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最后一搏(1)混入王宫/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尔戈。

一个无比富饶的国度。

封逸尘他们一行人到了这里,已经三天了。

在五洲地带当时用欧力的交易演了一场戏,大家都非常轻松的脱离了卢老的监控视线,很顺利的汇合然后全部到了阿尔戈,下榻在一家不太起眼的酒店里面,就算不起眼,这里的酒店几乎都是4星级以上,到处都是富豪,到处都是“黄金”。

难怪欧力认准了这个国家。

虽说这个小国还没有驿城的大,但富裕的程度完全是惊人的存在。

欧力要是真的掌控了这个国家,他的财产无可估量,以他的野心,可能还会往周边发展更广,甚至能够掌控更多的权利,到时候铲除身边一些他看不惯的存在,比如卢老什么的,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们在阿尔戈的三天。

三天时间都在暗地里打听阿尔戈的皇庭盛宴。

阿尔戈国家是传统的继承制,皇室掌管着军权和政权。

而阿尔戈现任国王格拉兹斯年迈75岁,妻子无数,子嗣28人,却意外的无一个儿子。

这就让很多人认准了国王的女儿,也是28位公主。

目前已经婚嫁的公主13人,还有15个待嫁中,最最让阿尔戈国王满意的女儿就是莎柏琳娜,今年25岁,适婚年龄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婚配,在格拉兹斯的心目中,没有人能够配得上她,所以从20岁开始络绎不绝求婚无一成功。

而阿尔戈又是一个特别封建的国度。

一度还继承着父母之约媒妁之言的方式,甚至在这种地方,女性出门都是会戴着面罩的,唯有能够看到两个眼睛,在结婚之前所有女性都是不能曝光在男性面前的,没有父母的答应更是不能结婚的。

这里的法律对女性的要求严格甚至是变态的苛刻。

夏绵绵站在酒店外阳台上,就这么看着这里富饶又极度不公平的男尊国度。

封逸尘从后面突然抱着她。

夏绵绵转头,“他们还没回来?”

“没有,今天要想办法拿到请帖,然后才能够克隆请帖顺利混入皇室宴会。”

“哦。”夏绵绵点头。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

自然就是去皇庭宴会中阻止欧力的求婚。

听说,欧力拉拢了国家的大臣,已经有人在国王面前耳边风了。

欧力还真的有可能,会娶了公主。

这种事情他们自然不会让它发生。

国王没有儿子,基本上就认准了莎柏琳娜的继承权。

而这是一个男尊国家,莎柏琳娜即使当上了女王,很多权利最后都会自然而然的转移到自己的丈夫手上,然后落在自己的儿子手上,这就是现实。

没办法违背的现实,欧力的算盘打得很大,野心也很大。

封逸尘将她抱在怀抱里,顺着她的视线,“在想什么?”

“在想这里的人,拥有这么多财富到底快不快乐?”

“你觉得他们不快乐?!”

“我只是不喜欢这里的人太封闭。”夏绵绵回头看着封逸尘,“女人地位太低了。”

“这好像不是你应该思考的问题。”封逸尘靠近她的脖子,在她白皙的颈脖上印下一吻。

“封老师,很痒……”夏绵绵笑,笑着躲避。

封逸尘却很有趣味的一直在她逗着她。

两个人在阳台上打笑,浑然不把几天后可能遇到的危险当一回事儿。

“封老师。”夏绵绵气急败坏,躲着他的进攻。

“嗯?”封逸尘的头埋在她的胸口处,分明在隔着衣服……

此刻显得如此暧昧。

“你再这样,我就兽性大发了!”夏绵绵威胁。

“试试……”他说。

分明就是在引诱。

封老师这可是你自己找的。

夏绵绵抱着封逸尘的头,脸靠近他的脖子,牙齿直接去咬他。

封逸尘身体顿了一下。

下一刻却丝毫没有放开她,而是更加在进攻。

“唔……”

“我们回来了!”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开门的声音。

两个人直接懵逼。

封逸尘和夏绵绵直接放开了彼此。

然后有些尴尬。

尴尬的看着进来的人,看着进来的所有人都这么看着他们。

似乎猫腻到不行。

爱莎翻了翻白眼,“公众场合就不能注意点吗?”

夏绵绵无语。

她转头狠狠地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完全没有做任何解释,甚至是一脸冷漠。

这模样搞得,好像就是她在搞事情一样。

但刚刚,刚刚分明是封逸尘在主动,和她有什么关系啊,她不过就是帮凶。

现在所有人一副她欲求不满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劳资清心寡欲好不好。

封逸尘当然不会做任何解释,他显得很严肃,“怎么样?”

“拿到了。”文川拿出手上金灿灿的请帖。

“大家过来,简单说一下。”

所有人就都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夏绵绵怎么都觉得有些不爽。

封逸尘这厮,敢做不敢当。

客厅中突然就变得很严肃。

封逸尘拿着请帖看了一下,“有二维码。”

“听说去的时候,宾客会全部进行搜身检查,同时会对请帖进行扫描,每个人的二维码都不一样,扫描了之后就会显示持请帖人的照片,工作人员会进行比对,同时匹配后台是否邀请此人,比对成功之后才会能进去。所以请帖是一人一张,也就是说,持请帖人不能带男伴或者女伴,只能是一人一请帖。”

“这么说,一般的克隆请帖方式还不行,还要进入皇族的系统修改后台数据。”

“是这样的。”文川点头。

“我试试。”封逸尘说,“文川负责去把这种请帖做出来,我们现场的人除了白鹤之外,一人一份,爱莎梳理一下名单,给我们每个人安排一个合适的身份,我会加入到邀请名单中去。另外之前就说过,白鹤你要提前先混入皇宫,提前去熟知皇宫的环境。”

“是。”白鹤恭敬地点头。

“对了韩溱。”封逸尘说,“让你徒弟帮我们做的人皮面具她都做好了吗?”

“今天联系过,正在处理。她明天一早的飞机赶过来。”韩溱说,“主要是白鹤的比较复杂一点,因为是要按照固定人的长相来做,她会多花费一点时间,其他人的早就已经做好了。”

“不急,让她一定要把白鹤的做好,不能出任何纰漏,白鹤的身份很关键。”封逸尘叮嘱。

“放心吧,她做事情一向很少失误。”

“嗯。”封逸尘点头,询问,“欧力到了阿尔戈了吗?”

“暂时还没接到文姆的通知,我一会儿问问。”

“注意一定不要打草惊蛇让欧力知道我们来到了阿尔戈!”

“我会通知文姆小心的。”

“其他有什么大家想到的即使说出来,现在分工合作。”

“是。”

所有人各自散开,做自己的事情。

文川拿着请帖出门了。

韩溱在联系文姆还有他的徒弟。

爱莎打开笔记本电脑,在安排他们的一个合适身份。

封逸尘则开始了他彪悍的黑客生涯。

看上去大家都很忙。

唯有夏绵绵。

她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多余的。

她看着封逸尘,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

“放心,你之后还有很重要的工作。”封逸尘连头都没有回,修长的手指一直在键盘上跳跃。

“别说是给你暖床。”

话一出,封逸尘还没有回答。

坐在旁边的爱莎很不爽的看了一眼夏绵绵,然后抱着笔记本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夏绵绵看着爱莎,嘀咕,“夫妻之间的谈话本来就是这样。”

封逸尘笑了笑,没开口。

所有人都在分工合作。

夏绵绵也很坦然的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当地的一些节目。

忙碌了一天。

文川已经妥善找到了制作请帖的所有材料,甚至开始自己动手做了样本出来,克隆得几乎一模一样。

艾琳娜也乘坐飞机来到了阿尔戈,将人皮面具都拿了出来,每个人都有。

爱莎把每个人的身份都安排得合理妥当。

就等着封逸尘黑到阿尔戈内网的网站,把他们的资料信息送进去。

又是一天。

文姆说欧力已经到了阿尔戈,但不知道具体的下榻酒店,很有可能直接去了皇宫,据说欧力在阿尔戈皇宫有一定的特权。

总之,就是没办法提前暗杀他。

所以一切都要等待宴会现场。

白鹤已经提前去了,作为守卫,会提前熟悉环境提前走位提前做好一切准备,这个提前,刚好给他们传递回来了所有的信息,所有人都在对皇宫的一切进行熟悉,甚至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最后所有人会坐在一起讨论,讨论如果被暴露的一个逃跑路线。

一切很紧张。

准备就绪。

封逸尘已经打开了皇宫的内网,将他们的身份加上。

文川弄好了每个人的请帖,就等着今晚的宴会了。

因为身份各不同,一早就各自离开了,各自下榻酒店,以另外一个人的身份住了进去。

封逸尘和夏绵绵还是一起。

艾琳娜因为不参与晚上的行动,所以和他们留在了一起。

下午时刻,就有人送了礼服来。

封逸尘是一件黑色的西装。

他脸上是一张外国人的脸,棱角分明,看上去还很帅,配上封逸尘挺拔的身高,半点都看不出来他亚洲人的感觉,倒是……

夏绵绵审视着他,“封老师,我觉得还差一样东西。”

封逸尘回眸。

“汗毛。”夏绵绵一字一句,“你汗毛太浅了,外国人都是很茂盛的。”

封逸尘给了她一个白眼。

夏绵绵笑了笑。

倒是真的也没有人会去看他的身上,他毕竟穿着西装。

她眼眸微动,看着镜子面前的自己。

是一张当地人的脸。

当地人就是亚洲人,所以长相没什么特别,身材身高也不需要有太多的要求,艾琳娜做的脸皮又很逼真,瞬间就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自己。

她换上了一件大红色的礼服,身材很好,很勾人。

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是那般绝配。

“汤姆。”夏绵绵开口。

封逸尘看着她。

“你的名字不就是汤姆嘛?真是太俗了。”

“总比你的好。”封逸尘回呛,“阿滋滋噜滋。”

“……”不明白当地人为什么会有这种名字。

她听着自己都要疯。

两个人互相嘲讽了一番。

到了晚上6点。

瞬间变得严肃,然后一起挽着手出门。

封逸尘看着艾琳娜,“在我们回来前,哪里也不要去。”

“我知道。”

封逸尘点头,离开。

两个人坐进了一辆加长型劳斯莱斯轿车里。

夜晚的阿尔戈更加的繁华了,仿若到处都闪烁着黄金一般,璀璨得耀眼。

他们一路到了目的地。

下车前,封逸尘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微微一笑。

封逸尘抿唇。

这是在给彼此肯定。

大门口的门卫为他们打开了车门。

封逸尘下车,然后牵着夏绵绵下来,对着门卫礼节性的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一起走在了红地毯上。

阿尔戈皇宫的皇家宴会人不多不少,宴会的高逼格却可以秒杀……至少夏绵绵觉得她见过的所有。

他们跟着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走到了检验口。

封逸尘和夏绵绵分别拿出自己的请帖,一个一个进行扫描和搜查。

而后,放行。

当然不可能不紧张。

尽管知道封逸尘做事情从不会有任何失误。

他们一起又穿过了一道富丽堂皇的红地毯,最后走进了一个辉煌大气的皇家宴会大厅!

如此磅礴气派,给人的第一眼就是震惊。

难以形容的视觉冲击。

封逸尘忍不住在她耳边,显得很亲昵的说道,“收回你那没见过世面的小眼神,注意保管好自己的口水。”

夏绵绵赶紧舔了舔嘴唇。

然后知道,被骗了。

她看着封逸尘,带着情绪,“对未知没有见过的辉煌有些心里触动是很正常的人体反应,你不觉得你太冷血了点吗?”

“我只知道我能学会控制。”

“哼。”夏绵绵不爽。

她不过就是有些贪财而已。

她说,“欧力果然比卢老有野性,卢老再辉煌,也辉煌不过一个国家。我觉得我现在眼前看到的全是钱!”

“所以卢老才会畏惧欧力的发展。”封逸尘说。

“要是欧力真的得逞,别说卢老,我都会嫉妒。”夏绵绵直白,“黄灿灿的都是黄金啊!”

封逸尘无语的笑了笑。

这女人是有多贪财。

两个人走在宴会之中。

然后看到了白鹤,穿着黑色西装,在一个角落看着宴会厅的所有人,显得很严肃,就算看到他们那一刻,也只是一个眼神一闪而过,完全陌生人的存在。

也看到了文川、爱莎和韩溱。

大家进来得都很顺利。

封逸尘又带着夏绵绵缓慢的往另外一边走去。

欧力还没来?!

两个人都在不动声色的打量。

打量中也真的是发现了宴会的奇特。

宴会中,结过婚和没结婚的女人一目了然,结婚的女人会放下自己的面罩同时可以换上比较暴露一点的礼服,没结婚的人全副武装,穿着当地的衣服,但会根据衣服的质量色彩以及样式来推断她的一个出身地位,对于已婚妇女也有区别,嫁给了外国人的已婚女性在穿着上就会比较大胆,比如夏绵绵这种,嫁给本地人的还会传承他们的传统,除了取下面罩,依然穿着他们保守的服装。

大厅中人来人往。

不是很多。

封逸尘和夏绵绵身体同时紧了一下。

迎面走来的就是欧力。

欧力身边就跟了他一个得力助手,他今天也穿得很讲究,一件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西装的纽扣是金色的,和皇室需要的奢华相得益彰,领带是大红色,大红色在阿尔戈不仅代表着热情还代表着真诚,同时领导是花色玫瑰纹路,爱情的向往很明显。

他脚上穿着透亮的黑色皮鞋,走路带风。

甚至是从封逸尘和夏绵绵身边,疾步而过。

两个人都不由得往他离开的方向看去,看着他急速的走向了宴会厅中的一个男人,两个人交谈了一番,欧力就直接跟着他离开了宴会大厅,走离了他们的视线。

封逸尘和夏绵绵回眸。

“他去哪里?”夏绵绵问。

“刚刚和欧力交谈的是阿尔戈的大臣撒理,他一直在给欧力搭线和皇室接触,而欧力可以娶柏莎琳娜,他是关键。目前撒理在国王的心目中地位很高,是国王很信任的大臣之一,如果撒理极力推荐欧力,欧力的机会就会很大,甚至,可以确定。”

“现在还是去单独见国王吗?”

“有可能。”封逸尘点头,回眸看了看周围,淡淡地说道,“还很有可能,国王会答应了他们的婚事,毕竟欧力在皇室的表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所以我们得趁着今晚,把公主暗杀了是吧!”夏绵绵总结。

“是。”封逸尘点头,“没了公主,他的婚事就告一段落了!”

“好。”夏绵绵默默的点头。

欧力要是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可能会哭死!

------题外话------

继续打开。

爱我要大声说出来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