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宴会的阴影(2)/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晚上你陪我去!”岳芸洱一字一句,不准反驳!

何源看着她。

“就这么说定了!”岳芸洱狠狠的说道。

那一刻其实就是没有考虑过何源的感受,她就是单纯的觉得,她也要让秦梓豪知道,她不是没人要!

就是青春期的那些不成熟的想法。

邱柒柒看了一眼岳芸洱,转头看了看何源。

暗地里露出邪恶的笑容。

她就是想要挑拨离间!

她就算得不到秦梓豪,也不会让岳芸洱得到。

她极度岳芸洱。

从小到大一直嫉妒。

凭什么她一生下来就可以家财万贯,就可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她能够得到的,全部都是岳芸洱的施舍,她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岳芸洱当年自然不知道邱柒柒内心的想法,尽管她平时对邱柒柒脾气不太好,但她真的把她当朋友,否则也不会求着她父亲让邱柒柒这种家庭,去读如此昂贵的贵族学校,学费还全部都是他们家支付,她也会给邱柒柒买很多好看的裙子,有时候长辈送的礼物,她也会分一半给她。

她从没想过,邱柒柒对她的心思不存。

她带着何源就直接出了家里的别墅,让司机送他们去了国际商场。

何源很不自在。

甚至,在岳芸洱给他挑选了一件剪裁合体的西装时,他也依然很无措,总觉得这种衣服穿在他身上,如此的格格不入。

岳芸洱确一个劲儿的说很适合他很好看。

他并不喜欢这样。

却因为岳芸洱的兴致,而没有拒绝。

岳芸洱自己也挑选了一件白色的晚礼服,岳芸洱那时候就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她穿着白色礼裙,头发放下来,软软的垂放在两肩,设计师给她把头发弄成了大波浪,头上戴了一个可爱的皇冠发夹,看上去很公主,很甜美。

她叫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笔直而白皙的双腿,在灯光下甚至是耀眼的。

公立学校是不准学生穿太短的裙子披头散发也不准烫头发让颜色,岳芸洱再高调还是要遵循学校的规定,所以这是第一次,何源看到不一样的岳芸洱,她甚至还让化妆师帮她上了淡妆,有那一秒,何源真的觉得,岳芸洱是从城堡里面走出来的公主,那般的遥不可及。

而他看得也有些出神。

“何源。”岳芸洱在落地镜前面照了照,回头就看着何源一动不动连眼珠子都没有动的看着她。

何源回神。

回神那一刻,脸一下就红了。

他转移视线,尴尬的转移视线。

“你在看什么?”岳芸洱问他。

“没什么。”何源说。

“都不知道你干嘛突然出神。”岳芸洱喃喃道。

也没想过何源是在看自己。

其实她这身打扮她早就司空见惯了,从小到大参加无数多的宴会,每次都会精心打扮,她已经没新鲜感了。

她提着一个小巧的包,踩着细高跟鞋说道,“走吧,现在时间去刚刚好。”

刚刚好,压轴出场。

她嘴角高傲一下。

以往秦梓豪的宴会,她总是最光鲜亮丽的那一个,她喜欢在秦梓豪面前,高傲的像个女王。

何源跟着岳芸洱一起,坐进了她家豪华的轿车里。

因为化妆换衣耽搁了很长的时间,此刻已经是晚上7点,天空都已经黑暗了下来,城市的灯光亮了起来,驿城的夜景总是很美。

何源坐在轿车内有些拘束。

甚至说有些紧张。

他完全不知道,他即将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他平时也不太喜欢了解这些,他喜欢的东西很枯燥,这一刻就有了一丝,对未知的恐慌。

显然,岳芸洱根本就注意不到他的情绪。

她此刻显得还有些激动。

豪华轿车听到了秦梓豪家里偌大的私人别墅。

别墅此刻灯火通明,别墅门口也站着好些黑色西装,里面也有很多服务员来来往往,看上去好不热闹。

岳芸洱带着何源走向别墅大门。

“岳小姐。”门口的守卫恭敬无比。

岳芸洱高傲的往前。

身后,响起守卫严厉的声音,“请出示秦少爷的邀请函。”

何源有些尴尬。

岳芸洱才想起何源来,转身回去,主动的挽着何源的手臂,“我朋友。”

守卫看着岳芸洱,瞬间恭敬无比,“对不起岳小姐,打扰您的雅兴了。”

岳芸洱带着何源进去。

何源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原来真的存在,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分化,门口的守卫对待岳芸洱,明显恭敬到让他开始怀疑这个国度所谓的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条约。

走进别墅。

辉煌奢华。

何源很不自在。

他紧抿着唇瓣,被岳芸洱带到了别墅的一个偌大的泳池旁边。

此刻这里很热闹,大多数都是和他们一般年龄的人在玩得很高兴。

大家都穿着和他们一样的服装,泳池旁边放着很多点心,还有很多服务员在旁边伺候着,这是何源完全陌生的一个环境,是完全陌生。

而他们的出现,突然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个人开口道,“这不是岳芸洱吗?秦梓豪,你女朋友来了!”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放在了他们的身上。

何源那一刻有些紧张。

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其实就是在不自信。

岳芸洱却很自若,很自若的挽着他的手臂,带着他一起走向了宴会的中心人物秦梓豪,她嘴角微微一笑,“生日快乐啊。”

秦梓豪看着岳芸洱,转头又看了一眼何源,“他怎么来了?”

“我带来的,不可以?”

“大小姐喜欢,当然可以。”秦梓豪似笑非笑。

当然提前就接到了邱柒柒的通风报信。

倒是没想到,何源这种出生的人,还真的好意思到这样的场合。

“何况,既然是你的朋友,当然就是我的朋友了,我热烈欢迎。”秦梓豪故意说道,说着的话,分明就带着些讽刺。

岳芸洱故意不想再搭理秦梓豪,对着何源显得还很亲昵,“我带你去那边吃点点心。”

“男人吃什么点心啊。”秦梓豪挡住他们的路,“小耳朵,男人都是喝酒的。”

“你们都是未成年!”岳芸洱狠狠的说道。

“傻瓜。”秦梓豪宠溺的摸了摸岳芸洱的头发。

何源就这么看着。

岳芸洱那一刻也没有推开他。

大概是一种习惯了。

“偶尔一次两次又能怎样。”秦梓豪说,“走吧,何源,既然你是小耳朵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带你过去认识认识我那些朋友。”

岳芸洱蹙眉看着秦梓豪。

秦梓豪说,“别这样,你这样护着,让我觉得他才是你男朋友我不是。”

“我们本来就分手了。”岳芸洱狠狠的说道。

“那你今天来做什么?”

“无聊。”

“就会口是心非。”秦梓豪笑了笑。

岳芸洱嘟嘴。

分明,就是情侣间的拌嘴。

“走吧,何源。”秦梓豪直接伸手将岳芸洱的手从何源手臂上拽了下来。

何源抿唇。

这种地方,他甚至是手足无措。

他跟着秦梓豪走向了一边的美酒区。

那边站在好几个穿着宴会西装的男生,看上去和他们年龄相仿,手上却拿着的是红酒杯。

“会喝酒吧?”秦梓豪顺手从酒品区给何源拿了一杯。

何源拿在手里。

他以前没喝过。

“别告诉我你连酒都没有沾过,说出来很丢人的。”秦梓豪故意带着讽刺。

“又不是妈妈的好宝宝,谁没喝过酒啊。”秦梓豪旁边的一个男生扬了扬酒杯,故意说道。

“说不定他就是还没有断奶。”秦梓豪开口。

开口,大家都哄笑了起来。

何源捏着酒杯。

他不懂他们的生活方式。

在他的生活圈里面,18岁之前不喝酒是很正常的事情,也是应该遵守的一条规则,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觉得如此可笑。

“来来来,祝我们秦大少爷,16岁生日快乐!”一个男生突然举起酒杯,大声的说道。

“要一干二净!”秦梓豪补充。

“你今天过生你最大,你说了算。”男生附和。

几个男生就一起,碰了杯,包括何源。

何源硬着头皮,将那半杯酒直接喝了下去。

刚喝下去那一刻,只觉得喉咙处突然火辣一片。

甚至差一点,就直接吐了出来。

那一刻也忍不住,狠狠的咳嗽了几声。

“嘿,你也干了啊!”一个男生看着何源,开口说道。

“就是啊,白兰地耶,如此的烈酒,这么大一杯,你就一干二净,你酒量这么好?!”另外一个男生也问道。

何源根本听不懂他们说的酒的名字。

他也认不出来。

但这一刻也知道,他的酒应该和他们的都不一样。

秦梓豪自然知道。

他笑了笑,“他不知道这是什么酒。”

“不会吧。”

“有什么不会的。”秦梓豪讽刺,“就不是我们一个阶层的人。”

“什么阶层?”男生很兴奋。

“你自己发现呗。”秦梓豪故意不说。

“你是不是又在和我们开玩笑……”几个男生打笑着。

他们的话题何源一个字都插不进去。

何源就一直隐忍着,一直隐忍着胃里面的不舒服,以及喉咙处还是一直火辣辣的难受。

他很不自在的在那里听着他们的谈话,岳芸洱此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就算离开,也不知道能去哪里。

这里,真的很陌生。

他就听到他们一直在说他听不太懂的东西,比如旅行,比如服饰,甚至还有一些他根本就没办法想象的一些商业上的事情。

在他的世界里,他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学习。

而这些人不是。

他们接触的东西让那一刻的他觉得自己,很孤陋寡闻。

“嘿,我们去游泳吧。”一个男生开口道。

“这么凉的天,你疯了吗?”另外一个男生说着。

“庆祝梓豪16岁生日,偶尔疯狂一下多好。顺便,这里这么多美女,秀秀这段时间咱们练出来的肌肉有什么不好!”

“你这么一说……”男生故意笑了笑。

“真要游泳?”秦梓豪询问。

“来来来,把你家奢华的泳池灯打开,让美女们为我们的身材尖叫!”一个男生兴奋的说道。

“先去换泳裤吧,你打算穿你的四角裤游泳啊。”

“我倒是不介意……”

“走吧走吧。”

一群人跟着走进了别墅。

何源也不知道被谁这么推着一起走进了别墅高级更衣室。

男生们都在更换崭新的泳裤。

“嘿,你的又长大了是不是?”

“那是,这都被你发现了,好眼力。”

“我的也不小,你看看。”

“得得得,我要长针眼了。”

“你俩快点,还没换好吗?”

“马上。”

男生很兴奋。

何源看着自己面前的泳裤和浴衣,却一直没有更换。

“怎么了?”秦梓豪突然走了过来。

此刻他也已经换上了泳裤,身上穿着白色浴衣,带着些高傲的眼神看着他。

“我不会游泳。”

“开玩笑的吧。”秦梓豪笑得讽刺,讽刺的大声说道,“他说他都不会游泳。”

其他已经换好的男生围了过来,就是用惊奇的眼神看着何源,“你说你不会游泳?”

“我不会。”何源说。

即使感觉到了周遭很不屑的视线,那一刻也坦然的承认着。

“马术、剑道、皇家礼仪、游泳、几门外语、钢琴、小提琴、西方经济学这些课程,不都是标配吧。”一个男生说,“你别说游泳这门课你没有及格。”

“你们说的这些我都没学过。”何源直白。

“真的假的?”一个男生不相信。

“说不定就是真的。”秦梓豪故意说道,“就算不会游泳也换上吧,总不能你一个人格格不入。”

何源看着秦梓豪。

“当然,你想要特殊一点也没关系。”秦梓豪耸肩,先带着他那帮朋友离开了。

何源犹豫了一下,还是换上了泳裤,穿上了浴袍。

浴袍他都是研究了一下,才穿好。

他走到泳池边,那里已经开始欢呼了。

“说你们爱不爱哥哥。”一个男生脱掉了浴袍,修着他的身材。

即使才16岁,就真的有了肌肉。

尽管不像成年人那么粗壮,但也确实很有线条感。

“哇哇!”有女生开始欢呼,欢呼着说道,“下去下去!”

让去游泳。

“我一个人不行,大家一起去!”那个最活跃的男生说道。

“耶,看看你们谁更厉害。”一个女生兴奋的说道。

“第一名有没有奖励?”男生问。

“你们想要什么奖励?”

“一个吻。”男生说,“第一名胜利者,男生可以要求你们之中任何一个女人献上一个吻!”

“吃我们豆腐?”

“那这么冷的天,还要不要我们下水了!”男生说。

经过一番争执。

终究,达成了一致。

女生妥协了。

男生兴奋的全部脱掉了浴巾。

“哇哇哇!身材真的好棒!”女生尖叫。

这帮男生,还真的挺会锻炼身体的。

“等等。”秦梓豪在跳水的那一刻,说道,“还有一个人。”

所有人转头。

顺着秦梓豪的视线。

何源就站在不远处,他本来没想过过去。

岳芸洱也看到了何源。

她也在这帮女生之中,有时候宴会就是会有这么多小乐趣,也只有他们这个年龄才会有的乐趣,而且秦梓豪一直都特别会玩,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参加他的宴会。

“快过去啊!”一个女生催促,“不是岳芸洱的朋友吗?”

何源就这么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他很不是滋味。

岳芸洱没想过何源不会游泳。

游泳对他们而言就是必修课,谁都会。

她也大声的说道,“何源,你跟他们一起玩啊。”

是想让他融入其中。

何源是她带来的,她也不想何源格格不入。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看着她那一刻似乎也带着笑容,看上去很有兴致。

如果他现在说不。

岳芸洱会怎样?!

------题外话------

达拉达拉,二更么么哒。

别嫌少。

薄积厚发,你们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