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你当我是摆设的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

岳芸洱又是早早起床,早早起来做早餐。

何源起床打开房门,就能够看到岳芸洱的身影在厨房中忙碌,然后很快会做好丰富的早餐。

然后两个人一起吃早餐。

阳光总是很好。

总是透过模拟照耀进来,照耀在他们身上,落下晶莹剔透的光芒。

“何源,谢谢你。”岳芸洱突然开口。

总觉得这段时间总是在感谢何源。

他好像帮她做了很多事情。

“谢什么?”何源问。

就是故意在装不知道。

岳芸洱说,“你昨晚帮我把文件都粘贴好了。”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太蠢的样子。”

“……”她那里蠢了。

“那么两份文件,需要花这么长时间。”何源说着,分明带着嫌弃。

不是两份好不好。

是很多份。

“何况,就算是签字盖章的,你难道不会重新打印电子档拿来让我签字吗?”何源问,“我这么大个活人在你面前,你当我摆设?!”

“……”还可以这样?!

没人告诉她啊。

何源知道为什么不说。

岳芸洱有些委屈,“那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还要辛苦帮我粘贴?”

“我只是想证明给你看,就算是粘贴,也比你的工作效率快了几倍。”

得了,你傲娇。

岳芸洱什么都不想说了。

第一天上班其实就真的够委屈了。

她咬着唇,吃过早饭之后默默的跟着何源去上班。

总觉得她做什么,何源都会打击她。

她什么都不想问了。

她坐着他的车,又是在离公司一定距离下了车,然后自己再徒步走了进去,打卡,和同事一起挤进电梯。

刚走进办公室,谢婷婷连忙过来,“主管找,脾气不太好,你自己个儿保重。”

岳芸洱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放下包,抱着文家走进吴小欣办公室。

吴小欣抬头看着她,“我昨天是不是说过,没弄好不准下班。”

“是。”

“所以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吴小欣冷漠。

“吴主管,你要的文件我已经重新都粘贴好了。”岳芸洱把文件规规矩矩的放在了吴小欣的面前,“我承认我昨晚是回家做的,可就算昨晚我加班做好了,你一样也要今早才会用,所以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所以你就是这么不尊重你的直属领导的?!”吴小欣讽刺。

她真没觉得不再尊重她。

反而,还很言听计从。

“岳芸洱。”吴小欣从自己的办公椅上站起来,直直的站在岳芸洱的面前,“你就不应该来上班。”

“那是我的事情。”

“可你在我的手下工作!”

“那是何源安排的。”

“怎么了,拿何源来威胁我?”吴小欣冷冷一笑。

“没有。”岳芸洱看着吴小欣,“我诚心实意来上班,也想在你手上多学习些,我想何源把我安排在你的手下自然有他的道理,我希望我们可以和平相处。”

“和平相处?”吴小欣讽刺,“你凭什么让我和你和平相处,你别忘了,你是我的下属!”

“是,主管。”岳芸洱恭敬。

她是下属,所以就应该低人一等。

这些年没学会什么大道理,也没学会什么本事儿才能,唯一学会的就是忍气吞声。

吴小欣看着岳芸洱的模样,看着她逆来顺受反而让她窝着一肚子气发不出来,要是岳芸洱激怒和她反抗,她还能抓着她的小辫子将她赶走,甚至在何源哪里去告她一状,此刻却就是对她无可奈何。

“出去。”吴小欣突然开口。

岳芸洱就听话的离开。

她也没什么脾气。

对吴小欣,各方面原因都不可能有脾气。

她走出吴小欣的办公室,回到座位上。

谢婷婷故意在泡咖啡的时候走过来,“怎么样,被骂了吗?”

“嗯。”岳芸洱点头。

“你看上去不像是被骂了。”这么平静。

“哦,习惯了。”岳芸洱说。

谢婷婷又想说什么。

就看到吴小欣突然从办公室出来。

谢婷婷差点没有被吓到把咖啡杯打翻,连忙毕恭毕敬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吴小欣脸色是不太好,声音有些大,“半个小时后开会,昨天说的纪念品,让你们想了一天了,等会儿会上我需要一个让我可以接受的方案。”

吼完之后,就又关上了房门。

岳芸洱看着她的模样。

这就是职场吗?!

和她想的还真的不一样。

她转头看着其他同事压抑的模样。

果然何源说的没错,职场不是她想的那么美好。

半个小时后。

所有人硬着头皮去了会议室。

岳芸洱想了想,也跟着去了。

吴小欣不是说了要做什么要问自己吗?

她现在就想去见识见识会议是什么。

她坐在了谢婷婷的旁边。

大家等了一会儿,吴小欣冷着脸坐在了中间的位置。

然后扫到了岳芸洱。

本来想要发脾气的,最后忍了忍,对着其他人说道,“想好了吗?周年庆的纪念品。”

所有人低头。

真的是不由自主的全部都低了下去。

岳芸洱觉得还有些好笑。

“谢婷婷!”吴小欣叫着谢婷婷的名字。

谢婷婷一惊,身体抖了一下。

她颤颤的看着吴小欣,“吴主管,我确实没有想到更好的,以往夏氏的周年庆对外的纪念品都是夏氏的logo的黄金勋章,每年都是如此,今年你突然说要创新一时半会儿我们也想不到……”

“所以是我的错了?”

“不不不不是。”谢婷婷连忙说道,舌头都在打结,“我是说现在时间那么紧,就算我们想出来了,可能也不一定赶工得出来。”

吴小欣脸色阴冷。

其实大家都知道,吴小欣不过就是想要做业绩而已,想要趁着这次周年庆然后在领导面前好好表现,所以才把下面的人逼得这么紧。

一时之间,办公室里面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建议。

“又要不花时间又要创新,那就让总裁对每个来参加我们周年庆的嘉宾亲笔写感谢语吧,夹杂着黄金勋章一起,当成伴手礼送给嘉宾当做纪念。”岳芸洱突然开口。

吴小欣看着她。

所有人都看着她。

岳芸洱说,“夏氏周年庆不就是为了表示感恩的嘛!我们送的黄金勋章嘉宾来之后带走就带走了,扔在一个角落可能没有必要都不会拿出来看看,但如果有卡片,特别是总裁亲笔写下的,我相信嘉宾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至少可以看出,我们夏氏邀请他们来参加宴会的诚意以及对这么多年经营合作的感谢。”

会议室依然一片安静。

没有人对于岳芸洱的提议有任何的意见产生。

所有人都像看怪物的一样的看着她。

而后好一会儿。

吴小欣说,“岳芸洱,你觉得总裁的时间不是时间吗?!”

岳芸洱抿唇。

“你让总裁对每个来宾写感谢语,你以为总裁很闲?!”吴小欣讽刺的说道。

“我只是提出我的建议,如果不合适就算了。”岳芸洱淡淡的说道。

“以后说任何话之前经过大脑想一想,别让人觉得你什么都不懂。”吴小欣好不给面子。

岳芸洱点头,“好。”

吴小欣不屑的睨了一眼岳芸洱,对着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脸色说道,“纪念品的事情就算了,只是因为时间的原因我不想再耽搁,但明年我希望能够看到我想要的东西。接下来大家把自己手上关于周年庆之前分工的事情做好,谁出了错我就一定问责谁。散会!”

说完,吴小欣先走了。

她一走,会议室才稍微有了点人气。

“真是要被逼疯了。”一个同事忍不住抱怨,“一天真的都要这样紧绷着弦过日子吗?我都要精神衰弱了。”

“我也是。晚上做梦都想着上班的事情。”

“哎。”

三三两两的离开。

岳芸洱也跟着离开。

谢婷婷忍不住打量着岳芸洱,“你不怕吴小欣?”

“怕。”岳芸洱说。

“看不出来啊,她那么说你,你也无动于衷,你怎么练就的?”谢婷婷好奇。

任何人都有自尊的吧。

“就是把她当上司啊。”岳芸洱笑了笑,“上司不是说什么都是对的嘛,她骂我也是对的。”

“你的修为我等简直望尘莫及,佩服佩服。”谢婷婷不禁感叹。

岳芸洱只是这么淡笑着。

其实当自己知道自己在吴小欣手下工作时,她就做好了全部准备。

她捉摸着,何源可能都是故意的。

明知道吴小欣很不爽她,故意让吴小欣跟前,就是为了折腾她的。

何源记仇。

那男人又拉不下面子自己报复,所以让他女朋友来。

不仅记仇,还很腹黑。

“话说吴主管和总裁到底什么关系啊?”谢婷婷八卦,“总裁还亲自到她办公室去找她,还关门谈。”

岳芸洱没和谢婷婷八卦。

她就算没上过班,也是知道,不该说的话不能说。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又不知道干什么了。

吴小欣也从不给她交代任何工作,对于她这种从来没有接触过职场的人而言,突然就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根本什么都不懂。

她就看着同事的忙碌。

看着他们好像很忙碌的样子。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她看了看来电,一个陌生号码。

她蹙眉,拿起电话茶水间,接通,“你好。”

“是我。”那边传来秦梓豪的声音。

岳芸洱抿唇。

所以她把秦梓豪设置了黑名单,他换了一个号码给她拨打。

“岳芸洱,挺能的啊。”秦梓豪说,“还学会了反击!”

“是啊。”岳芸洱也坦白承认,“这叫以牙还牙。当年你不要我,现在也可以尝试尝试,被别人甩掉的滋味不是?!”

“你以为你这样可以对我有多大影响?!”

“应该还是有的吧。你看你和邱柒柒的婚礼不就吹了吗?!”

“那只是暂时。”

“现在你的口碑也不太好,媒体还在播报你的各种不检点的新闻,话说秦梓豪,你们家不会连危机公关都不会吧。”岳芸洱讽刺。

当然也有关注这几天的新闻。

她本以为早就应该被撤掉的新闻,现在居然还一直有人传播,这倒是让她有些始料不及。

“你少在这里给我装疯卖傻!”秦梓豪说,“你到底都勾搭上了谁?!嗯?!要让我查到了,我真的会让你们死无葬生之地!”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得意,岳芸洱,我早晚会亲手掐死你!”说完,秦梓豪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岳芸洱看着手机。

脸色也有些难看。

秦梓豪现在应该恨他入骨,如果真的被他找到她可能真的会死得很难看。

倒是她自己也很诧异,为什么秦梓豪的新闻可以上这么久。

看新闻上说,这次的丑闻以及这次婚礼的中止,对秦氏和吉祥电器都有着极大的打击,两家股市连续两天都在暴跌。

她若有所思的想着。

又回到了自己办公桌。

此刻办公室里面,突然就没了人。

岳芸洱左右看了看,是又开会了吗?!

她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带着笔到处看了看,推开了一件会议室。

果不其然,大家都在里面坐着。

不同的是,除了吴小欣,还有吴小欣的领导,吴小欣领导的领导,吴小欣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然后还有何源。

这什么形势。

------题外话------

打卡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