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不明白自己哪里又惹到了他?!/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院内。

朱鹏这么大一个大男人,真的是被扎了一针之后叫得比谁都厉害,抽完血之后还不停地念叨着,以后再也不进医院了,简直要命。

岳芸洱就这么安静陪着他。

那一刻甚至觉得有点丢人。

她琢磨着等一会儿检查出来没什么事儿了,一定要好好嘲笑他。

两个人在医院等了好一会儿。

朱鹏一直焦虑无比。

岳芸洱劝了他两次让他坐下,他也坐不了两分钟,站起来循环跺脚,循环在她面前转悠。

“朱鹏?”走廊上,突然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女性嗓音。

岳芸洱和朱鹏同时转头,看着从另外一边走过来的吴小欣。

在这种地方也能偶遇。

岳芸洱那一刻甚至是有些不自觉的退缩。

就是,好像很对不起吴小欣,心里虚。

所以人真的不能做太多亏心事儿。

吴小欣走过来也看到了岳芸洱,有些讽刺的笑了笑,“哟,岳芸洱也在啊,昨天不还给我说岳芸洱找到了新的金主不理你了吗?今天又勾搭上了啊?!”

朱鹏都觉得吴小欣说话有些难听。

他微皱了皱眉头。

岳芸洱保持着沉默,没有反驳什么。

她确实是找了金主,还找了她男朋友。

搁在古代,她得浸猪笼。

“你怎么也来了?”朱鹏转移了话题。

也是有点护着岳芸洱,不想吴小欣这么来讽刺。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岳芸洱能够坚持这么多年他其实已经挺佩服了,现在走上这条路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个世界上走这条路的女人多了去了,没必要被人说得如此不堪!

“这今天可能加班太忙,熬夜比较多,内分泌有点失调,来检查一下妇科,做个白带常规。”吴小欣淡淡的说着。

“做妇科检查啊?”朱鹏邪恶一笑,“吴小欣,你是熬夜多加班,还是熬夜多和谁XXOO啊!都做得要医院来检查妇科了,何源这么猛啊?嗯?”

“你乱说什么啊!”吴小欣脸红。

“看看看,都不好意思了。话说何源也太不体贴了吧,也不陪你一起来?!”朱鹏故意说道,“该不会,你怀孕了吧,反正都来医院了,顺便验一下孕!”

“再说我生气了!”吴小欣红着脸,故意生气道。

朱鹏没说了,但是笑得很邪恶。

岳芸洱在旁边倒是显得有些局外和拘束。

她在想要是何源真的和吴小欣有了小孩,何源应该不会再包养她了……

她咬唇。

正时。

工作人员叫了一声,“朱鹏!”

朱鹏身体一怔,连忙走过去,拿过自己的检验结果单。

拿过来的时候,分明看到医务人员看了他一眼,眼神分明带着意味深长。

朱鹏心跳减速。

他是得了什么大病吗?!

他赶紧低头看着。

一边看着一边走向岳芸洱和吴小欣的这边,说道,“HIV成阳性,这是什么?”

岳芸洱没有听清楚。

吴小欣整个人明显警惕了一下,她不确定的问道,“你说什么?HIV?”

“是啊。”朱鹏拿起自己的单子,摊开给她们看,“这是什么绝症吗?是什么致癌物质嘛?”

吴小欣看了一眼朱鹏手上单子,那一刻还往后退了两步,“不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啊。”朱鹏莫名其妙。

岳芸洱那一刻也有些茫然。

“去问医生吧。”吴小欣说,“我去做我的检查去了,你们忙。”

说着就转身走了。

朱鹏看着吴小欣似乎有些奇怪的模样,回头看着岳芸洱。

“走吧,我们去问医生。”

朱鹏和吴小欣一起走向了医生的办公室。

医生看了检查结果,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尽量用了非常温和的语气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这个不是绝症,现在是不会死人的。”

“到底我得了什么病啊!”朱鹏整个人紧张无比。

“是艾滋。”

“什么?!”朱鹏直接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岳芸洱也因为这两个有些惊吓。

她看着朱鹏,看着朱鹏完全的不敢相信,整个人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无比。

“你别激动,现在这种病我国是免费治疗的,你们可以直接去疾控中心拿免费的药物吃,现在这种病已经和糖药病一样,是不会死人的慢性疾病,你只要定期吃药定期做检查,不会有事儿的!”

“什么叫不会有事儿,你搞笑的吧?!你说劳资得了艾滋,劳资也就找了几回小姐劳资就染上了这种病!”朱鹏爆出口,“劳资才27岁,大好的青春,劳资还没结婚还没生孩子,你他妈的要劳资从此以后禁欲一辈子,甚至劳资以后出门都要低着头,麻痹的!”

医生似乎习惯了这种病人的各种暴躁情绪。

他说,“现在已经染上了这种病,你最好调整一下心态。”

“妈的!”朱鹏狠狠地咒骂着。

那一刻眼眶一下就红了。

这么粗狂的一个男人,在面对这样的结果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内心崩溃。

岳芸洱看着他的模样,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谁遇到这种事情谁都接受不了。

医生也很无奈,“所以小伙子,洁身自好才行,不过现在都这样了,也不要太悲观,至少艾滋好好吃药是不会死人的。”

“这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朱鹏眼眶通红。

“别这么想,世界这么大,还有很多可以好好活下去的动力的。”医生突然对着岳芸洱说道,“对了,你是他女朋友的话,建议你也做一个检查,艾滋传播最重要的途径就是性传播,还有血液传播和唾液传播。一般艾滋的病原体一遇到空气就会死去,所以其他途径的传播几乎很少,可以忽略不计!”

“我不是他女朋友。”岳芸洱小声说道。

这一刻也没有觉得很庆幸。

是真的为朱鹏有些难过。

医生说道,“不管如何,我现在要把你的资料传送去疾控防治中心,你记得去哪里就诊治疗。”

朱鹏看着医生,那一刻真的是有些生无可恋。

岳芸洱看着朱鹏,忍不住问医生,“可以再复查吗?”

“可以,但最好是在疾控中心去,那边会有专业设备再做检查的,但愿只是医疗事故。”医生安慰的说道。

岳芸洱点头,“朱鹏,我们现在去疾控中心吧,仪器可能也有错。”

人生哪里那么多的可能。

朱鹏也只能跟着岳芸洱一起,走进了疾控中心。

再次做了检查,确定了HIV的感染。

朱鹏成了特殊人群,真的是连死的念头都有了。

岳芸洱把他送到家里。

朱鹏关上大门,将自己封闭了起来。

岳芸洱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谁遇到这种事情也接受不过来。

谁会想到,就真的感染上了艾滋。

据她所知,朱鹏也不是那种,烂欲的人。

她有些无奈的离开朱鹏的家门,按着电梯离开。

那个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了。

岳芸洱早饭晚饭都没吃。

她捉摸着去简单吃点快餐,然后打电话去找何源给她介绍那个律师,想要问问相关法律上的知识。如果可以用法律来解决,她会走法律程序。

对周母,真的不能纵容和妥协。

这么想着,电梯突然到达。

吴小欣在电梯里面,看着岳芸洱那一刻,真的本能的往后避开了一步。

岳芸洱看着她。

吴小欣迅速的走出了电梯,也没有和岳芸洱说一句话,直接走向了自己家门。

岳芸洱转眸看着她的背影。

没多想,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现在她其实还更希望,她可以和吴小欣装不认识。

吴小欣急急忙忙的回到家里。

朱鹏得了艾滋。

岳芸洱八九不离十,也是这病了。

她突然怎么觉得那么泄愤呢?!

不过当务之急,她捉摸着她应该搬家。

她无法接受隔壁住了一个艾滋病,而且还是同学,时不时的碰个面她都会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尽管她很清楚,一般情况艾滋是不会传染的,但就是没办法用平常心去看待。

这么捉摸着,她快速的换了一套衣服。

夏氏的人力资源部要求他下午4点30去谈工作调配的事情,她今天请了一天的假,正好这段时间有点月经不调所以早上去挂科看了一下,做了检查医生说是因为生活不规律导致的,让她放宽心,开了点中成药。

还好去医院看病撞见了,否则应该怎么都不会发现这么大的秘密。

她换好衣服出了门,打车去了夏氏集团。

去的时候还很早,她就在人力资源部的候客厅等待。

刚坐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何源出现,身边总是跟着助理和秘书,何源那一刻也看到了吴小欣,对她微点了点头,直接走进了人力资源部总经理的办公室,交代了一下事情,几分钟时间就离开了,应该是直接走出了公司。

何源看上去真的很忙,从进去出来的过程中,似乎助理都一直在给他汇报相关的工作。

吴小欣看着时间依然在等候。

她突然响起今天上午的事情,捉摸着,给何源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那边接通,直接说道,“调配工作遇到问题了?”

“不是,现在还没有等着人力召唤。”

“需要我给你打个电话通知对方一声吗?”何源开口。

就是在给她开后门。

“不是不是,我等一会儿就好,不想这样太走特殊通道了。”吴小欣连忙说道。

在职场这么长时间,也知道职场的小心机,居然何源都已经亲自给人力说了,她就有了特权,而当她已经有了特权之后如果再频繁使用,会引起同事之间的反感,觉得她在故意显摆,这点她还是能够很清楚的拿捏分寸。

“那是找我有什么事情?我今天有点忙。”何源直白,口吻却并不太严厉。

他对吴小欣,基本上耐心很足。

“就是给你说一件事情,刚刚碰到你就想起了,怕之后忘了,然后觉得还是提醒你一下比较好。”吴小欣说,“我今天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碰到了朱鹏和岳芸洱。”

何源此刻坐在自己的专用轿车上,今天约了莫扎特谈合作的事情,对方喜欢在度假区地方谈事情,他现在赶着过去,晚上还不知道会陪到几点才会回来。

他就静静拿着手机,听着。

吴小欣说,“然后刚好碰到朱鹏拿检查结果,你知道他染上什么了吗?”

“什么?”何源其实没多大兴趣知道。

他只是以为岳芸洱这一天应该去找居小菜了,没想到却跟着朱鹏在一起。

“艾滋。”吴小欣说。

何源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朱鹏居然染上了艾滋,真的是太吓人了,我如果不是看到了检查报告一栏上写着HIV是阳性,我都不敢相信。虽说这种病不会通过空气传播,但毕竟是传染病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提醒你,你和朱鹏联系还挺多的,以后也注意一点。”

“嗯。”何源应了一声。

“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拜拜。”

“拜拜。”

何源挂断了电话。

那一刻脸色有些微变。

手指也不自觉的捏紧了手机。

轿车一直平稳的在公路上往目的地行驶。

何源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何先生到了吗?”

“不好意思莫扎特先生,我这边突然遇到一点紧急状况,可能无法过来了。”

“很急的事情吗?”那边有些不开心。

“确实很急,否则也不会缺席您的邀请。”何源很有诚意的说道,“我真的很抱歉,今晚上您的消费直接挂在我们夏氏的账户上。”

“那倒不用了,你有事儿明天谈也行。”那边倒是没有为难。

“请务必给我机会表达对您的歉意,消费一定要算在我的头上。”

“好吧。”那边也不再推脱,笑着答应了。

何源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挂了电话,对着司机说道,“掉头回去。”

“何总?”

跟着何源坐在一个车上的副总和总助都带着诧异。

“我有点事情,今天就不去谈项目的事情了。”何源说,这一刻还看了看周围,“找个地方把我放下。”

“您去哪里,送您吧。”司机说道。

“不用了,送他们回公司。”

司机点头,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何源下了车。

站在街上拨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何源。”

岳芸洱没想到何源这么快又给她打了电话。

她刚吃完午饭,也给何源的律师打了电话约好了时间见面,此刻正准备匆匆忙忙的赶过去。

“在哪里?”

“在一家快餐店门口,正准备去找你介绍的律师……”

“具体位置在哪里?”

“额……”岳芸洱左右看了看,说了地址。

“我马上过来找你,你站在原地别动。”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我约了你之前说的律师,可不可以晚点……”岳芸洱小声的带着抗议。

“别去祸害人!”

何源冷漠的说道。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岳芸洱看着电话有些发呆。

祸害是什么意思?!

何源现在反悔给她介绍律师了吗?

还是说,他不想管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她也不敢反抗了何源,只得连忙打电话给对方,“你好,居律师,我是岳芸洱,刚刚给你打电话的。”

“嗯,我知道。”那边传来温和的声音。

“就是临时遇到一点事情,所以是希望改期约您可以吗?真的很抱歉。”岳芸洱很内疚。

“没关系,我反正一天很闲。”

“真的很不好意思,耽搁您时间了。”

“没什么的,何况何源的朋友也是我朋友,别太客气。”居小菜温柔道。

“谢谢你。”岳芸洱郑重地说着。

居小菜忍不住一笑,“去忙吧,别有负担。拜拜。”

“拜拜。”

岳芸洱挂断电话,松了一大口气。

总觉得对方真的很温柔,真的很好说话。

她眼眸微转,看着一辆出租车突然停在了她面前,何源冷峻着脸说道,“上车。”

岳芸洱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了他?!

------题外话------

二更来了。

虽然比较少,但……

你们懂的,啊哈哈~

(* ̄3)(ε ̄*)

话说别忘了月票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