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最后一搏(2)偶遇莫修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逸尘和夏绵绵又在宴会大厅慢步走着。

好一会儿。

整个大厅突然变得安静无比。

很显然,国王要出来了。

所有人都严肃无比,看着国王专用通道走出来一行人,国王带着皇冠,旁边跟着他的王后,以及3个王妃。剩下其他王妃没有资格参与,后面跟了5位公主,其中一位就是柏莎琳娜,因为5位公主都是待嫁婚龄,所以全部都掩盖得非常严实,不只是看不到脸长什么样子,就是身材长得怎么样都不清楚,大约只能看到一个身高。

国王驿来,所有人都恭敬的欠身行礼。

“非常感谢你们来参加我阿尔戈国的皇家盛宴!”国王开口,即使年迈75也依然中气十足,“阿尔戈国一向热情,好客,今晚的盛宴各位均不必拘束,随意尽情。”

现场响起掌声。

而国王在几句简单的开场白之后,也不再多说,而是直接让自己的往后王妃以及公主一起,在人群中一一和来宾交谈,显得很亲和。

夏绵绵看着国王一行人,缓缓也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宴会大厅的欧力。

欧力的视线基本都放在了国王的身上,很少注意到其他。

当然,封逸尘和夏绵绵也不敢一直打量,走走停停和来来往往的人进行礼节性的交谈。

“我去那边汇合一下白鹤。”封逸尘在夏绵绵的耳边嘀咕,“你多走动走动,看看周围的环境,但别引起了欧力的注意。”

“嗯。”夏绵绵点头。

封逸尘放开了夏绵绵,走向了一边。

夏绵绵就在大厅中,游走。

封逸尘让她熟悉环境自然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劫持公主这种滔天大罪,一旦被抓不需要任何审判斩立决。

她抿着唇,那一刻似乎是看到了柏莎琳娜离开了国王的身边,不动声色的往一边走了过去。

她眼眸一紧。

看着她往一个角落走去,看上去似乎是在避开别人的视线,走向了一边。

夏绵绵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封逸尘去了哪里,想了想,缓慢的跟上了柏莎琳娜。

总觉得,柏莎琳娜有猫腻。

她跟得不紧。

表情还要显得非常自若。

柏莎琳娜走向了宴会大厅并连着的一个后花园,后花园几乎没什么人,当然有守卫。

柏莎琳娜一出现,就示意让守卫褪去。

守卫恭敬,然后离开。

夏绵绵站在后花园的门口处一脚,默默的观察着她奇怪的举动。

而后。

一个男人从夏绵绵面前经过。

夏绵绵看了一眼,回眸,看上去并不在意。

男人走向了柏莎琳娜,两个人似乎是交流了一些什么,时间不长,男人很快离开。

夏绵绵回头看了一眼柏莎琳娜,看着她似乎擦了擦眼泪。

如果没有理解错,应该是在哭。

她抿唇,依然站在那里喝着美酒,正打算离开,突然就看到欧力走了过来。

夏绵绵不自觉的捏紧了红酒杯。

即使知道欧力不会发现她,而且欧力此刻也不可能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还是会忍不住有些紧张。

她刚觉得欧力从身边走过,直接走向了柏莎琳娜。

“公主。”欧力温和的开口。

夏绵绵抿唇,还真是难得听到欧力这么低声下气。

柏莎琳娜看着他,没有任何回应。

“我是欧力。”

“我知道。”

“国王准备将你许配于我。”

“在我父王没有公开宣布之间,你只是候选人之一。”柏莎琳娜狠狠的说道。

“事实上,我最有竞争力。”

“我根本就不喜欢你。”

“可这里的婚配都是父母之言。或者公主想要违背这样的传统孤立而行?”欧力淡淡的反问。

“这里的婚配还有一条规则。”柏莎琳娜狠狠的说道,“婚配前女子不能和任何男子交谈。”

欧力无语的耸肩。

柏莎琳娜直接越过了欧力。

夏绵绵忍不住笑。

所以欧力也吃了闭门羹。

而且如果没有猜错,柏莎琳娜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就是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欧力算是第三者?!

她默默的想着,转身去找封逸尘。

在大厅中转了一圈,正在诧异封逸尘在哪里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回头。

回头那一刻,看到了封逸尘无比严肃的表情,“想办法立刻离开这里。”

“怎么了?”夏绵绵明显感觉到他神情的无比严肃。

“皇宫的内部系统发现了我的黑客数据,刚刚已经通知了所有的守卫,开始进行了排斥,为了不影响到整个宴会并引起恐慌,没有对外宣布,但我们已经成为了目标,你想办法离开,我现在去通知其他人,白鹤会暗中保护你,注意点。”

“嗯。”

封逸尘就走了。

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是这样,不会拖泥带水也不会有太多的儿女情长。

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

这个时候直接肯定是走不出去的。

她咬牙。

左右环视,锁定目标,打不过去。

然后显得非常不故意的,和一个女人相撞。

她红酒杯里面的酒几乎都洒在了她白色的晚礼服上。

夏绵绵惊慌无比,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对方显然也有些不爽,但也没有发脾气,表现得很大气,“没什么。”

“我陪你去洗手间,帮我你擦拭一下吧。”夏绵绵过意不去。

对方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两个人走进了洗手间。

夏绵绵小心翼翼的帮她擦拭,她自己也在用力的擦拭,但显然效果不明显。

“算了。”女人没办法的说道。

擦也擦不干净了。

“对不起。”夏绵绵显得很是内疚。

也会知道来参加这种皇家盛宴的真的是非富即贵,随随便便一个人的来头也真的会吓死的人那种,而这种大人物是最不能丢了身份的,她完全可以想象她的尴尬和无奈。

“没什么,你也不是故意的。”对方淡然,即使能够感觉到她内心的不悦。

应该是因为身份所以不可能发飙。

“你要是不介意,我把我的礼服脱给你。”夏绵绵说,“我们看上去穿差不多的型号!”

对方看着她,审视了好一会儿,“你确定?”

“我反正也要走了。”夏绵绵肯定,“如果你不嫌弃。”

“总比这样好。”女人说道。

而后,两个人就在洗手间换了礼服。

夏绵绵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皇宫肯定已经锁定了他们的长相和服饰,她这样出去很容易就会成为目标,所以……

她得换一个样子出去。

那个和她换了衣服的女人,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洗手间外。

女人直接走向了那个大厅中的男人。

就是一眼就可以看到,就是那么的器宇轩昂完全不可忽视。

她走过去。

男人转身,看着她的衣服。

“刚刚不小心和人碰撞到将衣服弄脏,对方为了表示歉意所以和我更换了。红色不适合我吗?”她问。

“不是。”男人淡漠。

对她总是很冷漠。

“阿修。”女人说,“都和国王谈完了吗?”

这里是男尊女卑无比严重的国家,男人之间谈国事儿的时候女人自然不能在旁边站着,所以她很自觉地离开了他们,本来是打算随处看看的,结果就遇到了那么糟糕的事情。

好在对方内疚和她换了衣服。

否则她可能会让自己在洗手间呆一晚上直到离开。

“统帅您好。”宴会大厅皇家守卫突然恭敬的出现在了男人和女人面前。

男人转眸。

“刚刚收到消息宴会中混入不明身份之人,为了保证统帅您和夫人的安全,我们非常抱歉的将要先送您们回到安全的地方,现在国王也将离开,随后国王会亲自来找您并对您当面表示歉意。”

“嗯。”男人微点头,眼眸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身边人的红色礼服。

终究置之事外。

“这边请。”皇家守卫无比尊重。

一行人陪着他们离开。

陆陆续续一些重要宾客都被提前安排着离开,宴会看上去依然井然有序。

洗手间里面。

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

她不知道封逸尘他们怎么样。

但她很清楚,此刻越早离开越安全。

她看了看周围,确定洗手间一个人都没有了,才走进其中一个洗手间里面,重重的撕掉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

她将人皮面具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抬头挺胸的走了出去。

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怕。

她怕碰到了欧力。

如果欧力在,一眼就能够认出她,她根本无法逃生。

好在,洗手间本来离宴会大厅的出口不远。

她保持着自己的冷静,到达守卫处。

守卫对着她看了一眼,恭敬道,“请慢走。”

夏绵绵大步离开。

刚离开。

“等等。”身后突然有人叫着她。

夏绵绵心口一紧。

不得不说,这个人的声音还很熟悉。

是欧力。

她心口微动。

不动声色的看着周围的守卫,如果她现在轻举妄动是不是很有可能就会被打成马蜂窝。

她咬牙。

咬牙。

然后看到欧力从自己身边快速走过,根本就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走向了前面的一行人。

一行分明被保护着的人群。

夏绵绵眼眸一紧。

欧力追逐的是那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女人,也就是和她更换礼服的人。

她抿唇,那一刻也不敢松懈,如果欧力此刻转头看她一眼,她就死定了。

所以她连忙换了一个出口。

好在经过打听之后,有几个出口可以离开,她快速的往一边走去。

此刻欧力大步阻止了面前的人离开。

男人和女人都冷冷的看着他。

“不好意思,麻烦留步先不要离开。”欧力直接对着女人说道。

女人脸色明显不悦。

身边的男人开口道,带着很强烈的气势,“请问你是什么身份?”

“你好,我叫欧力,也是来参加皇家盛宴的宾客,现在正在协助皇室搜查不明身份的人。”

“你的意思是我不明身份了?”女人声音高昂了些。

虽然知道这是男尊女卑的国家,但她的身份却不容亵渎。

“为了不诬陷了夫人,还请夫人跟着我来一下……”

“欧力!”身边突然走出来一个大臣。

欧力转头看着他。

“你疯了吗?”大臣声音稍微低了些,对着欧力狠狠道。

欧力蹙眉。

大臣连忙上前,恭敬无比,“对不起莫修远统帅,他不知道您和夫人的身份,惊扰到您了,还请不要介意。”

欧力一怔。

这是北夏国的统帅和夫人。

那一刻也突然有些尴尬。

刚刚接到通知,锁定身份之人当中,显然有一个穿着面前女人的衣服。

他再不敢多言。

“没关系。”莫修远淡然,“都是职责所在,我能理解。”

“真是打扰到您和夫人了,我送您们离开。”

“不用了,皇家盛宴遇到这种情况肯定还有很多需要处理的,不必介意,我带着夫人先离开。”

“您慢走。”大臣恭敬无比。

恭敬无比的还是送他到了门口。

莫修远和南玥椿离开。

坐进了他们的专用轿车。

南玥椿面露不悦,“阿尔戈国的人真是搞笑,居然怀疑到了我的头上。”

莫修远没有说话,即使一目了然事情的原由却就是沉默不语。

南玥椿看了一眼莫修远。

这个男人对她总是如此。

------题外话------

咱们阿修出来打酱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