲,那一刻忍不住说道,“妈,你别真的把表哥推开好不好,要是表哥真的不管我们了,我们怎么办?!”

“你个没出息的,就只知道依靠男人!”

“妈。”凌小琳眼眶红红的,“你别再骂我了好不好,我也知道我不成器,但现在你生病了,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生命中就只有你和表哥,我也很难受。”

“够了。”凌琳脸色很不好,她不想再听到这些。

“你的病医生说真的不是很大的问题,表哥也会联系国外的医生给你最好的治疗,最先进的治疗,你不会死的。你就别再这么发脾气了,我们好好的把表哥抢回来,趁着你这次生病,趁着表哥对你还这么关心的份上,我们好好的把表哥从居小菜那里抢回来不好吗?”凌小琳提议。

凌琳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她现在没有心情。

一想到自己得了绝症,就什么心情都没有了,甚至有点心如死灰。

但又想到要是自己死了,她女儿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无依无靠了,以她女儿对凌子墨这般的一往情深,也不会随便就喜欢上其他男人随便就安稳了下来,到时候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她死都不瞑目。

况且她死了,最高兴的人可能就是居小菜了。

居小菜真是巴不得她死。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生气。

她就算死,也不会让居小菜好过的!

一定不会!

凌子墨去医生办公室又详细问了问凌琳的情况,上午十点。

凌琳被推进了手术室。

凌子墨和凌小琳在走廊上一直等待。

凌小琳很紧张,她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连一点点走廊中的声响,也可以惊吓到她。

凌子墨心软。

一向对着凌琳和凌小琳都会心软无比。

他上前拉着凌小琳,“别担心,没事儿的。”

凌小琳好久都没有感觉到过他表哥的温暖了,她那一刻大胆的直接靠近了他的怀抱,“表哥,我很害怕。”

凌子墨本能的就想要推开,却终究忍了下来。

他说,“别怕,我陪着你。”

凌小琳安心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这一刻反而反而觉得,好像……她母亲生病也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至少她表哥不在那么排斥她,至少他表哥愿意主动再去关心他们。

更何况,她母亲的病,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死。

凌小琳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也不再那么愚蠢的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她不动声色的,和她表哥一起,等待手术的完成。

等了很久。

医生从手术室里面出来,有些疲倦。

凌子墨和凌小琳连忙上前。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看她伤口的恢复情况多住院一段时间,然后身体好点了,进行化疗,问题不大,别太担心。”

“谢谢医生。”凌子墨和凌小琳连忙说道。

“应该的。”医生笑着。

然后离开。

一会儿,凌琳从手术室推了出来。

凌琳脸色很差,此刻却是清醒的,她看着他们关心的眼神,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跟着护士护工一起,将她退回到了高级病房中,又是一番折腾之后,整个病房才安静下来。

“医生说麻药没有过,暂时不要睡觉。”凌子墨温和的说道。

此刻的凌琳是真的非常虚弱,所以也没有回话,难得的很安静。

凌小琳和凌子墨就一直陪着她,偶尔和她说几句话,即使凌琳一句话都没有回答。

高级护工一直在帮凌琳按摩着大腿和脚跟,在让她麻痹了的双腿慢慢的恢复知觉。

过了麻药期。

凌子墨又亲自给凌琳喂着了点清粥,让她胃里面稍微舒服一些。

这一天手术之后的很多事情,都是凌子墨在做。

凌小琳分明觉得,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极大的希望。

而她母亲在经历了这场手术之后,好像也平静了很多,虽然时不时的也会狂躁,甚至也会突然暴哭,但好像开始慢慢的接受的这个事实,接受了自己生病的时候是,再加上医生和护士轮番的来安慰,让凌琳潜意识里面也觉得,这个病也不是那么严重,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崩溃。

凌子墨又是忙到半夜才回去。

居小菜依然在家等他,然后陪着他一起入睡。

第二天又一早就离开了家门,直接去了医院。

手术后第二天,凌琳的状态看上去明显好了很多。

医生也说恢复得很好,凌琳那一刻似乎还笑了一下,即使,笑得不明显。

但总算,接受了这个事实。

接受了,也并不代表凌子墨就可以放宽心。

反而,凌琳越渐依赖他了。

刚开始对他的极度反抗极度愤怒,到现在对他的寸步不离,他有时候去上个厕所,他姑姑也会问几次,问几次他去了哪里,他根本就离不开,而他姑姑对他的依赖他也很能理解,这个家里面,他是唯一的男人,除了他,他姑姑也找不到任何人了。

他也就顺着她,一直陪着她。

刚开始晚上还要回去,后来晚上就没办法回去了。

他姑姑不让他走。

他给居小菜说了情况,居小菜总是很理解他,让他就留下来陪着她。

还说一直半夜三更的来回奔波,反而会更加的不安全。

他心里想的是,等他姑姑安稳下来,等她姑姑彻底的平静下来,他会好好陪陪居小菜好好弥补他这短时间的忙碌以及不在她身边,他根本就想象不到,他姑姑,还是他的那个姑姑,一直一直都是贪得无厌!

手术后第三天。

医生给他姑姑换了药,又说了些积极鼓励的话,他姑姑明显心情好转了些。

人其实就是如此,很多以为自己无法接受的事情,当真正发生了之后,还是就这么接受了。

凌子墨在医生换完药之后,跟着医生去了办公室问了问情况。

医生说目前恢复得不错,最终效果,得看几次化疗下来后的稳定情况,但医生说,以他姑姑现在年龄和身体情况,应该不会有太大担心,让他放心。

凌子墨也稍微了松了口气。

他走出医生办公室,电话响起。

这两天工作上的电话也不少,秘书为了找他几乎都差不多要哭了,但他确实腾不出时间去公司,甚至让秘书将他的工作电脑直接带到了医院,然后有什么重要事情信息联系,特别重大事情,电话沟通。

显然,这不是秘书的电话。

他看着来电,接通,“何源。”

“凌总。”何源总是一本正经。

凌子墨觉得,以他们的交情,应该算是朋友了,但口头上的称呼,何源还是这么正儿八经。

“有事儿找我?”

“国际公司埃森集团CEO莫扎特先生到驿城来,想要做驿城的集装箱物流行业,有兴趣和我们夏氏合作,现在这个项目基本谈妥,投资也不会很多,但因为我个人目前收购封尚集团的事情现在忙不过来,夏绵绵又不知所终,所以如果你有兴趣,我们可以一同合作,投资金额我们可以一人一半,但利润你可以多拿一成,主要在于我没时间来亲自参与。”何源说,就是直截了当。

不需要拐弯抹角的耽搁大家的时间。

凌子墨有些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何源,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点事情,我可能也没办法参与,爱莫能助。如果仅仅只是需要项目金钱的投资你要多少我直接让助理和你联系,但需要花费精力我确实腾不出时间。”

“这样的话就不为难了。”何源也不强迫。

赚钱的项目,凌子墨不要,那一定就是真的遇到事情,他从来不强人所难。

“你准备怎么办?”凌子墨询问。

埃森集团是大企业,得罪了不好,而且国际企业,诚信很重要,特别是CEO已经亲自到驿城,可想诚意很足。

“硬着头皮接下来。”

“忙得过来吗?”

“试试吧。”何源无奈。

“要不你开个价到凌氏来吧。”凌子墨开玩笑。

何源笑了笑,“再说吧。”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

何源放下电话重重的叹了口气。

等他累死那天就好了!

他眼眸微动,淡淡的看着此刻私人传真机上传真过来的资料……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谁吵着要看何源的,别忘了月票哦!

小宅美美的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