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宴会的阴影(1)/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坐在和何源的出租车上,她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而何源如此冷漠的样子,让她根本就不敢主动开口说话。

车内如窒息一般的安静。

出租车直接停靠在了疾控中心。

今天上午她才陪着朱鹏来过,所以她很清楚。

她只是不明白,何源为什么会突然带着她来这里,甚至脚步有些快,她是被他拽着,走得有些错乱。

他们走向工作人员的窗口,何源直白的说到,“检查HIV。”

工作人员抬头看了一眼何源,又看了一眼岳芸洱。

岳芸洱再傻,那一刻也明白了过来。

何源应该是知道朱鹏染上了艾滋,而且应该是通过吴小欣知道的。

而现在何源以为,她和朱鹏发生过关系,所以急匆匆的带着她来做HIV的筛查。

她终究不会相信,她和朱鹏真的没有什么。

此刻橱窗内的工作人员没什么好口吻的问道,“两个人还是一个人?”

“HIV的潜伏期是多久?”何源问。

“六周到半年。”工作人员冷漠的说道。

“先做一个人的检查。”

“嗯。”工作人员开了单子。

何源拿着单子带着岳芸洱走向了抽血室。

岳芸洱看着医务人员的一脸冷漠,给她抽了血。

而后说道,“2个小时等结果。”

两个人就坐在疾控中心的走廊上。

何源一直很冷漠。

脸色也并不太好。

岳芸洱咬了咬唇,也变得很安静。

安静的等了2个小时左右,工作人员叫了岳芸洱的名字。

岳芸洱拿过检查单,工作人员看了一眼,“没染上,女孩子注意洁身自好。”

“嗯。”

岳芸洱点头,点头把单子拿给了何源。

何源看了一眼。

岳芸洱说,“我没有……”

“近期和朱鹏发生过关系吗?”何源问,就是冷冷淡淡的口吻。

岳芸洱抿着唇瓣。

“潜伏期6周到半年。”何源直白。

“我是不是需要在半年内,每周都来做一次检查?”岳芸洱说,很平静的问他。

如果是,她每周都来,然后给他报告。

也意味着,这半年内,何源不会再碰她。

何源眉头微皱。

即使岳芸洱此刻没有任何情绪,也似乎感觉到了她的一丝,心寒。

何源那一刻沉默。

岳芸洱说,“那我每周来一次。”

有些事情,真的口说无凭。

何源不相信,她没办法让他相信自己。

她看着何源的沉默,说道,“那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何源起身,走了出去。

岳芸洱也跟着走了出去。

甚至,刻意保持了彼此的距离。

就连坐在出租车上,也各自分开得有些远。

她不想让何源反过来提醒她,她需要和他保持距离。

艾滋,说出来都很吓人。

她可以理解何源的各种担心。

出租车一路送她到了她家门口,岳芸洱下车。

下车那一刻,何源突然拉着她的手。

岳芸洱一惊。

她转头看着何源。

她没想到何源此刻还会来主动靠近自己。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艾滋的传播途径是哪几种!

但还是会忍不住远离艾滋病患者,比如今天的吴小欣。

那些举动,到现在就真的很清楚很明白。

何源说,“不用每周去一次。”

岳芸洱眼眸看着何源。

“先回去吧,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何源说。

意思也就是,他没有给她打电话,她就不要主动找他。

她点头,总是很温顺的说道,“好。”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其实不明白为什么这一刻对她似乎有点……内疚,但任何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也会选择去筛查,并没有什么不对。

这种病,任何人听到都会恐慌。

他也只是平凡人。

他转头让准备让司机开车。

岳芸洱突然问道,“何源,我还可以去找你的律师朋友吗?”

如果不可以,她就不找了。

周母想要把房子一人一半,她就妥协了。

对于她现在无权无势手上也没什么钱的情况下,她不想浪费时间浪费金钱,而且秦梓豪现在对她充满敌意,他会让她怎么都不得好过,所以这件事情,秦梓豪可能还会插手,那她的胜算就几乎为零。

“嗯。”何源点头,那一刻还是忍不住说道,“希望你注意分寸。”

意思是,如果她有艾滋,不要太靠近别人。

她心口真的有些刺痛,表现的却是那般的平静,她说,“好,我会注意的。”

何源让自己开车走了。

岳芸洱就看着看着车辆离开的方向。

她在想,这半年时间,何源应该是不会碰她的。

那她从哪里来钱?!

她其实有点需要钱,她打算的是,先尽量的讨好何源,至少让何源对她存在好感,这样一来,不管秦梓豪怎么对她,何源应该也不会坐视不管,她至少可以保全自己,而何源不像是小气的人,慢慢的她可以从他手上拿到一定的钱然后去报复秦梓豪,当然也可以接住何源的一些资源,去拿回属于他们岳家的一切,显然,她把事情想得有些简单。

而现在,明显又因为突发事件,又要搁浅很长时间。

她其实都在害怕,这半年他们如果又回到了陌生人的身份上,何源可能就真的会直接忘了她。

她咬唇,看着车尾灯彻底消失之后,才转身走向自家很破的巷子里。

今天其实也经历了不少。

朱鹏居然会诊断除了艾滋,这种病她一直以为离自己很遥远,却没想到,身边就有人患上了。

她回到家里。

她弟弟已经下班回家。

自从和周喃喃分手之后,她弟弟几乎每天都会回来,然后和她挤在一个小屋子里面。

岳芸轩看着他姐,说道,“姐,你今天又想到怎么弄房子的事情吗?”

岳芸洱点头,“我找了律师,本来今天要去问相关法律上的东西的,但因为遇到些事情所以打算明天去问,有了结果我就告诉你。你别想太多了,交给姐就行。”

“总是让你那么辛苦。”而他总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我们是一家人。姐现在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岳芸洱一字一句,“所以只要你好好的,什么都不重要。”

岳芸轩真的是从小被他姐保护着长大。

以前家庭优裕的时候,两姐弟还经常吵架经常打闹,发生了事故之后,她姐就真的倾尽自己的所有带着他成长,无怨无悔。

他这辈子最庆幸的事情就是他有一个爱他的姐姐。

而他却总是,做一些让她失望的事情。

“姐,有你真好。”岳芸轩重重的说道。

岳芸洱笑了笑。

本来一天有些低迷的心情,在这一刻恍若也豁然开朗。

是啊。

只要她弟弟还好好的就行了。

她永远都忘不了她妈妈在自杀前告诉她,一定要好好照顾弟弟。

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饿了吧,我去做饭。”

“我帮你。”

“嗯。”

很破的出租屋,就是可以盈满很简单的幸福和温暖。

岳芸洱从冰箱里面拿出一些简单的食材,岳芸轩在帮她洗菜。

两个人配合默契。

“姐,你手机短信好像在响。”岳芸轩说。

“你去帮我看看氏谁发过来的。”

“好。”

岳芸轩放下手上的菜,擦了擦手,去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一会儿。

岳芸轩直冲冲的走进来,说,“姐,是银行的提醒短信,尾数3265给你打了5万块在你账户上。”

3265是何源的银行账户。

“是谁啊?”

“何源。”岳芸洱说。

“他又给你钱?你不是说上次给了十万了吗?当时用来支付了喃喃的医疗费。”

“嗯。”岳芸洱点头。

突然想到,这大概是何源给她买衣服的钱。

他还愿意让她把衣服放进他的家里吗?!

何况5万块,对于买衣服而言,不算小数目了。

“何源对你真的挺大方的啊。”岳芸轩喃喃道。

岳芸洱笑了笑。

算是吧。

……

何源放下手机。

他今天太忙,忙得差点忘了,他说过给岳芸洱钱买衣服的。

他现在刚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然后就想起了。

就转了5万块。

5万块对他而言真的不算什么钱了,他偶尔一件西服可能定制下来,也不止这个数目,但对岳芸洱,他有时候好像就是条件性的不想给她太多。

他有些发呆的坐在沙发上。

艾滋……

脑海里面就这么一直浮现这么两个字。

到此刻也不会有太多的恐慌和恐惧,人习惯性会接受很多事情,默默的接受。

而且这一刻,突然有点想要信任岳芸洱,信任她并没有。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起身去厨房做点吃的。

走向冰箱,看着冰箱上岳芸洱离开时写下的纸条,“记得不要喝凉水哦。”

何源将纸条扯了下来。

岳芸洱发现了他喝凉水的习惯吗?!

他将纸条扔进了垃圾桶,挑选了些事物准备一个人的晚餐,又很随意的从冰箱里面拿出冷冻的凉水,倒在杯子里面习惯的准备喝下去,又突然看到了垃圾桶被他扔掉纸条,他放下水杯,顺手烧了开水。

工作压力大的人,基本上胃都不好,甚至有压力性胃痛,他多少也伴随着一些,而胃这种东西,需要好好养。

那一刻,他忍不住一笑。

总是给自己找很多理由,实际上就是很在乎岳芸洱。

很在乎他对自己说的任何一句话。

他坐在开放式厨房的流苏台前的高脚凳上看着烧水壶的运作。

心思在那一刻反而有些摇曳。

就是莫名其妙的开始浮现,他其实很不愿意去回想的一些回忆。

他一直觉得,那些回忆真的不太美好。

那个时候,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成绩好的学生,那个时候岳芸洱却是长得美丽家庭条件犹豫的富家大千金。

两个人如果不是同桌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却莫名其妙的阴错阳差。

那段时间,岳芸洱和秦梓豪吵架,岳芸洱其实心情很低落。

对学习也没太有劲儿。

何源依然是她的同桌,平时会偶尔提醒她认真上课,周末依然会每天去帮她上补习班。

岳芸洱应该是很喜欢秦梓豪的。

在她和秦梓豪再次吵架一个月秦梓豪没有联系她之后,她就开始每天心不在焉的抱着手机等消息了,那个时候的手机还没有这么发达,可以看很多网络上的东西,那个时候的手机最多的功能就是打电话和发短信。

那天周末。

何源在帮她将月考的错题,岳芸洱就一直抱着手机,可能根本没有听进去他在讲什么。

“我不想听了,何源。”岳芸洱突然说道。

何源停了停。

“没兴趣上课。”

何源放下手上的签字笔,面前的解题方法是他花了很多时间找的一种对她而言最好理解的解题方式,这一刻,他却只是默默地将这些算数纸收了起来。

“你生气了?”岳芸洱看着何源的模样。

“没有。”何源说,“学习是你的事情,又不是我的事情。”

“你就是生气了吧。小气鬼。”岳芸洱做鬼脸。

何源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何源,你怎么这么无趣啊。”岳芸洱说,“我真没有见过比你更无趣的人,你说你除了会学习之外,你还会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会。”

“你会记仇。”岳芸洱夸张的笑了笑,“我发现你很记仇耶何源。”

每次好像她惹到他,这个记仇的男人,绝对不会主动言和,每次都是她主动找他说话,他才会搭理她。

否则,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

没有反驳。

对。

他很记仇。

他继续低头,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就准备离开。

“嘿。”岳芸洱一把拉住他的手。

何源心口微动。

岳芸洱说,“难得周末,今天天气又好,我们出去玩,我请你去游乐场。”

“我要学习。”

“你能有点生活乐趣吗?我们现在的年龄,15、16岁,不就应该欢快的过我们大好的青春年华吗?你一天都学习,你就不怕变成朽木脑袋吗?你这样都交不到女朋友的。”

“我不需要交女朋友。”

“是是是。”岳芸洱翻白眼,“你的女朋友就是你的课本。”

何源不再多说,转身就准备离开。

岳芸洱也没再拦着她。

房门打开。

邱柒柒突然出现在门口,似乎有些慌慌张张。

邱柒柒看了一眼何源,转头对着岳芸洱有些激动地说道,“芸洱,今晚秦梓豪要在他家里开生日派对,班上很多同学都要去参加,你收到邀请函了吗?”

“没有。”岳芸洱脸色一沉。

今天确实是秦梓豪的生日。

以往这个时候他们早就腻在一起,然后她老早就开始在想着给他买礼物给他惊喜了,现在因为吵架,她什么都不想做。

“我都有收到请帖。”邱柒柒拿出那张淡蓝色的邀请函,说道。

岳芸洱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

“你和秦梓豪之间……”

“是啊,分手了,你可以去追他了。”岳芸洱没好气的说道。

此刻还有些气急败坏。

“芸洱,你明知道我和秦梓豪是不可能的,你们才是门当户对,我哪里有什么资格可以和秦梓豪一起。不过我听说,今晚隔壁班的班花柳栩也要去参加秦梓豪的生日派对,从你离开学校之后,学校就一直在疯传他们之间的八卦,还有人说,今晚柳栩会给秦梓豪当众表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个小贱人。”

“芸洱,你要是真的喜欢秦梓豪就不要在和他赌气了,你们之间从小一起青梅竹马这么难得,就不要再和他赌气了。”邱柒柒说,“那天的事情真的是个意外。”

“哼。”岳芸洱依然一脸高昂。

但一想到柳栩那贱人要去表白心里还是莫名的抓狂。

可就这么去,怎么都会显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她脑袋一转,看到门口本来打算离开的何源,这货也在听八卦吗?!

她灵机一动,当机立断,“何源,晚上你陪我去!”

------题外话------

达拉,二更有的,么么哒。

求月票,快点快点,给宅一点精神食粮,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