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最后一搏(5)行动开始/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

韩溱盯着黑眼圈,出现在在众人面前。

“你昨晚干嘛去了!”爱莎忍不住调侃。

他幽怨的小眼神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此刻根本没有搭理他,早就和夏绵绵坐在餐桌上,很甜蜜的吃着早餐了。

亏他昨晚上彻夜没睡的花了一晚上的图纸。

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

其他起床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公主呢?”封逸尘问。

“刚刚教过她了。”爱莎说,“她不出来吃饭,说等会儿给她送进来就行了。”

“是在理解不了这里的人。”文川无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长得很丑吗?”

“你没看到过她的脸?”夏绵绵问。

“看到什么啊看到,在会所和路上灯光都不亮,什么都看不清楚,回到这里那所谓的公主就用手把自己的脸捂得严严实实的,俨然一副怕窥视了的模样,我都懒得看,能有多美?!”

“很美。”夏绵绵和艾莉娜异口同声。

夏绵绵看过,在会所厕所里,看得很清楚。

艾琳娜自然也看过,因为要给她做人皮面具。

“你们女人都承认的美貌?”白鹤挑眉。

那多半,确实长得很好看。

“至少至今为止,我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人。”艾琳娜说,说着还看了一眼夏绵绵,“你的脸也比不上。”

夏绵绵承认。

柏莎琳娜确实倾国倾城。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帮你试着整容,反正你的脸都是假的。”艾琳娜直言。

夏绵绵翻白眼。

做医生的是不是说话都这么直接。

可韩溱说话就挺好听的啊。

“她这样就好了。”封逸尘说,直接打消了艾莉娜的想法。

艾琳娜耸肩。

夏绵绵得意的笑。

反正她家封老师爱的就不是她的皮囊。

“毕竟比她以前的模样好看多了。”封逸尘补刀。

夏绵绵嘴角的笑容瞬间僵硬。

“啊哈哈啊!”其他人忍不住大笑。

当然除了爱莎。

爱莎总是一副,除了封逸尘,其他都是敌人的表情。

“有什么好笑的。”夏绵绵无语,“你们愿意,也在床上躺一年也换一张脸试试!”

其他人都不说话了。

偶尔传来几声低低的笑声。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这群没乐趣的冷血杀手。

夏绵绵心里带着不爽。

艾琳娜突然若有所思的说道,“总觉得柏莎琳娜的脸颊有些让人眼熟啊!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夏绵绵看着艾琳娜。

艾莉娜也转头看着夏绵绵,“你觉得呢?”

夏绵绵敛眸。

倒是没觉得在哪里见到过。

不过……

“算了。”艾琳娜说道,“我还是认真的做我的人皮面具吧,这么美的脸颊,对我也是一种挑战。”

夏绵绵也没再多说。

吃过早饭之后,艾琳娜带着早餐走进和公主一起的房间。

夏绵绵也跟着艾琳娜一起走了进去。

公主的脸颊此刻已经用很简单的纱巾围了起来。

这是多怕被人看到自己的脸。

艾琳娜习以为常,她把饭菜放在旁边的小桌子上,转头回到自己的工作间做着她自己的事情。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艾琳娜,看着她缓缓取下了面纱,然后一小口一小口很有规矩的吃着早餐,吃得很斯文,很高雅。

柏莎琳娜似乎感觉到了夏绵绵的视线,她回头看着夏绵绵。

一个淡淡的眼神而已。

夏绵绵都觉得,作为女人的自己都会被她惊艳到心跳加速。

她说,“你的情人没事儿,已经回去了。”

柏莎琳娜点头,“谢谢你。”

“没什么,我也是有我自己的目的。”夏绵绵直言。

柏莎琳娜依然小心翼翼的吃着早餐。

“你父亲已经确定了要把你婚配给欧力了吗?”

“已经找我谈过了。”柏莎琳娜似乎也没什么胃口,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角,不再多吃,“近期我父王就会对外宣布这个所谓的喜讯。”

“欧力是什么地方让你父王满意的?”夏绵绵问。

“不知道,可能就是撒里的一派胡言吧,我父王很信任撒里,所以他说的话基本都会同意。”柏莎琳娜淡淡然。

“你没想过和斯尔塔鲁私定终身吗?”夏绵绵说,“我的意思是,提前上床。生米煮成熟饭。”

在这样的国度,一旦女子没有了贞洁,自然就不能再婚配他人的了吧。

夏绵绵话一出,就看到了柏莎琳娜不相信的眼神。

大概从没想过要做这种事情。

甚至还带着羞耻。

夏绵绵耸肩。

迂腐的人类,她无言多说。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夏绵绵淡淡然。

柏莎琳娜也不再和夏绵绵主动开口。

夏绵绵其实也不是为了想要和柏莎琳娜有多接触,她不过就是在和她的对话中尽量的学一下她的声音,能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一样,但做到百分之六七十还是刻意的。这样一来也能适当的混淆视听。

而唯一可以揭穿她的,就是她不会说当地话。

好在这里的人很多都会说国际语言,她不说当地话,短时间应该也可以蒙混过关!

这么想着,夏绵绵就又和柏莎琳娜说了几句话。

柏莎琳娜不善言辞,对于他们这些陌生人更是带着警惕,所以话都不多。

更多的时候夏绵绵都在自己练习,揣摩。

三天之后。

艾琳娜确实用了三天时间,做了一张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

夏绵绵戴在脸上的那一刻,都被镜子中人的模样给惊讶到了。

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穿上衣服,不说话,鬼都认不出来他们谁是谁。

夏绵绵弄好之后,就准备打开房门出去。

“等等。”柏莎琳娜拉着夏绵绵。

夏绵绵回头看着她。

想到自己此刻顶着这么漂亮的一张脸,心情别提多美好了。

“你带上面纱。”

“为什么?!”夏绵绵就是想要让外面的一帮人看到她有多漂亮。

“能不能让男人看到了你的脸,不能!”柏莎琳娜很固执。

“这是我的脸。”夏绵绵无语。

“是我的。”柏莎琳娜倔强的说道,“我的脸除了我父母第一个能看的只能是我未来的丈夫。”

“要是欧力娶了你,你还愿意把这张脸给他看保留着吗?”夏绵绵反问。

柏莎琳娜明显愣怔了。

“所以说……”

“不。”柏莎琳娜还是拉着她,依然坚决,“斯尔塔鲁都没有看到过,我不允许你给其他人看了!”

夏绵绵简直无语。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国度。

这倒是是一个什么国度,话说一张脸跟一层膜一样重要吗?!

“我求你答应我好不好,求你了。”柏莎琳娜眼眶通红,“求你不要让其他男人看到你这张脸,我是留给斯尔塔鲁的。”

“……”说得,就好像在给她守着贞操似的。

夏绵绵看着柏莎琳娜如此模样,虽然不认同这里的人,也不是不能理解,她就当这张脸是女人的贞操了,贞操确实得为自己最爱的人守着,她接过柏莎琳娜手上的一条厚重的面纱,围在了自己的脸上。

“谢谢你。”柏莎琳娜真诚的感谢。

夏绵绵点头。

然后走出房间。

所有人都在等待艾琳娜的成果。

结果……

“阿九你是来搞笑的吗?”文川忍不住说道。

“你以为我想把脸捂得就剩俩眼睛啊!”夏绵绵无语,“公主深痛欲绝的求我不要把她的贞操脸给你们这些臭男人看了,说这是留给她最爱的斯尔塔鲁的,我没办法理解,但我捉摸着我不答应她可能会羞愧自杀,所以就这样了。不过你们放心,艾琳娜的手艺惊人,我自己都觉得我是柏莎琳娜。”

“那过来说说今晚的行动。”封逸尘似乎对这张脸没什么兴趣,直接开口道。

“嗯。”夏绵绵走过去。

“目前整个皇宫全部都在寻找公主的下落,暗地出动了很多警力。我们但凡暴露一点点公主的行踪就会被盯上,然后就会有人来追杀我们。我的想法有两个。第一,在曝光公主下落的时候提前埋伏,我相信欧力肯定会参与营救之中,这是为了在国王面前表现。所以我们最好趁机,趁机杀了欧力。”

所有人非常严肃。

“如果第一条不成功,第二条就是,阿九替代公主回到皇宫,找机会暗杀欧力。”封逸尘看着夏绵绵。

“我会小心的。”

封逸尘也不再多说,“把今晚的一个路线说一下,大家各司其责。不管谁遇到了危险,在没办法营救的时候,立刻离开,被都去送死!”

“是!”

“这里是我们今晚要走的一个路线图……”

几个人围在一起,封逸尘在很严肃的分配今晚的一个出行计划。

所有人听得认真无比。

几个小时之后。

一切就绪。

就等待夜晚的任务执行。

封逸尘到阳台上抽烟。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走向他。

“封老师,你在紧张吗?”夏绵绵问。

“没有。”

“你是不是很舍不得我离开?”

“嗯。”

“我会保护好我自己。”

“我知道。”封逸尘转头看着她。

“这次结束之后,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彻底结束这样的日子了!”夏绵绵问他。

是真的觉得已经够了。

她累了。

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和封逸尘白头到老,然后在这之中,她会给他生很多小孩。

生很多。

然后默默的看着一个孩子一个孩子长大……

她一直觉得这应该是她最想要的生活。

“阿九,我很难给你保证什么。”封逸尘突然开口。

“不需要你的保证。”夏绵绵嘴角盈盈一笑。

她只需要他在自己身边就好。

她就默默的看着他有些紧绷的脸色。

封逸尘总是喜欢把很多事情都藏在心里,比如分明爱了自己那么多年却就是可以一直不说出来。

她那一刻突然踮脚。

踮脚,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

封逸尘看着她的举动,也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甚至那一刻比她更主动的,准备解开她的面纱。

“等等。”夏绵绵说,“你闭上眼睛。”

封逸尘蹙眉。

“公主说这张脸不能给别人看的。我捉摸着可能在他们心目中,就跟我们女人的贞操一样的宝贵。你总不能给人家破处吧!”夏绵绵说得直白。

封逸尘无语。

分明此刻气氛很沉重,却就是能够在她不着边的话语中,得到一丝缓解。

他想他爱的,就是阿九一直以来的,灵动。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能够成为他人生最美的符号。

封逸尘闭上眼睛。

夏绵绵取下面纱。

封逸尘早就没有了以前的轮廓了,脸上甚至有些惨不忍睹。

她的手指摸着他的脸颊。

一点一点。

封逸尘的身体似乎有些紧绷。

那一刻却就是很守信用的没有睁开眼睛。

大概是,不想给其他女人“破处”。

夏绵绵嘴角笑了笑。

眼眶其实有些红。

她其实不怕每次的分别,很久以前就经常从他手上接过任务然后离开,她只是很怕,他会一直担心自己,而如果她出了事儿,她甚至不知道,他一个人怎么活下去。

她闭上眼睛,垫着脚,去亲吻他的唇瓣。

他动了动身体。

将她抱得很紧。

彼此在感受彼此的存在,唇齿相融,很激情。

此刻爱莎正打算在去外阳台问封逸尘一点事情,一走进,就看到两个人在如胶似漆的接吻。

吻得很投入。

甚至BOSS那么警觉的一个人,在她的靠近他也没有放开夏绵绵,依然吻得很深入。

曾经,她多希望亲上那张薄凉的唇瓣,她一直以为,她亲不上,其他女人也亲不上。

都是自己多想了。

BOSS那么那么投入。

心口终究还是会因此有所波动。

爱莎转身,眼眶泛红。

白鹤其实也在不远处,就这么看着爱莎走过去又走过来的脚步。

也看到了她有些红润的眼眶。

那一刻忍不住调侃,事实上谁说不是在安慰,“怎么不过去打断他们,这不是你一向最爱做的事情吗?”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报复社会吗?!单身狗!”爱莎没好气的说道。

“你说谁单身狗了我去!”白鹤气得吐翔。

他不叫女朋友并不代表他单身啊。

麻痹。

爱莎根本就不搭理白鹤,直接回到了房间,猛地关上了房门。

白鹤气得要死。

这女人简直就不可理喻。

从进入组织认识这女人开始,就觉得这女人有精神病。

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一个女人活得别说有多无趣!

然后还一直窥视BOSS的美色。

好在没有窥视成功,否则这女人的屁股应该翘到天上去了。

“你说你和女人一般见识。”文川走过来,好笑的说道。

“闭嘴单身狗!”白鹤直接怼过去。

“玛德说得你好像女人很多似的。”

“总比你多。”

“哪里比我多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那几个,成年那会儿组织安排的一个给你破处的。而后在威格出行人物的时候去夜店找过一次外国妓女,再然后和组织的另外一个女杀手偷着发生了关系,嘿,说起那次,你他妈在我的房间里面搞的……”

“麻痹,你暗恋我啊,知道得这么多!”白鹤狠狠的打量着文川,“劳资多少女人你都知道,你特么的是不是基佬,说,你窥视哥哥多久了……”

“神经病,劳资就不明白为什么一进组织我们就是搭档,你以为我想注意你啊,我他妈不注意你你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我他妈也救过你很多次啊,上次你差点从30多楼的高层上摔下来,不是劳资一把拽着你差点跟你同归于尽了你他妈早就成灰了……”

“我救你的次数你比多多了,那次那次……”

两个大男人就这么吵了起来。

吵得非常之疯狂。

艾琳娜忍不住看了两眼。

这真的是似乎说的冷血顶级杀手吗?!

分明吵起架来,比普通人还要……没品。

当然房间里面的争吵依然影响不到阳台外的激情。

封逸尘和夏绵绵的吻依然持续了很久。

很久很久,才不舍的分开。

那一刻,夏绵绵甚至在他唇瓣上轻舔了很久,很久很久。

她才真的离开。

真的好像把自己融入在他的温暖之中。

但有些事情,非做不可。

她手指磨蹭着他的唇瓣。

封逸尘依然闭着眼睛,依然闭着眼睛在感受,没有睁开眼睛看她一眼。

还真的是怕给其他女人“破处”了吗?!

她嘴角盈盈一笑。

笑着,将面纱系好。

“好了,可以睁开了。”夏绵绵说。

说完,封逸尘才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她带着面纱的样子。

她忍不住笑道,“封老师,如果说我现在想要上你,你是不是要全程闭上眼睛甚至,让我一直带着面罩啊?!”

封逸尘眼眸深邃。

那一刻她似乎看到了他的深情。

但他却什么都没说。

搁着面纱,将唇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轻轻的一吻。

夏绵绵喉咙微动。

就是很容易被这个男人感动。

就是会很容易被感动。

她咬着嘴唇。

两个人的气氛又变得如此凝重。

如果糟糕一点的想法,可能就真的是生离死别。

“封老师,我会平安回来的。”

“嗯。”

“封逸尘,我爱你。”

“我也是。”

------题外话------

多少章了,宅更数不清了。

继续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