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被挑拨,死都不会再妥协!/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管所。

岳芸洱和岳芸轩还有周喃喃一起,刚走进去问了工作人员过户的相关手续,周母就匆匆的赶了过来。

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周喃喃的脸上。

岳芸轩那一刻差点没有控制住的又准备上前直接和周母干起来。

岳芸洱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岳芸轩。

周母看了一眼岳芸轩,回头看着自己女儿,吼得很大声,“你疯了吗?你要把房子免费给他们,你是不是傻,你遭的罪算什么!为了这个男人流掉的还在算什么!”

周喃喃一直哭,哭得真的很心寒。

“孩子到底怎么没有的你比谁都清楚,这门婚事,我和喃喃的婚事到底是因为谁从中作梗你不知道?!我和周喃喃会走到今天全部都拜你所赐,你还想在这里血口喷人?!”岳芸轩狠狠的说道。

“我不想和你这种没出息的男人多废话,跟我回去!”周母冷冷的说道,拽着周喃喃就要走。

“我不走!”周喃喃狠狠的说道,“房子我要还给轩轩。”

“你是不是傻!”周母冷声说道,对自己女儿真的是半点都没有客气的骂得难听,“我怎么生出了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

“如果可以选择,我真不想让你当我妈!”

“周喃喃,你现在是要和我做对了是不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周母可无遮拦的说道。

吵闹声在大厅中异常大声的响起。

工作人员忍不住上前招呼道,“别吵了,有什么事情好好说。现在到底要不要过户,你们最好先商量好了再来,别影响了公共环境。”

“呜呜哇哇!”周母看着工作人员,突然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一个老妇女,哭得撕心裂肺。

工作人员都被周母瞬间搞得不知所措。

“这位先生你是不知道,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惨。我女儿和这个男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这个男人说悔婚就悔婚,肚子里面的孩子说让流产就流产,现在还逼着我女儿来把之前一起买的房子无条件过户给他,我真是不想活了,我女儿被欺负到这个地步,还要我们做这么多,我简直想去死……”周母哭得异常大声,说得异常委屈。

房管所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很多人都忍不住往这边看了过来,包括很多工作人员。

周母看着周围人的视线,又大声哭着,“这个房子是我这辈子好不容易筹集的积蓄支付的一部分首付,现在这个男人还要逼迫我女儿无条件给他,说不给她就会对她不客气,就欺负我们孤苦伶仃的两母女没人照顾……”

“妈!”周喃喃叫着周母。

也感觉到了周围的视线,眼眶早就红透。

她真的不知道,这些谎言她妈怎么说出口的,而且说得这么的顺溜,仿若就像是真的一样,声泪俱下!

“你在乱说什么,你这个死老太婆!”岳芸轩凶狠狠的说道。

这副模样,对比起周母的楚楚可怜,其他人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你什么男人啊你!”一个有些好事儿的大妈走了过来,“简直就是现在俗称的渣男,我活了大半辈子了,还真没见到有你这么不要脸的男人,你好意思吗?你好意这么欺负女人吗?你这种人就应该挂到网上去,被万千人唾骂!”

“你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乱说什么!”岳芸轩狠狠的对着那边的女人。

“我是不知道,但你作为男人这么欺负两女人我就看不过去,我就要给她们打抱不平,渣男!”好事儿大妈狠狠的说道。

岳芸轩气得真的很想杀人。

分明是周母的咄咄逼人,现在反而成了他们的不对了。

他紧捏着拳头,咬牙切齿。

岳芸洱也有些受不了,但她比岳芸轩冷静,知道只要周母来了,和平解决这件事情几乎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她咬了咬牙,“轩轩,我们今天先不过户了。”

“为什么?!”岳芸轩愤怒地说道,“就因为这个死老太婆!”

“你骂我,骂我……”周母哭得喊天喊地,“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让我女儿遇到了这样的男人,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岳芸轩那一刻真的很想杀了周母。

他忍得青筋暴露。

岳芸洱怕发生冲突事件,那一刻当机立断的拽着岳芸轩直接走出了房管所。

房管所外还传来很多骂岳芸轩的声音,此起彼伏。

“姐!”两个人走到大街上,岳芸轩狠狠的甩开岳芸洱,“就这样吗?就这么任由周母在这里为所欲为,我简直受够了那老太婆了,我当初怎么就眼瞎了,会看上这种人的女儿!”

“喃喃本是个好女孩,你们既然曾经相爱过,现在就不要后悔了。”岳芸洱说道,但不得不说,这样可确实也有些不是滋味。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再次让她占尽我们家的便宜?!想都不要想,我死都不会把房子分一半给她,死都不会!”

岳芸洱抿了抿唇,“再想想其他办法吧。想要周母自愿的放弃房子根本就不可能,我们当初买房的时候也确实是写的两个人的名字,这就是说这套房子本来就属于你们两个,如果周母质疑要分走一半,我们也没办法!”

“我真想杀了那死老太婆!”岳芸轩狠狠的说道。

“再想想办法。”岳芸洱说。

岳芸洱咬牙切齿。

还能有什么办法。

以周母的性格,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今天居然还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演这么一出烂戏。

她怎们不去当演员,但那种恶毒的恶婆婆!

岳芸洱看了看时间,想到今天何源给她说的事情,她连忙说道,“轩轩,你先回去,别激动,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我今晚可能不会回来,明天我们在一起想想怎么弄房子的问题。”

“你要去哪里?”岳芸轩问她。

“何源让我去他那里。”

岳芸轩有些不是滋味。

他真不想他姐去做这种事情,他真觉得他姐氏一个很努力很努力的女人,不应该被现实打败成这样!

“没什么的,他人挺好的。”岳芸洱笑着安慰岳芸轩。

岳芸轩不再多说。

既定的事实,他没办法改变,也没有能力去改变。

他就是一无是处的需要他姐来照顾他,而他就是没有能力去照顾他姐的一切。

“好啦,早点回去。”岳芸洱拍了拍岳芸轩的肩膀,“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艰苦。”

“嗯。”

岳芸轩只得转身离开,先走了。

岳芸洱淡淡的叹了口气。

她眼眸微动,看着周母和周喃喃也从房管所走了出来,周母看着岳芸洱那一刻,还洋洋得意的样子。

岳芸洱本来不想和周母计较的,这是她弟弟的一些私人感情事情,她觉得解决了就好了,不需要有什么深仇大恨,但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的道理。

周母趾高气昂的看着岳芸洱,“你那渣男弟弟呢?”

“妈!”周喃喃真的很想死。

她真的受够了她母亲的一举一动。

“你给我闭嘴,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岳芸轩都不要你了你还向着他,你都没有廉耻的吗?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你以后想出门,门都没有,给我在家里好好待着好好反省!”周母狠狠的对着周喃喃说道。

周喃喃那一刻真的是觉得很悲凉。

她眼泪就一直流,却什么都改变不了,没办法让她母亲,好好的正眼看她,没办法让她母亲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周阿姨。”岳芸洱还算冷静,冷静的说,“你想怎么解决这房子的事情。”

“当初买房子也说好了给他们一起的,否则当时也不会写下岳芸轩和周喃喃两个人的名字了!”周母狠狠的说道。

为什么会写下两个人的名字,周母不是很清楚吗?!

岳芸洱冷漠的看着她,听着周母继续说道,“就算现在两个人不结婚了分手了,房子也应该一人一半。我们不要房子。要么你爸房子卖了,卖得所有钱我们一人一半,要么你直接把属于我们那一份的房子钱给我们。否则其他方式的解决方法,一切免谈!”

“周阿姨,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真的不怕良心不安吗?”岳芸洱讽刺。

周母又是一阵激怒,“我良心好得很,该良心不安的应该是你那渣男弟弟,谁让他搞大了喃喃的肚子,他活该,你们家活该!”

岳芸洱紧抿着唇瓣脸色有些冷然。

周母这种耍混的老妇女一辈子都在跟人吵架,她根本不在乎,在她看来,要对付岳芸洱和岳芸轩,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拽着周喃喃直接走了。

走的时候还丢下一句话,“你们考虑清楚了再联系我,我不想为你们这种人耽搁时间!”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周母狠狠的拉着周喃喃离开。

她眼眸一紧。

有些情绪在心里默默地反应。

她紧抿着唇瓣,转身去招揽了一辆出租车,去何源的公寓。

坐在出租车上,心里还一直都在发酵。

想到周母的所作所为,她真的很难平息。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她看了看来电,本能的就不想接,最后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岳芸洱。”那边传来秦梓豪的声音。

“有事儿吗?”岳芸洱很冷漠。

“过户成功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

“你的事情,我动动大拇指就可以一清二楚。听你的口气,应该是没能好好过户吧!”秦梓豪幸灾乐祸的说道。

“所以周母能够来突然阻止,都是你从中作梗了?!”

“我不过就是告诉了周阿姨一声,我说她女儿被人玩了几年,又给人流了产,现在还无欲无求的要把房子还回去,我其实也在为周喃喃打抱不平而已。”

“呵。”岳芸洱冷笑了一下。

“是不是心里很气?”秦梓豪故意说道,故意来刺激她。

“是啊。”

“你求求我,我帮你找关系,找关系让房子直接从房屋购买这边申请作废,亦或者我直接送你一套房子也行。我们多年关系不是?!何必把自己过得这么辛苦。”

“我死都不会求你!”岳芸洱一字一句。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趁着我对你还有点兴趣你别太骄傲,否则你真的会一无所有!”

“我不怕你的威胁!”岳芸洱狠狠的说道,“没有其他事情我不想说了,我很忙。”

“忙?忙什么?忙着爬男人的床?”秦梓豪讽刺无比。

“是啊。”岳芸洱回答得毫无掩饰,“就是为了爬上何源的床。这辈子,我就算爬上其他任何男人的床,也绝对不会爬上你的床!”

“你以为我稀罕吗?一双破鞋,被男人玩弄得不知道多脏了,你以为我稀罕,我不过就是为了让你难堪,报复一下你当年的不可一世而已!”

“我很脏,你以为你干净了。在我看来,你比任何人都恶心。我甚至觉得你碰到我我可能都会吐。而我现在也不得不告诉你,秦梓豪,我想报复我,你想给我难堪,这辈子你都做梦!”

“威胁我?!”秦梓豪恶狠狠地说道,“威胁我啊岳芸洱!我真的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你跪下来求我,跪下来求我!”

岳芸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跪下来求他?!

除非她死!

她现在就要秦梓豪不得好下场!

岳芸洱转头看着窗外。

默默的在让自己平静。

有些情绪,藏在心里面就好。

她深呼吸,让自己放松。

一会儿就到了何源的高级公寓小区。

她付钱下车,然后走进了小区内,今天运气不错,楼下的大门刚好碰到人进去,也就跟着走了进去。

走进去,上楼。

下电梯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好像没有密码。

想了想,也没有打电话给何源,就站在门口等何源,她想应该也不会等太久。

现在也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

殊不知。

何源一般都会加班。

而且加班还会加的比较晚。

他甚至是一回到办公室就在暗无天日的处理手上的审批文件,因为很忙所以也会不时的有下属来汇报工作,事情很多。

当他回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了。

他动了动酸软的身体,有些疲倦不已。

那一刻也没有多加停留,拿起自己脱下的西装外套穿上,走出办公室。

秘书会跟着他的时间上下班,看着他出来,连忙站起来,“何总。”

“辛苦了,早点下班。”何源丢下一句话就走。

“何总。”秘书三两步追着上前,“有位叫吴小欣的人在茶水间等你,她说不想打扰你工作,所以没有给你通报。就会指挥等在茶水间,等了2个多小时了。”

何源眉头轻皱了一下。

“需要我去通知她吗?”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早点下班。”

“是。”

何源转身走向高级茶水间。

吴小欣坐在茶水间的椅子上,喝着咖啡,看着杂志。

感觉到有人进来,她抬头。

嘴角盈盈一笑,“何源。”

何源抿唇,“怎么来这里了?”

“今天跟着我的上级领导过来汇报工作,汇报工作完毕之后,刚好就下班了,我想既然来了就打算等你一起吃饭,哪里知道你加班加到这么晚,你真的好忙。”吴小欣很自然的说道。

“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让秘书通报一声。”

“不用了,我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还不想打扰到你的工作。”吴小欣无所谓的说到,“你现在忙完了吧,我们一起吃晚饭吧,都快饿死了。”

何源看着吴小欣,缓缓点了点头。

------题外话------

二更下午见,爱你们么么哒!

别忘了月票哦,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