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答应去夏氏上班/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室内。

何源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

一会儿,听到一个小声的敲门声。

何源放下手下,走向门口。

岳芸洱站在他面前,小声地说道,“何源,我做了午饭。”

何源往客厅看了一眼。

他表情依然很淡。

“你应该没吃午饭吧,婚礼上大家都没吃。”岳芸洱小声地说道。

“嗯。”何源点了一下。

“我用你冰箱里面的食材做了些饭菜,你过来吃点吧。”岳芸洱邀请。

何源没有立刻答应。

就是折磨死人不偿命。

好久。

岳芸洱都觉得何源会放弃那一刻,突然听到何源淡淡的嗓音,“好。”

然后,何源就自若的走向了饭厅。

岳芸洱真的不知道何源是不是冷血动物。

听说冷血动物的反应会慢两拍。

她跟着何源的脚步,走到了饭桌前。

何源坐在,她却站着。

何源看着面前的一副碗筷,他说,“你不吃?”

“我等你吃完再吃。”岳芸洱解释,“艾滋也可以通过唾液传播。”

尽管,一遇到空气就不会存活。

但但凡是人,都会对这种疾病产生恐惧。

所以她有自知之明。

“岳芸洱。”何源突然放下手上的碗筷。

岳芸洱看着他。

“你说你没有和朱鹏上过床。”何源一字一句问她。

“你信吗?”

“除非你又在骗我。”何源说。

“我没骗你,真的没有。”岳芸洱很激动,那一刻非常非常紧张,“我真的没有,我……”

“所以你没有艾滋。”何源总结。

岳芸洱看着他。

她相信吗?!

她相信她没有和朱鹏上过床吗?!

何源忽视她的眼神,甚至不想去看她的眼眸。

岳芸洱的眼眸有毒。

他冷漠地说,“去拿碗筷,我还没有让别人看我吃饭的癖好。”

岳芸洱连忙回神。

她迅速的跑向开放式厨房,然后迅速的回到餐桌上,坐在他对面的位置。

她说,“何源,谢谢你。”

何源喉咙微动。

他低头吃饭。

如果仔细,仔细会发现,这个记仇的男人,薄唇在微微上扬。

吃过午饭之后,岳芸洱很主动地去希望。

何源说了有私人管家但她还是很殷勤。

因为她在讨好他。

他吃完饭之后也没有回到卧室,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一些他感兴趣的科技方面的节目。

岳芸洱洗完碗之后,试探性的坐在了何源的旁边,看他没有任何厌恶的表情,才安心的坐了下来。

坐下来想要陪着他看电视。

看电视……

看……科技频道。

看……探索宇宙的奥秘。

她告诉自己,一定要试着去接受甚至是试着去对何源喜欢的节目感兴趣。

但她真的看不懂。

她觉得是她自己文化不高。

她看着看着,看着看着……

她开始打瞌睡了。

她告诉自己别睡。

但昨晚上几乎一夜未眠,想到今天要做的事情她怎么都睡不着,现在她可以坚持的,她其实挺能熬夜,可看着这种节目,她真的没办法瞪大眼睛,然后然后……就真的闭上了眼。

何源转头。

转头就看到岳芸洱打瞌睡的模样。

她迷迷糊糊的身体在摇晃,摇晃着就靠在了沙发上,睡了。

何源抿了抿唇瓣。

这就是在讨好他吗?!

这就是说要对他很好很好吗?!

连电视都不陪他看。

他还真佩服她对他的好。

他扭头,不去搭理岳芸洱。

那一刻拿着遥控器的手指却不由自主的将电视声音关小了些,却不由自主的起身拿了一床被单,不由自主的给她盖的很温暖,甚至还不由自主的给她换了一个姿势让她睡得更好。

昨晚一切之后,他才又回到沙发上看电视。

几乎看的哑剧,看了一下午。

而当岳芸洱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

天色都开始黑了。

岳芸洱是突然弹跳醒来的。

大概没想到自己会真的睡了过去,她分明是想陪着何源看他感兴趣的电视的。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身上的被单。

是何源帮她盖上的吗?!

她转头,四处打望。

然后看到何源站在开放式厨房里面,似乎是在做晚饭。

那一刻她其实有些激动,激动地从沙发上准备下地。

那一刻不小心缠住了被单,差点没有直接从沙发上摔下去。

何源拿着切菜刀的手顿了一下。

很好。

他流血了。

这就是她说的要对他很好。

何源放下刀,看着手指上的血迹,用清水冲洗。

岳芸洱也急匆匆的跑到了何源的面前,看着何源的手,刚刚想要说的话就咽了下去,脱口而出,“你切到手指了?”

是啊。

拜某人所赐。

“我帮你巴扎一下吧。”岳芸洱积极地说道。

何源看了她一眼。

岳芸洱连忙跑到一边去拿起医药箱,用碘伏帮他消了毒,然后贴上了创口贴。

何源就这么看着她。

包扎完毕之后。

岳芸洱自告奋勇的说道,“我来做晚餐吧。”

何源也没有推脱,就自然而然的离开了开放式厨房。

岳芸洱深呼吸一口气。

总觉得何源这个人真不好招惹。

总是不知道他的点在什么地方。

她低头开始做何源没有做完的晚餐。

其实她不太会做西餐。

但是……应该不难吧。

她煎好两份牛排,放在了餐桌上。

离开了厨房的何源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总是保持着他的距离感。

岳芸洱做完了晚餐之后,走向何源,“可以吃晚餐了。”

何源就放下了优雅的二郎腿,跟着她一起走向餐桌。

岳芸洱和他对立而坐,两个人都有自己的那一份晚餐。

何源慢条斯理的切了一块牛排,嚼了起来。

岳芸洱其实很紧张。

因为西餐真不是她的擅长。

“好吃吗?”她看着他的模样。

看着他就是毫无表情的模样,真不知道到底符不符合他胃口。

他转眸看着她。

岳芸洱咬唇。

总觉得何源的眼神都很有杀伤力。

她硬着头皮,带着期待。

“不怎么好吃。”他说得很直接。

心里,带着些缓缓的失落。

岳芸洱低头自己切了一块。

唔。

好老。

怪不得何源一直在嚼。

她都以为这个男人是故意的。

她有些自责的把头低下。

牛排的火候,她掌握不好,刚刚不应该自告奋勇的。

她想她又惹到了何源了吧。

这个男人好像就是会因为一丁点小事儿而记仇。

她默默的,以为会遭受到何源的一些讽刺。

然而没有。

她等了很久,等了很久,抬头看着何源依然在吃牛排。

吃得还是那般斯文而优雅。

这么老。

她都觉得难以下咽,而他却还是一口一口,吃得不缓不急。

“不是不好吃吗?”岳芸洱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不挑食。”何源说,眼神淡淡的,却就是让人无法忽视,“而且没习惯浪费粮食。”

岳芸洱咬唇。

总觉得何源时时刻刻都在讽刺自己。

莫名就想起一起她还是千金大小姐的时候,有一次跟着何源去学校的食堂吃午餐,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血来潮,就去了,因为没有饭卡所以是何源请她吃的,当时她就很挑剔的,几乎都没吃。

当时她就记得何源好像说过,说浪费粮食可耻。

她默默地,也拿着刀叉吃着自己那一份牛排。

两个人,静静的吃着自己那一份。

也没有人主动开口说话。

岳芸洱总是觉得,何源好像不太喜欢和人说话聊天,嗯,以前读书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喜欢说话,唯一比较有共同语言的时候就是做题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会看到何源和其他学霸一起,神采飞扬。

她好像总是回忆起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何源其实也不是想象的那种书呆子形象。

以前的何源就散发着他自己独特的魅力。

第一眼一般是看不出来的。

她一边想着些事情,一边默默吃着难嚼的牛排。

“明天跟我去夏氏报道。”何源说。

“咳咳!”岳芸洱突然一个激动。

然后,被黑椒呛了一口气。

那种滋味,简直难受到不言而喻。

她眼眶鼻子一下就红透,喉咙处不停的剧烈咳嗽。

何源抿唇看着她。

岳芸洱好久才让自己稳定下来,然后抱歉的说道,“对不起。”

何源转眸。

岳芸洱觉得自己好像又惹到何源了。

她看着他的模样,问道,“你刚刚说我明天……”

“嗯。”何源淡淡的。

就是感觉不到他的情绪所在。

好像也不太愿意提起这件事情。

所以其实他不是那么愿意,但不管如何,他中算是答应了。

那一刻也不敢表现得太过欢喜,就一直默默的兴奋,然后冷静的说,“谢谢你。我会努力的。”

何源点头。

大概对她期望不高。

岳芸洱心情很好。

就算没怎么表现出来,也依然能够感觉到,她无法掩饰的好心情。

某个记仇的男人,眼神中分明闪过一丝,笑意。

吃过晚饭。

岳芸洱连忙收拾着餐具去清洗。

那一刻看到何源突然走进卧室去换了一套衣服,不算太正式的西装,就是比较商务的休闲。

男人一旦有气质,穿什么似乎都很好看。

何源现在就穿了一件深蓝的的休闲衬衣,下身一条卡其色的休闲裤,就莫名觉得很有男人味。

“何源,你要出门吗?”岳芸洱看着他走向大门玄关处,连忙问道。

这么晚了,他要去哪里?!

还要去加班还是……有约会!

何源的脚步停了一下,说,“定制了一套西装,现在去试穿。”

“哦。”岳芸洱点头。

这么晚了才去试穿啊。

想想可能是何源太忙,也没什么空闲时间。

“你要是没事儿,可以去帮我看看。”何源说。

岳芸洱连忙放下手上的餐具,“我没事儿。”

何源看着她急切的模样。

直接低头换鞋,显得很冷漠。

岳芸洱连忙请洗手,取下围裙,就狗腿的跑了过去,急急忙忙的换了鞋子跟着何源出了门。

何源开车,她坐在副驾驶室。

轿车驰骋在夜晚璀璨的街道上。

何源突然开口,“会开车吗?”

“不会。”岳芸洱摇头。

何源明了的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

车子停在了一件国际大商场。

岳芸洱之前来过,买了花车里面的一套高级内衣,但她忘记拿过来了。

她跟着何源的脚步直接走进了一间高级西服专柜。

以前她爸也在这家定制过西服,因为实在不便宜,所以他爸每次定制的时候都会带着她和她母亲一起给他参考,那个时候她爸还很臭美,总是在镜子面前,不停的让她和她妈说他帅,恭维他,那个时候她和她母亲老是故意打击他。

现在突然觉得眼前有些涩。

然后就看到何源换上了西装,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瞬间收回情绪。

她看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笔直的穿在他的身上,很正式的一件,显得何源一丝不苟。

他不太言笑,斯文的镜片眼睛下总是散发着睿智的光芒,总之第一眼被人就会觉得这个男人城府很深。

而这套黑色西服,更是增添了他独有的内敛气质。

通俗一点的形容词就是,显得很闷骚。

骚得很有逼格。

岳芸洱嘴角一笑。

她居然能想到这么形象的词语去形容面前一本正经的何源。

何源从落地镜前看到了岳芸洱的一丝笑意,他薄薄的镜片下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

岳芸洱立刻收好笑容。

她真的没有嘲笑他。

“很好看。”她连忙说,“很适合你,很稳重,很成熟,很帅。”

后面那个形容词。

何源当她在恭维自己。

其实岳芸洱说的是真的。

帅不是一定要长得倾国倾城的。

何源的帅就是一种独有的魅惑。

很难形容。

何源脱下了西装,让工作人员整理好在指定时间送到他家里去。

岳芸洱那一刻有些懵逼。

既然都可以亲自送上门了,为什么何源还要亲自来试穿,在家里试穿不就很好吗?!

下一秒就知道。

因为何源还要购买。

他带着岳芸洱走在国际商场里,她跟着他后面。

也不知道何源要买什么。

她就跟着他走进了一间带着职场又不同于规规矩矩设计的反而有些时尚风的高级品牌店。

何源在男士区挑选,工作人员热情的介绍,岳芸洱也很认真的在帮他看,总觉得好像每一件都挺适合何源的,就看他个人喜好了。

这么想着。

何源就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选了一件灰色衬衣和深棕色休闲裤,去试穿。

岳芸洱在外面等着他。

觉得有些无聊,就逛到了同一间店面的女装区。

女人天性爱逛街,即使她很久没有这么逛过了,但也真的抵挡不了好看衣服对她的诱惑。

她看了一些。

服务员在旁边不停地介绍。

说得她都开始有些冲动了。

她看了看衣服的吊牌。

好贵。

“小姐,这套一定很适合你,你身材这么好,穿着很肯定很好。这套看着偏职场,其实穿在身上反而不像其他套装那样很有局限性,这套离开办公室一样能够穿出来不一样的味道。”

“算了……”

“你可以试试,要是不喜欢就算了,我只是个人觉得,真的很适合你。”服务员真的很会推销。

岳芸洱就在她的哄骗下,对,她觉得她就是被骗了,所以才会迷迷糊糊的真的换上了那套时尚OL风的套装。

然后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何源也已经换好了衣服的眼神。

她不是想让他买的。

她觉得有些尴尬。

此刻服务员还一个劲儿的说很好看很适合她。

那种情绪是由衷的。

她知道很好看的,但不好意思问何源开口,她对着服务员是说道,“感觉穿着有些太紧绷了,我再看看吧。”

“小姐你身材这么好,就是姚裹着才有味道,何况我们看着真的一点都不紧,刚好把你的身材展现出来,很有味道。”

岳芸洱默默的把衣服换了下来。

走出换衣间的时候何源已经在结账了。

岳芸洱也没多看,就看着何源提着一个购物袋,想都没想,里面会有她的衣服。

------题外话------

小宅今天在迪士尼,上海。

心情很美丽,爱你们。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