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报复(1)让婚礼成为笑话!/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店房间中。

龙一的手指一直在用力,用力的掐着卡珊儿的下巴。

下巴很红,应该还很痛。

他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她倔强的模样,看着她眼泪顺着眼眶流出来,但就是没有半分妥协。

他再用力点,可能能捏碎他的下巴。

那一刻,他突然放手了。

卡珊儿狠狠地看着他。

感受着自己下巴残留的疼痛。

真的是很讨厌这个男人啊。

除了她父亲,她还真的没有这么讨厌过一个人。

她冷冷的看着他,冷冷的看着他,开口,“你杀了那几个人……”

刚张嘴。

龙一就直接将那颗避孕药送进了她的嘴里。

卡珊儿眼眸一紧。

下一秒就突然感觉到一个柔软却无比冰冷的唇瓣覆盖在她的唇瓣上,舌头始料不及的直接伸进了她的口腔之中,将那颗药丸直接送到了她的喉咙处,然后逼迫着她吞咽了下去。

不得不吞咽了下去!

她狠狠地看着面前近距离的男人,看着他脸色很冷,连眼眸中的视线都是冷的,感觉不到他身上的半点温度。

好久。

似乎是确认她已经吃了下去,才放开了她的嘴唇。

放开了被他蛮横吻得红红的唇瓣。

卡珊儿喉咙微动。

那颗药就这么吃进了肚子里面!

而她根本就不需要!

“啪!”她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龙一的脸上,无比响亮。

而正是,房门突然被人推开,“龙少爷,车辆准备好了……对不起!”

显然是目睹了卡珊儿的举动。

房门猛地被关了过去。

龙一冷血的脸色此刻更加的阴鸷了。

就是分分钟可能会杀了她的节奏。

却有真的不敢杀了她。

这个男人就是没种!

“你杀了那几个人强奸我的人了吗?杀了他们了吗?!”卡珊儿尖叫。

对着他咆哮。

龙一就是一脸冷血的看着她,青筋暴露的样子。

“如果没有杀,你最好问问,我到底有没有被强奸!”卡珊儿狠狠地说着,“对你而言我有没有被男人上不重要,但我至少有那么一秒庆幸你够大的影响力导致他们不敢真的对我做什么!”

龙一脸色有些微动。

“这个世界上,你果然跟我父亲一样恶心,从来不会管我的任何感受,从来不会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你觉得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龙一,我真是没办法对你有任何好感!”卡珊儿说得深恶痛绝,就好像出现在她面前的,真的是一个无比恶心的东西一般,让她厌恶。

丢下这句话之后。

卡珊儿直接跑进了浴室,她趴在洗漱台前,疯狂的抠自己的喉咙,想要把那颗药抠出来,抠得撕心裂肺,一直不停地干呕……

呕得身体都缩成了一团。

却还真的就这么把那颗药丸吐了出来。

她看着那颗细小的白色避孕药,真是觉得讽刺无比!

……

明天。

秦梓豪和邱柒柒的婚礼。

岳芸洱坐在咖啡厅,等待一个人。

等了很久。

故意的姗姗来迟。

其实她以前也这样,但凡她们一起出门玩,她都会等她很久,一点脾气都没有。

现在,交换了身份而已。

她看着一脸光鲜靓丽的邱柒柒,以前只会打开她的衣柜羡慕的看着她满柜子衣服的女人,此刻身上全都穿着,价值连城的衣服。

邱柒柒高傲的出现在岳芸洱的面前,“你找我?”

“坐。”岳芸洱招呼。

“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想求我什么?”

“就是想要恭喜你,恭喜你和秦梓豪的新婚。”

“呵,还真是转性了岳芸洱。”邱柒柒冷漠的笑着,然后坐在了岳芸洱的对面,依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说,“想玩什么花样,别和我拐弯抹角的,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婚礼很忙,今天还要试穿梓豪从国外转成给我空运买回来的婚纱,不是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我才懒得出来见你。”

“你不是看在我们的交情份上,你只是想要在我面前显摆你现在有多幸福而已。”岳芸洱直白。

“你说的很对。”邱柒柒也大方的承认,“从小到大我对你都充满敌意,只有你愚蠢才以为我真的把你当朋友,现在应该很恨我吧,抢你了的富裕的家世背景,抢了你那么喜欢的男朋友,还让你原本一直很宝贵的第一次就这么草草的给了一个你不认识的人,还让你坐了2年半的牢狱……”

“原来都是你做的。”

“否则你真的觉得你会如此倒霉嘛?”邱柒柒讽刺,“当年你家破产,由我父亲接替你家的吉祥电器,而后你父母身亡,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找秦梓豪帮你,当然秦梓豪肯定不会帮你,他父母这么现实的人,绝对不允许还收留一无所有的你,不过我实在不想看到秦梓豪对你有所同情,所以花了5000块找人来强奸你,你一旦脏了,以秦梓豪的性格肯定不可能再要你!”

邱柒柒说,说得很兴奋。

她看着岳芸洱如此模样,再有没有了以前的飞扬跋扈,就是一阵痛快。

她继续说道,“可能你都不知道,在你被强暴的第二天,那天晚上下着大雨哭着去求秦梓豪帮你的时候,我正在他家,我正在他床上,他拒绝你之后,就和我上床了,他在床上很激烈,对着我很失控。你一直以为很爱你的男人,结果最终在我身体上无法自拔。”

“你很得意吗?”岳芸洱问她。

“当然,对于你的东西,我会全部抢走。”

“那我告诉你,秦梓豪这段时间一直想要包养我,你信吗?”岳芸洱问,就是这么淡淡然的,带着些细微的挑衅,问她。

“你乱说什么!”邱柒柒那一下愤怒的直接站了起来。

岳芸洱看着她的举动。

终究半吊子千金小姐,总是没有真正千金小姐的规矩。

如此这般在公众场合大发脾气,完全失了身份。

当然她没有这么好心的告诉邱柒柒,她就是冷漠的看着她,“你要是不信,也不会这么激动了,你也知道秦梓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偷腥什么的不是经常的事情嘛?以前的时候,还没成年就可以背着我和你亲嘴了,成年了你还奢望他会为你守身如玉?!”

“你想故意挑拨离间,想要让我和秦梓豪无法结婚?!”邱柒柒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会上了你的道?你太嫩了岳芸洱,就算秦梓豪睡了你,我也一样嫁给他!这是我们两家的联姻,就根本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更何况,不管你怎么躺在秦梓豪的身下,你也不过是他养的见不得人的贱人,我才是他明媒正娶的正妻,你见着我就要低三下气,三跪九磕!”

“所以我没让秦梓豪睡。”岳芸洱直言。

邱柒柒似乎更不相信,“你能拒绝得了?你这么喜欢他,你这么穷,他上你给你钱,你还会拒绝?岳芸洱你到底想要对我说什么?”

“明天的婚礼,我想参加。”岳芸洱一字一句。

“你做梦!”邱柒柒审视着岳芸洱,“你想搞什么鬼?在我的婚礼上大闹,然后故意让我们的婚礼不能顺利进行,你以为你是谁啊?岳芸洱,我劝你别自取其辱。”

“我之所以找你而不是找秦梓豪,就是因为我没有答应秦梓豪包养我。你也知道这些年我过得不好,很不好,而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再回到上流社会,我想找个人养我都不行,趁着你们的婚礼,我想多认识些人。”

“呵!呵!”邱柒柒冷笑,“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岳芸洱!你曾经的清高呢?你曾经的自以为是呢?你曾经不是连手都不让人碰的嘛?现在居然沦落到要找人来养你,包养你,你不觉得你自己很恶心嘛?”

“当你经历过社会的磨难之后,你就会觉得,用身体赚钱,真的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恶心。”邱柒柒厌恶。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张请帖参加你们的婚礼。”

“我为什么要帮你?”邱柒柒根本不给她任何面子,“你想要找人养你我就要帮你搭线嘛?岳芸洱,你还真以为你是谁啊!”

“要不然,我只能找秦梓豪了。”岳芸洱淡淡的说。

邱柒柒脸色阴沉无比。

岳芸洱当着邱柒柒的面拿出自己的手机,然后翻开拨打记录。

她把手机放在邱柒柒的面前,让邱柒柒清清楚楚的看到通话记录上秦梓豪的电话号码,说道,“秦梓豪经常联系我。”

邱柒柒咬牙。

“而他没那么无聊,找我只是为了叙旧关心我,他想做什么你不可能不清楚。邱柒柒,我是因为实在不想躺在秦梓豪的身下,实在对这个男人很厌恶才会拒绝他的诱惑,但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就真的会做很多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

“够了!”邱柒柒狠狠地说道,“岳芸洱,我给你请帖,但你给我记住了,你要是敢真的去勾引了秦梓豪,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很难看!”

邱柒柒狠狠地威胁道。

然后从包里面直接拿出了一张请帖。

大概是有备份放在包里面的,就像扔人民币一般的,仍在了她的脸上,恶毒的说道,“像你这样的烂货,也只配找一个秃顶老头!”

岳芸洱默默地看着那张结婚请帖。

邱柒柒踩着高跟鞋走了。

很愤怒。

岳芸洱嘴角邪恶一笑。

原来报复真的会有快感。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明天将要发生的一切了!

她勾唇。

那一刻心真的狠得如刀子一般,锋利!

第二天一早。

岳芸洱还躺在床上,就看到了手机新闻上的头条跳了出来。

“秦氏公子和吉祥电器千金今日喜结连理。”

她点开。

看着他们的结婚照放在了新闻版块上,看着媒体对他们的吹捧,如何青梅竹马如何天生一对。

呵。

邱柒柒还真的是连她的过去都要抢。

她放下手机,起床,然后洗漱。

她看着镜子中脸色不太好的自己,昨晚还是不应该失眠的,导致,今天脸色真的不太好。

她快速的洗漱完毕,走向那件她挂在家里的礼服。

一件性感的银色礼服。

她很久没有穿礼服了,因为没地方可以穿。

这件礼服是她才买的。

何源给了她十万块,她就这么花费在了这件礼服上。

她换上。

紧身的设计,将她凹凸的身材包裹得一览无遗。

前面深V低胸,深深的乳沟明显而暴露。

后背几乎镂空,俨然可以看到她背部唯美的取消,一直到她腰窝的地方。

下摆很长,一直谨慎的包裹从她膝盖的地方开始扩展,长长的裙摆让她显得更加的高挑,甚至,更加的勾人。

她就是要打扮的万众瞩目,然后冷冷的看着秦梓豪和邱柒柒的狼狈,要让这场婚礼成为上流社会的一个笑话!

她换上礼服之后,给自己换了一个紧致的妆容。

她买了一些高价的奢侈化妆品。

上完妆后的自己,她看到了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岳芸洱,那个总是一脸傲娇的女人。

她深深了看了一眼自己,拿着手包,踩着高跟鞋离开的家门。

和这里格格不入穿着,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坐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交通工具有些LOW,但她真没钱租辆豪华的私家轿车了。

出租车把她送到了目的地。

驿城郊外的一个高级高尔夫球场,有钱人的婚礼大多喜欢在这里举行。

她从出租车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向了婚礼的入口位置。

出示请帖,送礼金。

她也报了一个红包。

但里面没装钱,她也不傻,本来就不是来祝福的。

她把红包给了工作人员,在奢华的签到墙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岳芸洱”。

然后把签字笔递给下一个宾客。

她没有转头,打算签完字就走,身后的人却迟迟没有接过。

她蹙眉。

一回头。

一回头,就看到了何源。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

冷冷的看着她。

她咬唇。

何源还真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是岳芸洱,从背影真的没有认出来,如果不是看到她签字墙上的名字,可能就这么擦肩而过了。

他本来也只是来替夏绵绵送礼金的。

准备签了夏绵绵的名字就离开。

然后,就这么看到了岳芸洱。

岳芸洱是完全完全想象不到何源会来。

以何源的性格,他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秦梓豪和邱柒柒的婚礼上,绝对不可能,所以这样的见面让她很尴尬。

尴尬的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穿着是不是有问题。

她勉强拉出一抹笑,“你也来了。”

“你不也是?!”何源讽刺,“来祝福他们?”

岳芸洱潺潺的笑了笑,“我们的目的应该不一样。”

岳芸洱想何源可能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记仇的何源了。

商业上的一些应酬,他现在成熟到可以拿捏分寸,所以可以很坦然的来这里参加婚礼。

“你什么目的?”何源问。

她咬唇,紧捏着手包。

此刻当然不能说。

而且也真的不想让何源知道她要做什么坏事儿。

他怕她鄙视,甚至瞧不起。

“亲眼见证自己最爱的男人娶另外一个女人?”何源依然讽刺。

就当是吧。

她直接将签字笔给了旁边的工作人员。

今天都走到了这一步,就没想过要放弃。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大步离开的背影。

脸色沉得有些难看。

岳芸洱真的是没有羞耻心嘛?!

穿成这样,还想让秦梓豪看到她的美丽然后后悔没有娶她吗?!

他笑得很冷漠。

还真以为,这个女人已经不喜欢秦梓豪了!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男人,她真的是属“蠢”的嘛?!

------题外话------

哒啦哒啦。

这是我们小耳朵的第一次反击哦!

祝成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