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他似乎,生气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个人围坐在一起。

封逸尘说,“三天后出发去阿尔戈,我们提前去,提前拿到皇家宴会的邀请函,同时拉拢皇室的王子,我相信欧力的野心不只是我们看得明白,皇室的继承制也会有危机感。”

“是。”

“在此之前,我们要先做做样子。”封逸尘说。

“什么?”韩溱看着他。

“这次我们从卢老那边离开,实际上我们就没有了回头的可能。不管我们杀了欧力是死是活,最终的结果都是死,所以我们不可能再回到金三角去,而卢老现在给了我们这么多的人,这栋别墅里面的人都是卢老的,说直白一点,一方面为了帮助我们杀了欧力,另一方面是为了监控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一直觉得,暗杀人多并不见得是好事儿。”封逸尘直言。

所有人认真的看着他。

“明天五洲地带的一个码头欧力的一笔生意,我们去码头制造混乱,混乱中从卢老的视线中脱离。”封逸尘说,“杀欧力不能让卢老知道了我们的具体行踪,否则我们很难避开他的视线,我甚至怀疑,卢老可能会在我们杀了欧力的那一瞬间,下令让他的人杀了我们。”

封逸尘顿了一下。

那一刻转头看着爱莎,很平静的问她,“是不是?”

爱莎抿唇。

缓缓点了点头。

白鹤那一刻有些不是滋味,“亏我们对卢老这么忠心耿耿,没想到他却这么不近人情。我们到底算什么,杀人的工具吗?利用完了就送我们去黄泉?!”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帮卢老杀了欧力,倒不如我们直接走了算了。反正都不可能再回到金三角了,趁着这次机会,直接离开了,让卢老自己去对付欧力,到时候看这两个人到底是谁你死我活!”文川也忍不住开口道。

“杀欧力势在必行。具体原因在杀了欧力之后我会告诉大家,现在你们只要知道,我们的目的是要暗杀了欧力!至于明天的那个混乱,卡姆已经提前通过他自己的人手在五洲地带安排了我们离开的路线,到时候大家分开行动然后汇合集中。至于爱莎……”

爱莎看着封逸尘。

“你趁着混乱和我们分开,到时候回去找卢老,卢老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好好跟着他。”

“我为什么要跟着他?”爱莎问道。

封逸尘蹙眉。

“我这次跟着你们,也没有打算回去了。我之所以会跟着卢老也不过是因为当年受制于他,现在如果可以获得自由,我不会回去。”爱莎说,“当然,如果你还相信我是你的人!”

“相信!”封逸尘一口笃定。

爱莎那一刻有些感动。

封逸尘冷冷的说道,“你们之中的任何人,我都相信。”

爱莎抿唇。

果然她不可能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那明天开始,我们执行计划安排。”封逸尘一声令下。

“是。”所有人恭敬无比。

几个人商量了路线和方式。

完事之后,各自回房。

封逸尘和夏绵绵在一间房间。

夏绵绵趴在床上。

明天又要去阿尔戈。

她还真的以为,就是在五洲地带找机会少了欧力。

果然封逸尘的计谋比谁都想的深远,细节比谁都想得周到。

她有些累的趴在床上,此刻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了。

她突然感觉到肩膀上有人在帮她按摩。

她回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就是在帮她按摩着身体,说,“帮你放松一下。”

“以前我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没见你对我这么好。”

“以前不敢对你好。”封逸尘说,“怕乱论。”

“噗嗤!”夏绵绵忍不住笑出声。

她家封老师也会开玩笑了。

她翻身,直接将封逸尘压在了身下,坐在了他的身上,“现在还怕不怕?”

“你说呢?”

夏绵绵俯身就去亲他。

封逸尘也很热情的回应着她的主动。

两个人很容易擦枪走火。

直到,房门直接被人推开,伴随着一个还有些冷漠的女性嗓音,“不好意思,没想到打扰到了你们。”

那一瞬间,封逸尘直接将夏绵绵盖进被子里面。

夏绵绵看着门口的爱莎,怎么都觉得有哪里不对啊!

她猛地一下将被子直接又盖在封逸尘的身上。

麻痹的不能让爱莎占了便宜。

爱莎就这么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有些不是滋味。

爱莎说,“卢老的电话。”

封逸尘点头,“好,我一会儿给他回拨过去。”

“嗯。”爱莎准备离开。

刚退出去又回来,“纵欲容易影响思维和判断,之前的教你格斗的老师没有说过吗?执行任务的前夜没提醒你禁欲吗?”

夏绵绵翻白眼。

稀罕她提醒。

爱莎猛地将房门关了过去。

夏绵绵不爽的嘀咕,“就是嫉妒。”

封逸尘宠溺的刮了刮夏绵绵的鼻子,起身走向了一边,然后拿着一边的手机拨打了过去。

夏绵绵直接去了浴室洗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封逸尘已经挂了电话。

她穿着浴袍懒懒散散的走向封逸尘,整个人就这么贴在他的身上,手指在玩弄他的胸肌。

封逸尘一把抓住她不规矩的小手,“爱莎提醒得有道理。”

“哼。”夏绵绵不爽。

封逸尘把她抱起,放在了大床上,规矩的和她躺在了一起。

两个人在一起的平静时光真的太少了。

所以总是会很珍惜,即使明天可能就会面临生死离别。

“刚刚卢老打电话说什么了?”夏绵绵随口问道。

“问我这边的情况和安排,我把明天我们要去毁掉欧力生意的安排汇报了,他让我们小心点,注意安全。”

“卢老应该是真的很欣赏你。”夏绵绵说,幽幽的说道,“可惜了你没成为他的女婿,反而还逼着他姚亲手杀了你。”

“你很遗憾我没有成卢老的女婿?”封逸尘扬眉。

“是啊,想想好大一笔财富,富可敌国啊!”夏绵绵忍不住感叹。

“我还没有钱重要……”

“废话,钱人人都爱,你能保证人人都爱你吗?啊……封逸尘你做什么……唔……”夏绵绵贞洁不保,她大声抗议,“不是说了要禁欲的吗?”

“我不需要……”

“我需要……”

“你也不需要……”

“封逸尘……”

“惩罚你的不诚实。”

“唔!”夏绵绵欲哭无泪。

他最重要了,可以吧。

小气的男人!

两个人激情之后,躺在床上温存。

其实没有让彼此太累。

明天有事儿发生,当然真的不能在床上耗费了太多体力。

封逸尘靠在床头,抽烟。

夏绵绵趴在他的胸口上。

真想有一天可以真的,安心的躺在他的胸口,过着平凡人的日子。

“阿九。”封逸尘搂抱着她裸露的身体,“你想过你余生怎么过没有?”

“刚刚还在想。”夏绵绵笑。

“是吗?”

“我想和你平平静静的,安安心心的过普通人的日子,没有那么多刀枪血腥,没有那么多的生离死别,就想像普通人一样,生老病死。我还想着,我再生一个女儿,我们一家四口,择一城终老。”

“可能没办法实现你的愿望了。”封逸尘说。

带着些歉意。

夏绵绵点头,“嗯,我知道。我们要过上浪迹天涯的日子了是吧。”

封逸尘把她抱紧,“或许。”

夏绵绵紧紧的靠着封逸尘。

还不是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

驿城。

卡珊儿第一次来这座城市。

和她想的不一样。

她没想到这座城市居然如此繁华,却又如此安静。

就是下飞机的第一眼,走出驿城国际机场那一刻,她对这座城市产生了好感!

她跟着龙一下榻在一家五星级酒店。

酒店很奢华。

他们带了一些专业保镖和顶级雇佣兵过来,也不超过20人,同样下榻在这家酒店。

回到驿城就已经是下午时刻了,他们吃过晚饭之后,就回到房间准备休息。

龙一却在她洗完澡之后,换了一套衣服准备出门。

她也没有有多问。

倒是龙一走之前说道,“这里很安全,就算是夜晚出行也不会遇到所谓金三角的抢劫甚至枪杀,如果是遇到了,你可以拨打110,这里的警察和金三角不同,24小时随传随到,而且时不时你也可以看到警察的岗亭。”

卡珊儿其实不明白龙一突然给她说这些是为什么。

而且很难得,这个男人一次性给她说了这么多话。

甚至还没有说完。

他说,“这几天我会很忙,处理龙门需要一定时间,我不会一直把你待在身边,你要是无聊了,你就可以到处逛逛。这里的人不一定所有都会说外语,但简单的都能够听懂。”

“好。”卡珊儿点头,这一刻总算是明白了龙一的意思了。

意思就是,他很忙,她不要去打扰他。

她说,“我会自己安排的。”

龙一点头,就离开了。

卡珊儿躺在酒店的大床上。

她才不需要龙一来陪自己,她一个人可以玩得很好。

她想她之所以会对这个城市有着很好的印象可能只是因为,这里紧紧不是金三角。

她讨厌的只是金三角那一个地域而已。

她愉快的入睡。

心里在盘算,明天可以做些什么。

或许可以找一家咖啡厅,亦或者找一家带着图书馆的咖啡厅,好好的坐上一天,就像曾经在国外留学时候一样,她喜欢那种简单的生活,很喜欢。

这么想着,就真的很快睡了过去。

龙一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他看了床上的人一眼,去洗澡。

他和卡珊儿完全不同。

他想要早点解决完了早点离开,他不想留在这座城市。

固执的排斥。

今晚他先去找了曾经和他关系很好的一个堂主,明确的说了自己的目的。

他很清楚他会向着自己,所以没花费多少时间就已经谈拢,顺便让他帮他约了另外一个堂主,他需要一个一个的拉拢。

他报复的人只有龙天。

其他无关紧要的人,他不想大开杀戒。

快速地洗完澡。

龙一走向酒店的大床。

卡珊儿似乎睡得很好。

看来很适合驿城的环境。

他躺在床上,很自然的去靠近她。

每晚都有的任务,就这么两天反而成了一种习惯。

他刚靠近卡珊儿,那一刻却突然停了一下。

他眼眸就这么看着身下卡珊儿的睡熟的容颜。

好像每晚都是在他入睡的时候,弄醒她,而后,她好像很久都没有睡着。

他看了看时间。

凌晨1点。

翻身,又躺在了一边。

算了。

也不是一定每晚都必须做。

他背对着她,让自己入睡。

今晚其实喝了点酒,谈事情,不得不喝点小酒。

当然没有喝醉,象征性的陪着喝了一些,这一刻却突然有些酒劲上头,反而不敢闭上眼睛睡觉,一闭上就会觉得天旋地转,他只能睁着眼睛,看着驿城熟悉的天空。

发呆。

想一些事情。

想自己就真的结婚了。

娶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和一个陌生的女人,每晚发生着陌生的关系。

她多大,她喜欢什么,他统统都不知道。

他只记得,他和她第一次发生关系,他结束了他的处男生涯。

想来还需要庆幸。

他曾经至少还看过片。

否则,大概怎么做都不知道。

想想第一次看片是什么时候?!

嗯。

知道喜欢上小九的那个时候。

他找他的手下拿了些资源,然后看了。

解决了。

那一刻他才觉得,果真他是一个男人。

而后时不时的也会有一些这样的经历。

现在,就不需要了。

现在只需要一转身,就可以解决自己的身体需求。

所以,他转身了。

他想有些习惯,还真的容易上瘾。

卡珊儿就又在迷迷糊糊之间,感受到了身体的疼痛。

她看着龙一。

手抓着他的后背。

今晚他好像有些不同。

比平时粗鲁一些。

应该是酒精的原因。

她闻到了他身上酒精的味道。

她痛得不自觉的抓伤了他的皮肤。

完事之后,龙一去洗澡时她才看到,才发觉自己刚刚的不受控制。

看着他后背有些狰狞的抓痕,带着些歉意。

龙一自然也发现了他后背上的伤,他淡淡的说,“没什么,不太痛。”

卡珊儿眼眸微动。

但是今晚她很痛。

两个人又是沉默入睡。

卡珊儿醒来的时候,龙一已经不在房间了。

她昨晚很久才睡着。

双腿间的疼痛感很明显。

她是不是应该买点润滑剂。

这样下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久。

她忍着疼痛起床洗漱。

然后换了一身衣服,走出了酒店。

龙一没有让人跟着她,她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在金三角,一旦出门,身后绝对是一排保镖,有时候觉得那些人不是在保护自己,而是在看押自己。

她很兴奋的走在驿城的街头,步行了很久才招揽了出租车,去了出租车介绍的一个可以看书的咖啡厅。

她点了一杯咖啡,然后翻找了一本她感兴趣的名著,坐在一个角落,静静的看了起来。

在金三角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比这里的环境更好,但她却没有半点想要看书的兴致,反而看着周围和她一样的人时,才会有那种心灵上的触动。

她看得很入神。

手机开的静音,甚至是反面放在一脸的桌子上的,所以并不知道,有人给她打了无数的电话。

而当她从书本中回神拿起手机时,才真的被手机上那89个未接来电吓了一跳。

那一刻她手机差点没电。

她连忙回拨了回去。

那边口吻很不好,声音很冰冷,“在哪里?”

“我在……”卡珊儿忘记这个地方叫什么了,她也只是让出租车司机介绍的,她说,“我发共享地址给你。”

“嗯。”

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似乎,生气了!

------题外话------

好啦,下午二更见。

其实小宅觉得,龙一也该找个好归宿了。

你们觉得呢?!

如此好男人,一个人就太可惜了。

是吧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