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上庭(2)你好意思说自己专情/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喃喃,你乱说什么,你别给我乱说话!”周母大声说道。

那一刻激动得差点从观众席上冲了下来。

周喃喃看着自己的母亲。

那一刻眼眶通红。

她瞬间转移了视线,对着居小菜说道,“不是因为轩轩对我不好,不是因为他不爱我,只是因为我母亲。我母亲一直嫌弃轩轩没有钱工作差,一直不想我嫁给轩轩,所以在结婚前强迫轩轩家一定要买婚房,房子还必须写我和轩轩的名字,又强迫轩轩办酒席,酒席钱还要我母亲自己收取,甚至到最后,什么都做好了,我母亲却突然强迫我去打胎,说现在轩轩一无所有,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养孩子!”

法庭现场安静无比。

都在听周喃喃的一字一句。

周母突然激动地无比,“周喃喃,你疯了吗啊?你是疯子吗?那么不知廉耻,你再乱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安静!”审判长敲着法槌,“法庭上不得喧哗!”

周母忍了忍。

周喃喃就像没有听到她母亲在说什么一般,“我和轩轩的婚礼不能顺利举行,完全是我母亲一手造成,现在因为她的关系不结婚了,她却还要逼着我不要把房子还给轩轩,还要让我拿走轩轩的一半!妈!够了,我真的受够了!我没有你这么贪财,我没有你这么心狠手辣,我做不出来你如此对待了轩轩之后,还要拿走他的东西!我和轩轩不能结婚全部都是因为你!你凭什么怪在轩轩身上,你凭什么让我在法庭上撒谎!”

声音很大。

很激动。

周喃喃几乎是咆哮出来的。

被告方律师脸色铁青,冷然着无话可说。

周母气得直抖,“周喃喃你乱说什么,我不是你妈是吧,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要遭雷劈的!”

“我只知道人在做天在看,早晚你才要天打雷劈!”

“周喃喃!”

“安静!”审判长严厉无比!

周母咬牙切齿。

居小菜看着面前的周喃喃,看着她哭得很难受,她声音总是那样,带着让人可以安稳的语调,“周小姐,你刚刚说的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之所以和岳芸轩没能结婚并不是因为岳芸轩嫌弃你流产,而是你母亲处处阻挠。”

“是。”周喃喃重重的点头。

“所以审判长,刚刚被告方律师说婚礼无法进行是因为我当事人原因,显然不成立,显然我当事人不需要对这场未发生的婚姻负任何责任。也就是说,我当事人没理由将自己购买的房屋分一半给被告,所以我方强烈要求被告方从我当事人购买的房子上除名。”

审判长大人听着居小菜的话,微微点了带你头,又询问被告方律师,“被告方律师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被告方律师恭敬道。

当事人都已经承认了,他无力反驳。

“好。”审判长说道,“现在我需要和陪审团一起商量审判结果,请各位坐等。”

而后,审判长和陪审团离席。

再然后。

审判长回来,宣布,“原告在婚前独自购买XX处住所,现因被告方主要原因导致婚礼不能正常进行,按照第三十五条规定,原告有理由收回当时赠与的房产,故本庭宣布,被告方在7个工作日之内,立即从原告购买的房子登记名中退出,即完成原告方购买房子的独立性。”

宣布结束。

所有人陆陆续续的离开。

岳芸轩看着周喃喃。

周喃喃也这么看着岳芸轩。

岳芸轩终究转身跟着居小菜一起走了。

想到周母做的一切,他确实没办法让自己原谅。

法庭外。

岳芸洱已经在出口处等候。

看着居小菜和岳芸洱出来,连忙上前,“谢谢你居律师。”

在她看来原本真的很难得一件事情,却在他们如此简单下,就已完成。

居小菜笑了笑,“客气了。这个官司本来就很好打,举手之劳而已。如果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岳芸洱主动道。

“不用,我开车了。”

岳芸洱点头,“那你慢走。”

居小菜微微一笑。

穿着她的黑色职业套装离开。

岳芸洱就这么看着居小菜的背影,由衷的感叹道,“居律师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还觉得她好温柔,她老公一定很幸福。”

“你也很温柔,你将来的老公也会很幸福。”岳芸轩很笃定。

岳芸洱笑了笑,“但愿能找到老公。”

“怎么就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呢!”岳芸轩嘀咕。

两个人一起离开人民法院,往街道上走去。

边走边说道,“轩轩,我还要赶着去上班,你自己先回去。我看现在时间也还早,要不你到处逛逛看有没有什么工作可以找的?”

“好。”岳芸轩点头。

岳芸轩和岳芸洱相依为命。

岳芸轩对岳芸洱几乎也是言听计从。

“那我们就分道扬镳了,我走这边坐公交车去。”

“嗯。”

岳芸洱正往另外一个街头走去。

刚走了几步。

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停靠在她面前。

岳芸轩蹙眉看着。

那一刻猛地上前,一把将他姐拉在了身后。

因为车上下来的是秦梓豪。

岳芸轩根本不敢让秦梓豪靠近他姐。

秦梓豪看着岳芸轩的模样,冷笑道,“如果我真的想要揍她,就算十个你也挡不住!”

“你来做什么?!”岳芸轩狠狠的说道。

“不做什么。”秦梓豪冷漠无比,“这么长时间了,消失得挺彻底的。要不是我知道你今天的官司,我还真的找不到你!”

“我告诉你秦梓豪,别来打扰我姐,否则我杀了你,杀了你全家!”

“你也要有那本事儿。”秦梓豪冷笑,冷笑着对着岳芸洱,“就是告诉你一声岳芸洱,惹了我没好下场的!找人算计我,找人陷害我?!终有一天,我会血债血还的!”

岳芸洱紧咬着唇瓣。

“走着瞧!”秦梓豪冷血一笑。

就这么威胁了她之后,重新坐回到了轿车里。

岳芸洱看着轿车离开的。

脸色有些冷漠。

岳芸轩也这么看着,狠狠的说道,“有什么了不起,卧槽,不就是有点钱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玛德!”

“不管他如何,轩轩,现在不要和他发生什么正面冲突,没必要。到头来反而是我们被抓了把柄。”岳芸洱劝慰。

“我知道。”岳芸轩点头。

“不管他了,秦梓豪也只是忍不下那口恶气所以才会如此来找我威胁我,我其实一点都不怕他。”岳芸洱说,“去忙自己的吧。”

“嗯。”

岳芸洱也走向了一边,走向了公交站坐在了公交车上。

虽说如此安慰岳芸轩。

但她其实很清楚,秦梓豪这种瑕疵必报的人,肯定会对她加倍奉还!

而她目前只能,躲他!

……

居小菜从法庭出来。

这个官司打得很简单,也很快。

打完官司,她好像又闲了很多。

此刻也还早,接小居和子倾放学还在,回去也挺早的。

但想到那次去凌子墨的办公室被他那啥了之后,她就不敢去了。

虽说……

嗯,感觉很好,很兴奋。

但还是会,羞涩难当。

她只得开车回去。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居小菜看了看来电,抿了一下唇瓣。

缓缓,还是接通,“喂。”

“是我,凌琳。”那边传来凌琳熟悉而不友好的声音。

“嗯。”居小菜应了一声。

“怎么了,对这长辈连称呼都没有了?”那边冷讽。

“只是不知道应该叫您什么您才开心?”

“居小菜你是在讽刺我吗?”

“我只是在说实话。”居小菜显得很淡定。

自从决定和凌子墨好好在一起之后,对于凌子墨身边的亲戚她就淡定了很多。

她有时候甚至觉得,只要不接触,那边想要凌子墨怎么样都好。

显然,那边不会停歇。

她说,“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今晚上我叫了凌子墨一起回来吃饭,你跟着一起!”凌琳直接是命令的。

“我晚上还要照顾小居。”

“你不会把小居一起带过来吗?”

“除了小居还有子倾暂时也在我家,确实不方便!”

“居小菜!”

居小菜抿唇,“那我晚上跟着凌子墨一起过来。”

“居小菜,别把自己表现得那么高高在上,别以为子墨认定了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嗯,我知道。”居小菜淡淡的答应着。

凌琳生病了之后,她真的不想再和这两母女太多交集,如果凌琳真的太过分她怕自己可能会控制不住和她对着来,而凌琳生病了,对待生病的人她不想如此。

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居小菜也挂断了电话,那一刻又拨打了凌子墨的。

凌子墨秒接,“老婆!”

每次凌子墨都会特别兴奋的叫她老婆。

每次都会让她很不好意思。

她开口道,“你姑姑刚刚给我打电话了。”

“她说什么了?”凌子墨瞬间严肃。

也知道他姑姑现在虽说生病了但依然不是省油的灯。

“让我晚上去她那边跟着你一起回去。”

“你答应了?”

“否则呢?”

“答应就答应了吧。”凌子墨说道,“她现在也做了不了什么。”

“但愿吧。”居小菜倒是不信。

“反正不管她做什么,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凌子墨笃定。

居小菜淡笑。

缓缓说道,“小居和子倾我就不想带过去了。他们下了幼儿园我就带着他们回去,然后你回家来接我再去你姑姑家行吗?”

“好。”

“那不打扰你上班了。”

“老婆我会想你的。”

居小菜又是一阵脸红。

真不知道凌子墨这么肉麻的话,怎么就能够脱口而出。

她急急忙忙的说到,“拜拜。”

然后挂断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凌子墨的感情越来越好。

就好像……曾经没有发生过那么多的不愉快。

下午时刻。

居小菜接到了封子倾和凌小居并安排好了他们之后,才下楼,坐着在楼下等着的凌子墨的小车内。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匆忙跑下来的模样,笑了笑,低头帮她系安全带。

凌子墨很少会有这么体贴的举动,因为他习惯了被人照顾。

居小菜还未来得及感动,就感觉到某人趁着系安全带的举动,亲了过来。

“唔……”居小菜一怔。

下一秒就感觉到凌子墨非常不规矩的在她唇瓣上舔舐,疯狂。

居小菜怎么都推不开。

带某人吻得满意了,才不舍的放开了她的唇瓣,还说道,“总是那么甜。”

真不知道凌子墨怎么会说这么多肉麻的话。

也不知道曾经对多少人说过。

凌子墨心情很好的开车去别墅。

两个人聊着天,“今天上庭怎么样?”

“很顺利,帮岳芸洱打下了公司。”

“岳芸洱是何源的女朋友吗?”

“你怎么这么关心?”居小菜询问。

“就是关心一下大龄男青年的私人生活而已。如果没有,我是觉得我可以帮他介绍的。”

“你别这么八婆了好不好?何源看上去像是没人要吗?我总觉得何源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只是可能因为某些愿意没有在一起,总觉得像何源那样的人,要是真的喜欢就会爱一辈子吧。”居小菜一边想着一边说道。

“我也是我也是。”凌子墨连忙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也是这么专情的贱人,要是喜欢一个人也是一辈子。

“你说这话都不害臊的吗?”居小菜反问。

“不害臊啊,事实如此。”

“你这种炮友都可以绕地球一圈的男人,你好意思提专情吗?”居小菜带着不屑。

“那是身体需求,我心里不同的。”

“借口。”

“居小菜,你是不是嫌弃我!”凌子墨生气。

“是啊,嫌弃。”

“居小菜!”凌子墨声音大了些。

“嫌弃!”居小菜再次肯定。

“玛德!信不信我强奸你!”凌子墨怒吼。

“看,解决问题都只会用身体的方式?!”居小菜回呛,“我对你还能有什么期待。”

“我……”凌子墨气得面红耳赤。

玛德,居小菜,你气死我算了!

居小菜嘴角一勾。

能够让凌子墨气得吐血,她也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两个人一路吵吵闹闹。

居小菜真觉得凌子墨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思想很幼稚,有时候还很蠢的样子。

车子到达了别墅。

居小菜下车。

凌子墨走到她身边,牵着她的手,“我会保护你的,安心。”

居小菜淡笑。

她其实也不怕凌琳和凌小琳,对她而言,她没做过任何亏心事儿,她不怕任何人。

两个人走进别墅大厅。

大厅内,凌琳和凌小琳坐在沙发上等他们。

凌琳看了一眼凌子墨,冷讽道,“子墨,你这是接老婆都忘了姑姑是吧,这么晚了,你是打算饿死姑姑吗?”

“姑姑你看你就是爱吃醋。上下班时间多堵啊,我都是以飞的速度来的了,你还生气,再生气皱纹多出来了。”凌子墨就是嘴甜。

凌琳被凌子墨逗笑了一下,“就你会说话,吃饭吧。”

“好。”

四个人围在偌大的餐桌前。

凌琳说,“今晚叫居小菜一起跟着你过来,你为了和你商量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凌子墨一直在帮居小菜夹菜,一边问道。

凌小琳看着凌子墨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居小菜,就没有一个好脸色。

“姑姑和你表妹两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别墅里面确实很孤单,现在姑姑生病了,业余生活也少了很多,着实很无聊,你就和居小菜你们家人搬回来我们一起住。”凌琳给他们做着决定。

“不用了,姑姑你要是孤独,我多回来陪陪你就好。”

“子墨,你是怕姑姑欺负了小菜不成?你们都结婚了,你要给我说了你认定了居小菜,我还能怎么样?!不过就是希望你能陪在我身边,你从小到大,姑姑不是把你当亲生儿子吗?!”

“不是的姑姑。”凌子墨解释,“小居在上幼儿园,我们住的地方更方便。”

“都是开车上下学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凌琳笃定着说道,“总之你们必须搬回来住,什么借口我都不想听。”

凌子墨有些为难,还想说什么。

凌琳又说道,“除非你想姑姑马上就死!”

凌子墨被凌琳这句话堵死。

------题外话------

么么哒。

大家不喜欢的凌氏母女又出现了。

不过秒闪,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