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记仇的某人,真不应该揭穿他!/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勾搭上何源的?”吴小欣问。

问得真的很露骨。

岳芸洱抿唇。

她说她爬上了何源的床,吴小欣会不会直接给她两巴掌!

“脱光了衣服往何源床上爬了?”吴小欣很不齿的说道。

岳芸洱沉默。

你都知道了,还问。

但她死都不会承认的。

这种事情,就是要宁死不屈。

“岳芸洱,我倒是没有看到你还有这能耐!怎么着,朱鹏满足不了你,其他男人满足不了你!”

岳芸洱本来不想解释的。

但想了想,开口说道,“我和朱鹏没发生过关系,所以我没有艾滋。”

“哼。”从鼻子里面发出来的不屑。

“我做过筛查了,没有。你不放心,我可以把检查单给你。”

“不用了,我没兴趣知道。”吴小欣说,“对你的事情我都没兴趣。我告诉你岳芸洱,用下流的手段得到的东西不会有好下场的。你最好清楚你自己到底什么身份,别以为爬了何源一次两次床就可以得到他什么,你别做梦。”

“我没有。”岳芸洱解释。

“我还真是小看了你岳芸洱。”吴小欣狠狠地说道。

岳芸洱在吴小欣面前就觉得好像低人一等。

其实职位什么的,社会地位什么的,倒是其次,重要的是,她确实勾引了她的男人。

她内心深处会过意不去。

所以她觉得,她应该会对这个女人无条件容忍。

所以那一刻她什么都不说,就感受着她不爽的脾气。

“出去吧!”吴小欣似乎也不想和岳芸洱多说什么,一声令下,让她离开。

岳芸洱点头。

她往外面的大办公室走去,然后走向了那个空闲的办公桌。

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电脑,文件夹各种办公用品。

她其实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就打开了电脑,然后依然茫然。

周围也没有人招呼她。

大家看上去好像都很忙。

而她闲得完全没事儿干。

她这么无所事事了好一会儿。

吴小欣从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对着她手下的几名员工干练的说道,“开个短会,十分钟后会议室。”

“好。”所有人连忙放下手上的事情。

“对了。”吴小欣离开的脚步顿了顿,她对着岳芸洱说道,“你就不用参加了。”

“那我做什么?”岳芸洱脱口而出。

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吴小欣就这么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显得有些尴尬。

“你做什么不是来问我,而是问你自己!”吴小欣丢下一句,直接走了。

看上去风风火火还很有魄力。

岳芸洱咬唇。

早知道就不问了。

她坐回到办公室的位置上,没人通知她做什么,会也不让她开。

她能做什么。

她只能发呆。

发呆。

面前突然有人放了一沓文件。

岳芸洱看着一个同事,看到了她工作证上的名字,谢婷婷。

她友好的一笑。

谢婷婷没有半点表情,说,“把这些资料复印了,吴主管说半个小时后要,你记得不要搞乱了,一分一分都是按着顺序来,知道吗?”

“好。”

谢婷婷交代完就准备离开。

“谢老师。”岳芸洱突然开口。

谢婷婷不耐烦的看着她。

“请问复印机在哪里?”

谢婷婷带着很是不耐烦的口吻说道,“前面直走右转一个小房间。”

“谢谢。”

谢婷婷走了。

岳芸洱抱着厚厚一沓资料。

总算有事情做。

她兴奋地走向了小房间,然后找到了复印机。

但是,她不会用。

她研究了一会儿,确实搞不来。

她放着资料去外面寻找帮助。

看了一圈,就又看到了谢婷婷。

她连忙跑过去,“谢老师,我不会用复印机,能不能麻烦你教我一下。”

谢婷婷无语的看着她。

如此鄙夷的眼神。

一边从自己位置上站起来一边说道,“你看上去岁数也不小了,不像是才上班,你这都不会?!”

“我今年27岁。”岳芸洱连忙友好的介绍自己。

“谁稀罕知道你几岁!”谢婷婷很傲娇。

她带着岳芸洱走到复印室,对着岳芸洱说,“把你的资料给我,给你演示一遍,你看清楚了,我不重复第二遍,马上吴主管开会了。”

“我认真学。”岳芸洱连忙点头。

点头那一刻,转头去拿自己随手放在一边的资料。

猛地一晃。

她的资料呢。

谢婷婷有些不耐烦的催促,“快点快点!”

“我的资料不见了!”岳芸洱大声的说道。

谢婷婷脸上难掩的不耐烦,“我说你就不能少点花样吗?”

“真的不见了!我记得我放在这里的,这里的。”岳芸洱指着旁边的一个小桌子上。

“你放这里了?!”谢婷婷那一刻声音大了些。

“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我滴个去,你赶紧把这个关掉!”谢婷婷连忙指着旁边的正在运作的碎纸机。

岳芸洱手忙脚乱的找到了开关。

谢婷婷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看着岳芸洱,“你傻吗?你把这么重要的文件放在这里,这里你知道是专用碾碎机的位置吗?放在这里的文件,清洁阿姨都会定期来处理!”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谢婷婷气死,她连忙从碾碎机里面拿出来,看着已经碎了一半的资料,完全是欲哭无泪。

“怎么了?!”房门口突然响起吴小欣的声音。

谢婷婷惊慌的连忙将资料放在身后。

岳芸洱也这么看着她。

“怎么了,不是让你开会吗?!”吴小欣声音有些冷,“对了,刚刚给你让你复印的资料,开完会就放我桌子上!”

吩咐完吴小欣转身就走。

“吴主管。”谢婷婷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刚刚的资料不小心被放进碾碎机里面了,有没有电子档我重新打印……”

“你说什么!”吴小欣声音一下提高了很多倍。

此刻正往会议室走的几个同事都忍不住顿足看了过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全都是何总签过字盖了章的原始资料文件,你说你碾碎了!”吴小欣完全是怒吼。

谢婷婷支支吾吾,“是她才来,不知道放这里的文件是要送碾碎机的……”

“岳芸洱!”吴小欣直接把怒火放在了岳芸洱的身上。

岳芸洱低着头。

知道自己做错了,所以忍着被骂。

“第一天上班就给我捅这种篓子,你故意的吧!”

岳芸洱依然不说话。

“你哑巴嘛?!”吴小欣激怒。

吴小欣的下属都大气不敢出。

谁都知道吴小欣,才来上班几天而已,脾气却很不好,工作要求非常严格,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他们办公室的工作氛围自从她来了之后别提多压力了,此刻谁都不敢说话。

“我不是故意的。”岳芸洱小声的说道。

“这是借口吗?”

“你现在骂我也没用,你只能给我说,我要怎么弥补!”岳芸洱看着吴小欣。

很平静。

其他人都忍不住对才来的岳芸洱刮目相看。

完全是崇拜。

私底下大家都叫吴小欣女魔头的。

吴小欣冷笑了一下,“捡起来,全部重新贴好!”

“好。”岳芸洱答应。

“没弄完不准下班!”

“好。”

吴小欣丢下一句话,就往外走了。

其他同事只得跟着她的脚步。

谢婷婷把一堆破纸递给岳芸洱,“慢慢弄吧。”

岳芸洱深呼吸了一口气。

对于她这种无所事事的人,有点事情做还不会觉得那么尴尬。

她抱着那堆已经破碎的纸张,回到座位上,然后开始一条一条粘贴。

做得好很认真。

所有人开完会回来,岳芸洱还在做。

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了。

她也在做。

下午上班,她依然在做。

到快下班的时刻。

“何总。”有人突然站了起来,非常恭敬地叫着。

大老板突然来到他们下面几楼了,简直是受宠若惊。

所有人那一刻听到声音,也都全部都站了起来。

毕恭毕敬。

岳芸洱也放下手上的碎纸,站起来。

何源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是扫了一眼岳芸洱,其实算是扫视了一下整个大办公室,直接走进了吴小欣的小办公室里面。

办公室房门关上。

“哇喔,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总裁耶。”有人突然兴奋。

“我也是我也是。”另外一个附和。

“比远看好像更帅耶。”

“是啊是啊。”

“话说总裁找我们主管做什么?”有人诧异。

“不知道。”另外一个人疑惑,而后突然想到什么,“总裁和我们主管不会是……”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那一刻似乎都心知肚明。

怪不得主管这么横行霸道,原来是有后台。

而且突然凭空而降本来就很奇怪,现在一下就了然。

心想着以后怕是更不敢惹他了。

所有人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岳芸洱也往吴小欣的办公室看了一眼,她低头继续弄自己的东西。

也不知道要做到几点。

太多碎条了,她要一个一个核对然后粘贴。

此刻办公室内。

吴小欣看着何源,“什么风把我们何总吹来了?该不会是岳芸洱那阵风吧。”

“你来夏氏好几天了,看关心一下你的工作情况不行?”何源反问。

“就怕你口是心非。”吴小欣说着。

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岳芸洱那个贱人。

“怎么样,还习惯吗?”何源问她。

“不习惯能有什么办法!”吴小欣说,“你还能帮我减轻工作吗?”

“我不是你的直接领导。”何源耸肩。

吴小欣笑了笑,“算了,我也只有任劳任怨的命,天生命苦,不像某些人,可以通过关系进来,然后还能表现得一脸无知。”

何源当然知道吴小欣指的是岳芸洱。

他坐在吴小欣的对面,随口问道,“她惹你了?”

“何总,你把岳芸洱安排在我手上,你是故意整我的吧,今天来第一天把我要复印给你们高层领导准备的资料拿去粉碎了,我真的是欲哭无泪!”

“什么资料?”

“这次我们夏氏周年庆的一些计划安排,还有对外的一些邀请项目申请等,大多数都是你签过字的,还有其他高层领导的签字,现在全没了。”

何源眉头微皱,“怎么处理的?”

“岳芸洱粘贴了一天了,我也不知道她结果如何?”吴小欣说,“如果今天没有弄好,我明天就只有被我顶头上司骂得狗血淋头了。何总,你是不是讨厌我啊?”

何源看着她。

“要不是讨厌我,怎么会让岳芸洱到我这里来上班,你明知道我们天生犯冲。”

“她没上过班,没带过职场,有你看着我放心点。”

“何总,你和岳芸洱之间……”

“没什么。”何源说,“同学之间的举手之劳。”

吴小欣当然没有那么好忽悠。

她绝对姚想办法弄走岳芸洱,还要让何源讨厌之至。

“不打扰你上班了。”何源说,“你忙。”

吴小欣送何源出门,然后走过大办公室,送他进了电梯。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她。

吴小欣也没给任何人眼神,就转眸看了一眼此刻在认真粘贴的岳芸洱,暗自冷笑着,走进了办公室。

岳芸洱粘贴了很久。

她揉了揉自己肩膀。

好酸痛。

她看了看时间。

大家都开始陆陆续续下班了,但她面前明显还有很多。

下次一定要小心翼翼了。

心里这么嘀咕着,又开始暗无天日的粘贴。

也没有人过问也没有人帮忙。

夜晚越来越深。

整个大办公室内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还要多久?”安静无比的环境,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岳芸洱差点没有跳起来。

她直直的看着面前的何源。

他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她一脸茫然。

“还要多久?”何源带着不耐烦。

“可能还有会儿。你还没下班?”岳芸洱惊讶的问道。

何源看着她单纯的目光,淡淡然,“刚加完班,路过看办公室还有灯光,所以进来看一下,谁在浪费电。”

“……”这抠门。岳芸洱拉出一抹笑容,故意说道,“你的电梯是直达6楼而不是直达底楼的啊?”

何源脸色一沉。

好吧。

岳芸洱不应该拆穿他。

就应该相信他是路过。

她说,“你不用等我了,我可能要有点晚。”

“你觉得我在等你吗?”何源问。

很明显的好不好。

岳芸洱嘴角带笑。

“你继续加班吧。”何源转身就走。

岳芸洱看着他的背影。

有时候觉得何源好像也不是那么坏。

她低头正准备重新粘贴,耳边听到了脚步声。

岳芸洱看着离开的何源突然就走了回来。

那一刻什么话都没说,抓起岳芸洱面前的碎纸,放进旁边的一个文件袋里面,拽着她的手就走了。

岳芸洱莫名其妙。

她又惹到何源了。

她不敢反抗,跟着何源的脚步,坐进他的小车。

岳芸洱木讷的看着他。

看着他有些诧异的举动。

“我不喜欢半夜有人敲门。”

“哦。”岳芸洱点头。

“我睡眠很宝贵。”何源继续说。

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然后还一个劲儿辩解。

“而且我饿了。”

“啊?”岳芸洱看着他。

“肚子饿了,你不回去给我做吃的吗?!”何源突然有些冒火。

大概是……

找不到更好的借口了。

“哦。”岳芸洱点头。

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坏。

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心口好像有些暖。

她看着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可能也是因为自己好像被拆穿了什么有些不爽。

他发动车子。

刚发动车子准备离开。

岳芸洱突然凑到他脸上,本来是打算在他脸上印下一吻的。

单纯的只是想要感谢。

那一刻,何源突然转头。

她就猛地一下,亲在了他的唇瓣上。

很主动的,然后碰在了一起。

------题外话------

好啦,今晚等着,宅让你们疯狂!

你们不应该尖叫不应该呐喊吗?!

啊啊啊啊~

爱你们,(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