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她所有的小动作,他都没有推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内一度僵持着。

岳芸洱大气都不敢出。

她紧绷着身体,有些无措。

何源此刻似乎是在等待她的主动,她也知道,男人其实更喜欢在床上可以给他更好感觉的女人,男人其实更喜欢床上更主动更积极扥女人,何况她是他包养的,她就有义务讨好他。

她鼓起勇气。

从床上起来,爬到了何源的面前。

身体欺压在他的身上。

她其实很怕何源那一刻突然推开她。

而……

是自己错觉吗?!

她反而觉得何源这一刻的身体明显有些紧绷。

仿若,和她一样紧张。

大概是错觉。

大概这只是男人的一种本能反应。

她壮大胆子,脸颊靠近了何源的脸颊。

黑暗中,她看到了何源幽深的眼眸,那么的深邃,他此刻已经取掉了眼睛,她看到了他有些深陷但却一点都没有因为戴了框架眼镜而变型的眼睛,甚至她觉得他眼眸在没有了镜片下更加的好看了。

就是仿若带着魔力一般,可以吸引她的靠近。

她就很主动的靠近了他的脸颊。

唇,轻轻的亲在了他的唇瓣上。

唇齿相贴。

他们都没有深入。

岳芸洱在确定,他是不是会喜欢,上一次他没有亲她,直接了当,上上次他们接过一次吻,他也没有深入,他应该对她有些嫌弃,当然以前青春期的那一次就更不说了,压根就不带感情的。

她抿了抿唇。

就是不自觉地一个身体反应。

而她此刻的唇瓣在他的唇瓣上,这个小动作,似乎就好像是在,主动亲吻他。

主动亲吻他。

她恍惚感觉到,她唇瓣下的嘴唇,似乎在这一刻微张了开。

她心跳很厉害。

这一刻,何源是不是是在暗示她进去。

暗示她舌头伸进去。

她不敢确定的,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在他唇瓣上碰了一下。

对方没有回应她,但也没有排斥和拒绝。

她又壮大了了一点胆子,将舌头缓缓了伸进了他的唇瓣之内,慢慢的伸进了他的唇舌之中,甚至,碰到了他的舌头。

她心跳很快。

是真的很怕他会突然厌烦,真的很怕他会突然推开她。

而她其实也没有经历过所谓的舌吻。

说直白一点,她经历过的亲吻全部都在何源身上,那一次被人恶意强暴,她也没有让人碰到她的嘴唇,现在这一刻,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心口的悸动。

就感觉到舌尖上,有着让人颤抖的滋味。

她这一次,很主动的将吻吻得更深,纠缠着他,在他的唇舌上激情无比,她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天性和本能,她好像突然能够知道,怎么样的接吻会让她更舒服,甚至……他也有了回应。

刚开始的何源只是在接受,接受她的主动,缓缓好像有了一丝不同,缓缓好像在回应她的努力,他大手一把托住她的后脑勺,桎梏着让她趴在他身上的距离更近,彼此的吻更深入。

她整个鼻息间都是他的味道,清爽的男性味道,似乎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烟草味。

他身上有沐浴露的味道,总觉得很干净,不像秦梓豪那样,全身上下布满了古龙水恶心的臭味,她以前的时候就让秦梓豪不要喷这么骚包的香水了,但他似乎乐此不彼。

房间中的温度越来越高。

吻似乎一直很缠绵。

岳芸洱那一刻甚至是觉得何源是喜欢接吻的,她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冷欲之人,每次给她的感觉都是禁欲系,当然她也知道,人不能光看表面。

好久。

何源离开了她的唇瓣。

岳芸洱依然还趴在他的胸口上,两个人面对着彼此,呼吸都能够扑打在彼此烫红的脸颊上,热气腾腾的房间,一直在升温。

“继续。”何源说,声音暗哑。

在提醒她,不要停下来。

岳芸洱轻咬了一下唇瓣,嘴唇靠近了他的脸颊,然后亲吻在了他的脖子上。

何源似乎就是在等待她的服务。

她做什么,他都没有推开她。

她大概知道,何源要什么了。

她的小手,有些紧张的伸进了他本来就散开了的睡袍里面,与此同时,她自己身上那件大大的睡袍也不知不觉滑落在了香肩以下,彼此的身体渐渐就坦诚相待。

岳芸洱其实不知道男女之间的上床到底要做些什么才算合格的上床,但她把她可以想到的全部都做了一遍,整个过程,何源都沉默着在接受。

然后,顺理成章的发生了关系。

原来上床,真的可以很累。

完事之后,岳芸洱睡在何源的大床上,何源去洗了澡。

何源大概是有洁癖,也大概是不想留下她的味道。

待何源洗完澡之后,岳芸洱也很自觉地去了浴室,清洗自己的一身。

洗完之后,又裹着何源的大浴袍走了出来。

何源大概也累了,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她站在卧室,一直在纠结她现在是该走还是该留下来。

“不想睡?”何源突然开口。

岳芸洱那一刻简直吓了一大跳。

她看着依然闭着眼睛的何源。

他是在让她和他一起睡吗?

她爬上了床,睡在了他旁边。

何源没有说话。

她微微的松了口气。

夜晚很静,窗外的月光似乎更好。

岳芸洱其实很不喜欢身边多了一个人,她不知道何源习不习惯她睡在他旁边。

她咬牙,那一刻主动将自己的身体靠紧了一些。

身边的男人没有任何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何源是背对着她睡的,她看不到他的脸色。

她伸手,将手臂环绕着他精壮的腰部,其实不敢再有太亲密的举动,就是想要试着靠近他,也在试探他对她的底线在哪里。

心跳如雷。

何源没有推开她。

人就是如此,总是喜欢得寸进尺。

她也是。

那一刻,她挪动着身体,把整个身体都已经贴在了他的后背上,手臂环绕在他腰上也逐渐往上,抱住了他结实的胸膛,即使对她而言,何源有些庞大。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入睡。

其实也带着些安心。

至少今晚她所有的小举动,何源都没有,推开!

第二天一早。

岳芸洱睁开眼睛。

何源还在睡,她也不敢打扰到他,蹑手蹑脚的起床,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卧室。

她去给和源弄早餐。

冰箱里面的食材很多,但她会弄得也只有那几样。

她熬了蔬菜粥,又煮了两个荷包蛋,也用现有的食材坐了两份凉拌小菜,然后打了两份吐司,准备了热牛奶,因为不知道何源更喜欢中式还是西式,就多弄了些。

何源起床打开房门那一刻,岳芸洱基本都已经弄好了。

她笑盈盈的对着他,“可以吃早饭了。”

何源看了一眼早餐,回眸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尴尬的笑了笑,“你喜欢吃什么早餐?”

“我不挑食。”说着,何源直接走向了餐桌。

坐下,不急不缓的吃了起来。

岳芸洱也跟着坐了下来,然后陪他一起吃早餐。

她依然穿着何源的浴袍,时不时浴袍就会掉落在一个肩膀以下,岳芸洱频繁的拉扯着,何源顿了顿眼眸,说道,“我今天给你打点钱在你账户里面,你自己去买点衣服放这边。”

“谢谢。”

“别买太多,我不太喜欢东西太多显得很杂乱。”

“好。”岳芸洱点头。

“我这段时间很忙。”

“啊?”岳芸洱莫名其妙,她不太清楚何源说这话的意思。

“你买了衣服之后放下就不用过来了,我找你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

“哦,好。”岳芸洱点头,闷头吃早餐。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吃过早饭之后,岳芸洱很自然的去收拾餐具准备去洗。

“放着吧,这边每天都有私人管家过来收拾。”

岳芸洱点头。

“我先去上班了,一会儿自己离开。”何源冷漠的说着。

然后转身,走进了浴室。

岳芸洱在大厅中等了他一会儿。

何源总是西装革履的出现,她总觉得他穿西装很好看,读书那会儿就觉得,何源一定很适合正装。

果不其然。

何源直接走向了大门。

岳芸洱看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她咬唇,“何源。”

何源回头看了她一眼。

“我想咨询一个问题,你现在赶时间吗?”

“你说。”何源冷漠,但并没有不耐烦。

“之前我弟弟和他女朋友为了结婚买了一套房子,现在因为很多原因没有结婚,两个人分手了,房子的首付钱是我付的,但名字是写的我弟弟和他女朋友两个人的名字,现在我们希望房子归还给我弟弟所有,对方如果不同意,我是不是只能把房子平分?”岳芸洱询问。

“上次买的房子?”何源扬眉。

“嗯。”

“售房中心不能申请退款处理?”

“说已经生效了,不可以。而且对方现在不同意房子归还给我弟弟,也不会同意签字退款的。”

“对于房子的纠纷我对这方面了解不深,不过以我对法律的认知而言,如果对方没有出首付钱应该是不可能平分房子的。你弟弟和她女朋友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购买的房子,其实两个人在法律上就是自然人,可以当做合作投资来看待,也就是商业案的范畴,当初你们签合同没有?”

“没有。”岳芸洱摇头。

“没签合同没有规定条约,这就需要寻找当时购买房子的一些依据来判定,法律上的东西很复杂,一时半会儿我给你解释不清楚。”何源冷然道。

岳芸洱也觉得听着很复杂。

就是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离何源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帮你找个律师,你自己咨询吧。”

“律师费贵吗?”岳芸洱问。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有些尴尬,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如果太贵就算了。”

“不贵。”何源直白,“一个朋友。如果不打官司,是不会收取你任何费用的。”

“哦。”岳芸洱更加尴尬了。

何源也没再多说,他直接走出了家门。

下楼开车。

一边开车一边拨打电话。

“何源,你这段时间是想哥哥来着?时不时就来骚扰我一下。”对面传来凌子墨有些调侃的声音。

何源笑了一下,“我有个朋友遇到点法律上的事情,听说你妻子是律师,所以如果方便,能不能抽点时间,我朋友想要咨询一下。”

“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

“重要吗?”

“当然,男性朋友就算了,我老婆不接待男宾。”凌子墨直言,占有欲毫不掩饰。

何源忍不住笑了一下,“女性。”

“你女朋友?”凌子墨八卦。

“不是。”

“那你干嘛这么热心?!”凌子墨一脸不相信地说道,“认识你这么久,没听说你有朋友啊!”

“我也是一个人的存在吧!”

“我都以为你是机器来着。”凌子墨调侃。

何源说,“方便给你妻子的电话号码吗?”

“确定是女性朋友?”

“确定。”这护妻也护得太欠揍了。

“我把号码发你手机上。”

“感谢。”

挂断电话,何源就收到了凌子墨发来的短信,他挂上蓝牙,又拨打了过去。

那边接通,声音很温柔,“你好。”

“你好,我是何源。”

“是何源啊,你好,我是小菜。”

“我知道。”何源忍不住笑道。

那边也笑了笑,觉得自己的介绍也有些傻,她说,“你找我有事情吗?”

两个人认识还挺早的,但就是好像没什么交集。

“我有个朋友遇到法律上的一点事情想要咨询你一下,你要是方便,我把你的号码给她,她找你。”

“挺方便的,现在家庭主妇一枚。”

“是贤妻良母。”何源随和道。

居小菜笑了笑,“就当是吧,我随时有空,让她给我打电话就好,有什么可以帮她的,我会尽力而为。”

“谢谢。”

“不客气。”

何源一路开着车,将车子停在了公司。

下车,给岳芸洱打电话。

“何源。”

“我给你你一个电话号码,有什么法律上的不懂你直接问她。”何源说。

“谢谢你何源。”岳芸洱真诚的说道。

何源抿唇,没再多说。

岳芸洱连忙说道,“那我不打扰你上班了。”

“嗯。”

岳芸洱挂断电话,此刻刚好换了衣服,从何源的家门口离开。

刚刚接到了朱鹏的电话,说答应陪他去医院的,她连忙点头,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一天会这么忙。

她先回家换衣了一身衣服,将旧衣服快速的洗了,晾干。

又迅速的赶去了医院门口。

医院门口,朱鹏都等了一会儿了,忍不住抱怨道,“大小姐,我都以为你不来了,我都想打道回府了。”

“就这么怕进医院吗?”

“怕啊!看到医生护士都怕。”

岳芸洱无语的笑了笑,“走吧,我陪你进去。”

“嗯。”

两个人挂了外科,排了队。

轮到朱鹏,他们一起走进了医生的办公室。

医生询问了情况,问道,“就只是发烧吗?持续发烧?”

“嗯,就是发烧,而且有20来天了,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朱鹏担心的问道。

岳芸洱无语。

医生说,“晚上睡觉盗汗吗?”

朱鹏想了想,“好像有。”

“觉得这段时间是不是有气无力?”

“是啊,一天都没精神。”

医生伸手摸了摸他颈窝。

朱鹏很紧张。

医生点头在电脑上操作。

“医生,我是不是得了重病?”朱鹏紧张到不行。

医生说,“检查了再说,先抽血,等到结果出来后给我。”

说着就把单子给了朱鹏。

朱鹏看着单子有些发愣。

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别想了,进医院都会做这些检查的,很正常,否则医院怎么赚钱来着。”岳芸洱安抚。

真的吗?!

------题外话------

好啦,宅承认更新不多啦,但你们懂得,一般更新不多的情况,都是为了薄积厚发!

懂了吧。

么么哒的爱你们。

(* ̄3)(ε ̄*)

准备好月票哦,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