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晚上你跟我一起睡/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岳芸洱跟着何源一起去上班。

又是半途下车,然后去公司。

她把手上的资料交给吴小欣。

吴小欣翻阅。

有时候真是有些不相信。

似乎每次给岳芸洱做的事情她都可以做得很好,分明这个女人连高中都没有毕业。

有时候甚至很想在工作上给她挑毛病给她挑失误但就是找不到。

她放下资料,抬头看着岳芸洱,“这几个人的资料哪里查到的?”

吴小欣指着内网中的空白。

岳芸洱没说。

她怕是何源写的吴小欣会发飙。

“岳芸洱,是在互联网上随处所搜索的吗?上面的内容都能够相信的吗?!”吴小欣故意找茬。

岳芸洱也有些无语。

吴小欣明知道这几个人没有记录还让她做。

这不是存心为难她吗?!

现在还这么来挑刺!

“拿去重做,让相应的高级客户经理去完善资料,然后再给我!”吴小欣吩咐。

岳芸洱真不想和她计较的。

也不想说出真相的。

但毕竟是何源写的,她实在不想改。

她说,“这是何源写的。”

吴小欣看着岳芸洱。

“是他写的,所以有问题吗?”

“岳芸洱你什么意思!”吴小欣狠狠的拍着桌子,一下站了起来,看上去很愤怒。

岳芸洱抿唇。

她就知道会激怒了吴小欣。

她说,“昨天回去的时候,顺便问了他一下,然后他就帮我填好了。”

“你在讽刺我是不是?”吴小欣冷冷的说道。

“我只是想说,这是总裁写的,需要重新修改吗?如果还是需要,我就去改。”

“出去!”吴小欣愤怒无比。

岳芸洱抿唇,转身出去。

她总是让吴小欣气得火冒三丈。

她猜想,要是让吴小欣知道她现在还和何源住在一起,时不时可能还会发生非常关系,吴小欣可能会撕了她。

她回到座位上。

谢婷婷又按耐不住的飘了过来,“你又被骂了?”

“不是常事儿吗?”

“我真是佩服你心理承受能力。不过话说,昨晚上你那么晚走,看到总裁和女魔头之间有什么有什么……”谢婷婷眨巴着眼睛,故意的问道。

“没看到。”岳芸洱直言。

“不会吧,两个人有没有很亲热,有没有那些粉色泡泡什么的……”

“不知道。”

“岳芸洱,你知道你很不地道耶。”

“比你们好。留我一个人在那里,我差点没有尴尬得钻地洞。”

“……”谢婷婷有些汗颜,连忙打哈哈说道,“下次不会了不会了。”

岳芸洱其实也不在乎。

反正泛泛之交。

没想过非要什么伤到上下火海,这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相处方式反而自在。

至少一点都不需要虚伪。

“今天周五了,心情真好。但愿周末不加班。”谢婷婷幽幽地感叹,在故意和转移话题。

“应该不会。”岳芸洱说。

因为某两个人要回去见家长。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

“岳芸洱,我真觉得你不简单。”

岳芸洱一笑。

她很简单。

不过就是和总裁有一腿而已。

谢婷婷游荡回去。

岳芸洱也没什么正事儿做,她想到下周一就要上庭了,也不知道她弟弟回来了没有。

昨天让他买票今天回来,还没接到他的电话号码。

正这么想着。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姐,我现在下飞机了,话说我是直接回家吗?”

“别回去,我怕秦梓豪这么记仇的人,真的会在我们家门口守株待兔,万一被他逮到了,你得丢了半条命。”

“那我去开房吗?”岳芸轩问道,“可身上没什么钱了。”

“我还有点,我帮你转点过来。”

“我觉得太浪费了。”岳芸轩说,“你现在住哪里啊,我过来和你一起住吧。”

“不太方便吧,我现在住在何源那里,他好像不喜欢人多。”

“你问问呗,万一他不介意啊。这么一直住在酒店里面,真的很贵。而且我也好久没有吃你做的晚餐了,我一天都在外面吃得都快吐了,你晚上帮我做点好吃的行不行?要是何源不愿意我和你们一起住,我就再去开房行不?让我来吃顿饭总可以吧?”

“呃,那我问问。”岳芸洱实在拒绝不了弟弟的要求。

“那我在机场等你。”

“好。”

岳芸洱硬着头皮给何源发短信。

她犹豫着写道,“何源,我弟弟周一上庭,今天从外地回来了,目前没地方住,我也不放心让他回到以前的家里去,我怕秦梓豪还一直在找我们。他说他在外地挺长时间了,很想吃我做的晚饭,我想先让他去你那里,晚上他吃过晚饭之后,我再送他去酒店,行吗?”

发出去后,甚至有些忐忑。

谁知道何源怎么想的。

岳芸洱就等待。

等了好一会儿。

短信回了两个字,“随你。”

果真是惜字如金啊。

尽管完全看不出来何源的情绪,但显然他是答应了。

她连忙给他弟弟打电话过去,“何源答应了,晚上回去我给你做你爱吃的饭菜,完了我送你去酒店。你现在可以先过去,我大概要晚点才会回来,我具体地址等会发给你,还有家里的密码。到了之后不要乱扔东西,也不要东任何东西,你可以先去进门右边房间,洗个澡然后躺在床上休息一下,等着我回来。”

“好。”

岳芸洱有交代了几句,才不放心的把地址和家门密码发了出去。

一天上班反而有些心不在焉。

她甚至脑海里面在想怎么让她弟弟和何源和平相处。

总觉得她弟弟毛手毛脚的很容易惹到何源。

这么无所事事一天。

下班的时候,岳芸洱依然在下车的地方等何源。

如果何源没有告诉她让她自己先回去,他就会定时定点的等她。

她坐在他的副驾驶室,在观察他的脸色。

看他脸色好像挺正常,才开口说道,“我想去一趟超级市场。”

何源抿唇。

“我去买点我弟弟喜欢吃的,就耽搁半个小时,我发誓我会很快!”岳芸洱连忙说道。

何源看了一眼岳芸洱。

他什么都没说。

岳芸洱就是觉得何源什么都不说,让她完全不知道他的点在哪里,所以偶然总是会很激动。

车内就这么安静。

安静着,何源把车子停在了一家超级市场的路边。

何源刚停稳,刚熄火,岳芸洱就打开车门下车了,速度还快,还丢下一句话,“绝对不超过半个小时!”

然后就跑了。

何源准备打车车门的那一刻,就这么僵硬了一下。

他靠在驾驶室的座椅上,脸色阴冷。

岳芸洱真的是以最快的速度冲进超级市场以最快的速度买好她弟弟喜欢的菜甚至还厚着脸皮插了两个队才在规定时间赶了回来。

一个人提着两大包。

分明很重,小小的身体那一刻却走得很快。

何源从后车镜里面看着岳芸洱的小跑步。

以前的岳芸洱多娇气。

抱两本书都嫌重!

岳芸洱大步的走向何源的小车,打开他的后备箱,将菜提了进去。

然后急忙忙的回到副驾驶室,对着何源说道,“等久了,现在可以回去了。”

何源一言不发,开车回去。

车子到了车库。

岳芸洱一下车就急急忙忙的去后备箱提着两大包菜,其中一包甚至还是啤酒,好多瓶啤酒,不用想也会知道有多沉。

何源看了她一眼,看着她等着她锁车,然后跟着他的脚步走进电梯。

由始至终没开口让他帮她。

她就这么提着,心情似乎还很好。

何源眼眸转移,没再看岳芸洱一眼。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家门。

岳芸洱换上拖鞋之后,就直接将买的购物袋放进了厨房,然后有些小兴奋的跑向了自己的房间,推开房门。

没关。

直接就走了进去。

“轩轩。”声音都带着高昂。

何源坐在沙发上,冷漠。

“姐,你回来了。”岳芸轩睡得模模糊糊。

“睡了一个下午了,快起床了。”岳芸洱说,“姐买了你最爱的吃的养肝还有猪心,还买了啤酒。”

“姐你对我真好。”岳芸轩喃喃的说道。

“所以快起来了。陪着姐一起做饭。”

“嗯。”

“轩轩,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裸睡。”岳芸洱说。

坐在外面沙发上的何源脸色明显一沉。

“没有裸睡,有穿内裤的……”岳芸轩嘀嘀咕咕。

“快点穿衣服,别凉着了。”

“姐,我自己可以穿,你还把我当小孩子……”

房间内都是两姐弟的声音。

何源将电视声音开大了一些。

好一会儿。

岳芸洱和岳芸轩一起走了出来。

岳芸轩顶着有些乱糟糟的头发,看着沙发上的人。

岳芸洱想了想,觉得有必要介绍一下的。

她看着岳芸轩,踮脚帮他整理了一下发型。

总觉得何源不喜欢看人太邋遢。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的举动,看着她身体都要趴在岳芸轩的身上了。

整理了好一会儿。

岳芸洱拉着岳芸轩的手。

手牵手。

何源就这么看着。

淡漠的看着。

“何源。这是我弟弟岳芸轩,你以前可能见过的,不过他当时还小。”岳芸洱说。

何源打量着岳芸轩。

当然见过。

当年他一直觉得就是一个熊孩子。

岳芸轩看着何源倒是没什么印象了,反而有些尴尬。

毕竟何源是他姐的金主,他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招呼的好。

“叫人啊!”岳芸洱拽着岳芸轩的手,让他主动招呼。

何源就看着他们手心紧握。

“姐夫。”岳芸轩一个紧张,那一刻脱口而出。

岳芸洱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乱叫什么。”岳芸洱小声呵斥,但毕竟何源就在他们面前,她再小小声他也听得到,“叫何源哥。”

岳芸轩连忙改口,“何源哥。”

何源眼眸一转,把视线放在了电视上,“嗯。”

“何源,我弟弟今晚打扰了,吃了饭我就带他去酒店。”

“嗯。”

“那我带着我弟弟去厨房做饭了。”

“嗯。”

岳芸洱牵着岳芸轩走向开放式厨房。

岳芸轩转头看了看何源,小声吻着她姐,“何源是不是很不好相处啊。”

“何源哥。”岳芸洱纠正,“别没大没小的。”

“知道啦。”岳芸轩猛地点头,“话说我刚刚叫他姐夫的时候他好像也没生气。”

“他一般不会露在脸上。”

“哦,那我要注意点,我这个人很容易就忽略了别人的情绪。万一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他”

“你总算知道了。”岳芸洱笑了笑。

岳芸轩也笑着,“那不是也要长大的嘛。”

两姐弟感情似乎真的很好。

何源看着电视的视线,就是会时不时的往个那边看一眼,看着他们似乎很有默契。

岳芸洱的嘴角恍若一直挂着笑容。

由衷的。

他薄唇紧抿,依然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四十多分钟。

一桌丰富的晚餐上桌了。

岳芸洱摆好碗筷之后,过去对着何源说道,“吃饭了。”

何源点头。

然后跟着岳芸洱一起走向饭桌。

待他坐下之后,岳芸洱才拉着自己弟弟一起坐了下来。

晚餐确实很丰富。

之前他们会一起吃晚餐,要么煎牛排吃,牛排固然是很简单的,要么家常菜,也不过三菜一汤。

岳芸轩一来,直接翻了个倍,六菜一汤。

坐下之后,岳芸洱就一直在给岳芸轩夹菜,还给他开了两瓶啤酒。

“我一个人喝多无聊啊,何源哥你喝酒吗?”岳芸轩问。

何源抬头看着他。

岳芸洱说,“我陪你喝……”

“可以喝一点。”何源说。

岳芸洱怔怔的看着何源。

何源不太喝酒的,除非应酬。

“那我们三个都喝点。我看姐买了不少。”岳芸轩说道。

岳芸洱也不再多说了。

三个人就边吃饭边喝了起来。

岳芸洱喝得不多,大多数时间都在照顾岳芸轩。

岳芸轩真的只需要在自己的餐盘里面夹菜吃就可以了,完全不用伸筷子。

何源就这么默默的看着。

岳芸洱似乎是照顾完了她弟弟,才似乎想起了何源,给他夹了一块红烧鲫鱼放在他餐盘里。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说,“鱼冷了就不好吃了。”

何源抿唇。

“何源哥喜欢吃鲫鱼啊?我最不喜欢吃了,刺太多,我姐也不爱吃,我就说为什么今晚会有鲫鱼。”岳芸轩说道,就是很命长的话语。

何源转眸看着她。

“我昨天不是听到吴小欣说你喜欢吃鲫鱼还有土鸡汤?土鸡汤要熬挺长时间味道才好,周末有时间我再熬,鲫鱼的话刚刚在超市正好有就买了,你看你喜欢这个味道吗?要是不喜欢我就换一种做法。”岳芸洱解释的说道。

何源那一刻脸色明显好了些。

即使依然很淡漠的表情。

他说,“不用了,我不挑食。”

岳芸洱也习惯了他的不冷不热,笑了笑,“那你多吃点。”

何源也不回答。

就默默的默默的在吃鲫鱼。

一共买了两条。

因为岳芸洱和岳芸轩都不喜欢,所以没买太多。

倒是没想到何源都吃完了。

还说自己不挑食。

看到喜欢的东西就只吃这一样。

当然岳芸洱肯定不会揭穿。

吃过晚饭之后,岳芸洱去希望,然岳芸轩在客厅等她一会儿。

岳芸轩多喝了点啤酒,有点上头,就靠在沙发上休息。

迷迷糊糊。

何源也难得在沙发上坐着,和岳芸轩一起坐着,看电视。

两个人没什么交流。

岳芸轩是真觉得何源这个人不好相处。

也自然不会主动开口,何况他现在有点酒劲上头。

岳芸洱洗得很快,把厨房收拾了之后,就连忙走到沙发上,叫着自己弟弟,“起来了,我送你去酒店睡觉。”

岳芸轩从沙发上坐起来。

很不想走,但也不会任性到让她姐为难。

岳芸洱扶着自己的弟弟,对着何源说道,“我送他去找酒店,完了就回来。”

“今晚他就住在这里吧。”何源开口。

岳芸洱觉得自己那一刻听错了。

岳芸轩也觉得自己听错了。

“可以吗?”岳芸洱不相信的问道。

“嗯。”何源点头。

“那今晚你睡沙发。”岳芸洱说,“反正你习惯了睡沙发,以前都是。”

“好。”岳芸轩一口答应,连忙有说道,“谢谢何源哥。”

“不用睡沙发了,晚上你跟着我睡,他睡你的房间。”

“……”岳芸洱懵逼。

------题外话------

呼呼,宅都要上传哭了,怎么一不小心存稿那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