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喜欢你就那么龌龊吗?(必看)/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hat?!

岳芸洱看着何源。

何源刚刚说什么了?!

说喜欢谁?!

何源喉咙微动。

那一刻他眼眶甚至也红了。

他知道不能喜欢岳芸洱,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他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但对岳芸洱就是会情不自禁。

他明知道喜欢上岳芸洱就是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就是拒绝不了。

就是拒绝不了,这个是岳芸洱还一直来靠近他靠近他,他承认他已经受够了。

他也才16岁,很多感情很多事情都都没有经历过。

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岳芸洱直愣愣的看着何源,看着他此刻的情绪,愤怒,难受,崩溃,决裂。

而自己也有些五味杂陈。

她从来没想过何源会喜欢自己。

他不是很讨厌自己吗?!

只要她不主动找他,这货绝对不会主动和她说一个字。

她怔怔的说道,“你喜欢我啊?”

何源没有说话。

“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我,你怎么会喜欢我啊?”岳芸洱傻逼兮兮的看着他。

“我疯了!”何源大声的说道,那一刻激动的情绪明显还在。

“我……”

“你别来打扰我了!”何源一字一句。

岳芸洱看着他。

看着他此刻好像眼眶也红红的。

何源是要哭了吗?!

她那一刻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何源转身直接跑了。

跑得很快。

这次她就算追也不会追到了。

而她总觉得此刻脑袋突然混乱无比。

就好像,怎么都转不过来的感觉。

她一直不明白,何源怎么会喜欢自己的?!

怎么会呢?!

何源要喜欢也会喜欢吴小欣那样的女生才对啊。

“何源走了?”秦梓豪不知何时走了过来,问岳芸洱。

岳芸洱点头。

“那算了,我送你回去吧,他既然不愿意。”

“梓豪,你看得出来何源喜欢我吗?”岳芸洱问。

秦梓豪眼眸一紧,“他给你告白了?”

“也不算吧,就是很凶的告诉我说他喜欢我,我真的被吓了好大一跳!”

“我就知道他对你心怀不轨!以后再也不要靠近他了知道吗?”

“不是……”她反而一点都不厌烦。

此刻还会想到刚刚何源离开的时候,悲壮的模样,反而让她有些心里波动。

“别想他了,他根本就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秦梓豪拉着岳芸洱回到车上,“反正今天也请他吃过饭了,算一笔勾销了。”

“哦。”

岳芸洱那个时候其实也没多想。

也觉得她和何源就这样了。

何源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以后也不敢靠近他了。

殊不知。

第二天。

何源刚走进教室,就被老师叫走了。

当然何源成绩好,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也不会有什么所以也没有人注意。

岳芸洱也是。

何源自己也没想到,办公室里面,等着他的是岳芸洱的父亲和母亲。

他给岳芸洱补习的时候有见过他们。

他们看着他以前会很温和,今天脸色却是无比的难看。

“叔叔,阿姨。”何源礼貌的叫着他们。

“别叫我!”岳芸洱的父亲冷冷的说道。

何源不明所以。

班主任对着何源说道,“何源,你和岳芸洱怎么回事儿?”

何源更加茫然了。

“你知道在学校早恋是不允许的。”班主任说,语重心长的说道,“甚至会被记过。”

“我知道。”

“那你还追求岳芸洱。”

“我没有。”何源否认。

他承认他喜欢但真的没有。

“那你喜欢岳芸洱吗?”班主任问。

何源沉默。

他不擅长撒谎。

“果然是!”岳芸洱的父亲狠狠地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是好学生不会做这种事情,没想到你居然有着这样龌蹉的思想!”

“是岳芸洱告诉你的,我喜欢她?”何源问他。

昨晚他说了之后,今天就被叫到班主任办公室了。

“谁说的不重要,我现在一定要拿个说法才行!我把我女儿放在这里学习是为了让她好好读书,不是为了被人骚扰的!”岳芸洱的父亲很生气。

岳芸洱的目前似乎也很不开心。

“你们冷静一下,何源应该也没有对岳芸洱做什么……”

“要是做了什么还了得,我不打断他的腿!”岳芸洱的父亲狠狠地说道,“我现在不管了,我要见何源的父母,这事儿没有一个好的交代,我绝对死不罢休!”

班主任看了一眼何源,那一刻也有些无可奈何。

谁都知道,校长还有看岳芸洱父母几分薄面,否则以岳芸洱的成绩怎么可能上得了他们班。

他说,“我通知你父母,你先回教室去。”

何源那年16岁。

没办法为自己做任何事情,没办法请求班主任牵扯到他的家人。

他离开了办公室,回到座位。

岳芸洱趴在教室里面看玩手机,当时本来是班主任的课,现在就变成了自习,教室里面还有些说话声,大家很兴奋老师不在。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然后沉默的在教室里面等待。

等了差不多一节课的时间。

何源又被叫去了办公室。

此时他母亲都来了,他父亲的工作不能随便离开,而现在除了他母亲,校长都来了。

“校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家何源一直都是好学生好孩子,你们都知道的,他年年成绩第一,怎么可能会早恋,怎么可能会骚扰女同学……”何源的母亲不相信地说道。

“成绩好就是一切了吗?!”岳芸洱的父亲说道,“这位夫人你果然太肤浅了!”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我家何源绝对不会!”

“那你问问他是不是喜欢我女儿!”岳芸洱的父亲狠狠地说道。

何源的母亲看着他。

何源没有回答。

何源的母亲那一刻眼眶一下就红了,“何源,你!”

好明显的失望在他母亲眼眶里。

他真的从小到大都是他们的骄傲!

“好了,也别吵了。”校长开口道,“按照学校规定,何源肯定是要记过的,这种事情我们学校绝对不允许发生!”

“记过就行了吗?我觉得应该开除!”岳芸洱的父亲狠狠地说道。

“这……”其实校长也很为难,因为何源是要给他们学校出成绩的。

“不行,不能退学!”何源的母亲连忙说道,“他才16岁,退学了怎么办?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教育他的,绝对不会再有这些思想,校长给你何源一个机会!”

“不给点教训就不会记在心里!”岳芸洱的父亲毫不妥协。

“校长……”何源的母亲看着校长,“何源成绩一直很好,你给他个机会,他一定会改正的,何源,你快开口说话啊!”

何源那一刻,第一次想要叛逆。

他没有叛逆期,但现在,突然很想。

很想转身就走。

他并不觉得喜欢谁有错。

为什么,会被说得这么难堪。

“何源!”何母一巴掌打在了何源的身上,真的有点恨铁不成钢。

“看看看,到现在都不知道悔改!”岳芸洱的父亲冷漠无比。

何源看着他母亲急红的眼眶,抿紧了唇瓣。

何母看何源无动于衷,连忙又对着校长说道,“求你给何源一次机会好不好,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好好地教育他的,求你了求你别给他退学……”

那一刻,何母激动到差点都要跪下来。

班主任也都看不过去了,“何源,你想让你母亲怎样?!”

何源看着自己母亲,看着高高在上的岳芸洱的父母,看着焦急的班主任,连校长都有些焦虑,似乎对这件事情很为难处理。

如果是一般的家长可能不会。

因为是岳芸洱的父母,所以校长不敢得罪。

他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不会再喜欢岳芸洱了!

对着岳芸洱的父母保证。

“对不起就可以了吗?我实在无法接受这种人和我女儿一个班级!”岳芸洱的父亲狠狠地说道。

“但是退学真的有些过了,何源整体还是好学生……”校长也在为何源开脱,当然不想就真的把何源退了。

“当然我也不是完全不通情理的人,既然你们都说何源是好学生,我也可以接受不让他退学,但至少也要让我看到他的诚意!”岳芸洱的父亲说得很坚决。

校长连忙说道,“你想何源怎么做?”

“第一,我要何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对我女儿有任何龌蹉的思想,再也不会靠近我女儿一步。”岳芸洱的父亲大声地说道。

校长看着他。

所有人都看着他。

岳芸洱的父亲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继续说道,“第二,何源不能再在这个班级上课了,调去其他班,否则其他任何方式的解决方案我都不会答应!”

“第二个倒是没什么,但是第一个会不会太……”现在的孩子,哪里可能没有自尊心,校长担心地说道。

“我说了是两个!”岳芸洱的父亲说道,“校长,不给孩子点教训,他是不知道悔改的!”

校长有些为难。

何源的母亲此刻已经忍不住一直在哭。

一直在哭得很伤心。

何源觉得,他受点委屈真的没有什么,但他真的不应该让他母亲这么难过。

而在权力面前,他母亲真的无能为力。

岳芸洱的父亲可以左右校长,但他们不行。

他说,“好!”

校长看着他。

“按照他说的,我都做。”何源一字一句。

岳芸洱的父亲冷声道,“好好吸取教训!”

说着,就带着岳芸洱的母亲走了。

办公室里面就剩下了何源,何源好的母亲,班主任还有校长。

校长有些无奈的拍了拍何源的肩膀,“希望不会影响到你以后的成绩。”

然后也走了。

何源陪着自己母亲离开。

刚走出办公室。

“啪!”何母一巴掌直接打在了何源的脸上。

很响亮。

何源喉咙微动。

“你真的很让妈妈失望!”

“对不起!”

何母直接走了。

那一刻是真的因为自己的儿子而感觉到难堪。

很难堪。

何源停留在走廊上,他默默地回教室。

那一刻看到了抱着班上作业本的吴小欣。

吴小欣显然被惊吓了。

看着何源那一刻想要上前安慰,但何源从她身边冷冷的走了过去。

何源回到了教室。

回到教室,开始收拾自己的课本。

他不会再留在这个班级了。

他一本一本的收好,不能放在书包里面的就抱着,抱着直接走出了教室。

“何源,你要去哪里?!”同桌看着他的举动,忍不住大声问道。

这一句,所有人都发现了何源的异样。

更多的声音问了起来,“何源你转学了?”

“何源你去什么地方读书?是保送了哪里吗?”

大家都还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也没有回答,抱着东西就走。

岳芸洱也被何源的举动吓到了。

突然就离开,突然收拾自己的东西就离开。

她咬牙,完全是想都没想的就冲出教室,跑向何源。

“何源!”她叫他。

何源脚步停了停,而后直接往前走。

“何源,你去哪里啊!”岳芸洱冲上去,直接挡在了何源的面前。

何源看着她,冷冷的看着她。

岳芸洱那一刻真的看到了何源眼中的仇恨。

“你怎么了?”岳芸洱心口一惊,那一刻声音都小了很多。

“我喜欢你就那么龌蹉吗?”何源问她。

“什么?”

“我喜欢你就是那么龌蹉的一件事是不是!”何源突然发飙,狠狠地问岳芸洱。

龌龊到,要让他如此难堪的地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了,突然这么吓人这么凶!”岳芸洱惊吓。

此刻何源离开教室也不远,有同学似乎经过,然后很快,全班同学都涌现在了走廊上,所有人看着他们两个。

看着从不发脾气的何源此刻很生气。

看着岳芸洱有些惊吓过度。

“别靠近我!”何源又是那么一句,厌恶的话。

岳芸洱莫名其妙。

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何源对她如此生气。

她到底做了什么啊!

她那一刻忍不住去拉何源,想要问个明白。

手刚碰到他的手臂,何源猛地一下直接推开了他,力气很大,甚至那一刻,直接将手上抱着的一沓书仍在了岳芸洱的身上。

岳芸洱真的被何源弄得很痛。

全班完全是被惊吓。

何源发脾气原来这么吓人。

大家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觉得岳芸洱毕竟是女生,而且从头到尾都是何源在生气。

“你疯了吗何源,你疯了吗?!”岳芸洱吼,吼着吼着眼泪就出来了。

何源脸色依然很难看,他狠狠地对着岳芸洱,“滚!”

说得真的很厌恶!

岳芸洱眼泪就顺着眼眶不停的往下!

她干嘛要去关心何源。

她真的是疯了才要去关心何源,才要去自取其辱!

她就这么看着何源连书本都不要了,直接就走了。

留下全班就这么看着何源,看着他的异常。

然后有女同学过来安慰岳芸洱。

大家其实都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何源为什么要走,何源为什么要给岳芸洱发脾气,何源为什么好像变了一个人。

然后第二天早上早操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了。

因为何源,全校第一名的何源当着全校师生,在做检讨。

检讨他不应该早恋不应该骚扰女同学不应该在学习的年龄做影响学习的事情。

虽然没有说早恋的对象,但那一刻全校都知道是岳芸洱了。

何源和岳芸洱的事情一瞬间就在在全校闹得沸沸扬扬。

版本很多。

有些人说何源暗恋岳芸洱。

有些人说岳芸洱也是喜欢何源的。

很多很多……

何源被转去了普通班级。

最新的一次考试成绩,从全校第一名跌落在了全校第一百三十六名。

下降的幅度有些惊人。

何源又被叫去了校长办公室,直接威胁他如果成绩没有回来,会考虑让他退学。

他点头,离开。

往教室走去。

岳芸洱是鼓起了很大勇气,才去何源的教室门口等他的,看着他来,主动上前,“何源,我想和你谈谈……”

何源当没有看到她。

直接从她身边走过。

“何源,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我父亲会突然去找你,我没给他们说你喜欢我的事情……”

何源依然当没有听到。

“何源你成绩下降那么多,我……”

何源顿足,回头。

岳芸洱那一刻甚至有些惊吓。

何源说,“岳芸洱,我求你离我远点好吗?我求你了。”

声音很平静,甚至真的带着乞求。

这一刻她甚至很希望何源怒吼她,像前面几次那样给她发脾气。

“谢谢。”何源甚至还道谢了。

他走进了教室。

岳芸洱就站在他们班的教室门口。

全班都看着她,看着何源。

岳芸洱咬着唇离开了。

她想要道歉的。

真的很想给何源道歉,即使上次他那么对她,还用书砸她她都不计较了,她真的不想那么影响他,而她也回去和她父母大吵大闹了,甚至差点离家出走。

但是她想何源可能都不需要了。

何源一定会恨她一辈子。

而后。

两个人就真的再也没有交集了。

在学校很难得会碰到,碰到也是当做不认识。

后来那一学期的期末考试,何源又回到了第一名。

何源又是那个学霸了。

好像什么都归于了平静。

高二下学期,岳芸洱就突然没有来上学了。

听说家里突然破产了,还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人说岳芸洱好像坐牢了,岳芸洱杀了人。

学校总是一个很喜欢八卦的地方,谁都不知道真实性,不过无风不起浪。

而后高三,何源回到了原来的班级。

因为成绩实在是很好,而且岳芸洱也不在了。

高三很忙,大家没那么多时间八卦了。

高三结束之后,大家就都分道扬镳了,各自考去了自己中意的高校。

那些陈年往事,就成了回忆。

偶尔会被人提起。

偶尔会被人想起。

何源抽了一支烟,在街道上,打开了窗户,看着天空的夜色。

这么一回想,突然发现还真的,记忆深刻!

------题外话------

嗯呢。

知道何源为什么这么记仇了吧!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