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你别丢下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个时候其实他已经刻意和岳芸洱保持了距离。

岳芸洱已经和她的富豪少爷男朋友和好如初了,上课的时候也会偷偷的发短信,发一些情侣之间的短信,偶尔还能够看到她笑,笑得很甜蜜。

而这样的事情时间一长自然也会被老师抓到把柄。

有一次老师就让她起来回答问题了。

岳芸洱自然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偷偷地碰了碰何源,让何源帮帮她。

何源直接将手臂放下了桌子,就是一副完全不搭理的样子。

岳芸洱被老师说了几句,也没对她怎样,让她坐在了下去。

坐下来之后,岳芸洱就很不开心了。

她对着何源很不客气的说道,“你这人太不耿直了,亏我把你当朋友,关键时刻帮我一下都不可以?!”

何源没有理她。

看上去在很认真的听课。

“何源,你什么意思啊,这几天都这样阴阳怪气的,你突然间抽什么风呢!”岳芸洱继续不爽的抱怨。

何源依然没理。

岳芸洱越是没完没了,“何源,你知道你脾气真的很不好吗?你知道你这样真的交不到朋友的,更别说女朋友了,像你这样的性格,你只有孤独终老,你以为成绩好就很了不起吗?情商比智商重要,做人比做事儿重要你知道吗?!我都不明白你才16岁,一天搞得像自己60岁似的,你都不觉得枯燥吗?你都不觉得你人生很没有乐趣……”

何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岳芸洱怔怔的看着何源,这货突然抽风呢!

“何源,怎么了?”老师停下讲课,对着何源别提多温柔了。

这就是学霸的待遇。

“老师,我想换座位。”何源很认真的说道。

“换座位?现在?”数学老师直直的看着何源。

“是,有人打扰到我上课了。”何源说。

数学老师把视线直接放在了岳芸洱的身上。

其他同学的视线也都齐刷刷的看着岳芸洱。

岳芸洱脸皮算是比较厚的了,这一刻也被看得脸红耳赤,很是尴尬。

“你想换哪里?”数学老师温和道。

“都可以。”

“但是目前没有空位……”数学老师看了看。

“老师。”吴小欣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全班同学又都看着吴小欣。

“我愿意和何源换位置。”

“你确定?”数学老师看着吴小欣。

那一刻眼神似乎带着同情。

同情?!

岳芸洱心里很不爽,在这些人眼中,挨着她坐特别的是一件有多糟糕的事情?

“嗯,我确定。”吴小欣说道。

数学老师点头,“既然如此,那就换吧,注意动作小一点,别影响了上课。”

“谢谢老师。”何源礼貌道。

然后,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甚至没有回头看岳芸洱一眼,抱着自己满桌的课本就去了吴小欣的位置,然后非常热情的给吴小欣把她的书本搬了过来。

“谢谢你何源。”吴小歆小声说道。

何源对着她笑了笑。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这对狗男女。

公立学校不是不准早恋的嘛,这两个人这么眉来眼去的,老师眼瞎啊!

吴小欣和岳芸洱变成了同桌。

岳芸洱打量着吴小歆,忍不住开口道,“你喜欢何源啊?”

“在上课时间请不要和我说话。”吴小欣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眼睛就看着黑板,“否则我会告老师。”

岳芸洱翻白眼。

成绩好的人脑袋都有病吧!

她低头,无语的和秦梓豪发信息,一直不停的吐槽这个学校吐槽这里的老师,然后严重吐槽何源严重吐槽吴小欣。

那边和她聊了好一会儿。

而后忍不住说道,“小耳朵,你不觉得你提起何源的次数太多了吗?作为男朋友我都要吃醋了!”

“吃你个大头鬼,我就算是喜欢一头猪也不会喜欢何源。”

“你说我是猪了?”

“噗。”岳芸洱忍不住笑了出来。

秦梓豪总是能够逗她开心。

吴小欣转头看了一眼岳芸洱,带着鄙视的眼神,继续认真听课。

一节课完毕。

岳芸洱放下手机伸懒腰。

上课真累。

她趴在桌子上,那一刻看到吴小欣拿出尺子和圆珠笔,对着她们的桌子在画三八线,当然是55分。

岳芸洱蹙眉看着她。

吴小欣画完之后,说,“以后别越界了。”

“吴小欣你不觉得你很幼稚吗?”

“我实在很怕你打扰到了我的学习。”吴小欣直言。

毛病。

岳芸洱转头。

何源和吴小欣就天生一对吧,这两人以后不在一起真是可惜了上帝对他们神奇脑袋的创造。

就这样。

何源不再是岳芸洱的同桌。

岳芸洱做不来的题再也没有人帮她解了,她有时候也会问吴小欣,毕竟她真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她一会儿就忘了,但是吴小欣是真冷漠,直接丢下一句,“我没空。”

嘚瑟。

岳芸洱不爽,往何源那边看了一眼。

何源此刻在给他同桌讲题,前后左右的同学偶尔也会转过头来听他细润的声音很有磁性的讲着。

她绝对绝对不羡慕。

成绩好有什么了不起。

事实证明,成绩好还是有很了不起的时候。

比如期中考试,她成绩又垫底,回家又被她爸臭骂了一顿,生活费又给她苛刻了不少。

岳芸洱又和她父亲大吵了一架,然后又放下豪言说一定要摆脱倒数第一。

说是这么说。

但她从何学起。

以前她就习惯了依赖何源,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记仇的大爷给得罪了,何源搬走了不和她同桌了不说,连周末家教也不来了,现在在一个班上,何源就当她是空气,有时候两个人在教室相遇,她想打招呼,他就已经侧身离开了。

她到底都做错了什么啊?!

这货怎么就这么不大气。

心里对何源是各种不爽到底,但为了在她爸面前扬眉吐气,她还是在一个晚自习的晚上,主动拿着试卷走向了何源。

何源正在算题。

抬头看了她一眼。

晚自习都没有老师的,但教室异常的安静,特别是这种顶尖班。

“何源,我有道题不会,你能帮我讲一下吗?”岳芸洱主动示好。

何源蹙眉。

斯文的玻璃镜面放射出淡绿色光芒。

“不愿意就算了。”岳芸洱说。

她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

“哪题?”何源直接拿过她的卷子,笔放在了她的试卷上,问道。

然后看到她试卷上的分数时,明显脸色变了好一下。

她也会知道数学只靠32分很丢人。

但她就是立刻很不好啊。

好吧,其实文科也不咋地。

“错题。”岳芸洱说。

何源看着密密麻麻的错题。

“有什么办法,我都不会?!我爸又非要逼我。”岳芸洱崩溃。

何源也也没再多说。

他修长的手指窝着钢笔,一边拿着草稿纸,对着她的错题,一道题一道题的讲了起来。

一讲就是一个晚上。

因为她确实笨,很多时候何源都要回头给她温习公式。

到一张试卷讲完。

自习课都已经下了,班上的同学也走得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何源看了看时间,“你家司机会来接你吗?”

“我和我爸吵架了,他扣了我的司机,让我一天打车上下学。”岳芸洱说着就一肚子气。

何源收拾着自己的课本,“走吧。”

“哦。”

岳芸洱跟着何源一起离开了教室。

教室关上灯之后就显得特别的黑暗了。

走廊上的灯光也很弱,昏昏暗暗的,此刻因为大家都走了,还有些吓人。

岳芸洱忍不住靠近了何源。

何源身体微动,往旁边走了一点。

岳芸洱不自觉的又靠近。

何源又往旁边。

两个人磨蹭着。

何源身体突然一转。

岳芸洱一个扑空。

“啊!”岳芸洱差点就这么栽了下去。

此刻又在正时下楼梯,岳芸洱眼看自己就要从梯坎上摔了下去了。

何源那一刻突然一个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

但也因为岳芸洱的重力导致他跟着岳芸洱一起,就这么栽了下去。

两个人猛地从楼梯上摔在了楼梯下。

岳芸洱痛的龇牙咧嘴。

何源被岳芸洱压在身下,自然更痛,心情也不太好。

他声音冷漠,“你要在我身上压多久!”

岳芸洱似乎才反应过来。

她从何源的身上爬起来,想到刚刚如果不是何源突然的让开,她也不会摔下来。

现在还这么来凶她。

她语气也很不好,“不是你我也不会摔下来。你躲什么躲?!”

“没人走路像你这样,这么宽的地方你非要挤着我!”

“挤你怎么了,我就挤你!”岳芸洱生气的说道,“像你这样一点风度都没有的男人,最没品了!”

“起来!”何源声音有些大,这一刻在安静的楼梯下异常的吓人。

“你凶什么啊,你想吓死我吗?!”岳芸洱惊吓又愤怒,“你以为我很想压你身上啊,瘦骨伶仃的,嗑死我了……啊!”

岳芸洱就觉得身体一紧,突然被何源从地上推了开。

下一秒就看到何源自己站了起来。

何源的性格这么坏,怎么这么坏?!

她狠狠地看着何源,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

何源直接往楼梯下走了。

走得很迅速。

岳芸洱就这么被他丢弃在了楼梯间。

他们的教室在5楼,此刻才下了一楼,她就一个人站在4楼楼梯口完全懵逼。

周围安静到不行。

那一刻感应电灯突然暗了下去。

脑海里面看过的那些教室恐怖片就这么从脑海里面想放电影一样不停的勃发。

她很恐慌。

她很害怕。

此刻似乎还是吹起了冷风,冻得她身体发寒。

怎么办?她根本就不敢一个人走。

她甚至觉得自己一动,身后就会有人跟着她,全身毛骨悚然。

不。

她要打电话让人来接她。

电话刚拿出来。

突然听到了楼梯间的声音。

一步一步,仿若往这边走了过来。

不要,不要……

她看到了一个人影。

一个人影越来越近……

“啊……”岳芸洱尖叫。

她闭着眼睛,不想见到鬼,不想见到鬼。

“你怎么了?”脚步停在她的面前,一个熟悉的嗓音在她头上飘过。

岳芸洱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离开了的何源就走了回来。

那一刻就是忍不住眼眶一红。

眼泪噼里啪啦的就掉下来。

是眼花吗?!

她似乎看到了何源的意思惊慌失措。

她一把抓着何源的衣服,一边说道,“何源,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为什么?!我这么怕黑这么怕鬼,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呜呜哇哇……”

何源懵逼。

他完全没有想到,岳芸洱会怕这种东西。

“你怎么这么坏,你到底是不是讨厌我,你要这么对我?!呜呜哇……刚刚挨着你走路你也不让害我摔得这么痛,现在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我要是吓死了怎么办?呜呜哇哇……”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怕鬼。”

“哇哇哇……”岳芸洱大哭。

何源是真的被岳芸洱搞得无语。

这么大的人,哭得好像个孩子一样。

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就这么站在面前,任由她又哭又骂,最后把鼻涕眼泪全部都擦在了他的衣服上。

“何源你别丢下我了。”岳芸洱哭了好一会儿,才哽咽着让自己停了下来。

“嗯。”

“我们走吧。”岳芸洱主动去拉何源的手。

何源那一刻手指僵硬了。

甚至,连心跳也漏了一拍。

------题外话------

嗯呢,继续继续。

还有很多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