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我没想到你人这么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还是走向了那帮男生之中。

他穿着浴袍显得格格不入。

秦梓豪看着何源。

其实何源不矮,那个时候的身高就已经超过了175cm,站在这帮男生当中不算最高但也绝对是排在前列,甚至比秦梓豪还高了一两厘米,但那一刻的何源却就是毫无气场。

秦梓豪说,“你打算穿着浴袍游泳吗?”

何源很沉默。

秦梓豪直接动手,“别害羞了,像个女人一样。”

然后,就直接把何源的睡袍解开,脱了下来。

何源很尴尬。

他不习惯在这么多人面前穿得这么少,他也没有去游泳过,他没兴趣,他就算再热的夏天,在家里面也会穿着短袖或者背心,绝对不会这么坦露。

而在他睡饱被拔下来那一刻,周围不仅传来的一些声音。

“瓦萨,他好白。跟女生的身体差不多吧。”有女生,惊呼。

“也好瘦,跟排骨一样。”另外一个女生也说着。

“是啊,真的好瘦,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

闲言闲语的声音很多。

此刻秦梓豪就站在何源的旁边。

穿上衣服的何源还看不出来,脱掉之后,就真的发现他确实很瘦,身上仿若就只有排骨,然后有一层很白的皮肤,对比着旁边肌肉还算很明显的秦梓豪,真的有种强累的对比。

何源眼眸看着人群中的岳芸洱。

岳芸洱也这么看着何源,显然也被何源的身体惊吓了一下。

何源居然这么瘦。

以前还真的不的觉得,现在看来,总觉得何源的大腿可能还没有她的大腿粗。

如果是女人的身材还真的是让人嫉妒,特别是皮肤还这么好,但何源是男人,就莫名觉得这样的身材,有点,太过娘娘腔。

“哈哈,他适合当小受。”有女生开玩笑。

实际上就是在开玩笑,也没有太多讽刺。

但因为阶级不同,那些话听上去就是那么的伤人自尊。

“好啦,开始吧。”秦梓豪开口,觉得也差不多了。

他其实就是为了让何源深切的感受到,他和他们的世界有多不同,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融入到他们的世界之中。

其他男生连忙在自己那道泳池线上,准备就绪。

一个女生当裁判,大声的说道,“一、二、三,GO!”

男生矫健的身躯,猛地一下跳跃进了泳池里,那样的弧度显然还很优美,跳下去之后,就迅速的开始蝶泳,游得很快,很标准。

唯有何源。

何源就这么站在泳池边上,看着他们在水中驰骋。

“你怎么不下去啊!”有女生看到何源,大声的问道。

何源没有说话。

“怕冷啊?”女生笑道,“不过你这么瘦,怕冷也是正常的。”

何源没有听他们说什么,他转身直接离开了泳池。

他很清楚,这种地方,他确实格格不入。

他往换衣间走去。

“何源。”岳芸洱突然跑过来,看着他连浴袍都没有穿,此刻在晚上的凉风下,分明显得很瘦弱很寒冷。

“我去换衣服。”

“你怎么不去下水?”岳芸洱问道。

“我不会。”何源直白。

岳芸洱惊讶。

“我不会游泳。”何源说,说得很直接,“不只是不会游泳,也不会马术剑道钢琴小提琴皇家礼仪甚至几门外语。”

岳芸洱被何源说得有些懵逼。

何源显得很平静,“我先回去了。”

“何源。”岳芸洱拉着他,“你生气了吗?”

“没有。”

“你不会游泳就不应该跟着他们一起换泳裤啊。”岳芸洱说。

心里想着这人怎么这么笨。

这样子感冒了怎么办?!

何源那一刻似乎是冷笑了一下。

是冷笑吧。

何源这厮还会这个表情吗?!

他什么都没说,转身走进了别墅内。

像他这种人,到这种地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对怎么做不对,他除了随波逐流,他什么都不知道。

而现在他知道了。

他要离开。

他换好了衣服,走出别墅。

路过泳池。

他想至少,给岳芸洱说一声。

然而,他想可能没必要了。

他看着得了第一名的秦梓豪,非常大声的用着话筒宣布着,“我要岳芸洱的一个吻。”

岳芸洱也被所有女生拥簇了出去。

他就这么远远的看着。

“岳芸洱,我知道之前我做了很多惹你不开心的事情,我知道错了,从现在开始,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一定会!我爱你!”

现场所有人都想起了欢呼的声音。

在祝福他们。

有人说,“岳芸洱,快点给奖励啊!”

“快点快点!”

“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

很多人都在说。

岳芸洱有些羞涩。

也真的没有想到,秦梓豪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突然对她如此表白,虽然他知道他脸皮厚,但女人就是这样,总是会在一个特定的环境被感动,她那一刻似乎也有些被感染。

两个人闹矛盾也这么久了,她不得不说,比起讨厌他做的事情,她更想他。

那一刻。

岳芸洱就被女生推了出去。

岳芸洱看着面前的秦梓豪。

秦梓豪微微蹲下身体,嘟着嘴。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

那一刻,连远远的何源也这么看着。

看着岳芸洱去亲吻秦梓豪。

但在真的亲上的那一刻,他却突然转身了。

他不过是,闯入了别人的世界而已。

不过是一个外来者……

这边的岳芸洱其实并没有亲他的嘴。

而是越过了他的嘴唇,印在了他的脸颊上。

然后,完事儿了。

“不带这么忽悠人的!”有人开始不满。

“你们刚刚也没说一定要亲嘴啊。”

“岳芸洱你太耍诈了……”

“那你要不开心,你有本事得第一名啊。”

“得得得,你男人最厉害了。”

宴会的气氛一直很好。

岳芸洱也因为一直在其中玩耍,好久才想起何源,到处找了一圈也不见他的人影,通过询问别墅的工作人员才知道何源早就走了。

那一刻还有些不高兴。

太不可靠了,走了也不说一声。

“小耳朵。”秦梓豪过来找她,拉着她的手,“去哪里了一个人?”

“我找何源。”

“怎么又是他?!”秦梓豪明显带着不开心。

“因为是我带来的啊。”

“你不会氏喜欢上他了吧。”

“神经。”岳芸洱无语。

她对何源能有什么感情。

何况何源那个闷葫芦,估计连什么是恋爱都不知道。

“你别老是叫着其他男人的名字,我会吃醋的。”秦梓豪故意对她撒娇。

岳芸洱无语。

秦梓豪就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对比起来,何源完全是惜字如金。

“那你还邀请了柳栩来参加你的生日会,你别以为我没看到,由始至终她的视线都在你身上。”

“你吃醋啦?”秦梓豪得意的一笑。

“吃你的大头鬼。”

“好啦,你明知道我柳栩没什么,她一厢情愿而已。我就喜欢你。”秦梓豪很会说甜言蜜语,“就喜欢我家小耳朵,一辈子就喜欢你一个。”

“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变心!”

“不会,不信你摸摸我的心。”秦梓豪拽着她的手放在他的胸上。

岳芸洱脸有些红。

“感觉到了吗?”

“没有。”

“没感觉到我胸肌很强大吗?”秦梓豪说,“可是专程为你锻炼的。”

岳芸洱脸红。

虽说口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是真的有些甜。

秦梓豪就是很会说,而大多数女人都不会拒绝甜言蜜语。

“比起何源那瘦排骨好多了吧。”秦梓豪显摆。

“你别老是说他行不行,他也有很强的地方?”

“哪里强?成绩好?”秦梓豪不屑,“小耳朵,他就会学习有什么用,他连游泳都不会,更别说什么马术剑道……”

“好啦。”岳芸洱不太想听到这些,“你还不就是生的好。”

“我长得也很好。”秦梓豪又是那么自信,自信的露出自己帅气的笑容,“刚刚没有好好亲,现在没人了,我想亲你……”

“不准。”岳芸洱直接捂住秦梓豪的嘴,“成年后再说。”

秦梓豪无语。

但考虑到好不容易才把岳芸洱追回来,现在还是不要惹她生气了才是。

但他觉得,他怎么都应该给何源一点小教训。

毕竟,岳芸洱的唇,他都没有尝到,凭什么便宜了何源那小子!

那穷小子!

……

岳芸洱其实也很久没有想过以前的事情了。

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开始会时不时回忆起曾经的过往。

她只是突然想到,以前的何源真的很瘦。

仔细回忆,皮肤很白,显得弱不禁风。

但现在的何源已经完全变了。

他已经有了很男人的体魄,有了很结实的身体,很好看的肌肉线条。

她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叫做风水轮流转。

以前秦梓豪老师讽刺何源说何源以后也不过是打工而已,何源现在也确实是打工,但打的这份高级工,秦梓豪要是知道了何源的身份,也只得看何源的脸色行事。

她甚至有那么一秒很希望,希望何源也可以报复一下秦梓豪。

可何源没有她这么幼稚。

秦梓豪和他的恩怨,也不过是青春期的一些不成熟的做法而已,应该还不至于,让一个人怀恨到此。

尽管,何源其实是一个很记仇的人。

她翻身,从床上起来。

又是新的一天。

她快速地洗漱,然后换了一件得体的衣服,她约了居小菜律师。

她再也不想吃亏,所以只有有点希望,不想就这么便宜了周母。

她早早的到了目的地等居小菜律师。

电话里面预约的时间是上午10点,因为居律师说她要送孩子上学,然后才会过来。

她提前到了,有些早。

也就不自觉的观察了一下咖啡厅的环境。

很好的环境。

刚刚服务员让点单。

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消费。

她不太自在的在里面坐了好一会儿,喝了好久的白开水。

服务员忍不住都看了她几眼,大概觉得她在这里故意趁环境。

她其实只是不想浪费,只是希望等居律师来了之后,一起点。

这么有些如坐针毡,耳边终于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嗓音,“你好,请问是岳芸洱小姐吗?”

岳芸洱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居律师?”

“嗯,叫我小菜就不好,不用对我那么生疏。”居小菜温和的一笑。

然后很自然的坐在了岳芸洱的对面。

岳芸洱还是有些拘束。

她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真正和陌生人这般接触了,她以前做网店的时候,大部分都是网上交易,她连忙叫服务员过来点单。

“你想喝什么?”岳芸洱先把单给了居小菜。

居小菜就这么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岳芸洱,上下看了一眼。

“卡布基诺谢谢。”

“还需要糕点吗?刚刚他们有介绍说这里的招牌点心是……”

“不用了。”居小菜笑了笑,“刚吃过早饭不久。”

“那好。”岳芸洱点头,对着服务员说道,“我和她一样的。”

服务员记下,恭敬的离开。

居小菜看着面前有些不知所措的女人。

她刚开始以为何源的朋友,应该和何源是一样的,就算没有何源现在的顶级身份,也应该是商业精英高层人士,这么一眼她就知道不是,不是她会大量别人也不是她眼光有多毒,只是因为岳芸洱身上的衣服牌子,和曾经她的一样,这款衣服的牌子,真的很便宜。

早知道,不应该叫她来这么高档的地方。

隐约还有些过意不去。

“居律师。”岳芸洱主动开口。

“嗯。”居小菜微微一笑,“你想咨询什么可以直接告诉我,我尽量帮你。”

说让她叫小菜的,但这女人好像生活得比较小心翼翼,所以她也不想再为难她。

“是这样的。”岳芸洱也不拐弯抹角,就怕耽搁了对方时间。

她把事情房子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居小菜。

居小菜很认真的听着,说道,“你弟弟和你弟弟的女朋友因为没有婚姻关系,所以是两个独立的自然人,我们现在就要撇开两个人的所有关系,用商业纠纷案来处理。其实这个案子很简单。那套房子可以当做你弟弟和你弟弟女朋友一起投资购买,两个人是合伙人,在购买的时候出资方是你弟弟这边,也就意味着,你弟弟的女朋友仅仅只是赠与者,现在因为特殊原因双方不愿意再一起投资,而你弟弟想要收回这部分赠与,按照法律而言,是可以的。”

“意思是,我们可以不用支付房子一半的价钱,直接将房子过户在我弟弟的头上。”

“你们在购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是没有签订任何购房前合同的是吧?”居小菜问。

“没有。”

“没有约束条件,就可以按照这个流程来走,但有一点很重要。”居小菜说,“得先证明,这套房子确实是你弟弟这边,也就是你全全支付首付。”

“这个要怎么证明?”

“这个不难,我会通过法律程序,去帮你把购买房子的流水账号打出来,那边没有可以证明的银行流动款项,恰好你这边有,法律就会认定,资金是由你们支付。”

“那就是说,我还是需要打官司是吗?”

“不打官司怎么让法律生效?”居小菜笑着问道。

“也是。”岳芸洱觉得自己真的有点笨。

“是想要问诉讼费吗?”居小菜就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岳芸洱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我很久没有打官司了,当然律师证一直都有。如果你不怕我帮你把官司打砸了,我免费给你打。”

岳芸洱不相信的看着她。

“你要是不信任我,我也可以帮你找我律师行的律师,但他们的收费可能会有点贵,我尽量帮你协调最优惠的价格。”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没想到你人这么好。”岳芸洱由衷地说道。

居小菜笑了笑。

谁让她这段时间,这么闲呢?!

------题外话------

达拉,下午二更走起。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