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章 最后一搏(8)他要变得强大/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晚上,佣人告诉他说,公主有带着手枪出来。

那一刻他就有了极大的防备。

所以才做了那么一系列的事情等着她自投罗网,而龙九确实是忽略了这里人的一个极度封建,以公主的身份,如果未知男人看了她的脸,她选择的第一件事情绝对是自杀但她不是,她只想杀了他。

想要杀他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枭的人。

加上。

他之前亲眼见证过的人皮面具。

几乎就能够肯定。

果然。

真的是枭一行人。

他其实看到龙九脸的那一刻,是真的还带着一些欣赏和佩服。

能够如此近他身的人,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几个,他甚至根本就没有把卢老那个老头子放在眼里,早晚得死,早晚得从他手上死去,倒是枭,让他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自信。

当然,在看到龙九脸蛋的那一刻,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很兴奋。

事实上确实是,对比起那个倾国倾城的公主,他似乎更爱眼前这个倔强聪明的龙九。

这个女人,有资格成为他的王后!

如果她识趣,他会让她感受,什么叫做权利!

欧力的笑容,越来越深,越来越阴险!

此刻的夏绵绵,整个人毛骨悚然。

欧力比她想的聪明。

她一直以为欧力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发现她的存在,就算有所怀疑,也不会这么快的就被识破,才会导致她当机立断想要立即杀了欧力,她是公主,就算她杀了欧力,国王也最多不过就是责罚而不会真的对她怎样,只要欧力一死她就可以找机会出去,甚至,封逸尘他们会进来接她出去。

现在……曝光了。

那一刻甚至不希望封逸尘他们再走进王宫。

欧力既然发现了她的身份,自然就会更加警惕,以欧力的能力,极有可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她咬牙。

回到了公主的住所。

佣人自然的跟着她想要伺候她。

“你们出去!”夏绵绵冷声。

所有人只得恭恭敬敬的离开。

房门关上。

夏绵绵整个人其实有些急躁,以前做杀手的时候其实很难遇到这种情况。

遇到这种情况一般就已经死了。

这一刻,她承认她有些慌。

尽管一直在告诉自己冷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慌乱无主。

她甚至不知道她此刻应该要干什么,下一刻又该要干什么。

以她们的实力,对付欧力都已经力不从心了,更别提要对付所谓欧力联合的阿尔戈!

她在默默的让自己冷静。

眼眸陡然一转。

猛地一下走向了她的房门。

房门打开。

佣人惊吓着站在门口。

夏绵绵冷眼看着她。

佣人身体颤抖,恭敬的对着她。

显然。

她是被监视了。

这是欧力的人,还是国王的人?!

“退下!”夏绵绵狠狠的说道。

佣人哪里还敢待一秒,联盟就走了。

果真是自己的忽略。

欧力怀疑他们身份的时候,应该不是这几天的事情,应该是从到达王宫宴会就已经在怀疑的事情,而她却一直没有引起更深入的重视,亦或者说,因为太想杀了欧力太想快刀斩乱麻,所以根本想到不到太多。

她眼眸一紧。

现在她已经被欧力监视,就算杀了她身边的佣人也于事无补,毕竟她比欧力更不熟悉王宫的一切,很有可能,她弄走了一个,另外一个又来了,如此反复,劳神劳力!

她此刻坐在柏莎琳娜偌大的床上,有些焦躁。

焦躁着,又一点一点的在让自己冷静下来。

默默的冷静下来。

她很清楚,慌乱对于他们而言,是最最需要忌讳的事情。

她深呼吸一口气。

至少,她可以安慰自己,欧力不会杀了她。

她目前还不会死。

欧力想要利用她一起得到阿尔戈,她还有时间想办法和他斗智斗勇。

……

阿尔戈的一家酒店内。

封逸尘让所有人围坐在一起,说,“阿九一个人在很难杀了欧力。”

所有人沉默。

“欧力这个人很多疑,智商很高,很容易怀疑到阿九的头上,所以我们得想办法进王宫帮助阿九。”封逸尘说,“但就这么进王宫并不容易,王宫没有举办任何对外的活动下,我们进去很有可能就是死。”

“BOSS有什么安排?”文川不想思考了,直白的问道。

确实不应该让阿九一个人去冒险。

虽然杀了欧力是BOSS自己的事情,但他们已经习惯了,BOSS的事情就是他们的任务,而一起的任务,真的不能让某一个人去完成,显然是对她的不公平。

“没想到更好地安排,所以这次不想让你们跟着我一起!”封逸尘一字一句。

“BOSS!”白鹤叫着他。

“先别激动。”封逸尘显得很冷漠,“不是让你们离开,而是让你们在这里等我。我会先潜入王宫,有时候人太多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儿。你们在外等着接洽我和阿九,如果一个月之内我和阿九没有回来,亦或者你们听到了我们被杀的消息,你们即可离开,你不要犹豫。”

“BOSS!”

“这是我的安排。”封逸尘一字一句。

所有人只得沉默。

“现在我来安排一下在王宫外你们必须要做的事情。”封逸尘说,“以便我们有机会出来,你们能够第一时间接应我们。”

“是。”

几个人无比严肃。

一番讨论和安顿之后。

所有人解散。

封逸尘拿了一支烟在外阳台,狠抽。

阿九到了皇宫4天了,到现王宫没有传来一点点消息,以欧力的心思应该是有所怀疑了,不管阿九做得有多逼真,欧力怀疑的根本就不是某个人,而是某件事情,某件事情发生的不可思议,他就会多想。

他曾经和欧力交过手。

确实是他这么多年,遇到最难以对付的对手。

而现在。

他永远都在被动,反抗得如此的力不从心。

仿若,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受人指使。

在自己有记忆之后,满脑子都是龙瑶的杀戮,一直在她的逼迫下学会了如机器般的听从命令,总是为她做着任何事情不敢反抗,最终为了救下阿九也绝对愧对了龙瑶想要以死谢罪。而后意外活了下来,又跟着了卢老,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不停的为他做着很多危险的事情,渐渐的成为了卢老的左右手,却依然臣服在他的身下,对他唯命是从,即使依然为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反抗了他的决定,也因为从小教育对上级的命令而不得不去帮卢老杀了对他威胁最大的人。

一辈子,都在不停的接受别人的命令,一辈子都是如此。

他累了。

阿九曾经说,想要一份安定的生活。

她时时刻刻在透露,杀了欧力之后,她想和他一起消失,带着子倾一起,浪迹天涯,不想再接触现在的惊心动魄,只想过着平凡人的生活,但他并没有答应。

他不想这么被动的活着了。

不想了。

阿九一直以为,他冒险来杀欧力只是因为卢老的命令,其实真的不只是。

当然卢老的命令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他想要强大。

杀了欧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而他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很理解欧力的一切行为。

因为不想被人欺压不想在任何时候都是被动的承受,所以想要追求更高的权利,想要感受那种把别人踩在身下的滋味,他现在渴望。

渴望得到那份权利,不受任何人威胁,强大到可以保护身边所有的人!

他再也不想,屈服于谁的身下!

再也不会!

他将剩下的烟蒂熄灭。

如果这次任务失败,他会用下辈子,重新给阿九铸造一座坚硬的城堡,为她遮风挡雨,让她在他的庇护下,再也不受到任何伤害,让她永远的活在,没有血腥没有杀戮的温暖世界里。

……

驿城。

今天,夏氏集团周年庆。

夜宴很奢华,大气辉煌。

何源坐在小车内,去往目的地。

秘书在旁边陪着他一同出席。

他们家总裁这么多年了依然单身一人,如果有什么宴会也是她参加,当然,她五个手指头都能够数出来,总裁参加宴会的次数!

车内很安静。

何源也显得很冷漠。

今天一早他给夏绵绵拨打了电话。

准确说,上午一个中午一个下午一个。

依然是关机状态。

他真不知道夏绵绵去了哪里?那一刻当然也不会有太多的埋怨,即使不敢相信,也不得不去怀疑,夏绵绵真正的一个生活环境,是平常人想象不到的世界。

眼眸微动。

轿车停靠在了宴会现场。

现场布置得非常的隆重。

夏氏俨然现在已经成为了超越很多企业的超级大的集团,太多人对他们望尘莫及,而夏氏的周年庆也成为了各个企业眼巴巴想要参加的一个盛大宴会,对很多企业而言,衡量他们能力的不仅仅是官方公布出来的一些排行数据,反而更能过做文章的是,能够出席夏氏集团一年一度的周年宴会。

如果有幸被邀请,自然也算是身份的一种象征。

宴会厅门口。

工作人员连忙上前给何源开了车门,恭敬无比,“总裁。”

“嗯。”何源微点头。

即使很少参加宴会,但这些年,经历大大小小无数的正式非正式商业谈判,对于这种大场合也是司空见惯,自然没有了半点胆怯,反而悠然自得,很有自己的气场。

何源随着长长的红地毯走进去。

秘书恭敬的跟随在旁边,说道,“刚刚收到前台宴会的通知,目前已经到达的企业125家,仅剩余13家企业还在赶往的路上,应该是临时遇到一点事情。”

“嗯。”何源点头。

点头那一刻,脚步顿了一下。

他眼眸看到了岳芸洱。

看着岳芸洱穿着那件不起眼的礼服,在偌大的宴会现场门口处,跟着外联部的所有人一起,在现场忙碌,显然,岳芸洱有些无措,好像不知道自己做什么,站在旁边有些拘束。

“何总?”秘书看着他突然停步。

“你继续说。”何源脚步走开。

“是。”秘书恭敬无比,“各个企业的领导人之前都已经给了总裁您一份,我也会在旁边提醒您他们的身份,现在我们走过来的就是凌氏集团的总经理亦是凌氏集团的董事长凌子墨,旁边的是他的妻子居小菜……”

何源和秘书走向了宴会现场。

宴会门口厅的位置。

谢婷婷连忙走向了其中一个同事身边,说,“看到总裁了吗?刚刚从我们是身边路过。”

“看到了,好帅。”同事说道,“真不明白何总到底是怎么那么迷人,你仔细看他其实长得真的不帅,却就是觉得很有魅力,你说是不是因为他有钱的原因。”

“肤浅!”谢婷婷不赞同,“总裁是有自己独特的气质,气质这种东西你懂吗?这是男人最重要的,男人可以没有长相,但绝对要有自己的魅力,我们何总就是典型的这一类,一旦有了魅力,就会越开越帅,越开越迷人。你看电视上那些小鲜肉,没有演技的是不是越看越丑,反而那些老腊肉,因为演技逼人,帅得让人想要舔屏。一个道理。”

“谢姐,你总结的真的好精辟。”同事崇拜,“我们何总就是老腊肉那一类型,越看越迷人……”

“去去去去,总裁才27岁,什么老腊肉,完全就是小嫩芽啊。就是有魅力的小嫩芽。”谢婷婷一脸花痴。

“你们在做什么!”吴小欣突然走了过来。

谢婷婷简直感觉到了一阵阴风。

其实岳芸洱也在她们旁边不远处,听着她们八卦,看着吴小欣的到来,那一刻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谁让这两个人有事没事儿的议论何源。

当然,她不是霸占欲,她也没有那能力霸占,她只是觉得何源这种人,真不适合被人议论。

在读书那会儿就觉得,这个人严肃到,真不应该有人谈起。

他就适合清冷的一个人,然后其实真的很有魅力。

谢婷婷和同事在被吴小欣骂了之后,消停了一会儿,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过就是伪装成宴会现场的人,然后在必要的时候维持一下秩序,然后对着来往的人热情微笑而已。

待吴小欣走了之后。

谢婷婷又有些不安分的小声嘀咕,“我们吴主管就是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牌。”

“那可不是鸡毛,是整只鸡。”同事夸张地说道,“你刚刚没有看到何总顿足吗?没看到吗?何总就是在看吴主管,两个人就是在交往,说不定不久就要结婚了,你看吴主管那么得意的样子,自然就是好事儿将近了。”

“真不知道何总是哪里想不通了,非要娶这么一个女人。”谢婷婷实在是想不明白。

“男人的眼光和女人不同的。何总可能就是喜欢这一类的,本来何总就和一般的有钱人就不一样,总觉得他身上半点铜臭味都没有,干净清爽到,就像带着清高的大学生一样。”同事说。

“那倒是,看看周围的各种商业成功人士,那些所谓的上流社会,总觉得不管穿得多好笑得多体面长得多帅气,内心深处都住着一个油光满面的臭商人,就我们总裁,独具一格。”谢婷婷花痴。

“好啦,别花痴了行吗,一把岁数了恶不恶心。”同事故意无语。

谢婷婷瘪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好不。

她眼眸看着不远处的吴小欣,刚刚被抓住了把柄此刻完全不敢掉以轻心,就怕一不小心又被某人逮住了,吴小欣典型的得理不饶人。

谢婷婷观察着吴小欣,“你不觉得吴主管今天有些奇怪吗?”

“哪里奇怪?”同事好奇。

职场最喜欢的就是八卦自己上司了。

越是那些丑态会越喜欢。

“那天我们去买礼服的时候,吴主管怎么说来着?”谢婷婷眼尖的说道,“说岳芸洱穿黑色的不好,让人家直接给换了下来,结果自己还挑选了一件款式如此相似的黑色礼服,倒是显得落落大方。”

“是啊。”同事有些鄙夷。

“这女人简直绝了。”谢婷婷低声说道,“我要是岳芸洱,我非得呛死她。”

“我也是。”同事说,然后怂了一下,“但我不敢。”

“其实我也不敢。”

两个人偷笑着,一直在说些无关紧要的八卦。

------题外话------

么么哒。

这个时候是不是别忘了月票的事情,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