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最后一搏(7)身份被揭穿/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尔戈。

皇宫圣地。

夏绵绵经过两三天的修复,身体已经好了很多。

枪伤好好护理,就会好得很快。

她从床上下地,在柏莎琳娜的起居走动。

皇宫很大,阿尔戈的地盘并不宽,但皇宫的占地面积完全可以成为奢侈!

就连一个公主的地方,都已经算是一栋别墅豪宅了。

她随意的走动。

实际上,是在审视这里的所有,然后在规划路线。

而她也不想身边的人跟着,她会不习惯。

据说,柏莎琳娜经常不让身边的人跟着自己,大概是为了寻找机会出宫见斯尔塔鲁。

这样她的一举一动也不会显得奇怪了。

她走了一会儿,坐在一个喷泉前的秋千上,静静摇曳。

来到皇宫三天也就意味着,她和封逸尘他们分开了三天。

三天内倒是没有人怀疑她的身份。

但她也不能就这么一直坐以待毙,她得想办法杀了欧力,然后离开。

她突然起身,走向了自己的起居室。

“我想见见欧力,让他来找我。”

“好的公主。”佣人恭敬。

她一直用的国际语言,也没有人觉得奇怪。

所以这里的人其实是能够听懂的,而且柏莎琳娜从出生就开始一直接触多国语言,听说国际语言是她经常说话交流的一种方式,虽说不是唯一,短时间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怀疑。

过了好一会儿。

佣人回来,毕恭毕敬,“公主,欧先生现在正在和国王谈事情,说是吃过晚餐之后,邀请你去皇宫的七彩池散步。”

“知道谈什么事情吗?”夏绵绵问。

“不知道。”佣人摇头。

“行了下去吧,给欧力说一声,晚上我会去。”

“好的。”

佣人离开。

夏绵绵就这么无所事事的等待。

如果有机会,今晚就要行动了。

时间越长,越容易让人找到纰漏。

她打开抽屉。

在阿尔戈,王室是允许带枪的。

柏莎琳娜也有,就在床头柜的一个特殊盒子里面。

她找到的。

杀手就是如此,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尽可能的去了解那个地方的一切。

她想了想,将手枪放进了衣服里。

阿尔戈的衣服,真的很容易藏匿任何东西。

她做好了一切准备。

吃过晚饭之后,就接到了欧力的派遣人过来的通知,说已经在七彩池等她了。

她抿唇。

调整好自己最好的情绪,走了过去。

让跟随的佣人停靠了七彩池的旁边,自己走向了在夜色下欣赏着用灯光打造成了七个彩色池水。

她脚步停在他后面。

欧力转头,嘴角带着笑。

欧力有着成熟男人的所有魅力,稳重,内敛,老练,得体,阅历,沉淀。

没有那么多经历没有到他的年龄,几乎很难到达这样的芥蒂。

所以,如果单纯只是吸引人的角度来看待欧力,他确实是有吸引力的。

她轻咬了一下嘴唇,听到欧力带着磁性的嗓音说道,“很荣幸公主会主动邀请我,并同意我的邀约。”

“欧力,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不想和你结婚。”

“公主难道还不清楚吗?不管你答应不答应,你父王都已经将你嫁给了我,以后我就是你的丈夫。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告诉我你不想嫁给我,你现在要做的是发现我的好,然后爱上我。”

“我不会爱上你。”

“那是你没有尝试。斯尔塔鲁真的不适合你。”欧力说道,“准确说,他不适合这个国家,唯有我,可以承担如此重任!”

“你真的很自大!”

“公主,这不是自大这是自信。”

“不管怎么说,我真的不会嫁给你,我会给我父王说,我宁死不屈。”

“公主!”欧力突然猛地拉住夏绵绵的手。

夏绵绵心口一紧。

“你知道你这样真的让人很懊恼的。”欧力拉近她的距离,对视着她的眼睛。

“放开我!”

“不放开,你会怎样?!”

“无耻,我会叫人的!”

“嘘。”欧力说,“你叫了也没用,国王已经认定了我,就算你叫来了人,国王也会说一句,好好培养感情,要那样,你不会气死吗?!”

“欧力!”

“我听说……”欧力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她的气愤,眼眸直直的看着夏绵绵的眼睛,那一刻要说的话突然而止,眉头轻佻,“我怎么觉得你的眼神有些眼熟?”

夏绵绵心口一惊。

那一刻却不敢有任何眼神闪烁,就怕欧力发现了什么。

当然,欧力的疑惑只是一闪而过。

他看着夏绵绵,继续说道,“我听说在阿尔戈,女人的面纱是需要第一任丈夫亲自取下来的。我如果现在把公主的面纱取了下来,是不是就代表着,公主就认定了我!”

“我不会!”

“总得试试……”

“欧力!”

那一刻,欧力直接一把,一把狠狠的扯下了夏绵绵的面纱。

夏绵绵狠狠的瞪着欧力。

欧力就这么上下看着她,嘴角的笑容带着那么一丝诡异的笑容,“柏莎琳娜公主,你真不应该戴着面纱,你知道你有多美吗?”

“无耻!”夏绵绵带着愤怒。

“公主。”欧力的手直接抚摸着夏绵绵的皮肤。

夏绵绵咬唇。

“这么美的一张脸,你怎么舍得把它藏起来,我都觉得可惜了。”

“够了欧力!”

“这水汪汪的大眼睛,这高挺的鼻子,这小巧而粉嫩的嘴唇……”欧力的手一点一点划过。

夏绵绵都觉得恶心。

要是真的柏莎琳娜,应该分分钟想自杀吧。

“不知道味道如何。”欧力突然俯身。

俯身,直接靠近了夏绵绵的嘴唇。

“欧力你敢……唔!”嘴唇就被突然封锁。

夏绵绵反抗。

紧咬着牙关。

欧力一直强迫。

夏绵绵一边反抗着他,一边其实已经开始在暗地拿出自己的手枪。

在趁着欧力最最不注意的时候……

她的手枪直接对准了他的心脏,扣动扳机。

那一刻。

欧力身体突然一动。

一瞬间,夏绵绵身体突然被蛮力猛地拉扯,欧力的身体一转,子弹直接从欧力的身边飞过,与此同时,欧力一个前脚踢一把踢在了夏绵绵的手上,精准的力道直接让夏绵绵的手枪飞了出去。

她没真的和欧力交过手。

就这么简单的两招,她知道她打不过他。

所以那一刻她没有出手。

一出手就会露馅。

夏绵绵站在原地看着欧力。

欧力捡起地上的手枪,玩弄着,对着夏绵绵讽刺一笑,“怎么了?都想杀了我?!”

夏绵绵倒没想到欧力会有如此警觉。

“公主,你让我觉得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欧力一字一句,虽然笑,但却带着审视。

“你死了我就不用嫁给你了!”

“是吗?”欧力拿着手枪一步一步走向她。

走近,将手枪直接对准了她的额头。

夏绵绵后背抽凉。

“你说如果我现在杀了你,会怎样?”欧力问她。

“你不会,你杀了我你也得死!”

“前提是你是公主。但你不是。”欧力冷声。

夏绵绵脸色冷漠。

即使内心在狂跳。

“别问我怎么发现你的身份的?我只知道,如果你是真正的公主,在被我轻薄之后,你的第一个想法是自杀而不是杀我,这里的人就是这么迂腐,而你好像功课做得不够深入!”欧力冷笑,“显然,来的时间还不长对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别动。”欧力一字一句。

然后,手指靠近。

靠近,放在了她的脸颊上。

这一刻夏绵绵突然觉得,欧力刚刚在她脸上的触碰,可能并不是为了轻薄而是为了,查看她的皮肤,是不是和常人有所不同。

她冷眸。

“如果不是以前我亲眼见识过所谓的人皮面具,我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高超的技术。你说是不是……”欧力似乎突然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手指一个用力,“哗”的一声。

人皮面具从他手上一把撕掉!

夏绵绵眼眸微动。

这一刻反而不紧张了。

她本来的面貌就这么出现在了欧力的面前。

“是不是?龙九小姐。”欧力嘴角拉出一抹笑容,真的是很得意。

得意他此刻的发现。

得意他的聪明。

夏绵绵直直的看着他,不发一语。

“你说,你以现在的面貌,我可以杀你吗?”

“你当然可以,前提是你不怕死。”夏绵绵直白。

欧力倒是很有兴趣的挑起了眉头。

夏绵绵冷漠的说道,“欧力,你杀了我,你以为国王就不会追究了。我是你带回来的,你觉得你能避开得了什么责任吗?我是你带回来的,你没有把公主带回来反而带回来了一个杀手,你说你可以洗脱罪名吗?就算你可以,那万一公主死了呢?!你以为我死了,公主还能好好活着?!到头来,国王会不会责怪你,你这么聪明,会想不到吗?”

“龙九你果真是聪明啊!你说要是当年枭跟随了我,你再跟着枭一起跟着我,我们一起打下阿尔戈,你们跟着我吃好的用好的,得到这么大一个国家有什么不好,非要死衷着卢老,说真的,卢老的日子也不长了,等我收下了阿尔戈,第一个要弄的就是他,他以为他很聪明,我在他身边可是通过各种手段安排了不少卧底,想要弄死卢老,真的不难!”

“和我也没有任何关系。我和你口中的枭已经离开了卢老。”

“那你还来杀我做什么?活腻了?”欧力反问。

“报答卢老一个人情。”夏绵绵直言,“当然,也真的觉得你留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祸害,要替天行道!”

“呵!”欧力冷笑,“你还真把自己当上帝了。”

“是啊。”

“别逞强了龙九。”欧力说,“逞一时口头之快有什么意思,最后还不是得死。”

“我不会死。”夏绵绵对视着欧力很肯定,“你不会杀我。”

“就这么肯定。”

“我肯定!”

“确实,我不杀你,甚至还会帮你隐藏身份。”欧力把那张人皮面具递给夏绵绵。

夏绵绵一把接过。

“你说得很对,公主是我去接回来的,接了一个假公主回来不说,真公主还不知道下落,我逃脱不了责任。”欧力说道,“所以我不杀你,我们就在一条船上,谁都别想杀了谁!”

夏绵绵咬牙。

“其实龙九。”欧力放下了手枪。

这么一直指着夏绵绵,他也累。

夏绵绵蹙眉。

就是警惕的听着他的一字一句。

“趁着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合作一把如何?”欧力明显在引诱。

夏绵绵不予回答。

欧力继续说道,“阿尔戈虽说不大富得流油,得到了阿格尔,就拥有了极大的财富,这个世界上有钱可以做很多事情,做很多我想要做的事情,我的野心很大,甚至想要在得到阿尔戈之后夸张自己的领土,比如北夏国,比如阿尔斯家拉,比如撒里路等等,说不定,我还能够统治整个世界!”

“你疯了吗?!”夏绵绵忍忍不住说道。

“愿望还是要有的,万一就实现了呢?!我以前不过是一个被人唾弃的小屁孩而已,我也从没想过有一天,我可以成为国王。你说,神奇吗?”

“疯子。”

“龙九,人都是要有远大追求和报复的,你越强大,欺负你的人能够威胁你的人就越少,这种快感,很爽,等你感受过了,你就会痴迷权利,而我要给你说的就是,你继续伪装你的公主,我继续当你是真正的公主,然后我们顺利成婚,从此,你陪着我一起,和我一起,得到整个世界!”

“欧力,你是没受过打击是吧?”夏绵绵说,“一直以来顺风顺水惯了,所以不知道人外有人天的?!”

“确实不知道。”欧力直言,“我还真的没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谁比我更强大!”

“那我现在告诉你,想要我陪你一起演戏,做梦吧。”

“不。”欧力很肯定。“龙九,你会喜欢上权利的滋味的!而我突然很兴奋,不管柏莎琳娜公主长得有多么的倾国倾城,我这一刻反而庆幸是你,你知道一个人的魅力有时候和外貌真的五官,而我也希望你从我身上,认证这一点!”

“永远不可能!”夏绵绵否定,“我能认定的只有枭一个人。”

“从此以后,会多了一个我的。”欧力自信满满。

夏绵绵冷睨着他。

两个人真的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龙九,带上你的假面具。”欧力提醒,“回去想明白跟着我。当然,想不明白,也得跟着我,我知道你是一个不想死的女人!”

“我想不想死,那是我的事情,而不是受你威胁!”夏绵绵冷漠。

欧力却显得很不屑。

那一刻似乎就是认定了她一定会答应他的一切。

夏绵绵重新带上自己面纱,不想再和欧力说一句,转身离开。

欧力也没有再拦住她,看着她的背影,笑得很猖狂。

其实。

对于龙九的身份,欧力也真的只是猜测。

他之前根本没有想过枭一群人能够跟到他到如此地方来,甚至觉得,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会来这里,他其实对于自己想要成为阿尔戈女婿的事情,非常隐蔽,但后来一想,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看待枭,而他之所以一直想要拉拢枭也确实是欣赏他惊人的能力,所以就大胆的一想,况且,从那晚上的宴会出现不明身份的人之后,他就开始有所怀疑这群人是针对他而来,唯一可以针对他且有那个实力靠近他的人,只有枭。

至于为什么怀疑公主是假冒的,当然他和公主不熟悉,而这里保守到确实不允许别人看到她的外貌所以他根本无法分别整个人是不是真正的公主,显然,他只能买通了同住身边的佣人,让佣人为他观察一二。

佣人传递的信息只说公主虽说举止有些不同但相貌是一模一样的,所以认定是公主,不过是被人绑架惊吓国度所以变得有所奇怪。

------题外话------

欧力真烦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