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龙一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小菜和岳芸洱在咖啡厅做了好一会儿。

居小菜给她说了一些打官司需要准备的东西,两个人也没有耽搁彼此太多时间,各自分开了。

居小菜开车回去。

凌小居中午在幼儿园吃饭。

凌子墨也好多天没有回来过了,他的生活几乎都变成了上班医院上班医院。

她其实很清楚,凌琳和凌小琳放着这么大的机会,不会不好好利用凌子墨,而她也变得默许。

对于凌子墨而言,有什么比他的亲人更重要,她其实可以理解。

真的很理解,只要她们不要做得太过分,她可以忍受凌子墨不在自己身边。

却还是会忍不住有些想念。

她想她果真还是喜欢凌子墨的。

果真喜欢这个,炮友满天下的渣男。

她挂上蓝牙,忍不住还是给这位渣男打了过去。

“小菜。”那边传来凌子墨有些轻扬的声音。

总觉得,好像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他都能够这般的,精力四射。

“吃午饭了吗?”

“还在加班。”

“这么忙?”

“没办法,下午还要早点去医院,我姑姑明天出院,今天要去医院详细问问她的情况。”

“哦。”居小菜有些失落。

“想我了?”那边邪恶一笑。

“不想。”

“想老公了就到公司来找我,我们一起吃午饭。”

“没想。”

“小菜,你都不知道你撒谎的时候,很容易被人发现吗?”

“凌子墨。”

“我等你。”凌子墨还对着手机亲了一下。

居小菜有些脸红。

但不得不说,她确实想他了。

所以打动着方向盘,直接开往了凌氏集团。

她走向凌子墨的办公室。

秘书恭敬的叫着她,“凌太太。”

居小菜对着秘书温和一笑,问道,“他吃过午饭了吗?”

“还没有。”秘书说,“这段时间凌总有些忙,午饭总是会在下午2点左右才有时间吃,因为下午4点前他一般就会离开公司。”

“现在帮他叫午饭了吗?”

“现在还早。”

“12点了,可以吃了。”居小菜说。

“是,那我现在马上叫人送餐过来。”

“两人份。”

“太太要和凌总一起吃吗?”

“嗯。”

“好的。”秘书恭敬。

居小菜交代完毕,推开了凌子墨办公室的门。

凌子墨对着屏幕一直在处理事情。

居小菜把房门轻轻的关过来,看着他如此认真也没有打扰,就安静的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随手拿着手机看着一些娱乐新闻,也会看一些八卦。

秦氏集团和吉祥电器联姻,就在下周。

居小菜看着这条新闻,不就是一个婚礼嘛,都上了官方头条了,想来也是两家企业故意为了打响自己的名声买下的头条吧。

她也无聊,就点进去看了几眼。

说是青梅竹马。

这么想来,还挺难得的。

她无所事事的看了一会儿。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这道声音,才让凌子墨微抬了抬头。

一抬头就看到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居小菜,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

“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吓我一跳。”

“我有那么吓人吗?”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万一我在掏鼻屎什么的被你撞到怎么办?!”凌子墨直白。

居小菜真想一巴掌打过去。

这货能不能有一句靠谱的话。

居小菜走向办公室房门,打开。

秘书让人送来的午餐,还很丰富。

凌子墨此刻也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走向了办公室的简易餐桌前。

居小菜一点一点整理着餐盘,递给凌子墨一双筷子,“吃了在做事情。”

“好,老婆大人。”凌子墨点头。

反正他老婆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两个人坐在一起吃午饭。

居小菜随口问道,“你姑姑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医生说好好保养,可以活挺长时间。”凌子墨说,“看着这两天我姑姑的状态也还行。”

“哦,那挺好。”

“你是不是想我了?”凌子墨邪恶的问道。

“没想。”

“你看你有口是心非。”凌子墨得意地说道,“你不想我你干嘛来这里陪我吃饭。”

“我刚好见了何源的朋友,顺便过来的。”

“就是那个要咨询法律的朋友?”凌子墨一边吃着午饭一边问道,“是女的吧?!”

居小菜给了他一记白眼,说道,“长得挺漂亮的。”

“那就是何源的女朋友了?”

“应该不是。”居小菜说。

“你问了?!”没想到他家小菜也这么八卦。

“我没你这么无聊。我只是觉得,如果是何源的女朋友,何源应该不会这么抠。”

“嗯?”

“没什么,吃吧,吃完我就走了。”

“不多陪我一会儿。”

“我还要回去帮她准备官司的事情。”

“早知道就不帮何源的忙了。”凌子墨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

居小菜反而觉得,有点事情做,还不会这么无聊。

她果真是太闲了。

两个人吃完午饭。

秘书让人进来收拾了餐桌。

凌子墨也回到了办公桌上,处理公务。

居小菜也不想再打扰她,拿起包就准备离开。

“小菜。”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离开的背影。

“嗯?”

“你过来一下。”凌子墨说。

居小菜蹙眉,“怎么了?”

“过来。”

居小菜值得走向凌子墨。

“你到我这边来。”

“有什么东西要给我看的吗?”居小菜诧异,越过偌大的办公桌,走向了凌子墨的办公椅前,去看凌子墨的电脑。

还未凑近。

身体突然被某人一把抱住,直接抱着她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凌子墨!”

“让我抱你一会儿。”凌子墨将她抱进怀抱里,头埋在她的颈脖之间。

好痒。

居小菜扭动着身体。

“你在这样,我不保证我会兽性大发哦。”

“……”

突然一动不动的居小菜让凌子墨有些不是滋味。

他刚刚一抬头就看到居小菜离开的背影,他这么想她她却走得这么理所当然。

而且他突然想到,他好像有好几天都没有睡他家小白菜了。

甚是想念。

他抱着居小菜的大手开始变得不规矩。

“嘿,凌子墨,你不是说我不动你就不会吗?”居小菜抗议,

脸都已经红透。

这种地方。

这种地方,凌子墨怎么能这样……

“我说的是我保证,显然,我保证不了。”凌子墨猛地将居小菜一把抱在了他面前的大桌子上。

此刻还顺手将面前的笔记本啊,一些资料的推向了一边,流出了两个人可以活动的充足空间。

他掰开居小菜的双腿。

“凌子墨……”居小菜完全崩溃。

这货在哪里都可以发骚的吗?

“这是在办公室,有人进来了怎么办?”

“放心,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敢推门而进的。”

“但是,但是你在上班啊……”

“为了你我要做一个昏君。”

“凌子墨,大白天的……”

“我们又不是没有大白天的做过,这样我还能把你看得更清楚……”

“凌子墨……唔……”嘴被他完全封住。

这个,淫荡的男人。

居小菜就这么被凌子墨压在他的大办公桌上,狠狠的亲吻。

他甚至有些猴急,猴急的直接伸进了她的口舌之中,激烈的亲吻着她,纠缠着她的舌头,疯狂的吮吸……

“嗯……”居小菜身体微紧。

这种地方,这种地方,分明太没有安全感了。

而且这是在办公室啊。

她真的欲哭无泪。

欲哭无泪的感觉到他火热的唇离开了被他咬得红肿的唇瓣,又滑落在了她的颈脖处。

大手非常灵活的解开了她的衣服,甚至扯掉了她的文胸……

“唔……”居小菜太没有安全感了。

这种这种突然的暴露……

“乖。”凌子墨诱惑着她,“跟着我……”

凌子墨你这个超级王八蛋!

居小菜软趴趴的趴在凌子墨的身体上。

两个人疯狂之后。

居小菜甚至觉得,整个房间都是淫荡的味道。

此刻她就坐在凌子墨的身上,凌子墨坐在他大大的办公椅上,分明还在回味。

回味着,还时不时的舔弄她小巧的耳朵。

满足到不行。

他帮她穿好了衣服,但她此刻却累得一动都不想动。

凌子墨这时时刻刻仿若都吃了春药一般!

居小菜软绵绵的靠在凌子墨身上好久,好久才从他大腿上下来。

那一刻脚都在发软。

凌子墨忍不住一笑,故意说道,“小菜,你怎么了?”

居小菜幽怨的眼神狠狠的看着他。

“下次为夫会温柔的。”

“没有下次了!”居小菜生气地说道,”再也不来了。”

说着,就生气了离开了。

她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她走出办公室。

秘书依然恭敬,“凌太太。”

居小菜那一刻都觉得全身都不自在。

就好像做了亏心事儿一般。

分明,她和凌子墨合理合法。

她对着秘书微点了点头。

秘书也对着她微微一笑。

居小菜大步离开。

总觉得自己走路的姿势都是不对的。

她脸红透。

身体里似乎还传递着刚刚和凌子墨的滋味……

下次绝对绝对不来了!

办公室内的凌子墨,此刻坐在办公椅上,心口还在波动。

看着面前有些凌乱的办公桌,脑海里全部都是刚刚居小菜在这张办公桌上,在他身下,羞红的模样。

他觉得他分分钟又有了反应。

居小菜就是他的毒药,吃了会上瘾还戒不掉的毒药。

他从办公椅上起来,抽了支烟平复自己内心的悸动,那一刻嘴角却就是带着笑容,怎么都挥之不去。

他果然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放下烟蒂。

凌子墨强迫自己投入在工作之中,直到下午4点,他离开了办公室。

这段时间他都在陪他姑姑。

他想等这段时间过了,他要回去好好弥补他家小白菜。

或者又拐着小白菜去旅游,这次一定不能让封逸尘和夏绵绵撵过来打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话说,封逸尘和夏绵绵到底去了哪里?!

这两个人真的说消失就消失。

不会真的有一天,就真的消失了吧!

……

金三角。

明天,就要离开。

今天最后一天,其实已经耽搁了两天了,但确实很多事情没有安排妥当。

五洲地带,并不是一个很容易生存的地方。

这几天封逸尘都在忙,忙着准备去金三角的事情,偶尔回去找卢老,偶尔也会和龙一商量。

龙一现在是卢老的女婿,自然,地位也更加高了一些。

龙一和卡珊儿结婚之后,好像日子过得也不像想象的那么过不下去。

两个人虽然在一起没什么交流,但也没有觉得特别的违和。

现在封逸尘又去找卢老和龙一谈事情了。

夏绵绵就这么一个人在房间露台上无所事事,无所事事的坐在秋千上,看手机看八卦。

还是看驿城的八卦。

看到秦氏集团和吉祥电器的联姻。

看来,确实没有时间去了。

她想了想,给何源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接通,“董事长。”

夏绵绵每次听到何源这么一本正经的称呼她的时候,她都很想要喷血。

“我之前参加秦氏集团的和吉祥电器的慈善宴会时,收到一张他们的结婚请帖。”

“然后呢?”

“我可能没时间去参加。”夏绵绵说。

“所以……”

“你代替我去。”

何源直接拒绝,“抱歉,我很忙。”

“何源,别这么龟毛。”

“我可以帮你送礼。”何源说,“前提是你先转账给我。”

“能不能不要这么现实。”

“一向这么现实。”

“抠门。”夏绵绵说,妥协道,“我把钱转给你,你到时候帮我送一下礼金。”

“好。”何源点头,突然想到什么,说道,“下个月的夏氏周年庆宴会,会回来吗?”

“应该不会。”

“好。”何源仿若只是为了确定一下。

“辛苦了何源。”

“没什么。”何源半点没开玩笑地说道,“这样正好我可以趁机把夏氏变为己有。”

“奸商。”

“那也是跟你学的。”

“不和你说了,我忙。”

“拜拜。”

何源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真是有些气。

到底谁是老板啊,这么拽!

好吧。

她现在有求于他,她忍。

她转眸,看着面前的卡珊儿。

她其实和卡珊儿算不上朋友,顶多是经历过一次生死,而她活了这么大,和她经历过生死的人很多,她没有那些所谓的生死之交的感情,所以对卡珊儿就是这么平平淡淡。

显然卡珊儿好像不这么认为。

在金三角这几天,她每天都会来找她,也没什么特别的话语,就是坐坐,然后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今天大概也是如此。

卡珊儿规规矩矩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说,“听说明天你们就要去五洲地带了。”

“是啊。”夏绵绵点头。

“都准备好了吗?”

“大概吧。”

“龙一会跟着你们一起去吗?”卡珊儿问。

“担心他?”

“不是。”卡珊儿说,“就是觉得应该了解一下他的行踪。

“我觉得他去不去,你应该问他而不是来问我。你们是夫妻。”夏绵绵直白。

“是啊,我们是夫妻。”卡珊儿笑了一下。

那个笑容有多勉强。

她真不是舍不得龙一,反而很希望他可以跟着一起去帮帮他们。

她去过五洲地带所以知道那里有多危险。

上次真的是绝地逃生,这次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当然她之所以不问龙一仅仅只是因为,他们之间一天真的说不上五句话。

好像就是两个陌生人住在一个屋檐下,也不知道怎么交流。

上床的时候,也都是按部就班。

为的就是龙一说的,传宗接代。

她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很想早点怀上。

怀上之后,就不用这么上床了。

“相信我,龙一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夏绵绵肯定道,“超越你心目中所谓的……肖!”

------题外话------

达拉达拉。

二更驾到,求月票打赏。

好啦。

小宅要去努力码字了。

等着给你们一个大大惊喜!

么哒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