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我给你的钱不够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氏集团,CEO办公室。

何源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传真机上的A4纸张一张张传递过来。

张数还很多。

琢磨着应该是调查了很多。

他看了一会儿,看着传真机终于没有了响动。

手机响了起来。

对面恭敬地说道,“何总,您要的资料都已经传真过来了,还有什么需求请随时联系我们。”

“谢谢。”

“我们应该的。”

电话挂断。

何源随手拿起传真单页。

看着上面写着,“姓名岳芸洱,性别女,27岁,出生年月……”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何源顿了一下。

随手将传真放在了一边的的抽屉里。

“进来。”

“何总,关于封尚集团的一个内部人员变动的会议现在已经准备好了,人力资源部的总经理已经其他相关专业人员都已经在办公室等候了,请您过去参加。”秘书恭敬道。

何源点头,也没有再管那些调查资料,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会议室内,穿着正装的公司员工坐了不少,何源坐在最中间的位置,直白道,“开始吧。”

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吴扬起身,让助理打开了PPT,汇报道,“何总,各位同事,上午好。今天我就我们之前对封尚集团重组的一个组织架构调整做汇报工作。目前,封尚内部正式员工1。7万人,全国28个子属公司,128个分公司,董事会13人,高层领导48人,二级经理143人,三级经理642人。目前我们暂时针对封尚集团总部进行人员变动,暂且由上至下,先对高层领导进行更换,稳定高层之后,再对下面员工进行一定调整。”

“嗯。”何源点头,“以你们专业的角度来讲,这对企业的正常发展有影响吗?”

“有一定影响,毕竟每个领导层都有自己忠心的属下,且人员变动本来就是一件人心惶惶的事情,所以在我们发出通知之后,要尽快完成人员的上岗到位,快速的稳定人心。”

“需要辞退的名单出来了没有?”何源直白。

“我们人力资源部对每个人高层进行了纵深分析,第一批需要更换的人大概有5个,包括封尚集团人力资源部总经理,综合部总经理,董事长总助,以及原本任职市场部总监的封逸睿以及财务总监封逸浩。封氏两兄弟已经办理辞职手续,相当于,就只有三个高层需要单独座谈。”

“补贴出来了吗?”

“出来了。”吴扬说,“这个补贴是根据年限年薪贡献值违约赔偿等多个系数进行了测算,算法和赔偿率也已经聘请了相关专业公司进行了核对,是目前比较科学算法,也预留了一部分前作为临时的补贴,目的在于不要让高层对这次的裁员太过激进,保证后续的裁员工作以及公司的正常运作。”

何源点头,心里也在默算如此的一个补贴率。

缓缓问道,“裁员的人确定了,应聘的人如何?我之前让你们针对几个特殊人才进行沟通,现在什么情况?”

“之前何总给我们说的特殊人才,我们根据他们的一个资历进行了分析,针对目前适用的岗位,已经谈妥了4个人。我们人力资源觉得综合部经理的最佳人员郑晨,他拒绝了我们的诚意。”

“为什么?”何源问。

“只说不想太过劳累,要照顾家庭,就委婉拒绝了我们。”

“找个时间,我单独和他谈谈。”

“是。”

“其他人员是第一批裁员上岗之后,再做调整是吗?”何源问。

“对,我们人力资源是这么考虑的。”

“可以,但一个月之内,我需要封尚的人员百分之八十全部到位,抓紧时间。”

“是。”吴扬连忙答应着。

“还有其他需要汇报的吗?”何源问。

“暂时没有了。”

“那么就按照现在的执行,约到郑晨了来找我,其他请大家抓紧时间,辛苦了。”

“是。”

“散会。”

何源起身。

秘书连忙紧追其后。

何源一边往自己办公室走去,一边对着秘书说道,“让副总经理,市场部总经理,总助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现在吗?”

“嗯。”

“好的。”

秘书连忙说道。

这段时间她几乎也忙的没办法喘气,当然,总裁更忙。

她基本没有看到他停歇过一秒。

何源回到办公室后,刚坐下,副总,市场部总经理及总助敲门而进。

办公室内的奢华会议室,何源开口道,“和埃森集团的项目我原本打算和凌氏一起合作,然后将所有的项目交给凌氏来牵头,我们只需要做配合就好。但结果是,对方目前没时间接管此项目,也就意味着,和埃森的合作,只能我们自己来!”

几个老总都显得有些焦虑。

现在手上的事情本来就多,因为封尚目前的状况,还要接管一些封尚集团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现在又来一个国际大项目,完全是要疯的节奏!

“重要性我就不多赘述了,我相信你们都很清楚。我通知你们来就是告诉你们,没有多余的人手,项目我们要接下来,而最后的结果依然要保质保量,埃森这种国际大企业,我们得罪不起。”

几个老总只得硬着头皮点头。

“市场部这边回头对这项工作做一个人手的安排,副总和总助将我们这次合作的方案再做一个深度的研究,明天给我汇报一下我们这次投资的一个产出比,我需要和埃森谈最后的价格。”

“是。”

“出去忙吧。”何源也不耽搁大家时间。

他的风格一向如此,一般不会轻易开会,就算开会没得特殊不开大会,必要开大会,也会缩短到2个小时之内。

几个老总离开之后,何源坐在办公椅上,处理今天还没来得及处理的一些审批文件,每个文件秘书都会视线给他简单标注,对于金额和事宜比较重要的,秘书会单独打标,而今天的重要文件明显有些多,就算没有打标的文件审核,他也会习惯性的过看几眼。

文件还未审批文笔,综合部总经理敲门。

“何总。”

“嗯。”何源从自己处理的电脑屏幕上移开视线。

不管任何下属来找他,他再忙的工作,也会停下来先聆听工作汇报,也算是对下属的尊重。

综合部总经理说道,“下个月三号,是夏氏的周年庆,刚好那天是周六。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举办一个内部的宴会,今年是不是也需要举办?”

何源沉默了一下,问道,“对内还是对外的。”

“一般都会有。”综合部总经理说道,“之前夏董事长在的时候,也会举办两个宴会,第一个是对外宴请其他企业一起庆祝,顺便联络感情,增加商业接触,另外也会宴请一部分有名的媒体参与,给夏氏做相关的正面宣传,到时候我们都会准备夏氏的一些纪念品带给你宾客。”

何源点头,“按照传统吧,宴会的安排确定了给我汇报一声就好。”

“是。”综合部总经理说道,“那今年预算方面……”

“不超过去年的百分之十五,你预算好了之后再给我过一下。”

“是。”

“还有其他吗?”

“何总。”综合部总经理说道,“以往这种宴会都是夏董事长参加,你极少出席这种活动,去年我陪董事长的时候她就在抱怨你出境太少,今年你会亲自参加吧?!”

“我应该会。”何源说,“因为夏董事长忙。”

综合部总经理看着他。

何源笑了笑,“去忙吧,不会让你太为难的。”

综合部总经理似信非信的离开,大概也觉得让他露面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他其实只是不太喜欢这样的上流聚会而已,有阴影。

他眼眸微转,那一刻突然就想到了今天上午手上的那份收到的文件。

他看着他的第二个抽屉,看了一会儿。

这一刻却突然不想打开了。

很多事情,他突然就不想知道了,她愿意给他说他就听,不愿意给他说,他不想再自作多情。

他就这么将那些他之前还带着些好奇的东西封存了。

他想人生也没有那么多一定要知道的事情。

转眸。

他又投入到工作之中。

下午三点左右,人力资源吴扬敲门,说联系到了郑晨,现在有空,可以直接去找他。

何源就又放下一堆工作,直接去找郑晨,在一个咖啡厅里面。

其实在选择人才就职封尚集团的事情,他并没有花费太多精力,很简单的一个方案,也就是直接认准之前封逸尘在的时候的那一帮被封铭严辞退的高层,封逸尘的经商能力很强,眼光狠毒,他能够容纳下来的人,他根本就不需要怀疑。

这样的方案,不需要费太多时间,目前封尚的情况就是需要迅速的求稳。

想着些事情,车辆就已经到了咖啡厅。

咖啡厅里面,郑晨一个人在。

何源和吴扬上前,简单介绍了一番,何源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直白道,“郑先生,此次找你主要是想咨询一下,为什么不愿意回到封尚继续上班,是我们给的优惠条件不够吗?”

“确实是想花点精力来多照顾家庭。”

“据我说知,郑先生目前现在也在一家企业上班,工作时间应该和封尚差不多,而封尚给予你的年薪相当于对方的两倍,不妨,郑先生说出你的具体原因,我们都可以好好商量。”

“我想问一下何总,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回去?当初我是被封尚董事会直接辞退了,说真的,我从没想过还会回去。”郑晨把话说了明白。

就是一股傲气还在。

何源淡笑了一下,“所以郑先生的顾虑是在于,我们封尚对你的诚意了。”

郑晨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倒是经常听说起过,却从没有见过面,如此年纪轻轻,却能如此一眼看穿他的想法,且给人感觉成熟稳重,丝毫没有半点年轻人的浮躁,不禁对他也有些刮目相看。

商场上的人,一般眼光都很毒,就是几句简单的话语间,似乎就能够看出来,对面坐着的人,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显然,都不简单。

何源说,“郑先生在商场这么多年,算来是我的前辈了,商场上的很多规则我想郑先生比我更懂,当年封尚集团因为换了领导层所以会有变动才会导致郑先生的劝离,而现在,封铭严已经不再是封尚的董事长,由我们夏氏进行了收购,而夏氏的董事长我想郑先生很清楚是夏绵绵,也就是你原直接领导的妻子,而我之所以会找你回来,也是遵从了夏绵绵的意思,亦或者,可能和封先生也有关系。”

郑晨审视着何源。

何源确实用了些技巧。

郑晨对封逸尘应该是尊重的,所以他打了封逸尘的亲情牌,商人的时间也很重要。

“不妨考虑一下,封尚现在已经又重新回到了封逸尘的手上,只是碍于他有些个人事情所以和夏绵绵不再出面,由我负责对封尚进行重组,封尚的一切还希望你们老员工可以撑起来,年薪我相信吴总已经给你说过了,如果你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提出来,我会尽量满足你。”何源说得诚恳。

郑晨考虑了一下,“既然是封总的决定,我愿意回来,年薪就按照你们说的,我很满意。”

“那明天麻烦请郑先生到我们夏氏签订劳务合同,具体上岗时间,我们会根据安排提前通知你,还请你提前做好现任公司的相关辞职手续。”

“好。”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何源起身,“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联系我们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吴扬,当然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谢谢何总。”

“不客气。”

何源起身,离开。

虽然有些耽搁时间,但总算是完结了一件事情。

他坐在轿车上,有些累。

他现在真想对着夏绵绵爆粗口。

当真有一天把他累死了她就高兴了。

他靠在后座椅上,眼眸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窗外,其实也就是在放松自己的神经而已。

那一刻,在一个红绿灯的公交车站,就这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是有多久没有见到这个女人了。

也有两天了。

他想了想,拿起电话,拨打。

他就看着她有些焦急地在人群拥挤的公交站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着他号码那一刻,似乎还深呼吸了一口气。

是不想接他电话,还是在紧张?!

他听到电话传来她小心翼翼的嗓音,“何源?”

“嗯。”

“在做什么?”

“没有做什么,刚下公交车,我弟弟当时买的房子有些手续问题要去完善一下,你呢?”那边说着自己事情,又很温柔的询问他。

“我在忙。”

“哦,那是有什么事情吗?”岳芸洱问道。

“我给你的钱不够吗?”何源问。

“啊?”

“还需要挤公交车?”何源说。

岳芸洱拿着电话到处看。

“别看了,我已经路过了。”何源看了一眼身后的岳芸洱,直白道。

“哦。不是钱不够,只是习惯了,我也不忙,而且我已经辞退了朱鹏的网店工作了,现在在找找人接盘,如果找到了,以后就都不会接触了。”

“怎么想通了?”何源淡淡的口吻。

“你好像不太喜欢我做那个工作。”

“是不怎么喜欢。”何源直白。

岳芸洱那一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总是怕自己惹他不开心。

“晚上忙完了到我公寓来。”

“好。”

然后,何源就挂断了电话。

岳芸洱看着电话那一刻,有些发呆,她一直以为何源可能会十天半个月的不会见他,毕竟上次在朱鹏那里偶遇她的时候,他对她还那么的厌恶。

转念一想。

何源每个月支付的是十万块,谁也不是冤大头。

想的有些出神。

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岳芸洱连忙接通,“轩轩。”

“姐你到了吗?我把喃喃接过来了。”

“我马上就到,等我十分钟。”

“好。”

岳芸洱挂断电话之后,连忙赶到了售楼中心。

房子当时是写的岳云轩和周喃喃两个人的名字,现在周喃喃主动给岳云轩打电话,说把房子上自己的名字去掉,虽然会花些手续费,但总比周母到时候要求房子一人一半的好,周母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她赶到的时候,岳云轩和周喃喃就在门口等她。

周喃喃身体还是很虚弱,脸色很苍白,过得确实很不好。

他们去找了售卖的小姐,又找了上层领导,希望通过房子退了重新购买的方式,这样可以节约很大一笔所谓的个税。

然而负责人给他们的回复是不行,合同已经生效不能做无效处理,如果需要更改为一个人的名字只能通过正规的手续完成。

岳芸轩在现场发脾气。

周喃喃想要拉他又忍了忍。

岳芸洱不由得劝了劝,“算了,轩轩,还是去房管所走正常流程吧。”

“我才买了几天房,就又要花几万块,这些人简直都是丧心病狂,我不相信就没有特殊流程,不过就是我们没有关系而已!”岳芸轩愤愤不平地说着。

实际上,他们确实没有关系。

周喃喃脸色越渐的苍白。

这一切似乎都是她一个人造成的。

“好啦,也不差这么点钱。”

“你的钱又不是捡来的!”岳芸轩情绪很暴躁,那一刻分明也很自责。

“没什么,都这样了,我们去房管所吧。”岳芸洱安抚道。

怎么也总比周母直接要房子一半的钱划算。

她拉着自己的弟弟往售房部领导的办公室走去出,刚走出去,正好碰到被人拥护着走进来的秦梓豪。

秦梓豪冷冷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抿唇。

“哟,还真是有缘啊!怎么,有来买房了?何源还真是大方得很啊!”秦梓豪讽刺无比。

岳芸洱当没有听到,拉着她弟弟就走。

秦梓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此刻售楼部负责人已经上前亲自迎接秦梓豪了,秦梓豪问道,“她来找你做什么?”

售楼负责人把事情的经过说了。

秦梓豪冷笑了一下。

他拿起电话走向一边,拨打,“周阿姨,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女儿现在正在主动把当初你们一起购置的新房转手让了,不说你女儿这几年被对方玩了,孩子也没了,现在连分手费都没了,我也是出于好心,看不过去……”

那边已经火冒三丈了,“他们在哪里?!”

“刚从售房中心离开,现在应该去房管所了,你现在过去,应该还赶得及!”

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秦梓豪冷冷一笑。

想要让岳芸洱不得好过,他手段多得很!

------题外话------

二更来了!

达拉。

明天见!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