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他是不是肾亏啊?!/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岳芸轩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何源和她姐是分开睡?!

难道何源有什么隐疾!

当然他瞎猜的。

“我有点事情回房了,你们自己安排。”何源突然起身,然后就走了。

岳芸洱看着何源的背影,看着岳芸轩。

“姐,我是不是不用走了?”

“何源是说真的吗?”岳芸洱不相信。

“你是兴奋过度吗?何源终于宠幸你了。”岳芸轩开玩笑。

“轩轩,乱说什么啊!”岳芸洱无语。

岳芸轩笑了笑,那一刻忍不住说道,“其实你要是真的能够更何源哥在一起就好了,我总觉得他人虽然不好相处,但性格不坏。还总觉得他好像对你挺好的,给你那么多钱,你做的菜他也很赏脸的全都吃光了。”

“……”是赏脸?

还是挑食?!

“总之比那个秦梓豪好太多了,亏我以前还以为他会是我姐夫,简直就是人渣人渣!”岳芸轩咒骂。

反正一说到秦梓豪,两兄妹都没什么好心情了。

岳芸洱说,“那你早点回房睡觉,喝了酒就早点休息,明天周末我们不会上班,但你也不要睡得太晚了才起来,何源不太喜欢。”

“那你明早早点叫我。”

“嗯。”岳芸洱点头,点头说道,“打了官司之后,你也要想着找工作了。”

“知道啦。”岳芸轩一口答应。

为了躲避秦梓豪,他是把工作都辞了的。

当然那工作确实也没有什么发展。

辞了也不可惜。

“早点睡。”

“嗯。”

岳芸洱走向何源的卧室。

卧室中,何源正准洗澡。

岳芸洱连忙讨好,“我去帮你放水。”

何源看了她一眼。

岳芸洱已经跑进了浴室,放好了水,还给他把毛巾什么的放在了旁边。

“我先出去了。”

“嗯。”

岳芸洱走出浴室。

她还有那么点期待他让她留下来一起洗。

好吧,她其实就是很想讨好何源,很想对他好一点。

总是很感谢,他对她做的一切。

何源洗完澡,岳芸洱也去浴室洗了澡。

何源躺在床头看书。

岳芸洱实在不喜欢看书,她就看手机。

看一些八卦新闻。

“阿尔戈的公主要结婚了。”岳芸洱突然开口。

何源抿唇。

岳芸洱似乎还是改不了,看东西就要念出来的习惯。

读书的时候所有人都是默念题目,就只有她,会读出来。

而且还很不自知。

比如此刻。

此刻岳芸洱又喃喃道,“阿尔戈真的是一个好神奇的国家,女人在结婚前居然都不能让男人见到她的脸。而且还是指腹为婚。这么一个到处都是石油的地方居然这么保守。这样女人一直遮着脸,那万一娶回去的老婆长得真的奇丑,可以退婚吗?”

何源完全看不进去了。

岳芸洱又说,“阿尔戈国王也真是挺惨的,生了28个公主居然没有一个王子,只能从公主的驸马爷中去找继承人……”

念念叨叨一直念念叨叨。

房间突然灯关了过去。

岳芸洱一怔。

她回头看着何源。

要睡了吗?!

何源以前应该不会睡这么早的吧。

她也没多想,把手机放在一边,乖巧的躺了下去。

躺在了何源的旁边。

两个人距离有点远。

岳芸洱酝酿了一会儿,好一会儿,挪动着自己的身体靠近他。

何源没动。

岳芸洱把身体靠在了他的后背上,小手搂抱着他的腰,就想像上次同床共枕那样,抱着他入睡。

刚做完所有动作准备闭上眼睛那一刻。

何源突然开口了,“你睡过去一点。”

“……”岳芸洱懵逼。

“睡过去一点,我不习惯。”何源直言。

岳芸洱默默的,默默的收回小手小身体。

然后挪动往一边去。

岳芸洱以为何源要和她一起睡,就是要一起睡,有可能还会不单纯的一起睡。

她想多了。

她只是不太明白,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何源也都不碰她。

难道……

她鼓起勇气,“何源,你是不是嫌弃我来着?”

何源沉默,没有回答。

“上次我好像在你面前做了过分的事情。”岳芸洱开口。

何源没睡着,但就是没有说话。

“那次我想给你解释一下,不是我自己很想,而是为了报复秦梓豪。我找了一个妓女去勾引秦梓豪,为了让秦梓豪和妓女发生得顺利所以就给秦梓豪下药了,哪里知道秦梓豪居然让我喝了一半那个下药的酒,那种药性很强烈,我没经历过我也不知道会那么难受,所以才会忍不住自己做那种事情,我以前没这样过,你勉强忘了吧。”岳芸洱小声的说道。

何源反而应了一声,“嗯。”

就是一个简单的助词。

也不知道他什么情绪,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忘记。

她也不敢越界,说道,“晚安。”

然后房间就没有了声音。

岳芸洱躺在旁边倒是睡得规矩,然后睡着睡着就睡着了。

身边的男人却很久没有睡。

他承认对于岳芸洱那晚上的事情他很震惊,且在他的人生领域里面不能接受这种事情,他承认他很保守,就是很在意这些传统的东西,但看到岳芸洱之后,他口上说着排斥说着不喜欢说着厌恶,但身体也很诚实,城市的反应很强烈。

甚至有几次做梦,梦里面都是岳芸洱那晚上妖娆性感又疯狂的模样。

然后,梦醒就是湿了一片。

甚至此刻满脑子也是她的画面。

分明很淫荡的画面,岳芸洱却就像一只妖精一样,蛊惑着他的神经。

他抿唇。

走进了浴室。

岳芸洱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何源好像起了床,下一秒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估计是起夜上厕所吧。

话说,一个晚上起了好几次。

何源是不是有些肾亏啊!

第二天。

岳芸洱早早的起床。

起床就叫醒了岳芸轩。

岳芸轩迷迷糊糊的起来趴在沙发上。

岳芸洱一边让他去清醒,一边去做早餐。

何源起床的时候,就看到岳芸洱已经做好饿了早餐,岳芸轩有些精神不济的去帮她。

他走过去坐在餐桌上。

何源看着岳芸轩的模样,“没什么事儿可以不用起那么早。”

“可以吗?”岳芸轩看着何源,“我姐说要早点起来的……”

“不用,你想睡多睡一会儿。”

“那我现在可以去睡觉了吗?”

“你吃完早饭再去。”

“我实在不想吃,昨晚好久都没有睡着,刚睡着就被你叫醒了。”说着,岳芸轩就往房间走去。

岳芸洱无语。

回头看着何源很自若的吃着早点。

岳芸洱说,“我弟弟比较懒散一点,你别介意。”

“我没你想的那么斤斤计较,什么都会介意。”何源说。

岳芸洱真觉得自己不应该主动说话。

何源的心思,你还真的不要猜!

她默默地吃早饭。

吃着吃着,何源开口,“等会儿我要回我妈那边,可能吃完晚饭才会回来。”

“好。”岳芸洱点头,又问道,“那你明天有安排吗?”

好吧,她又开始主动了。

她确实很想对他好。

“怎么了?”

“那个,我想给你煲汤来着。”岳芸洱说,“之前一直没时间,这周末刚好没事儿,回家你妈妈肯定会给你煲土鸡汤,那我给你煲番茄排骨汤,虽然没有这么营养,但我弟说这是我最拿手的了。”

“嗯。”何源点头。

“是明天没安排吗?”她实在不知道何源的点。

“我有没有安排,你不都要煲吗?你不给你弟弟喝?”何源问。

“那也是,但也真的很想你尝尝。”岳芸洱弱弱的说道。

“没什么临时的事情,我会在家里。”

“好。”岳芸洱盈盈一笑。

算是何源答应了。

反正他一向都是这样的脸色这样的语调。

吃过早饭之后,何源就走了。

何源一走,岳芸洱也觉得无聊了很多,她弟弟瞌睡也多,她也不想打扰了她弟弟,就捉摸着给居小菜打了个电话,又问了问官司的事情,对方总是很温柔。

岳芸洱总是在想,谁娶了居小菜一定很幸福。

某个幸福人男人此刻打了一个喷嚏。

总觉得打喷嚏都是幸福的。

周六在家一天,和他弟弟吃饭看电视。

晚上有些晚了。

何源还没有回来。

也不知道多久会回来。

她等到了晚上11点,忍不住想要给他发短信。

短信刚编辑,就觉得好像有点太管何源的行踪了,他会不会很不爽啊。

忍了忍,就没有发信息,然后就在家里一直等。

等到晚上12点。

岳芸轩这个夜猫子都有点支撑不住了,“姐姐,你还要等多久啊,我回房睡觉了。”

“你去睡吧,我再等会儿。”

“这么晚了,应该不会回来了。”岳芸轩说。

岳芸洱总觉得何源既然没说,应该就会回来吧。

当然,她也不确定。

“你先去睡,我一会儿也睡了。”

“别太熬夜哦。”

“好。”

岳芸轩回到房间。

岳芸洱又在客厅等了半个小时。

何源从来没有这么晚回来过,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她就不等了。

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抱怨,为什么何源都不给她打个电话说一声。

害她等这么久。

她回到卧室洗完澡正打算睡觉。

手机短信突然亮了一下。

岳芸洱点开。

点开看到是吴小欣发来的信息。

吴小欣说,“岳芸洱,你别想着勾搭何源了,何源打算和我结婚了。”

岳芸洱承认,在看着那条信息的时候,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

要是结婚了,何源还会放任她在他身边吗?

“怎么不回我?”吴小欣总是那么强势。

好像什么信息,必须收到回复。

“恭喜你们。”岳芸洱编辑。

“告诉你岳芸洱,今晚我就已经在何源的父母家住下了,你识趣一点。我不想因为你的事情而闹得我们很不愉快,何源对你没有什么感情,只有怜悯亦或者,一点曾经没有得到的兴趣。”吴小欣继续发来信息。

“我知道。”

“我不想和你多说了,就是警告你,别缠着何源!”

“哦。”

那边终于消停了。

岳芸洱也消停了。

她终于可以不用等何源的清净的睡觉了。

就是睡不着。

她翻来覆去。

何源真的打算结婚了吗?!

和吴小欣也没交往多久。

不想了。

她捂着被子睡觉。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就怎么走吧。

反正更糟糕的事情她都经历过了,估计也没什么比这更大的打击了。

一觉醒来。

岳芸洱还稍微有些睡过了头。

其实她偶尔也赖床,特别是以前做网店的时候,经常昼夜颠倒。

她伸懒腰起来。

走出房间她弟弟都醒了,“姐,你才起来啊,我都饿了。”

“我做早餐。”

“谢谢姐。”岳芸轩一笑,“不过姐,何源哥没有回来吗?”

“没有。”

“就说让你昨晚不要等了。”岳芸轩说。

“哎,也没等多久。”岳芸洱无所谓的说道。

岳芸轩就是觉得她姐姐性格太好。

就是怎么样都可以。

岳芸洱做了早餐和岳芸轩吃了之后。

岳芸洱就拽着岳芸轩一起出门了。

虽说何源这里有管家来定期清理定期送食材,有时候还是觉得自己买菜更有意思。

岳芸轩被迫无奈,和她姐在超级市场买了很多东西。

回来的时候,岳芸轩累得不行。

“姐,你是怎么想的,买这么多,我们能吃完吗?”岳芸轩抱怨。

“吃不完就算了。”

“姐你越来越豪气了。”

“那当然。”

两姐弟开着玩笑。

岳芸洱从上午就开始煲汤。

中午的时候何源没有回来。

岳芸洱也觉得汤没有煲好也没吃。

晚上的时候,何源还是没有回来。

两个人等了很久。

岳芸轩等得确实有些无聊了,他对着岳芸洱说道,“姐,我觉得何源哥可能也不会回来了。”

“是啊。”岳芸洱点头。

点头却还是没有要开饭的举动。

岳芸轩无语,“要么你给何源哥打个电话问问他几点回来,要不要等他吃饭?要不然我们就吃了吧。”

岳芸洱看了看时间。

已经晚上8点了。

“吃饭吧。”岳芸洱点头,“你去盛饭,我去盛汤。”

何源可能也是不会回来了。

“嗯。”

两姐弟坐在饭桌上。

岳芸轩赞扬,“姐,你煲汤的技巧越来越好了,真好喝。”

“是吗?”

“是,我今天要多喝几碗。”

“好。”岳芸洱微微一笑。

岳芸轩吃得很欢快,看着岳芸洱似乎有些食不知味。

他看着她,“姐,你是不是盼着何源哥回来啊?”

岳芸洱一怔,回神,“嗯。”

“你很喜欢他吗?”岳芸轩问道。

“也不是。”岳芸洱自若的答应着,“就是觉得他人挺好的,想对他好点。”

“我怎么都觉得你好像很舍不得他的样子。”岳芸轩笑道。

岳芸洱也笑了笑,“是舍不得。”

觉得何源是个好人。

虽然性格很古怪,虽然有些沉默寡言,虽然也不知道他的情绪在哪里,但她总觉得何源人很好,心底很善良,对她很好,所以她也想对他很好。

但不知道还能对他好多久。

何源快结婚了吧。

她默默地吃着晚饭,和岳芸轩一起吃着晚饭。

吃完之后洗了碗,然后就催促着岳芸轩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还要上庭。

看着岳芸轩走进了房间,岳芸洱也回到了房间。

她想可能何源今晚也不一定会回来了。

她自己去洗了澡,然后躺在床上就打算早点睡了。

明天就要上庭。

说真的,她其实有些阴影。

她想到曾经,曾经因为防卫过当而上了法庭,当时一个人孤立无助,没有人帮她,她就等着被判刑,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那个时候真的很希望有个人在身边多好,有个人就算在观众席看着她,给她一个温暖的眼神也好。

可惜。

没有。

就是一个人。

从头到尾都只有她。

------题外话------

达拉,宅要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