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爸爸是不是很多女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还真的消失了吗?!

凌子墨看着面前的封子倾,大眼瞪小眼。

这是三天前龙一送过来的。

说这孩子让他先照看着。

他照看封子倾倒没什么,子倾也不是一个调皮的孩子,他也真心喜欢这孩子,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龙一给他的时候什么都没给他解释,他给夏绵绵打电话也是该死的关机,给封逸尘打电话也是该死的关机。

这两个人是真的连孩子都不要了吗?!

关键是。

封子倾还一副很理解自己父母的样子。

这一家人都是奇葩嘛?!

“子倾,小居,上学了。”居小菜温和的嗓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封子倾连忙从凌子墨身边离开。

凌小居也跟着封子倾跑了过去,一把拉着封子倾的手,要和他牵着手一起上学。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身影……

“子墨,你不上班吗?”居小菜转头看着他。

凌子墨才回神,回神跟着他们一起出门。

居小菜送两个孩子上学,凌子墨开车去上班。

到达车库的时候。

居小菜让两个孩子先上了车,准备坐上驾驶室的时候,凌子墨突然一把把她拽了过去。

“子墨。”居小菜一惊。

实在受不了凌子墨偶尔的抽风。

总觉得自己带了三个孩子。

她到底累不累。

“今晚我姑姑让我去她那边陪她。”凌子墨说。

“你去吧。”居小菜就是这么温柔体贴。

“可是我舍不得你。”

居小菜有些脸红。

她当然知道他的舍不得是什么了。

这段时间凌琳虽然已经出院,但时不时的就会耍些小心机让凌子墨过去陪他,还是不能走的一直陪她,居小菜也习惯了。

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凌琳铁定会趁着自己生病,各种占有凌子墨。

她也不是那种非要凌子墨在自己身边的人。

尽管偶尔也会觉得委屈,多数时间还是会以大局为重。

“别闹了,孩子还在车上。”居小菜推开他。

“你过来。”凌子墨拽着居小菜的手就直接将她拉进了后座,然后自己就扑了上去。

“唔……”

居小菜就感觉到凌子墨的各种急切。

总是,时刻发骚。

关键是,封子倾和凌小居还在另一辆车上,她真不想让两个孩子看到少儿不宜的画面。

而此刻的两个少儿就这么非常淡定的坐在车后座,聊天。

“干妈被干爹拉去做什么?”

“亲亲。”凌小居非常淡定。

封子倾脸红。

凌小居说,“每天都这样,我爸见着我妈都是这样的。就不明白我妈的嘴唇是不是甜的,我爸那么喜欢,可是我亲过了,一点都不甜,只是有点软。”

封子倾脸更红了。

“我爸爸就会霸占我妈妈!”说着说着,凌小居就有些不开心了。

“说明干爹是喜欢干妈的。老师不说了吗?爸爸就是喜欢妈妈的,妈妈就是喜欢爸爸的,所以才会有了我们的出生。”

“可是老师说爸爸妈妈是爱我们的,我越来越觉得我爸爸只爱我妈妈,他也不会抱着我这么亲。”凌小居就是一脸不开心。

“只有夫妻之间才可以这样吧。”封子倾弱弱的说道。

其实他也不懂。

“我爸爸就是偏心。”凌小居憋着小嘴,一脸不开心。

封子倾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两个小萌货就这么在车上谈着一些大人的事情,居小菜是好一会儿才推开了凌子墨,然后故作冷静地回道驾驶室,回来的时候脸蛋分明很红。

想到刚刚凌子墨还好意思说没自己在身边让她照顾两个孩子辛苦了。

她真的很想告诉凌子墨,有你在身边,是要照顾三个孩子。

居小菜缓缓的呼了一口气,开车离开。

后座中,凌小居和封子倾在聊天。

自从封子倾到了他们家之后,凌小居就不缠着她说话了。

她甚至还觉得不是家里多了一个小孩,俨然是多了一个帮手。

她就一边开车一边听他们的聊天。

“子倾,你说你长大了要娶几个老婆?”凌小居问。

“……”封子倾直接被她的话堵死。

“三个够吗?”凌小居拿出自己的小手,比划着三根手指头,可爱无比。

“我只需要一个就够了。”封子倾小声的说道。

“一个就够了啊?!不是应该越多越好吗?”

“不是的。”封子倾说,“你看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是一人一个。”

“哦。”凌小居似懂非懂,缓缓说道,“但是我那天听到我妈妈说我爸爸的女人都到处都是!”

“咳咳!”居小菜开着车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她什么时候说过了。

她什么时候当着凌小居的面说过了。

“有啊。”凌小居很认真的模样,“上次你给爸爸打电话,你们说了很久,然后你挂断电话就说,凌子墨女人到处都是,好意思说自己什么什么来着……”

居小菜无语,回想。

上次是凌子墨去凌琳那边过夜,为了不让她胡思乱想所以在那边一直承诺一定会守身如玉一定不会让任何人窥视了他的美色一定会力保贞洁。

挂断电话后她就无语的感叹了一句。

没想到就被凌小居给记住了,她分明记得那个时候凌小居在看动画片看得很起劲儿,真不知道小孩子的注意点到底在什么地方的。

“妈妈,爸爸是不是很多女人啊?”凌小居一脸严肃的问道。

“没有,妈妈随口说说的。”

“妈妈是大骗子!”凌小居嘀咕。

居小菜真的是没法反驳。

“只从妈妈和爸爸好了之后,妈妈就变坏了,妈妈还不喜欢我了,妈妈就喜欢爸爸……呜呜哇……”凌小居说,那一刻就突然又哭了起来。

哭得撕心裂肺的。

也不知道这妞的眼泪是怎么来的。

封子倾都突然被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就泪流满面的凌小居吓了一大跳,“小居,你别哭了,别哭了……”

居小菜习惯了,反而很淡定。

“我以后一定要找很多老公回来爱我关心我……”凌小居边哭边说。

居小菜也难得纠正教育了。

你要找很多老公回来反正最伤心的也不是她。

让凌子墨怎么怄气去。

她不管了。

凌小居把后座吵闹不止的凌小居和封子倾送去了幼儿园。

看着封子倾和凌小居小小的个子走进幼儿园,才觉得好想完成了一天中最大的事儿,还能松口气。

她转身回到小车上,想了想,给岳芸洱拨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居律师。”

“你的官司已经定了开庭时间,是下周一,到时候记得上午9点准时到法庭。”居小菜提醒。

“好的,那我还要准备什么吗?”

“该准备的这边我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有什么需要我会给你拨打电话的,到时候见。”

“谢谢你居律师。”

“别客气。”居小菜微微一笑,“拜拜。”

“拜拜。”

岳芸洱挂断电话,微松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相信居小菜,就是觉得这个官司一定会赢。

钱对她而言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她真的不想纵容周母的为所欲为,而且有点想让她,得不偿失。

她承认她变得有些坏了。

对那些伤害自己的人,不想仁慈!

“开会!”耳边,突然响起了吴小欣的声音,“五分钟后,会议室!”

所有人立刻放下了手上的东西,连忙拿着笔记本走向了会议室。

吴小欣是一个做什么事情都需要风风火火及时响应的人,不管自己手上有什么事情,都必须立刻听从她的指挥,大家也不敢违背了她,所以迅速的赶到了会议室。

5分钟后,吴小欣走进了会议室里面,看了一圈,说道,“下周五晚上周年庆,公司领导要求我们外联部全程参与,所以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要问我请假,在周年庆成功举行之后,再给我说请假的事情,我们现在目前要做的事情,我做了一个分工,大家按照时间进度,每天都要给我汇报进度。”

会议室鸦雀无声。

吴小欣很认真的一一将工作进行了安排,最后说道,“周五晚上,领导要求我们外联部所有人换上西装或礼服去现场管理参与,公司会出经费给大家买礼服,控制在5000块以下,都可以报销。”

“真的吗?”谢婷婷有些激动,“我们可以参加那么高逼格的宴会,还给我报销礼服钱?!”

“别这么自己小鼻子小眼睛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而且我们去也只是作为工作人员,你别想着就能去玩,到时候事情还很多,现场的工作自后我会详细分工。”吴小欣一脸严肃,“散会。”

“吴主管。”岳芸洱突然开口。

“什么事?”吴小欣表情严肃。

“我看到你刚刚的分工里面好像没有我要做的工作。”岳芸洱直言。

“你是在质问我什么吗?”吴小欣冷然。

“不是。”岳芸洱连忙摇头,“我知道吴主管不给我分配工作是因为我是新人什么都不懂,而周年庆关乎到公司的企业形象半点都不能出错。”

“知道就行了。”吴小欣冷漠。

“我的意思是,既然吴主管没有给我安排工作,之前说的到周五前都不能提出请假的事情,应该对我而言就不那么实用了,所以我希望下周一请假,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个上午就可以了。”

“岳芸洱。”吴小欣脸色冷然,“我说的所有事情都是实用于你们所有人,不管你有没有分工你都没有任何借口请假。散会!”

毫不犹豫,冷漠着直接就走了。

岳芸洱抿唇。

其他人都忍不住看着她。

之前不觉得岳芸洱有什么,看上去还很斯文还很内向甚至觉得是乖乖女的模样,这次几天上班,所有人都怕死了这女魔头,而岳芸洱反而很淡定,女魔头说什么骂她什么,她完全不在乎,这心态完全是秒杀职场老油条啊!

谢婷婷忍不住感叹,“岳芸洱,你可真是女中豪杰,你就真的不怕吴主管吗?你不觉得她一个眼神就能杀人的嘛?你怎么就能够这么坦然的和她公开做对啊!”

“我没有和她公开做对,我只是在说我自己的事情,我和她做对了吗?”岳芸洱纳闷。

谢婷婷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真的是傻人有傻福啊!豪杰,豪杰!”

岳芸洱莫名其妙。

不过她心态确实很好。

她只是很清楚,反正不管做什么,吴小欣都会针对她,她做对做错都是错,她也就淡然了。

更重要的,吴小欣是谁啊,总裁的女朋友,她难道还敢反抗不是。

反正她说什么就什么。

不过周一的官司她铁定得请假。

要怎么请假呢?!

吴小欣肯定不会给她批。

会议室的同事结伴往办公室走去,岳芸洱也跟着他们一起。

对于岳芸洱这种作为上司通常骂的角色,一般很容易混入同事之中,大家都会觉得她没有攻击力也就不会有利益上的冲突,不存在威胁性就能够成为朋友,这就是职场。

“话说你们觉得吴主管多大岁数了?”有人突然嘀咕。

“不知道耶,看着不老,但行为举止又觉得不像是年轻人。”谢婷婷说,“但不管怎样,可以当上主管,而且是空降,应该也有30了吧。”

“我们总裁好像才27岁耶,这不是老牛吃嫩草吗……”

“她27岁。”岳芸洱突然开口。

“什么?!”谢婷婷回头看着岳芸洱。

“27岁。”岳芸洱说。

所以和何源同年,不是吃嫩草。

“卧槽,比我还小!”谢婷婷低声狂躁。

意思就是每天被一个死丫头呼来唤去的。

“话说你怎么知道?你在人力资源部看过她的简历了?!”谢婷婷好奇。

“因为我们是同学。高中同学。”

“what?!”谢婷婷尖叫。

其他人也这么怔怔的看着她。

“有什么好奇的吗?”

“你们是同学她还这么对你,你不会是她的奸细吧!”

“你觉得我像是做奸细的料吗?”岳芸洱一笑。

“确实不像。”谢婷婷打量,“但人不可貌相,你不会去打我们小报告吧,完了完了,我今天说了这么多她的坏话。”

“放心吧,我不是。她对我这么不好只能说明,我们以前读书的时候关系不好。”岳芸洱说。

“为什么关系不好,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谢婷婷超级八卦。

“也没什么,就是学霸和学渣之间的距离而已。”

“你是学渣?”

“还不明显嘛!”岳芸洱直言。

“不至于因为你成就不好她就这么对你,别说你抢了她男朋友。怎么看这种可能性比较大!”谢婷婷一脸了然。

岳芸洱耸肩一笑。

“真这样啊!”谢婷婷兴奋,“来来来,说说你们之前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话说你们喜欢的那个小男生如何啊?长得帅吗?成绩好吗?你们最后谈恋爱了吗?”

女人八卦起来真的很吓人。

岳芸洱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再说,说总裁的八卦应该容易遭雷劈吧。

她不敢。

“岳芸洱,别这么小气,给大家讲讲你之前怎么和吴主管抢男朋友的啊?以你的姿色,吴主管应该不会是你的对手吧,你看你这小脸蛋你这身材你这气质,吴主管怎么看也没你勾人啊,男人应该不会喜欢女强人……”谢婷婷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因为有人在拍打她的肩膀。

她一转头就看到吴小欣冷着脸站在了她的身后。

谢婷婷那一刻真想一头撞死。

她要辞职。

对,唯有辞职才能够保命!

她完全不敢看吴小欣。

吴小欣的凌厉的眼神就这么在谢婷婷身上上下,那模样就真的要吃了她一般,在谢婷婷鼓起勇气准备说不干了的话时,吴小欣突然脸色阴冷,“岳芸洱,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根本就没搭理谢婷婷。

所以。

岳芸洱又躺枪了。

------题外话------

继续啦,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