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我压根就没有和朱鹏睡过!/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内,有些尴尬。

那一刻岳芸洱甚至觉得自己身体的欲望,在这一刻好像也冷了下来。

她抬头看着居高临下的何源。

看着他那么疏远的距离。

岳芸洱紧咬着嘴唇。

她得寸进尺了。

何源不想的时候,她不应该这般主动。

何源说过,他不给她打电话,她就不应该出现在他面前。

她越界了。

“明天我带你去做HIV的筛查。”何源说。

岳芸洱一怔。

原来不只是刚刚她想的那样。

此刻,她才想起。

原来何源以为她得了艾滋。

她已经模糊得,完全忘了还有这回事儿。

现在她滚烫的身体,就是她症状的表现了。

果然内心还是有些心冷啊。

她从地上站了起来。

身体在极度的反应,心口却真的可以很冰冷。

她那么想那么想要……

而何源却避她如猛虎。

她早该有自知之明的。

她说,“那我先走了何源。”

“嗯。”岳芸洱走向门口。

走向门口,身体的反应却越来越强烈。

她走出去会怎么样?!

会不会,会不会找个男人,然后随便就睡了。

她现在如此渴望,可能真的会……毫无理智。

她停在门口的脚步又停了下来,她说,“何源我借宿一晚,我不做什么,我睡你隔壁好吗?”

何源觉得此刻的岳芸洱有些奇怪。

她分明在发烧,此刻却突然又开始出汗了。

额头上的汗水密密麻麻,身体好像也在控制也在抖动。

“我发誓我不会碰你。”岳芸洱看何源的沉默,连忙说道。

何源薄唇紧抿。

缓缓的说道,“嗯。”

岳芸洱真的很想感谢他。

但那一刻她身体又开始有了疯狂一般的反应,让她根本不敢在何源面前停留太久,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她连忙走进了何源隔壁的客房。

很简单的一个房间。

好在,什么都有。

床,被褥,甚至也有带着浴室的洗手间。

她直接冲进了浴室里面。

开了冷水,给自己冲洗。

她抚摸着自己身体的那一刻,都因为自己的敏感而疯狂而尖叫。

不受控制的在想要。

很想很想。

甚至也会忍不住去……

冷水对她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反而让她越来越想越来越失控。

这就是做坏事儿人报应吧。

真的就是报应。

她关掉了冷水。

身体冰冷的坐在了地板上。

她很绝望。

望着浴室的天花板,那一刻真的觉得死了可能都比这样的滋味好受。

就仿若身体无数的蚂蚁在爬着在撕咬一般,心痒难耐却又找不到发泄的途径,她无法发泄。

她从地上起来。

抓了浴室里面的一条浴巾,松松散散的围在自己的身体上。

她不知道这叫不叫急中生智。

这一刻她突然想起了,何源曾经好像买过她的情趣用品,她甚至还亲自送到过这里来。

但愿他没有扔掉。

但愿没有。

她努力的让自己平静。

平静的打开了卧室的房门,走了出去。

此刻客厅中已经黑暗,何源回到了卧室。

岳芸洱咬牙,抓紧了自己身上的浴袍,敲门。

敲门,而入。

并没有得到何源的允许。

何源在床上躺着看书,看着她如此模样,看着她就围了一条浴巾明显身体下什么都没穿的模样,眼眸紧了一下。

在何源看来,她就是在引诱他吧。

其实不是。

她只是没有那个能力再穿上衣服了,她身体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她说,“何源,我曾经给你送过来的那些情趣用品,你还在吗?”

何源眉头一紧。

“我借用一下。”

何源脸色更冷了。

“求你。”岳芸洱眼眶很红。

她没有那么坚强,真的忍得过去。

她忍不过去了,她真的很怕自己会激动到从这么高的楼层翻跳下去。

而她不想死。

而她又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渴望。

何源冷眼看着她。

看着她此刻崩溃的样子。

他说,“在柜子里。”

岳芸洱连忙就想去翻他的床头柜。

真的没有半点矜持。

“外面的客厅的柜子。”何源补充。

当时本来扔了的。

后来又捡了起来。

然后也没觉得自己会用,就随手扔在了客厅放杂物的一个柜子,具体哪一个他也不知道了,她想要,她自己去找吧。

他甚至在想,或许这是岳芸洱勾引男人的一种方式。

他看着岳芸洱急急忙忙的帮他关过了房门。

房门甚至还响起了有些失控的关门声。

岳芸洱确实不想耽搁时间所以也注意不到自己的手劲儿,她打开客厅的灯。

何源说在柜子里?!

这么多柜子,到底在哪一个?!

她有些疯狂的翻找,身上的浴巾早就被她扔在了地上,她找了一个又有一个。

拜托,在哪里?!

拜托拜托,在哪里?!

她真的控制不住了。

她真的难受得已经崩溃。

她翻得客厅杂乱无比。

眼前模糊一片,是真的很难受,难受到好想大哭。

她甚至觉得那一刻何源是不是在故意骗她。

根本就没有了,根本就没哟那些东西了,而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可是她能怎么办?

完全找不到发泄的途径。

她又翻找了下一个柜子,拼命地寻找寻找,终于,终于看到了她之前精心包装的那个精美盒子。

她猛地抱着盒子回到了何源隔壁的卧室。

那一刻就仿若看到了希望一般,那么急切那么的不受控制。

她顺手将房门猛地关了过去。

依然响起了剧烈的声响。

然后回到了床上。

她急切的双手颤抖着打开了盒子,看到了里面的情欲用品。

当时何源买的男女都用。

她看到那个女性产品。

按下了按钮。

还有电。

这么久了居然还有电。

她咬牙。

她卖了很多年的情趣用品,第一次自己尝试。

其实她总觉得自己很不称职。

以前的时候她没什么兴趣,也真的会因为一些道德上的束缚根本也不想用,现在,现在……

她只觉得身体能够有些缓解。

她趴在大床上,早就湿透了手心狠狠的抓着床被。

她很难受。

难受到不受控制的想要发泄。

发泄出来。

她甚至那一刻并没有注意到,房门此刻被人推开了。

何源就站在门口,然后看到了她这一幕。

他本来不想管她的,对于性欲和健康,他想任何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但今晚的岳芸洱确实有些奇怪,如果只是为了勾引男人,他承认她真的很有手腕。

所以他放下手本,走出了卧室。

客厅中,躺在一根白色浴巾,显然是刚刚岳芸洱身上披着的那一张。

他转眸看了一眼凌乱无比的客厅,有一种被小偷进了家门的感觉。

他就这么看了好几眼,也没想过要去收拾,关了客厅的灯,准备回房间。

这一刻,就听到了隔壁的房间,传来了异常暧昧的声音,异常的疯狂。

他喉咙微动,直接打开了她的房门。

然后,就看到了岳芸洱如此模样。

他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她的全部身体反应。

看着她好像停了下来。

停下来,下一秒,她迷迷糊糊的又开始。

甚至还是那么急促。

他冷漠的看着她,在他眼皮底下。

岳芸洱那一刻忍不住呻吟了一下。

下一秒就想好好享受,却在那一刻,看到了门口的他。

他从她眼神中看到了惊慌。

好像不是装的。

她惊慌失措的看着何源,看着他站在自己面前,冷冷的看着她。

岳芸洱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在哪里的?!

她做的一切,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在眼里吗?

她刚刚都做了什么。

现在,还在做什么。

但她此刻的身体状况,真的没有那个勇气不做。

而那一刻她想要解释,解释她今晚的失控。

却听到何源冷冷的声音说道,“你继续。”

她看着他转身走了。

很冷漠的离开了房间,将她的房门关了过来。

她眼眶很红。

红透着的眼眶,眼泪就顺着眼眶一直往下。

总是什么都被何源撞到。

总是自己最不堪的一面被她发现。

他应该会很厌恶吧。

很厌恶她居然自己给自己做这种事情。

她都觉得自己很淫荡很恶心。

她心口很难受。

心里很难受。

但她身体却就是不受控制,不受控制的还要更多更多。

那晚上,她大概就是哭着,一直哭着,又一直疯狂着……

她不知道折腾到了多久。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双腿都在打颤。

她走进浴室,里里外外给自己洗得很干净。

昨晚的内衣裤其实都已经被她弄脏了,这一刻她却还是把皱巴巴的衣服床上,她想何源应该一秒都不想见到她。

现在也已经早上9点了,她猜想何源应该去上班了。

换好衣服之后,把昨晚用过的产品也清洗了,然后规规矩矩的放在了盒子里面,抱着走出客厅。

走出去那一刻,身体突然顿了一下。

何源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这么晚了。

他还没走。

那一刻突然想起,今天好像周六。

对于她这种不上班的人而言,星期几真的不重要。

她有些尴尬,尴尬的还是走了过去。

客厅很乱。

她知道都是她的杰作。

昨晚上她的疯狂,虽然当时身体在极限,但思维却很清楚。

一清二楚的知道自己做完都做了些什么。

对何源做了些什么,对自己做了些什么。

而何源对她做了什么,冷漠的看着她做了什么……

一切都清清楚楚。

她把精装礼盒抱到客厅的柜子里面,准备好好的放好。

“扔了吧。”

耳边突然传来何源冷漠的声音。

她其实也想到他可能不会要了。

她用了东西,他会嫌脏。

她说,“好,我一会儿扔出去。”

她把盒子放在了一边。

虽说昨晚上真的做了很让男人厌恶的事情,特别是像何源这种这么清高的男人一定无法接受的事情,但不得不说,昨晚上多亏了这些,她才真的没有因此而支撑不过去。

她收拾她昨晚弄得凌乱的一屋子东西,收拾好了之后。

何源也已经优雅的吃完了早餐。

他把餐盘放进了洗碗槽里面,然后走向了她。

他说,“带你去筛查HIV。”

所以他没有离开,可能不只是因为周末,而是还要帮她确认她是不是有艾滋。

她是不是有艾滋……

她似乎还冷漠的笑了一下爱。

“不用了,我自己去,我会把结果给你的,不耽搁你时间了。”岳芸洱说。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手上还抱着那盒情趣用品。

“如果你不放心,那就麻烦了。”岳芸洱妥协。

何源是金主,她应该讨好他。

何源转身直接去了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和她一起走出了家门。

岳芸洱一直抱着那盒精致的礼品盒。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其实不想扔了。

她看了一下,除了她昨晚用过的,其他好像还是崭新的,所以她捉摸着还可以转让给其他商家。

显然,她如意算盘打空了。

她转身把礼品盒扔进了楼梯间的垃圾桶里面。

然后跟着何源走进了电梯。

电梯直接到了车库。

岳芸洱坐上了何源的小轿车,坐在了他的副驾驶室。

何源也没有开口说话。

岳芸洱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就这么看着窗外,然后发呆。

车子停在了疾控中心。

岳芸洱又去抽了血,然后等结果。

何源就陪着她等待,期间接了很多电话,大概是很忙的。

岳芸洱手机也没电了,此刻就只能干等。

等了2个小时。

工作人员叫她的名字,看着似乎有些脸熟,“你不前几天才来过吗?怎么又过来了?不是让你洁身自好的吗?”

“听说艾滋潜伏期是6周到半年。”

“一般没这么夸张。”工作人员说,“不用来得这么频繁,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在没有症状的情况下,你也得等半年后来复查就行,你这样一直抽血,血不要钱啊!不要钱也要身体来补啊,别折腾自己了小姑娘。”

岳芸洱笑了笑。

突然觉得所谓的公职人员,好像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冷漠。

她拿着化验单转身。

转身就看到何源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刚刚工作人员说的话他听到了?!

但愿他听到了。

她其实也不想这么频繁的来折腾。

她甚至没有看检查结果,直接把检查单递给了何源。

何源看了一样。

阴性。

他抿唇,拿着检查单往疾控中心外走去。

岳芸洱跟着他的脚步,就默默的跟上。

何源坐在驾驶室。

岳芸洱也很规矩的坐在了副驾驶室。

何源说,“昨晚你发烧了。”

岳芸洱点头。

她当发烧就发烧吧。

发烧的人还容易发骚呢?!

否则昨晚她怎么能那么的不知廉耻呢!

“既然刚刚工作人员说不用这么折腾,你以后就不用来了。”何源说,应该是听到工作人员的话有些自责吧。

所以此刻应该是在做解释。

他又说,“如果再有发烧或者什么,你可以过来,如果一个人害怕,可以叫我一起。”

应该不是怕她害怕,而是怕她不告诉他吧。

她点头,“好。”

“我送你回去。”何源说。

“谢谢。”

车子才启动,开着驿城的街道上,不快不慢。

不快不慢的到了她家的老巷子口。

“谢谢你何源。”岳芸洱礼貌道,然打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你多吃点补血的。”何源突然开口。

岳芸洱怔了一秒。

是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抽血了。”何源提醒。

“哦。”岳芸洱点头,“我知道。”

“我会给你点生活费。”

“不用了何源。”岳芸洱说,“你对我够大方了。”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也不再多说,她下车

下车那一刻,她突然转头看着何源,“其实我压根就没有和朱鹏上过床。”

------题外话------

所以……

何源会不会因此而内疚呢?!

前提是,何源会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