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做坏事儿的报应!/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卡座。

岳芸洱有些紧张的看着秦梓豪。

秦梓豪带着些不屑看着她,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你来了。”

“不是你叫我来的么啊?”秦梓豪讽刺,“不欢迎我走了。”

“不是。”岳芸洱拉着他的手臂。

他讽刺的笑了一下。

岳芸洱放下手,说道,“吃过晚饭了吗?”

“吃了。”秦梓豪显得不耐烦,“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没空和你拐弯抹角,你也知道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事情很多,我好不容易才抽空出来,你别耽搁我。”

“我知道你很忙。”岳芸洱说,说着给秦梓豪很自然的递了一杯酒。

那杯酒自然就是放了药物的。

自己也端起一杯,她说,“以前是我太傲娇了,我想给你道个歉。”

秦梓豪带着讽刺的眼神,冷冷的笑了笑,没有搭理岳芸洱。

岳芸洱自顾自的把手上的一大杯酒一干二净。

秦梓豪就这么看着她,“酒量不错啊。”

“为了表示诚意。”

“为了表示诚意,就应该把两杯都喝了。”秦梓豪说。

说着就要把自己那杯酒给岳芸洱。

岳芸洱一阵紧张。

这里面是放了药物的。

如果她喝了,那不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她告诉自己要冷静。

冷静。

“怎么,不愿意,你的诚意就这么点?”秦梓豪讽刺。

“梓豪。”岳芸洱盈盈一笑,“我再自己倒一杯,这一杯你和我干杯行吗?之前是我太过分,现在才知道,果然是我自己太不是抬举了。”

岳芸洱说着,说着就准备又给自己倒一杯。

“不用了。”秦梓豪说,“我酒量不好,晚点回去我父母还要找我谈结婚的事情,喝醉了又会被他们骂,我才不想为了你做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

岳芸洱那一刻完全尴尬。

她第一次做坏事儿,但好像出师不利。

她其实很紧张。

很紧张的看着秦梓豪手上放着药物的酒。

如果秦梓豪非要逼着她喝下去,她应该怎么办?!

“我也不是不能原谅你。”秦梓豪说,“毕竟你以前也是大小姐,有你的骄傲我能理解,你现在知道错了,我也不想怪你。谁让我这么好心,看不得你这么委屈的样子。”

说着,手还伸向了岳芸洱,摸一把岳芸洱的脸颊。

岳芸洱忍着内心的厌恶,没有拒绝。

“何源对你不好了?”秦梓豪端着酒杯,玩弄着岳芸洱的秀发,故意问道。

“嗯。”

“何源怎么可能会对你很好。你傻吧,像你这样的二手货,何源这么清高的人怎么可能看上你。玩你的,傻姑娘。”秦梓豪讥讽的说道。

“是啊。”她知道何源不可能看得上她。

“这杯酒我们一人一半。”秦梓豪说,说着把酒杯里面的酒到了一半出来,“干了就算是原谅你了。”

岳芸洱盯着那半杯酒。

她有一刻的迟疑。

“怎么了?不愿意喝?”

“不是。”岳芸洱连忙拿着酒杯一干二净。

“这才乖。”秦梓豪把剩下的半杯喝了下去。

喝下去后,就把酒杯放在了一边。

岳芸洱吞咽了下去。

是怕秦梓豪发现什么。

但喝进去之后,她会怎么样……

她不知道。

她突然起身。

秦梓豪看着她。

“我去上个洗手间?”

“别告诉我你就醉了。”秦梓豪看着岳芸洱的背影。

也没多想。

这个女人早就该对他委曲求全了。

他翘着二郎腿,心情还不错的点了一首歌曲来唱。

岳芸洱走进厕所,连忙趴在马桶上,抠着自己的喉咙,在努力让自己吐出来。

但是试了好几次,今天也没吃什么东西,什么都吐不出来,反而让胃一阵阵的抽痛。

她没办法,只得用清水漱了漱口,缓缓才走出了洗手间。

卡座里面,秦梓豪在忘情的唱歌,他其实唱歌唱得很好,曾经她也为此痴迷过。

秦梓豪此刻看着岳芸洱出来,突然一把将她抱在了过去,一边抱着她一边唱歌。

长得很投入。

岳芸洱也没反抗。

听露露说,这种药物反应很快,不超过十分钟就会上头,就会出现昏睡的状况。

她只需要坚持十分钟离开就好。

离开回去,睡一觉就好。

她这么想着。

想着,秦梓豪唱完一曲。

他把话筒扔下一边,嘴直接就靠近了岳芸洱。

既然岳芸洱主动来找他求和,当然理所当然就是为了但他情人的。

他嘴唇靠近,岳芸洱转头。

秦梓豪眉头紧蹙,“岳芸洱,又和我玩把戏?”

“不是。”此刻的戏份,当然还要演下去,岳芸洱说,“我只是希望你能答应我几件事情。只要你答应了,我主动……伺候你。”

秦梓豪被说得心痒难耐,他放开了她,靠在沙发上,“说说看,别要求太高了岳芸洱,想想自己到底值多少。”

得到自由的岳芸洱微松了口一口气,她说,“只有三个要求。”

“嗯。”

“第一,我给我弟弟和他前女友买的房子,我希望你能帮我拿回来,也就是说我弟弟的前女友一分钱都拿不到,房子是我弟弟的。”

“小事情,我答应你。”

“第二,我可以跟着你,但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套单独的房子,小户型就可以,我不喜欢酒店,我总觉得不干净,你要是想我了,我可以直接到我家里来。”

“考虑得很周到,我可以答应你。明天就带你去看房子。”

“第三……”岳芸洱觉得自己额头有点出汗了。

她看着面前的秦梓豪,他也很自然的把面上的西装外套脱了,大概也是感觉到了一点潮热。

“第三就是,我跟着你,你每个月要给我一定的生活费。”

“你要多少?”秦梓豪一边脱了外套,一边问道。

“3、5万可以吗?”岳芸洱在拖延时间,也在让自己的理智变得清醒。

“我一个月给你5万,小数目而已。你要是表现好,我会给你更多,你知道我多有钱!”秦梓豪骄傲的说道。

“好。那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出去做什么?”秦梓豪蹙眉。

“准备了一个好东西放在了外面,我一会儿就回来。”

“不会是什么情趣用品吧?!”秦梓豪邪恶一笑,是知道岳芸洱卖这种东西的。

此刻,说出来的时候,反而身体还有了些反应。

果然岳芸洱挺能让他冲动的。

“反正你等我。”岳芸洱没有说明。

秦梓豪那一刻就已经认定,也压根没想过岳芸洱会耍什么花样。

岳芸洱赶紧走了出去。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迅速离开了卡座,去露露指定的地方找她。

露露看着她脸蛋异常的红扑扑,蹙眉道,“别告诉我你喝错了酒杯。”

他们可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不是,是我喝了一半,他喝了一半。这种药物的药性大吗?一半可以吗?”

“你喝一口都行。”露露无语的说道。

“那好,那现在他在里面,你看看大概多久可以进去,最后等他睡着了才进去,我怕他会发现什么。”

“放心吧,我也不是用一次两次了,知道分寸,倒是你……你这样怎么办?”

“我就先回去了。”岳芸洱也觉得眼前开始有些摇晃了。

“你确定自己回去?”

“应该可以。”岳芸洱说。

“随便你吧,半路上被人强奸了可别怪我。”

岳芸洱咬牙点头。

“对了,记得晚上回去要做,否则会磨得你生不如死。”露露提醒。

岳芸洱也不想再多说了,身体好像就真的有了一些反应。

她赶紧离开了名刀卡座。

此刻天色已经黑透,岳芸洱跑向了一辆出租车,对着司机急急忙忙的说了地址。

就怕下一秒,自己会突然昏睡了过去。

她此刻此刻真的好想睡觉,好想睡觉。

她甚至已经快要抬不起眼皮了,面前的街道景色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难以想象,药性居然真的这么奇特。

真的有这种可以让人吃了之后就会昏昏欲睡,甚至一会儿还会身体反应的药物。

她掐着自己的大腿,却还是抵不过睡意朦胧。

不能在车上睡着了。

不能在车上睡着。

她突然大叫了一声,“停车。”

“啊?”

“麻烦停车。”

“还没到。”

她知道。

但她怕真的在路上睡着,然后……一个女人很容易发生危险。

她直接丢个了司机一百块,也没让补,直接冲进了面前的小区。

这是何源的小区。

睡在何源家门口,至少比睡在出租车上安全。

她到这一刻还能想到这么多,她其实都很佩服自己。

她咬牙走进了小区,然后走进了小区的大门。

她运气不错,这次又碰到有人回去。

她真怕,自己最后会躺在小区大门口,那样应该会很丢人。

她搂抱着自己的身体走进电梯。

和她一起进电梯的是一个女人,她看着她模样,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要进医院,你看上好像生病了的样子……”

“不用,谢谢。”岳芸洱勉强的说着。

勉强的让自己不要睡,一定不要睡了过去。

电梯终于到达。

她甚至是跑出去的。

她眼前一片混乱,周围的镜像根本就看不清楚。

她是凭着直觉冲到何源的门口的,身体是直接撞上去的。

她没有按门铃,因为找不到门铃子在哪里了,她就敲了敲门,力气有些大的敲门。

敲了好一会热。

大门没有打开。

何源可能还没回来。

他总是很忙。

而他从来没有给她说过,他家的密码。

在那一刻,她也确实支撑不下去了。

她蹲坐在门口,抱着自己的身体,瞬间就陷入了深度的睡眠。

睡得很沉。

何源加完班,回来的时候确实已经不早了,而他还没有吃饭。

他一边想着今晚回家做什么吃,一边从电梯出来。

那一刻,就看到了一个人影蹲坐在他的家门口。

他喉咙微动。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岳芸洱,看了她好一会儿。

不是说了,他没有主动找她,她就不用过来的吗?!

他皱了皱眉头。

走过去。

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岳芸洱。”

岳芸洱没有抬头,头依然埋在她的膝盖上,她头发倾斜,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脸。

“岳芸洱!”何源的声音大了些。

说真的他很累。

工作时间太长,他只想回家简单的做份晚餐,然后洗完澡看书睡觉。

他其实不喜欢应酬任何人。

然而面前的岳芸洱在他两声的叫喊下,依然一动不动。

何源只得蹲下身体,有些粗鲁的抬起她的头。

脸色红润。

呼吸甚至有些急促。

而这个女人此刻似乎正在睡觉。

他手指微动。

感受着她身体的滚烫。

艾滋的症状,似乎就是发烧。

他这几天居然还好好地了解了一下这种病。

他弯下身体,还是将岳芸洱从地上抱了起来。

然后按下家里的密码,将她抱了进去,抱着熟睡的岳芸洱,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烧烧昏了头。

他把她放在了沙发上,去房间拿了一床被单盖在她的身上。

然后就没有再搭理了。

他去厨房做晚餐。

做自己一个人的晚餐。

做得其实有些出神。

导致这段晚餐并不太美味。

他刚把一份有些煎过头的牛排放在餐桌上。

沙发上的人动了动身体。

她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被单,抬头看了看四周。

这一刻甚至是有些茫然。

完全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就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一般,此刻还在做梦。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

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举动,身体好像在那一刻也有了无法形容的冲动,性冲动。

她很想。

很想,上床。

她控制住内心的渴望,转头看了看。

那一刻看到了何源。

看到他坐在餐桌上,在静静的吃晚饭。

她的眼神就这么放在了他的脸颊上,然后放在了他的唇瓣上。

她很想。

很想做很多事情……

那一刻,身随心动。

她不知不觉得就走向了何源那边,走到他面前。

她很渴望。

很渴望他来碰自己。

但要不要,要不要等到他吃完饭之后。

她内心在做着无限的挣扎。

她此刻觉得自己的大腿内侧,好像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她自己都害怕。

这种药原来这么猛。

原来这么猛。

还好,还好她来到了何源这里。

否则自己在家,会怎么办呢?!

她应该是被何源抱进来的。

她满是性欲的眼眸看着面前清冷的何源,看着她即使走到了他身边,他对自己也氏这般的疏远。

但她想靠近他。

很想。

她滚烫的小手主动去抚摸何源的脸颊。

何源拿着刀叉的手,顿了一下。

真的很烫。

而她摸着他有些微凉的手那一刻,真的很舒服。

可以沁入心扉般的,感受,让她心口都在颤抖。

她的小手抚摸着他的手,又靠近了他的胸膛。

那晚之后,她其实有发觉何源好像并不是那么排斥自己,他应该还有些享受,她对他做的一切,所以这一刻才敢如此大胆,如此大胆,的身体身体直接靠了过去。

她从后面抱住何源。

头埋在了他的颈脖处。

何源好像很喜欢她亲他的脖子,他身体会有很强烈的反应。

此刻,她滚烫的小舌头,就伸了出来,在他的脖子上舔舐。

她的手也非常不规矩的,从他白色的衬衣里面,伸了进去,抚摸着他有些冰冷的身体,抚摸着他如此明显的男性的体魄。

她好想。

想到真的有些发狂。

她舔着他脖子的那一刻,甚至有些不受控制的张开了贝齿。

她想咬他。

那一刻……

那一刻,突然身体被何源猛地推开。

她完全始料不及,始料不及的,蹲坐在了地上,看着何源站起来的一脸冷漠。

------题外话------

达拉达拉。

别讨伐宅了。

过几天就可以妥妥的疯狂了,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