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心有暖意/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轿车内。

岳芸洱有些尴尬。

她只是想要略表感谢,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何源今晚做的一切都是在对她好。

等她下班。

等她回去。

她嘴唇嘟在他的唇瓣上。

她突然就感觉到他不动了,就这么看着她,亦或者,感受着她的唇瓣。

他们彼此看着彼此,时间过了一秒两秒三秒。

岳芸洱主动离开,还未开口说话,就听到何源低沉的嗓音说,“继续。”

继续。

就像那天那晚,她主动亲他主动和他发生关系一样。

声音也是这般,仿若带着魔力一样。

她离开的唇瓣就又这么亲了上去,这次没有一动不动,而是嘴唇非常非常柔软的,在他的唇瓣上摩擦亲吻,然后有用小舌头舔着他的唇瓣,慢慢滑进了他的嘴唇里,然后找到他的舌头,舔舐,纠缠。

她亲的很认真。

就是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献。

慢慢的。

她的舌头被他抵触着回到了她的口中,他的舌,来到了她的领域,继续纠缠,疯狂纠缠。

她那一刻甚至有些踹不过气。

她的手忍不住抓住他的西装,她怕自己会憋死过去,又怕反抗了何源他生气,那一刻只能抓着他的衣服在忍着。

忍着。

他终于放开了她。

那一刻,她忍不住松了一口大气。

差点就憋死了。

而她的这个模样,分明直接刺激到了某人。

岳芸洱心口一怔。

她直直的看着何源,看着他脸色冷漠的瞪着他。

“不喜欢?”何源问。

“不是,我只是刚刚……”

“不喜欢亲我做什么。”何源反问她。

她觉得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没有不喜欢,真的没有。我刚刚只是因为太投入忘记了呼吸,所以才会在离开后大呼一口气的。吻技很好。”

何源眉头一扬。

“我没骗你,真的。”岳芸洱一脸坚定。

何源依然没什么表情。

他转头,开车。

开车回去。

岳芸洱现在大气都不敢出,就怕一个表情动作就又惹到了何源。

这个男人很记仇。

她默默地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很安静。

何源开着车,不快不慢。

但这一刻,心情似乎不错。

车子到达停车库。

岳芸洱跟着何源走进电梯,然后走进他的大门。

他输入密码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1209。”

“什么?”岳芸洱诧异。

“密码。”

“哦。”岳芸洱点头。

又是她的生日。

和他的手机锁屏一样。

她要不要多想。

“别多想。”何源一盆冷水扑了过来,一边进门一边补充道,“我之所以告诉你密码,是不想有个人莫名其妙的在我的门口睡着,邻居会误以为我有虐待倾向。”

邻居?!

这里基本都是一层两户,另外一户在另外很长的走廊外。

一年半载碰不到一次!

好吧。

岳芸洱觉得她不应该戳穿何源,戳穿了受罪的是自己。

她跟着他走进家门,很自然的把包和文件放在一边,就去厨房做饭。

她没忘记何源说他饿了,要吃晚饭的。

何源看着她的背影,眼眸看了一眼她拿回来的文件夹,不动声色的直接拿走,然后走进了自己卧室。

岳芸洱看着他的背影,也没发现什么,很认真的一个人做着晚餐。

不知道何源是不是专程吩咐过,知道她不太会做西餐所以冰箱里面其他食材居多。

她随便挑选了几样她拿手的,烧着晚餐。

时间有些长。

一个人做饭本来就比较花费时间。

吃饭的时候都已经晚上十点了。

而何源走进卧室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何源好像还是不太喜欢和她单独相处。

她默默地想着,走向卧室敲门。

一会儿。

门打开。

“吃晚饭了。”她婉婉一笑。

何源点头。

岳芸洱先去餐桌旁边等他。

等他坐在座位之后,自己才跟着坐了下来。

总是在他面前小心翼翼。

以前的岳芸洱很霸道。

何源没表露任何情绪,拿起碗筷吃晚餐。

何源吃着她做的晚餐,三菜一汤,但一句话都没说。

岳芸洱也不知道合不合他胃口,忍不住问道,“好吃吗?”

“比昨晚好点。”何源冷漠。

“那你最喜欢吃什么菜?”岳芸洱问。

“我不挑食。”何源直言。

岳芸洱抿唇。

总觉得热脸去贴了冷屁股。

她只是希望给他做他喜欢吃的。

“挑食对身体不好。”何源说,“看看你自己。”

“……”她怎么了?!

她承认她从小到大都挑食。

人的口味是真的无法改变的,这些年过得这么不好,她不喜欢吃的东西,还是不吃。

就如面前的这份土豆丝,她真的很不爱。

“瘦不伶仃。”何源突然补充。

岳芸洱就知道从他嘴里听不到什么好词。

那一刻却也忍不住嘀咕,“女人瘦不瘦不是看体重的。”

“所以是看什么?”何源问。

岳芸洱脸有些红,还是说了出来,“胸。”

说完。

她就看到何源的视线放在了她的胸上。

这么直白的目光,她也会有些不自在,尽管两个人其实都已经睡过了。

该看的,全都看了。

该摸的,也都摸了。

“你的算什么号?”何源问。

“什么?”

“尺寸。”何源说,“在女人之中。”

“你感觉不出来吗?”岳芸洱瞪着眼睛看着他。

不是可以和吴小欣对比的啊。

吴小欣的应该没有她的大。

女人很喜欢观察,还很喜欢对比。

“所以你是想让我现在感觉一下吗?”何源说。

“……”

“不要总想些不健康的事情。”何源一字一句,“影响食欲。”

她想什么了?!

她什么都没想啊。

她看着何源,看着这个男人的大气凛然。

所以是她的不对了。

反正都是她的不对。

岳芸洱低着头扒饭。

何源到底为什么这么记仇这么龟毛这么闷骚啊。

而她却就是怂到,不敢反抗。

两个人默默的吃过晚饭。

岳芸洱习惯了,起身就去洗了碗筷。

何源也没有再理她,吃完饭就去了卧室,关上了房门。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房门有些发呆。

何源这么闷的性格,他和吴小欣怎么交往的。

而且两个人……有时间上床吗?!

好吧,她觉得她好像管得太远了。

她低头洗碗,洗了之后又把厨房擦拭干净,那个时候都已经11点半了。

她伸了伸懒腰。

又要开始她的大工程了。

她起身走向玄关处,去拿文件。

疑?!

不是和包放在一起的吗?不会是下车的时候没有带吧?!

岳芸洱实在想不起来了。

她连忙走向何源的卧室,敲门。

何源开门,眼神中分明带着不耐烦。

岳芸洱说,“何源,我没打算打扰你休息的,我的文件袋好像放在了你的车上,你能给我车钥匙,我去拿文件吗?”

“你说的是这个吗?”何源突然抬手,手上拿着那份她的文件夹。

“是是是。”岳芸洱点头如啄米,“怎么在在你这里。”

何源没回答她,将文件夹直接递给了她,然后猛地关上了房门。

岳芸洱总觉得自己那一刻差点就撞在了门上。

何源的心情真的有些阴晴不定。

她连忙拿着文件夹,也没看就回到了自己卧室,然后准备趴在卧室的简易书桌上粘贴,打开文件夹那一刻整个人就惊呆了。

所有一份一份,全部都粘贴好了,甚至还按着顺序,也都完毕归纳好了。

是何源帮她做的?!

她惊讶。

不只是惊讶何源的举动,还惊讶他的速度。

她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才粘贴了一半,而何源就用了2个小时不到?!

心口……又开始有些暖了。

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的温度,此刻就这么渐渐的在自己心口此起彼伏。

何源这种男人,是不是就是典型的,闷骚腹黑男。

岳芸洱抱着文件夹,有一种拥有了全世界的感觉。

------题外话------

好了,开始猛更的节奏了。

期待吧期待吧。

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