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最后一搏(4)利用莫修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尔戈。

深沉的夜晚。

所有人出动,在准备对柏莎琳娜公主的劫持。

确实不出他们所料,那个名叫斯尔塔鲁的男人确实和公主有私会。

斯尔塔鲁是阿尔戈内政大臣的次子,长子早就已经婚娶了其中一位公主,之前内政大臣也是为自己的次子请求了赐婚,奈何国王没有看上斯尔塔鲁,所以婚事告吹,本来是想要让斯尔塔鲁娶其他公主但他拒绝了,应该是两个人之前就有过接触然后就认定了对方,所以两个人都还在坚持。

但在这样的国度,想要坚持追求自己的婚姻几乎是天方夜谭。

在柏莎琳娜的婚约即将要被定下来之时,两个人绝对会想方设法的见面,甚至于可能会私奔。

不过私奔在这样的国度也是天方夜谭。

两个人根本没办法出境,而在阿尔戈这个国家境内,也躲不了多久。

私奔这种事情在这个国家又是非常之大不敬的事情,而且是带着公主私奔,被抓到了,斯尔塔鲁会遭枪毙,一般人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也不敢冒这种危险,所以两个人最多就是在婚约前,私下见见面然后诉说相思分手告别。

真的是一个悲剧的国家。

夏绵绵越发的瞧不起这个国家的法律了。

轿车到达目的地。

文川和白鹤是一直在跟踪斯尔塔鲁的一举一动,所以已经提前到了目的地。

那边传来消息说公主还没到。

应该是怕被人发现所以变得很谨慎。

他们就把车子停靠在路边静等。

斯尔塔鲁和柏莎琳娜幽会的地方选择的是一个比较隐蔽的高级会所,斯尔塔鲁已经在会所里面开了房,看似去消费和娱乐。文川和白鹤就分别在会所的前后门隐蔽观察。

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

文川传来消息,“公主来了,穿着平民的衣服走进了斯尔塔鲁的房间,现在房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房门外有斯尔塔鲁的4个贴身保镖保护。”

“嗯,行动。”封逸尘直言。

根本不需要说太多。

下车。

文川和白鹤也一时间赶到了目的地。

会所是高级会所但却不是官方皇家会所,来这里消费的大多是商人而不是政要,所以这里的会所内人员把守并不严格。

他们很轻松的直接就到了斯尔塔鲁的房间。

斯尔塔鲁为了不引起太大的注意所以不敢带太多的人,公主更是为了隐藏身份,只身一人前来。

对他们而言,就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劫持。

封逸尘给了文川一个眼神。

文川点头。

点头看似从斯尔塔鲁房间走过,刚走到门口,就突然反身和门口的四个保镖打了起来,与此同时,白鹤也一个箭步上前,韩溱帮忙。

四个人在还未来及反抗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封逸尘眼眸一紧。

他直接推开了会所的大门。

这里很奢华,偌大的会上房间里面,就真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斯尔塔鲁一个柏莎琳娜。

两个人转头看着他们的时候,都带着惊讶。

“你们是谁?!”说的是当地人的语言。

他们这两天也在恶补这里的一些官方语言也能简单听明白一点点。

“是不是欧力派来的人!”柏莎琳娜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挡在了斯尔塔鲁的面前。

封逸尘直言,“不是!”

柏莎琳娜狠狠的看着他们。

“我们现在要带走你,你最好别反抗,我们不会伤害你!”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阻止你和欧力的婚礼!”

柏莎琳娜狠狠的看着他。

封逸尘也不想再多做解释。

手指一动。

文川和白鹤迅速的将柏莎琳娜桎梏。

“你们做什么!”斯尔塔鲁拿出手枪。

封逸尘眼眸一紧,凌厉的眼神一闪而过,“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会害了公主!”

“斯尔塔鲁,不要动手!”柏莎琳娜说,“我相信他们!”

斯尔塔鲁看着她。

“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要赌一赌。赌他们不是欧力的人!”

斯尔塔鲁咬牙看着她,脸上都是担心。

“你保护好自己,欧力可能会找机会对你下手。”

“你不用担心我。”斯尔塔鲁说。

封逸尘不再给他们继续说话的机会,冷声道,“走!”

说着,就转身往房间外走去。

刚走了两步。

车内在放哨的爱莎突然传来消息,“欧力带着人来了!”

封逸尘一顿。

其他人脚步也这么停顿了一下。

封逸尘连忙把会所的房门关了过去。

此刻如果直接出去就会正面相对,而欧力现在在阿尔戈的实力他们不适合正面交锋。

“发生了什么事情?”柏莎琳娜看着他们的举动,惊讶无比。

“欧力来了。”

“什么!”柏莎琳娜明显表现得很惊慌。

想来是真的对这个男人有阴影。

也应该是已经确定了他们婚姻的事实。

“她肯定是来杀斯尔塔鲁的!”柏莎琳娜一口咬定,“他为了娶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确实是。”封逸尘回了柏莎琳娜几个字。

而且可以肯定,他们想到斯尔塔鲁和柏莎琳娜有幽会,欧力肯定也能够想到,而趁着两个人幽会杀了斯尔塔鲁名正言顺,国王也不会追究什么,这就是一举两得事情。

此刻几个人都这么有些紧张的看着封逸尘,在等待他的指挥。

目前唯一的办法。

封逸尘回头看着夏绵绵,“阿九,你马上和公主换衣服,然后和斯尔塔鲁一起先走,引开欧力的人,我先带着公主离开。文川和白鹤在暗地报复你们,你们注意一点,保证了公主安全我马上就赶到。”

“好。”夏绵绵一口答应。

封逸尘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

两个人迅速走进了包房中的洗手间,彼此退下了衣服,换上。

好在两个人的身形差不多。

阿尔戈的人女人包裹得严实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一时半会儿会穿帮。

“面纱给我。”夏绵绵伸手。

柏莎琳娜有些犹豫。

在阿尔戈,未婚女子是不能随便取下面纱的,而且门外还那么多男人。

夏绵绵知道她的顾虑,那一刻却毫不犹豫,直接从她脸上将面纱取下。

柏莎琳娜有些惊慌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夏绵绵看到柏莎琳娜那一刻也不得不有些惊讶。

惊讶的看着这个绝世美女。

阿尔戈的人长的好看是全球公认的,但长得如柏莎琳娜这么好看的真的是少之又少,她觉得任何男人看到了柏莎琳娜的容颜都会这个女人迷住,完全是不需要任何美颜就已经到了美颜相机的巅峰颜值。

“怎么了?”柏莎琳娜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回神,“没什么。”

她迅速的弄好自己的面纱,和莎柏琳娜一起走了出来。

那一刻也没有人观察莎柏琳娜的长相。

夏绵绵甚至是第一时间拉着斯尔塔鲁就自己往门口走去。

他们走出去的时候,欧力的人显然已经在周围蓄势待发了。

夏绵绵扫了一眼,扫了一眼就看出来了周围非常多的人在埋伏着,甚至,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她恍若看到了欧力。

这样是走不出去的。

下一秒欧力可能就会一声令下直接枪杀了斯尔塔鲁。

而她也会在第一时间被欧力的人拿下,即使文川和白鹤在暗中跟着他们,也不可能走得出这件会所。

得想办法。

夏绵绵冷静。

封逸尘曾告诉过她,不管在任何时候不管遇到任何事情,绝对不会放弃活着,绝对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找到活下去的途径。

所以那一刻她一直在观察,观察周围的一举一动。

眼眸陡然一紧。

一行人从她身边走过。

甚至在那一刻毫不犹豫的自己上前。

因为她突然有些急促的脚步导致周围一直蠢蠢欲动的人有了一丝反应,大多数人都在等待欧力的一声令下。

夏绵绵咬牙,不去思考太多后果。

至少她很清楚,欧力不会让人杀了她。

她直接走向了刚刚从她身边走过的一行人。

被保护着的两个人她根本无法靠近去,甚至在靠近那行人的时候,周围的黑色西装已经开始对她做出了防备的举动。

“统帅你好,我是阿尔戈的公主柏莎琳娜。”夏绵绵突然开口,声音有些大。

面前的人脚步停下。

斯尔塔鲁惊吓着,也跟在夏绵绵身边。

“很高兴在这里遇到您以及您的夫人。”夏绵绵继续说道。

站在中间的男人眼眸一紧。

他一个眼神。

那些对她敌对的贴身保镖明显少了对她的针对性。

男人走向她,“柏莎琳娜公主……”

他眼神中分明带着绅士。

但她全副武装,所以她昂首挺胸。

夏绵绵其实那一刻就是在赌。

那晚如果没有记错,欧力对他们眼前的统帅和夫人无比尊重,不只是欧力,就连这里的国王也会礼让几分,所以她才敢如此大胆,至少欧力不敢当着他们的面对她亦或者斯尔塔鲁动手。上次的误会已经让欧力有了一定的难堪,这一次应该不至于刚再在统帅面前失礼!

“父王经常在我面前谈起你,说你是最年轻的一国统帅也是最有能力的人,让我以后继承了他的衣钵之后,跟你多学习,没想到今晚会在这里遇到你,真的很荣幸。”夏绵绵编。

反正好话她想任何人都愿意听到。

“承谋过奖。”面前的统帅却显得很淡定。

淡定自若。

夏绵绵那一刻也有些尴尬。

“现在不早了,我和夫人要准备回酒店了。”再明显不过的逐客令。

夏绵绵眼眸观察着四周。

她敢肯定,此刻面前的统帅一走,斯尔塔鲁必死无疑,而她就一定会被欧力抓走。

欧力抓走了她,她的身份瞬间暴露,然后必死。

她脑袋迅速的转动。

那一刻。

她突然觉得身体一紧。

欧力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甚至走到了她的身边。

夏绵绵默默的调整自己紧绷的情绪。

“统帅,夫人。”欧力恭敬的上前,“很荣幸在这里遇到您们。”

夫人看着面前的男人,有些不悦。

在皇宫的那晚晚宴,她对这个男人的印象非常不好。

“看来这家会所还是你们皇宫的人都喜欢来的地方。”统帅淡然的说道。

那一刻总觉得他话中有话。

夏绵绵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忒不简单的样子。

当然,一国统帅自然也简单不了。

“我也是第一次来,没想到就碰到了统帅和夫人,荣幸之至。”欧力显得很谦卑。

统帅看了他一眼,微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回应。

下一刻就准备踏步离开。

“统帅。”夏绵绵突然开口,“您说要亲自送我回皇宫,那就麻烦了。正好我有些问题还想请教统帅和夫人。”

面前的统帅眉头一紧。

旁边的夫人也这么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硬着头皮,没有看面前的两个人对她的绅士,转头对着斯尔塔鲁,“你不是也说要离开吗?一起吧。”

“公主。”欧力眉头一紧。

夏绵绵看了他一眼,“在我们还没有婚配之前,请你保持适当的距离,男女授受不亲。”

“你和斯尔塔鲁,你不觉得你们之间越界了?!”

“欧先生,我只是刚好在这里碰到他而已,而他并没有对我做任何越界的事情,还请欧先生说话的时候自重,特别是当着统帅和夫人的面,不要信口雌黄。”

欧力脸色一沉。

那一刻恍若是发现了面前公主一丝不同,但又没办法验证。

“不好意思统帅,耽搁您时间了,现在我们走吧。”夏绵绵显得很自若。

天知道她藏在衣服下的手,都紧张的手心冒汗了。

要是此刻统帅直接揭穿她,她妥妥的死得很难看。

而那一刻。

那个高大挺拔,帅气逼人的统帅大人下颚微点。

她有那一瞬间觉得这个男人的这一刻简直帅得天崩地裂。

他们一起走出了会所。

唯有欧力留了下来。

此刻明显柏莎琳娜很排斥他,如果他跟上柏莎琳娜也会找借口让他离开,何况面前的是北夏国的统帅和夫人,之前才得罪过一次,这一刻不敢轻举妄动。

他咬牙切齿。

好不容有机会杀了斯尔塔鲁,然后顺便的迎娶柏莎琳娜,完全没有想到,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的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

他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他一定要娶到柏莎琳娜,然后拿到这个国家的所有权!

------题外话------

达拉,阿修又出来打酱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