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我以为你比较老练/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何吴小欣一起离开了夏氏集团。

何源开车,吴小欣坐在他的副驾驶室。

两个人还有些沉默。

毕竟身份转变,终究还会有些不适。

尽管说还是朋友还是同学。

但相处方式还是变得很彻底。

吴小欣突然呼吸一口气,主动开口道,“我今天还是第一次到夏氏来,以前总觉得封尚已经够牛逼了,现在才知道,原来还是夏氏更强一些,不愧是驿城最大最富有的企业。”

何源微点了点头,“夏氏的起点从一开始就很高。”

“你的领导也不可厚非。”吴小欣大方地赞扬,“这些年都是你在主持工作,夏氏越来越辉煌。”

“当起点高了,很多事情都会好做很多。”

“你就是谦虚。”吴小欣一口咬定。

何源忍不住一笑。

好吧,当他谦虚吧。

但如果让他白手起家,他做梦也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我听说现在封尚在做人事调动,会裁员很多?”吴小欣询问。

“是有一些人事变动,但都是高层的一些变动,不会影响到你们。”

“嘿,你是不是在说我职位太低,根本就不用考虑这些不是我应该考虑的问题。”吴小欣有些抱怨。

“我只是在让你安心。”何源淡淡一笑。

“虽然你这么说确实让我安心了,但还是觉得你好傲娇。”

何源也不多说。

至少在集团的职位上而言,以吴小欣的身份,还真的没有资格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楼层。

“话说何源,我有个不情之请。”吴小欣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有什么想要我帮忙你尽管说。”

“我想在夏氏来上班。”吴小欣一字一句。

何源皱眉。

“想要换个工作环境了,反正现在封尚也已经被你们收购了,现在就都是一家公司了,我想到夏氏来上班,可以吗?”吴小欣说,“我工作会很认真的。”

何源开着车显得很认真,他说,“夏氏的工资待遇比封尚高不了多少,以目前夏氏的情况,可能会比在封尚更忙。”

“我不怕辛苦,现在反正也没恋爱可谈了,就像在工作上有点成绩。封尚现在对于夏氏而言就是总公司了,去本部工作,这就是多少积极向上的职员的一些心愿了!而我承认,我有你这么大的后门,我想用用。”

何源点头,“我明天让人事那边帮你做相关调动。”

“谢谢你何源。”

“对我而言不算什么大事儿。”

“但是还是要感谢你,今晚我请客。”

何源笑了一下。

算是给她的弥补吧。

两个人去餐厅吃完饭,也没有太多停留。

吴小欣也会感觉到何源的有些心不在焉,想着可能是工作确实累,也不耽搁他太多时间。

吃完饭之后,何源送吴小歆回去。

吴小欣下车,微微一笑,“何源,今晚谢谢你,你回家注意安全。”

“嗯。”何源点头,“早点休息,明天我会让人力联系你。”

“谢谢。”

“拜拜。”

何源启动车子离开。

吴小欣就这么看着何源的车尾灯,直到消失不见。

这个男人。

这么完美的男人,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名义上她是想要换个环境想要让提升自己的工作,实际上,她只是为了近水楼天先得月,在一个公司,总能够更好的了解他的情况,她一定要和何源重新开始,一定要重新得到他!

想得有些出神。

“哟,看谁呢,这么依依不舍的样子!”身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

吴小欣转头,有些嫌弃的看着朱鹏,“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一会儿了,不过你沉溺在爱河里面,自然是发现不了我的!”朱鹏故意说道,又问道,“话说你离开的是谁啊,让我们吴大小姐如此念念不忘的样子。”

“要你管!”吴小欣转身直接走进了小区。

朱鹏也跟着一起进去,调侃道,“是何源吧!”

“废话真多。”

“看看看,一脸羞涩的样子,你们应该上床了吧。”

“你怎么这么八卦!”

“这是人生乐趣。”朱鹏笑着说道。

“神经。”吴小欣怼朱鹏显得有些不耐烦。

两个人走进电梯。

看到朱鹏手上的提着的一些药,“怎么着,没人照顾啊?”

“你也看到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了。”

“你的岳芸洱呢?不是随传随到吗?”

“别说她了,说了我就伤心。”

“怎么着,跟别的男人跑了?”吴小欣讽刺。

“事实如此。”

“哈哈。”吴小欣忍不住笑了笑,“这不是早晚的事情嘛,你的钱也就那么几个,长得也就……不好形容。岳芸洱这么眼高的女人,怎么可能看上你。”

“是是是,我就是没人要行了吧。我都生病还发着烧呢,你就不能安慰我几句吗?”

吴小欣没再多说,又笑了两声。

只是莫名心里就是很爽,在听到岳芸洱一直在男人之间周旋,一直被男人玩弄。

电梯到达,两个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家里。

朱鹏看着冷清清的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以前还真的有岳芸洱照顾他,现在还真是孤单得可怜。

他想了想,给岳芸洱拨打了电话。

那边还是很快接通了。

“岳芸洱,你在做什么啊?”朱鹏问。

岳芸洱看了看面前的大门。

她什么都没做。

就是在门口等了何源,4个多小时了。

“你找我有事儿吗?网店暂时还没有打出去,但已经有人开始找我联系了,有好消息我告诉你。”

“不是网店的事情。”朱鹏说,“就是有点想你了,哎。你说你在我身边吧我就不会珍惜,你离开了吧,又想你得很。今天在楼下看着何源和吴小欣依依不舍的样子,真是猝不及防的吃了一肚子狗粮,心塞啊!”

“何源和吴小欣在一起吗?”岳芸洱问。

“嗯。两个人如胶似漆的,哎!”朱鹏说着,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是吗?”岳芸洱还笑了一下。

“对了,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给你说一声,明天你有空吗?有空陪我去医院吧,我一直低烧不断也有半个月了,再这么下去,我可能也挺不住了。”

“还没好?”

“是啊,我都怀疑我会不会得了绝症了。”

“别乱想。”岳芸洱安慰道,“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早就让你去医院了,你不听。”

“我朱鹏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进医院,我怕打针,还怕死。”朱鹏对医院真是天生就有阴影。

“明天我过来找你。”岳芸洱说。

“还是你对我最好。”朱鹏感叹。

岳芸洱笑了笑,“我把你当朋友。”

“嗯。”

岳芸洱又叮嘱了几句让他注意身体,才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她此刻依然靠在何源的门上。

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准备走了。

何源可能已经忘了叫她来的这件事情,下午的时候也许就是看着她然后心血来潮,实际上,他今晚有他自己的约会。

这么想着。

岳芸洱就直接走向了电梯,准备离开。

她等了一会儿电梯。

电梯打开的那一刻,就这么看到了何源站在里面。

岳芸洱身体紧绷。

刚刚朱鹏不是说何源和吴小欣在一起的吗?现在怎么突然就冒了出来。

何源看着岳芸洱这一刻,其实才真的想起,他今天下午随口说的一句话,他忙得彻底忘了,而且岳芸洱也没有给他打电话。

他蹙眉。

此刻显然岳芸洱准备离开。

他脸色冷然,从电梯中下来,然后直接走在了前面。

岳芸洱觉得自己很尴尬,她到底该跟上还是该离开。

最后,她还是选择了跟上,小心翼翼的跟着走进了他的家,换上了拖鞋跟着他走进客厅。

何源坐在沙发上。

而她就这么规矩的站在他面前,其实有些尴尬。

但她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

她就听到何源淡淡的语调说道,“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岳芸洱说,没有说具体时间。

“吃过晚饭了吗?”

“我不饿。”

何源皱眉。

岳芸洱说,“不太饿,吃不吃都可以,我之前做网店的时候,吃饭也很不规律,晚上这一顿饭,很多时候都没怎么吃。”

“想吃什么?”何源突然开口。

那一刻似乎就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一般。

岳芸洱看着他。

看着何源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了开放式厨房,拉开他的奢华的嵌入式全能双开门大冰箱。

里面的东西不多,但也不少。

这里都有专门的管家负责打理,会定期来收拾房间,更新各类必需品。

他有要求,时时要保持他冰箱里面的食材。

一个心血来潮他会自己做饭吃,即使这段时间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少。

岳芸洱默默的跟在了何源的身后,“何源,我自己来吧,我下碗小面吃就可以了。”

她对吃其实要求不太高。

这些年都习惯了,很多事情将将就就就好。

何源没有搭理岳芸洱,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一块生牛排,很熟练的把牛排的筋打碎,然后准好现成的调料,用平底锅,放了牛油,煎了起来,一边煎着牛排,何源还用另外一个锅给她热了高汤,高汤应该是和牛排配备好的,不需要现熬。

很快。

牛排煎好,摆盘。

浇上了黑椒汁。

“拿去。”何源将西餐盘递给岳芸洱。

岳芸洱连忙接了过来。

“去那边的饭厅。”何源说。

岳芸洱听话的把西餐放在了餐桌上。

等了一会儿,何源拿来了餐具,把汤放在了她的面前。

岳芸洱木讷的看着他。

“不吃?”何源眉头一抬。

“不是。”岳芸洱连忙坐下,拿起刀叉吃了起来。

味道很好。

牛排很鲜嫩,何源很会掌握火候。

她其实知道何源是一个很会照顾自己的人,却还是有些莫名的感动,这一刻对她做的这一切。

她默默地吃着。

何源也没有陪她,弄好了之后就直接回了卧室。

偌大的客厅饭厅中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吃得有些快。

吃完之后,就去将西餐盘和餐具都清洗了干净,然后放好。

弄完了一切,何源还是没有出来。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进去。

她缓缓地,还是走进了何源的卧室,何源此刻已经洗完澡,坐在床头上看书。

何源还是很喜欢看书。

这就是习惯吧。

读书那会儿,有点课余时间,何源就会那很多课外书来看,大多数都是她不感兴趣的,毕竟当年她至少言情小说,还是那种狗血的爱得死去活来的那种,但何源看名著,国内国外,甚至还有宇宙探索,科技研究等高大上的书本,她看不懂。

“何源,我吃完牛排了,餐具也洗了。”岳芸洱说。

“嗯。”何源应了一声。

“我……”岳芸洱看着他,“是现在离开吗?”

何源放下书本,抬头看着她。

岳芸洱确实不知道何源到底要什么。

她觉得,何源今晚可能是不想的,刚刚不是才和吴小欣见面了吗?

而且大概都忘了他今天叫了她来。

“岳芸洱,我给你钱你以为是白拿吗?”何源问她。

她当然不觉得。

但她不是也应该充分考虑他的情绪吗?!

她没做过人情妇,有时候真不知道该如何拿捏。

“去洗澡。”何源吩咐。

岳芸洱看着他。

“不愿意了?”何源讽刺。

“不是。”

何源也不想再搭理她,又把视线放在了书本上。

岳芸洱只得走进了他的浴室,洗澡。

她也没有换洗的衣服。

她洗完澡之后,就穿了何源的大浴袍。

真的很大,她几乎都要拖在了地上,她好不容易才提着走了出来。

那一刻真的觉得就像是小人穿了大人一般的衣服,还有些滑稽。

她也有些无措。

何源又是这么淡淡然的抬头看了她一眼,看着她洗完澡之后脸蛋通红无比的模样,此刻因为窘迫,甚至连耳朵脖子都红了。

“把头发吹干。”何源说。

“哦。”岳芸洱又小心翼翼的提着浴袍,走进浴室。

她刚刚也吹过了,怕何源等太久所以吹得不是很彻底,显然何源不喜欢湿漉漉的感觉。

她再次把头发吹干。

又小心翼翼的提着浴袍走出去。

走出去之后,何源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她也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一次是自己直接躺着的。

这一次还是躺上去吗?!

何源也不给个指示。

她紧咬着唇瓣,一边打量着清冷的何源,一边默默的磨蹭着上了床,上床躺进了他的被窝里面。

何源还是一动不动。

但没有让她下去。

她就默默的睡在他旁边,也不没有任何动静。

何源也一直在看书,根本就没有再看她一眼。

岳芸洱心里一直在想,何源不会就是让她过来就这么睡一觉的吧,虽然她其实很希望是这样,床底之事儿她不太熟,也没兴趣,甚至想想还有些痛,她完全不期待。

心里一直想着想着。

眼前突然一黑。

岳芸洱身体紧张。

紧张的感觉到何源也躺了下来。

就睡在她旁边。

她其实还是第一次和何源这么睡在一起。

上一次也不过就是做了之后,两个人就分开了。

她紧抿着唇。

黑暗的空间,无比安静的环境。

何源突然开口,“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岳芸洱一怔。

而后又听到何源说道,“我以为你在这方面比较老练一点。”

岳芸洱咬着唇瓣。

她根本就不会。

她承认她因为做情趣用品也会面红耳赤的看一些限制级电影,但每次看都会觉得有些恶心,所以每次都不怎么看得完,到后来也就没怎么看了,现在反而反而有点后悔,应该多学点的。

此刻回忆曾经的看过的那些画面,也突然变得模糊一片。

她只知道那些片里面不是直接就做的,但怎么样的前戏,她现在彻底茫然。

------题外话------

达拉,明天见。

小宅每天都吼月票,口水都吼干了,月票在哪里?!

心好痛!

呜呜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