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到底当她什么的存在/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岳芸洱笑了笑,“就是让吴主管看看这套合适吗?如果合适我就买了。”

吴小欣上下打量了一下。

因为不算好看,所以点头了。

岳芸洱说,“那我结账了。”

吴小欣点头没多说。

岳芸洱走进衣帽间,迅速的换好衣服出来,结账。

那个时候吴小欣也进衣帽间去换衣服了,何源很自然的去帮吴小欣结账。

两个人就在柜台前相遇了。

“你先吧。”岳芸洱说。

何源看着她。

“我不急。”岳芸洱解释。

何源也没多说,直接让服务员说刷了卡。

然后,岳芸洱才默默的去刷自己的。

刚把自己的银行卡拿出来,说真的她真的穷死了。

那一刻服务员微笑着说,“刚刚那位先生已经帮你刷过了。”

“疑?”岳芸洱看着服务员。

“两件一起刷的。”服务员笑着,“这是您的收据。”

岳芸洱看着收据单。

这个礼服是可以报账的。

算了,反正何源也不差这点钱。

她欣然的拿过收据然后提着礼服离开。

何源那个时候也陪着吴小欣一起离开了商场。

岳芸洱离开商场后就去街道上打车。

完全没想过何源会和她一起回去。

正招手。

何源的轿车就真停在了她的脚边。

窗户按下来。

不只是何源在,吴小欣也在。

她死都不想上车。

死都不想。

然后在何源开口说,“上车。”

她龟毛的爬到了后座。

正襟危坐。

吴小欣脸色是很不好的,那一刻也没有多说什么。

车内就陷入了迷之尴尬的地步。

“你住哪里?”吴小欣突然开口,问岳芸洱。

岳芸洱一怔,正欲开口。

“我先送你。”何源说。

吴小欣不相信的看着何源。

何源解释,“你更顺路一些。”

吴小欣咬了咬牙,没再多说。

车内又安静了。

安静到一会儿,吴小欣似乎是调整了情绪,她对着何源说道,“那天阿姨给我打了电话。”

“嗯?”何源蹙眉。

“你妈妈。”吴小欣说,“问我和你交往如何,说给你打电话你一直说忙。”

“哦。”何源点头。

当时分手的时候,他也没有给他母亲说他分手了,怕他母亲又开始给他不停的相亲。

这几天确实也有打电话问他交往情况,他不想撒谎所以就一直搪塞说工作忙,却没想到他母亲会主动给吴小欣打电话。

“我说还好。”吴小欣微微一笑。

那一刻仿若是知道何源故意的隐瞒。

“嗯。”何源应了一声,可以理解为感谢。

“你母亲说让我给你一起回去,他说周末给你烧了你爱吃的红烧鲫鱼,说你一直这么忙,要给你回家补补,还说炖了土母鸡,让我一定要叫你一起回去。”吴小欣说道,“我觉得阿姨确实也不容易,都在一个城市里面但你一个月回去的次数都不超过四次,你还是应该多回去的。”

“好。”何源答应了。

也确实觉得自己好像对父母关心太少。

“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回去,这周应该也不会再加班了。”吴小欣还不忘表现自己平时都在加班的辛苦。

岳芸洱有些小鄙视,当然不会表现出来。

何源和吴小欣一直在互动。

就是挺简单的互动,也不会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多好,但也不觉得他们的关系多不好。

岳芸洱一直觉得,何源可能就喜欢这样的恋爱这样的婚姻这样的家庭生活。

他好像一直很平淡一个人。

车子到达吴小欣的小区门口。

岳芸洱看了看,明显是换住址了。

不用想也知道,吴小欣不想和朱鹏在住在一起。

话说她也有好几天没有问过朱鹏情况了,朱鹏也再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

网店暂时也没有人接管,反正就一直处于停业的转让的状态。

“谢谢你何源。”吴小欣打开车门,说道。

何源微点头。

吴小欣下车那一刻,突然转头。

转头直接对着何源的脸颊印下一吻。

岳芸洱在后座看得一清二楚。

她甚至觉得在黑暗的空间下,可能何源的脸都红了。

她当做没有看到,将视线放在了车窗外。

吴小欣挥手走进了小区。

岳芸洱看着何源很久都没有踩下油门。

岳芸洱心里捉摸着何源是不是在不舍。

要是不舍,完全可以跟着送进家门,然后她会非常识趣的打车离开。

“前面来!”胡思乱想之时,何源突然开口。

岳芸洱直直的看着何源。

她又惹到他了吗?!

“或者你觉得我就该当你的额司机?”何源问。

她真没这意思。

她只是觉得,副驾座不应该是吴小欣的专用位吗?!

她打开车门,下车,又上车,然后坐在了副驾驶室,系上安全带。

车子开在街道上。

岳芸洱也不开口说话,就这么看着窗外。

“我不说话你就不会说话的吗?”何源问。

带着些小讽刺。

岳芸洱真觉得何源这大爷一点都不好伺候。

她嘴角微微一笑,“不是啊,我以为你怕我吵。”

何源停在一个红绿灯前,转头看着她。

岳芸洱说,“今晚的礼服谢谢你了,本来是可以报账的。”

“报了账你可以还给我。”

“……”她还是不应该哪壶不开提哪壶。她颤颤的说道,“你不也给吴小欣买了吗?她的应该比我的礼服还贵吧,而且她也可以报账。”

“所以你在对比了?”何源问。

那一刻绿灯起。

何源开着车离开。

“不不不。”岳芸洱哪里敢和吴小欣对比。

她就是单纯的不想还钱而已。

“岳芸洱,你觉得吴小欣怎么样?”何源突然问道。

“你想要什么答案呢?”岳芸洱小心翼翼的试探。

“诚实的。”

不想听到她的故意讨好。

“不怎么样。”岳芸洱直白,“脾气又大,容易生气,长得也一般,还经常加班,听说加班时间太长内分泌容易失调,内分泌失调很容易引起月经不调,月经不调就会引起气血不足,血色很差甚至不孕不育。”

何源薄唇轻抿。

岳芸洱那一刻也觉得自己好像说得有点太过,连忙委婉道,“当然也不会这么严重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真的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你就不应该让吴小欣这么拼命了,男主外女主内不是很好的搭配嘛,吴小欣这么能干的一个人,如果真的料理家里应该是很能干的,何况你也不忍心看着你老婆在外面风吹日晒不是?”

何源的薄唇似乎抿得更紧了。

“话说你母亲应该很喜欢吴小欣吧。”岳芸洱问。

“嗯。”何源点头。

是很喜欢。

所以他怕给他母亲说了他和吴小欣早就分手了,他母亲会接受不过来。

“喜欢就好。”岳芸洱淡淡一笑。

那一刻只是突然想起,以前何源的母亲还来找过她。

就是在何源当着全校的面做了检讨之后,那段时间何源好像状态不好,何源的母亲来学校找了她,当然没有对她做任何过分的事情,何源的母亲甚至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的对着她求情她不要再靠近何源,不要影响了何源的未来,何源本来是一个很有出息的孩子,如果不是她,不会变成这样……

那个时候她就很清楚,何源的母亲虽然对她很友好,但内心深处,真的很讨厌她。

车子不快不慢的停在了地下车库。

岳芸洱跟着何源一起回到家。

何源直接就打算回到卧室。

岳芸洱突然想到什么,一下抓着何源的手。

何源回眸。

岳芸洱连忙放开他,然后双手还举了起来,意思是再也不碰了。

何源说,“什么事儿?”

“能借用你的电脑吗?”

“嗯?”

“我有点东西要在互联网上查询一下。我忘记带我的电脑过来了,我不过我电脑是台式机,有点笨重,我一个人也搬不动。”意思是还是要借他的电脑。

“查什么?”何源问。

“就是今天吴主管吩咐我整理的一些资料,周年庆的宾客名单,需要基础信息还有一些兴趣爱好等,有些在公司的内网上就可以查到,有十来个没有查到,所以想通过互联网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岳芸洱解释。

何源冷眸,“拿给我看看。”

“哦。”岳芸洱连忙从自己的手提包里面拿出来。

何源看了一眼。

岳芸洱等着他的吩咐。

缓缓。

何源说,“半个小时后来找我。”

“啊?”

何源拿着资料直接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所以……

所以总裁又要给她做“家庭作业”了?!

多不好意思。

上次也是。

这次又是。

有时候觉得何源真的好难相处,有时候又莫名觉得何源好像人也不坏。

想想以前读书的时候好像也是。

看上去冷冷冰冰的,但是对每个人同学似乎都很暖。

算了不想了。

岳芸洱回房,先去洗澡。

真是不敢奢望何源还能对她有什么感情?!

就算有感情,也没有结果。

何源这么记仇。

她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那一刻莫名的看着玻璃镜里面的身材。

她应该比吴小欣的身材好点吧。

应该好点吧。

也不知道何源抱着谁比较舒服点?!

那一刻内心反而有些淡淡的失落。

也不知道自己在不是滋味什么。

她快速洗干净,还吹干了头发,才穿着睡衣去了何源的卧室,敲门。

敲门,里面没有人答应。

岳芸洱直接胆大的推开。

何源在洗澡吗?

她看着关上的浴室门,直接走向了他房间内连接着的一个简易书房。

书桌上放着她要的资料。

她拿起来,已经全部更新完毕。

何源手写的,字还是那么好看。

岳芸洱那一刻看得就是有些出神。

总觉得何源的字有魔力。

“可以拿走了。”耳边突然响起何源的声音。

岳芸洱吓了一跳。

她回头看着何源。

何源洗了澡洗了头,原本梳理得好好的大背头此刻也变成了软趴趴的吹落了下来,总觉得这一刻好想换了个发型距离都近了很多。

何源丢下一句话之后,转身就靠在了床上。

岳芸洱拿着资料准备离开,离开那一刻就是觉得应该有所感谢的。

她走向何源的床头。

床头上何源此刻正拿了一本书在看。

睡觉前看书仿若是他的习惯。

她磨蹭过去,趴在他的床上。

何源眼眸微转,从书本上看着她。

那一刻岳芸洱甚至觉得,她还没有他手上那本书更好看。

但何源没有呵斥她离开。

她嘟着嘴,准备亲一下他的脸颊以示感谢。

刚靠近他脸的那一刻,岳芸洱突然停了一下。

刚刚吴小欣才亲过了。

她想了想,直接对准了他的唇。

就是一个吻亲了上去。

蜻蜓点水的一下,“谢谢你。”

何源唇瓣似乎是动了一下,就是淡淡的抿了抿,没有回答。

“你效率真高,这么快就做完了。我觉得要是我自己做,可能才做了三分之一,话说互联网上的资料这么齐全吗?”岳芸洱好奇的问道。

“我没查资料。”何源说。

“啊?”

“乱写的。”何源淡然。

“何源……”岳芸洱看着他。

那一刻分明看到何源的嘴角似乎扬了一笑。

他是笑吗?!

是在笑吗?!

那一刻突然才反应过来。

何源是在逗她的吧。

他怎么可能乱写。

她嘟嘴,有时候也觉得何源真的很坏。

“何源,你真的像传闻中的那样过目不忘吗?”岳芸洱好奇。

以前就听班上的同学说过,说何源看过的东西,一遍就记下来了,所以他成绩才会那么好,也不是像很多人那样花了很多时间学习。

“不是。”何源说,“我也会花时间去记,只不过比一般的人会有技巧。”

“什么技巧?”岳芸洱好奇。

“说了你也写不会。”何源直言。

岳芸洱不爽,“你都没有教我怎么知道我学不会。”

“你确定我没有教过你?”何源问。

岳芸洱眨眼看着他。

他什么时候教过?!

“所以那一年半载我给讲题当你家教果然是白当了。”何源讽刺。

“唔。”岳芸洱哑口无言。

那个时候就没有把学习放在心上。

一直觉得自己也不需要太好的成绩,反正以后都是些相夫教子。

她不说话了。

何源也不说话了。

总觉得一提到曾经的事情彼此都会非常不愉快。

毕竟不是一个愉快的曾经。

“出去,我要睡觉了。”何源说。

“哦。”岳芸洱连忙从他的床上爬起来走出去。

边走边想。

她现在到底属于什么身份啊?!

情妇的话何源又不碰她。

不是情妇的话,何源干嘛给她钱花。

何源就是个怪物。

岳芸洱躺在床上,默默的看着天花板,发呆,然后睡觉。

其实何源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岳芸洱到底是一个什么的存在?!

------题外话------

呼呼,累死宝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