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诚实坦白她的一切!/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源,你放开我,你是什么东西,放开我!”邱柒柒被一股蛮力捏得生痛。

何源一个用力,直接将邱柒柒推了出去。

推出去后。

邱名伟连忙接住自己的女儿。

他怒视着何源,“你是谁?秦家的亲戚?!”

“不是。”何源冷漠。

“我邀请你了吗?你是那个集团的?你是那个企业的!”邱名伟狠狠的说道。

“都不是!”何源一字一句。

“你怎么混进来的,你和岳芸洱是一伙的!是岳芸洱带你进来的是不是!”邱柒柒怒吼,“何源我真是看不起你,以前被岳芸洱耍成那样现在还这么被他引诱,你真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和你没关系!”何源说,脸色一冷,“你只要记得,这个女人,不是谁都可以打的!”

“你威胁我?!”邱柒柒愤怒无比,“你是个什么货色,你居然敢威胁我,你们这对狗男女,早晚天打雷劈。”

“至少报应没你们这对狗男女来的快!”何源说。

那一刻怼得邱柒柒面红耳赤,一句话说不出来。

今天的一切,一定都是这两个人一起合伙弄搞出来的一定是!

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绝对不会!

何源也没有再搭理这一家人,一把拉过旁边站着的岳芸洱,直接走向了他的轿车。

邱柒柒看着他们的背影,气得直跺脚。

她居然被这两个穷人欺负,她居然会被他们欺负。

自从她当上的富人之后,她就发誓,她再也不会被任何欺负,特别是穷鬼!

她一定要亲手弄死这对狗男女!

一定要!

邱名伟看着何源背影的那一刻反而有些沉默。

总觉得这个男人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半会儿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到底见过吗?!

何源根本不再注意身后的视线。

他拉着岳芸洱,将她直接塞进了副驾驶室。

自己回到驾驶室,一脚油门直接开了出去。

整个过程,岳芸洱突然变得很沉默。

刚刚那个激动到何源都觉得有些诧异的女人,此刻突然安静得就像空气一般,甚至感觉不到她身上的一点点气息。

和邱柒柒对峙的时候,不还是一脸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吗?!

让他误以为,上一秒他看到的女人只是他的幻觉。

幻觉的好像看到了以前的岳芸洱。

以前,带着她高高在上带着她不可一世的岳芸洱。

车子一路到达他的地下车库。

他下车。

又是从副驾驶直接拉过岳芸洱,紧握着她的手,走进电梯。

走进他的家门。

他把她带到沙发上。

然后,去拿了医药箱。

她手臂上都是邱柒柒那女人疯狂的抓痕,显得很狰狞。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举动,突然从何源手上拿过棉签和碘伏,“我自己来吧。”

何源看着她的举动。

她一边隐忍着擦拭自己的手臂抓痕,一边说道,“艾滋血液也可以传播。”

何源薄唇轻抿。

岳芸洱默默的给自己消毒,默默的消毒。

清理好了伤口,又给自己涂抹了一点消炎药,默默的把医药箱收拾好。

整个过程,何源就坐在她旁边,冷漠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将医药箱放进了柜子里,回到何源身边,说,“你还想听我解释吗?”

何源眉头微皱。

“如果你想听我就告诉你,如果你不想听我就不说了。”岳芸洱抬眸看着何源。

她那些破事儿,又有几个人感兴趣。

她自己都没兴趣。

“你说吧。”何源开口,淡淡的开口。

她看不到他的情绪。

其实她此刻又有什么情绪呢?!

她心里有一团火,很大很大的火,她想要杀了邱名伟,杀了他为她父亲报仇,但她做不到。

她只能忍。

就像在他父亲去世的那一刻,她看到邱名伟狰狞得意的模样时,她也只能忍。

忍着接受所有。

她说,“我想报复。”

何源眉头一扬。

“我给你说的,我想要钱,我想要过有钱人的生活,其实都是骗你的。我跟着你,我让你包养我,不过就是想要通过你去报复,报复邱名伟一家人,报复秦梓豪。我受够了现在的生活了,我受够了,我不得不承认,我内心很恶毒,我想看到邱名伟一家人都去死,我想看到秦梓豪身败名裂,我想让他们不得好下场!”岳芸洱说。

说得很平静。

但是很容易让人感觉到她内心汹涌的情绪。

即使她隐藏得很好!

“所以你让我包养你,就是为了报仇了?”何源问。

“是。”岳芸洱很肯定。

何源那一刻终究内心还是失落了那么一丢丢。

不过想想。

为了钱和为了报复,好像对他而言都是一样的。

“对不起何源。”岳芸洱说,“我本来没想过要利用你,我甚至本来没有想过报仇,但秦梓豪一直阴魂不散,一直想要对我图谋不轨,我知道他根本不爱我,他不过就是很想看到我一无所有像他俯首称臣而已,但他越是这么做,我也是不想,我宁愿被其他任何男人上,我都不想被他压在身下。”

所以他就是其他任何男人。

何源就这么淡淡的想着。

“而我除了你之外,我不认识任何一个足以对抗秦梓豪足以对抗邱柒柒的人,我只能找你。”

所以选他是因为,别无选择。

何源表情依然很淡。

“我应该很蠢吧。”岳芸洱说,“我怎么可能,推翻得了秦家推翻得了邱家人,我今天做的这些,你不过就是让他们难堪那么一下而已,最后他们还是有钱人,还是上流社会的高贵之人,而我,还会只能遥望他们……”

“你想怎么报复?”何源突然打断她,淡漠的问道。

岳芸洱看着他。

“说说你的计划。”何源看着她的模样,“说说你原本的计划安排。”

岳芸洱咬唇。

“别告诉我,你都没有想过怎么去报复,你就已经在付诸行动了。”

“我想过。”岳芸洱说。

反正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她真不觉得可以隐瞒何源什么。

就算他觉得她蠢,她也已经这么蠢了。

“在秦梓豪和邱柒柒的婚礼上曝光秦梓豪的丑闻是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为了不让他们结婚,我知道他们结婚后,两家的股市又会上涨,我不想他们互利互惠。甚至为了让事件不仅仅止步在婚礼现场,我还让我弟弟通过互联网将他们的视频发布了出去,我想现在应该正在各大网站上疯传,当然我知道以他们的权势,很快可以压下来。”

何源点头,确实买通媒体很简单。

但他也可以让它不那么快压下来。

他说,“你继续。”

“接下来,我打算通过你,进夏氏集团。”岳芸洱说,“尽管可能有些天方夜谭,因为我没有文化没有任何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我甚至没有接触过职场,但如果我不进入职场,我就没办法知道怎么才能够让吉祥电器回到我的手上。”

“你打算花多少时间在职场上去了解,怎么收购吉祥电器?”何源问她。

那一刻显得很认真。

但分明好像带着嘲笑。

岳芸洱咬牙,她说,“我不知道。”

仅仅一个小职员想要收购了吉祥电器,果真都是天方夜谭。

“还是说,你其实是想要好好表现自己,然后讨好了我让我帮你。而帮了你之后,你要自己经营,所以要提前学习职场上的一套又一套是不是?”何源问。

扬眉问她。

岳芸洱有些尴尬。

是。

她又骗了何源。

她其实就是想讨好了何源之后,让何源帮她。

她进职场只是希望提前了解职场上的一切,如果有一天,她需要和他弟弟亲自来管理吉祥电器。

“什么时候可以对我诚实一点?”何源问她。

审视着她的模样,淡漠的问她。

“我怕你会觉得我野心太大。”岳芸洱说。

什么都会胆怯,什么都会小心翼翼。

何源低低的嗓音喃喃道,“野心确实有些大。”

岳芸洱紧咬着嘴唇。

“吉祥电器市值30多亿,让我来帮你收购……”何源故意拉长的语调。

其实也不是那么难。

岳芸洱却听不出来他的意思,她说,“何源,我不为难你。但我希望你现在不要抛弃我。”

何源眉头一扬。

“你暂时别抛弃我,我这次能够对秦梓豪和邱柒柒报复,也是因为你给了我钱,没有你给我的钱我什么都办不到。”岳芸洱说,想得有些激动。

“所以你把我给你的钱全部都用在了……”何源看了一眼她的全身。

岳芸洱咬唇,缓缓说道,“这只是一部分,之前给我的钱我找了个妓女去和秦梓豪上床,花了三万块。”

“还算聪明。”没有让自己去。

“何源,我知道以前我对你很不好,我知道你很记仇,你没有原谅我。”

原来她还知道他很记仇。

他都以为她一如既往地惹他她忘记了!

“但除了你之外我真的找不到任何人帮我了。我会对你很好的,我发誓。”岳芸洱请求的看着何源,就是很怕他突然说终止了这段关系。

那所有想要报复的一切,就全部成了泡沫。

她这次做的也不过就是让自己内心爽了一下而已,最终也不能撼动他们什么。

而她还有可能,会被秦梓豪和邱柒柒重新报复。

这两个人的报复心有多强她清楚得很。

她可能都没办法在驿城好好活下去。

她不甘心。

到现在,越来越不甘心。

“我考虑一下。”何源没有直接答应。

即使清楚自己的答案,还是会故意。

他承认他就是一个记仇的人。

所以对一个记仇的人而言,真的不会轻易选择原谅。

“要考虑很久吗?”岳芸洱问。

眼巴巴的眼神。

那一刻让何源反而有些发愣。

从突然相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岳芸洱在他面前似乎都在故意的强装隐忍,看不出来她真实的情绪在哪里,这一刻,他反而觉得岳芸洱是真诚的,真诚的暴露了自己的情绪在哪里。

就是很想很想他可以伸手帮他。

可他还是记仇。

他起身,离开沙发,“看心情。”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他的背影。

她就知道,何源不可能随便答应的。

对何源而言,她这些事情又算什么事情,和他又有半毛钱关系吗?!

他何必引来一身骚。

她其实有些绝望。

那一刻似乎听到何源说道,“今天就住在这里吧。”

“嗯?”岳芸洱看着他,那一刻分明带着,不敢欣喜的表情。

“隔壁。”

“哦。”有些,焉焉的。

“顺便提醒你一句,如果你不想你弟弟被人揍,我劝你让你弟弟赶紧离开现在的住所,找一个至少秦梓豪找不到的地方隐藏一下,否则很容易缺胳膊少腿。”

“我马上通知轩轩。”岳芸洱连忙回神过来。

何源提醒得对。

秦梓豪肯定会找上门报仇的。

她干净拿出电话,拨打。

“轩轩。”

“姐,你上网了吗?你看到了吗?秦梓豪性爱视频传疯了网络,现在大家都在看他的笑话,在秦梓豪结婚当天,太大快人心了,你怎么这么聪明想到这个方法,看看秦梓豪现在有多狼狈!”岳芸轩激动无比。

“你先别看了,我怕秦梓豪报复,你赶紧离开家去你朋友,算了,也别去了。你直接离开驿城躲几天,我给你打点钱过来,当去旅游了。”

“有必要吗?”岳芸轩不在乎的说着。

“很有必要,如果你不想我们的报复大业功亏一篑,你就听我的。”

“好吧。”岳芸轩虽说有些不情愿,但也答应了。

“立刻就走,别耽搁了。”

“好。”

岳芸洱又叮嘱了几句,才不放心的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又给岳芸轩打了一万块。

何源给她的钱,果真又要没了。

她放下手机。

何源早就回到了卧室。

刚刚何源的意思是让她住在这里吧?!

是这个意思吗?!

是让她在他这边躲一下吗?!

秦梓豪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她也不敢去多问,就闷着头,当作何源答应了她借宿在这里,很长的一段时间。

她看着墙壁上的大钟。

刚刚婚礼闹成那样,也没有吃成宴席,应该都饿了吧。

她想了想,去厨房做点吃的。

不知道在哪里听说过,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

尽管她不想抓住何源的心,但她想抓住他的胃,让他把她留在身边烧饭也好。

……

卧室内。

何源关上房门后,就拨打了电话。

“何总。”

“今天秦梓豪婚礼新闻的事情,大肆的播报一番。”

“何总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撤掉这则新闻是不是?”

“嗯。”何源点头。

“好,如果秦氏打电话过来,我会玩电话关机的。”对方一口答应。

“谢了。”

“何总客气了。星耀媒体大股东是你,你是背后老板,当然你说了算。”那边很坦然的说着。

何源淡淡一笑。

他都快忘了,跟着夏绵绵这几年,收入越来越高之后,他也开始自己做投资了。

做了些小投资,因为眼光高,就变成了大投资。

其实夏绵绵也知道,他个人旗下有很多产业,但夏绵绵放话说的是,死都不会让他离开去自己创业,他投资她不管,但他的职位就一定要是夏氏集团执行CEO,雷打不动。

当然如果何源自己要走,夏绵绵其实也是拦不住的。

但何源不会走。

不是因为夏氏惊人的年薪,而是有些人情,他舍不得。

他的一切都是夏绵绵给的。

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记仇。

其实……他更感恩。

他放下电话。

低头看了一会儿手机。

看的是此次的新闻报送。

岳芸洱可能自己都不会知道,自己的个人报复行为其实已经引起商场上的惊天变化……

当然,前提是在他的推波助澜之下!

------题外话------

今儿心情不错,嘿嘿。

爱你们么么哒。

最后一天月票再不给,宅就撞死给你们看!

怕不怕?

就说你怕不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